我的伙伴

她不知所措的扑在了王瑛身上也哭了出来。我的伙伴 雨下的很大,整片天都变得阴沉起来,雨滴被大风卷起狠狠的砸向了李涵房间的玻璃窗户,留下一道道如鼻涕般细长的印痕。李涵就坐在房间里,用手一点一点的敲打这玻璃窗户,不时用红肿的眼睛扭头望向背后正呼呼大睡的室友们。 是啊,她已经十岁了,如果今天的慈善晚会还是没有人愿意领养她,她可能就要在这江城孤儿院里独自长到十八岁了。孤儿院里的老师同学虽说都很亲近,饮食也还

两肋插刀,共度兄弟情(上)
两肋插刀,共度兄弟情(上)

他们想起来了刘叶,但也只一瞬而已,很快就被眼前走过的各色姑娘覆盖了,她们不一样 哥仨从小感情就好。 村里面一共也就百十来户人家,从婴儿期家里人抱着也都是见过面的,所以说感情啥时候建立也说不上来,反正从记事起各自就存在,没有谁比谁大很多或者小很多,仨人一般大,同年生。 村里男丁最是稀罕,名字也起得一个比一个俗,为的是好养活。狗剩、狗蛋、狗望,好像带个狗字就都显得皮实。传宗接代,田地里干活可都指望他们

往事随风

听完他说的故事我问起小王,你现在想起以前欺凌你的人会想报复吗?有些人总把以前的错误一直窝在心里过不去,有些人喜欢讲自己的辉煌事迹,还有些人把过去当做沙子随风而去。 小王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看似他每天都普普通通的生活和平常人一样。但他的经历却不像他如今的生活一样普普通通。那天小王跟我说起了他的故事。 大概是 年的时候他的父母带着他从老家去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城市,正是这一去小王的儿童时期被蒙上了阴

老林的雷霆万钧

到底什么能让自己的女儿快乐呢,老林想了三天三夜,终于想明白了,那就是钱。 老林在耳边晃了晃手里的快递盒,看样子里面包装得很严,盒子没发出任何声音。他思来想去也不明白,这他妈又买的什么东西。 一上午帮自己的女领导拿了三次快递,每拿一次,老林就在心里骂,而且一次比一次骂得难听,到第三次,老林不禁惊讶于自己的国骂水平居然已经如此登峰造极,大学毕业前,老林可是不说脏话的。 本来帮领导拿个快递也没什么,可

卖核桃
卖核桃

“怎么就不能卖了?”黑T恤咄咄逼人,又往前跨了一步。 隔壁村的李大爷今年七十八,老伴儿前两年得了脑梗,说走就走了。 李大爷还有一个五十来岁的儿子,十年前去广东打工,不小心从工地上摔了下来,摔成了瘫痪,由于没有跟老板签合同,也没有买保险,工地老板给了十万块钱就算了结了。 没想到,李大爷的儿媳妇拿着这十万块钱就杳无音信,家里还有一个正在读初中的孙子。 一个躺在床上,一个要上学,剩下两个老的没办法,

两个人亦是一个人

就在这狂风暴雨中,他瘫在地上任凭雨水肆意敲打,无力、无心、无情也无意去反抗。他打开门,发现屋内坐着一个人,跟他一模一样…… 他出生不久,村子便被一场暴雨洗落,那场雨下的特别大,以至于山上的泥石都涌下来了,在这样一个四面朝山的小山村里,村里的人都认为他的出现就是一个灾星,因为他刚出生,母亲就难产而死。 在母亲的葬礼上,还不懂什么的他只是拼命的哭,哭声凄凉中带着一丝不详,这是村里人说的。 那些天,被雨

致夫君

嘘,小声点,咱们别打扰外婆,她又梦到外公了……致夫君: 第十年了,门前我们栽下的香樟树一个人也抱不过来了,这树下也就此成了大家的圣地。夏天的时候大家总爱在这树下下棋喝茶聊家常。小时候总爱跟在你屁股后面软软叫着叔叔的小华也已经有了一个三岁的小女儿。这孩子是个心眼好的,每每遇到我总要教他的女儿叫我奶奶。 咱们的女儿也在国外找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婿,也有了一个用英文叫我外婆的小外甥。 想来,要是龙生你还

女性假两性畸形

她说:那些人不肯放过我,他们看我的眼神就像看异类一样,那种感觉你体会不到。警校毕业以后,我考了清苑区的交警,单位离家近,朝九晚五。我的同窗好友阿彬,以优异的成绩考进江都市刑警支队,他不打算坐办公室,而是干最苦最累的外勤。 我问他为什么,他总是一脸神气地说:“你听过刑警 吗?在上海的上一辈,刘刚可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他说这个说过不止一遍,我听烦了:“他是虚构的!” “虚构的又怎么样?

暖心盒饭

“又来送饭了啊小伙子。”赵文瑄和刘大强并列站着,不断弯腰把保温箱里的盒饭递出去。暖心盒饭 作者:九先生 “好了好了妈,我知道啦,我和大强会尽快考虑结婚的事情的。”赵文瑄挂断了电话,无奈叹气。 这是母亲今年第三次提起结婚的事情了。 她又何尝不想要结婚,可是彩礼、宴会、婚纱照、新房…… 这些哪一项的开销都是她和大强承担不起的。 “文瑄,看看这个。”大强推开门,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赵文瑄看了一眼他摊开

守护

我在学校学的是救人的东西,不是搞行政的那一套!文/开开 今年武汉的雨水特别多,自打进了二月就断断续续下个不停。有时雨水里夹着一些冰碴,更是浇得地面泥泞不堪。人们坐在家里看着窗外,不知道这阴霾潮湿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 此时武汉市某医院内却和外面湿冷的天气截然相反,病房内和走廊里到处都是奔波繁忙的医护人员,他们穿着一层又一层的防护服,汗水顺着眼角滑下来,呼出的气将护目镜和防护服的头盔弄得模糊不清

生命的循环

我几乎想跳起来,可身体有些虚。我问爸爸:“你希望我有循环的生命吗?”小区的樱桃树结果了,青涩饱满。 从自家的阳台上,看到了它开花,长出绿叶,一直到挂满青绿的果实,也会在不久后看到红色的樱桃,光是想都很诱人。 明年的春天它一样会绽放,一样结果,因为它有着循环的生命。 下午,小区的楼下来了一辆 救护车,隔壁的王阿姨被救护车拉走了。 他的儿子和儿媳都在异地打拼,每每回来,都是因为接到他父亲的电话,前

我愿为你做一切,因为我爱你

这天地之间哪里有什么杀人女魔头,分明只是一个经常和爸爸赌气不吃饭的倔强小女孩。

戏魔老爸

二芳说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唱了一句:“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桃河故事:摩的司机阿超的中年危机

路上行人来来往往,车子来来往往,但是他不想求助任何人。太丢人了。

福子

五十年风风雨雨,福子离家越来越远了。

 474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