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盟主有闺蜜

2020-11-13 07:03:32作者:小清泉

古风

1

“雷公子,这是小女子为你准备的礼物,请笑纳!”莹莹平日里做惯了那女侠的派头,以平生最温柔的姿态送出这束花。

这花也并非什么绝世名花,乃是从野地里随手摘来的应节的小花,胡乱地扎成一束,和她头上扎的头发一般乱糟糟的。

雷落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姑娘,这身段却是不错,可这扮相着实让人无法直视,他挥手道:“姑娘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这花,还请姑娘带回去吧。”

言下之意就是不要了?莹莹随即瞪起一双虎目来,目呲欲裂:“本姑娘送出的礼物,你竟然……”

看到莹莹这番形容,周围围观的众多观众发出了一阵雷鸣般的哄笑声。他们有的几乎要笑出了眼泪,有的就差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更有甚者两个男的抱在一起拥吻表示嘲笑。

如此摧残一个小女如此纯真的感情,也着实太不像话了些。要知道,如今站在雷落面前,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她莹莹可是掐着点早起,又硬闯过了那包围着他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乌压压的人群。

现今,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她莹莹这张黄花大闺女的白净的脸算起丢了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这厢,雷落雷公子还在一个劲地推诿着:“姑娘这花在下实在是收不得,收不得。”

那厢,莹莹已是不管不顾地抓起雷落嫩白的小手,就差硬把花塞到他的手中了,只听她的嗓门霎时间提高了八度:“让你收下,你就收下,何必如此娘娘腔腔!”

莹莹的名声在这花樱镇上确实不是太好,坊间传闻那日一屠夫多收了莹莹几个铜板,第二日那脸肿的就好比那摊位上的猪头一般无二。

真是的,若不是看你长的有几分潇洒俊朗,本姑娘才不会趟这躺子浑水呢。若是再不收下这朵花,索性将你放倒,插在你嘴里得了,莹莹心想。

这一幕着实好笑,只见一个女子气急败坏苦苦相逼,那英俊的男子却是推却再三,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世道是变了天了,女的向男的逼婚……

正当雷落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莹莹正准备随即就将他按在地上,把事办了的时候,不远处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几匹白色骏马一瞅就是那大户人家圈养的有专人看顾的,马蹄声停,车夫搀扶着一位年轻貌美,打扮华丽的姑娘下了那车。

那姑娘朝着人群中的雷落招了招手,卯时的日光照在她的脸上,光彩照人:“雷公子,我来接你来了,你速速随我上车。”

众人簇拥着雷落朝着那马车的方向行进,她莹莹虽是有那几下三脚猫的功夫,却也抵不过那声势浩大的涌动的人流……

只见她手中的那束同她一般可怜的小花抛洒到了空中,再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被人踩在了脚底下……

莹莹终于于愿已偿了,不过她那束小花并非插在了雷落的嘴里,而是自己趴在地上啃了。那呼啦啦人群的脚印如雨点般落在她的身上,痛且沉重。人群过后,她抬头望向马车处,只见雷落嘴角含笑搀扶着那明媚女子上了马车。

帘子掀开的那一瞬,莹莹似乎是看到雷落对她笑了,他竟然对她笑了。这让莹莹猛然有一种“信春哥,得永生”的感觉,满血复活……

殊不知,笑有千种万种,方才雷落的笑乃是称之为“嘲讽轻蔑”的那一种,某人会错了意……

2

雷落君是何许人也?他的大名在花樱镇的上流圈子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虽然雷落的家境一般,不过他有的是才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有才华的人,好比是身无分文扔在大街上也能白手起家,又好比是两手空空亦能空手套白狼套得那千娇百媚的富家小娘子,雷落就是这样的存在。

待雷公子的大名传到莹莹耳中的时候,已经几乎是妇孺皆知了,莹莹寻思着再不去见上雷落一见,着实要跟时代脱节,这才有了之前她送花的那不堪入目的一举。

这些时日,多亏了有男闺蜜“小飞侠”的照拂,连着给她送来了桶装的金疮药,莹莹这才决得身上好多了

“你的伤不打紧吧。”“小飞侠”坐在莹莹的石榻前,作为多年的闺中密友表示一下自己的关切之情。

“多大点事,要不是这两天那打鸣的公鸡也偷懒了,我早就起来了。”莹莹咧着一张大嘴,露出一排排珍珠色的牙齿。

那打鸣的公鸡是“小飞侠”拿着弹弓,用泥丸子打跑的,为的就是让它们不在三更时分就把莹莹吵醒,做闺蜜做到这个份上,着实是仁至义尽了。“小飞侠”拍了拍莹莹的手背:“那我就先告辞了,回头有事你就扣我。”

“嗯哼。”莹莹故做妩媚,朝着“小飞侠”抛了个媚眼。她自以为自己的媚眼抛得是倾国倾城,让无数男人甘心情愿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做那风流鬼。

“小飞侠”迫不及待打开房门,冲了出去,连带着胆汁一同吐出来浇了园中的花……

莫以为没了打鸣的公鸡,莹莹就不会醒来,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莹莹之后的几日醒得特别早,因为她在梦中梦到了雷落雷公子,每每当自己的手就要牵住雷落的手时,梦就结束了,她也自然就醒了。

用湿漉漉的枕巾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简单地洗漱,啃了几个窝窝头之后,莹莹就又一次出发了……

她这是去哪?自然是去那雷落出现的中心广场蹲点,简直比那抢票的黄牛来的更早。俗话说得好,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呀,有虫吃。雷落你这个鲜美多汁的肥虫,你就等着吧,想到这里莹莹忍不住笑出了声。那笑声在黎明之前空无一人的中心广场飘荡,十分可怖,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出来的女鬼。

“雷公子,这是小女子为你准备的礼物。”莹莹双手捧着那束狗尾巴草,恭恭敬敬的样子。别小看了这束狗尾巴草,每一根都是莹莹亲手摘的,意义非凡!

雷落颇为嫌弃地看着这一束狗尾巴草:“姑娘对在下的情谊确实是感天动地,可这礼物颇为贵重,在下实在是受不起。”他许是从来没说过如此违心的话,第一次为之,只觉得违心地简直内心像是翻江倒海一般。

“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不过是本姑娘上山时看到,随手摘的,公子请笑纳。”莹莹咧着嘴笑着,那笑纹简直晃得雷落睁不开眼睛。

贵重的礼物不能收,这不贵重的礼物更是不能收了。一旦收了这束礼轻情意重的狗尾巴草,就被彻彻底底缠上了。雷落把头一扭:“本人有事,先告辞了。”

雷落此言一出,那些个簇拥着他的铁粉们就彻底不干了,他们有的放下了自己的活计,有的翻山越岭赶来,只为多看自己偶像一眼,聊以遣怀。

“不能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兄弟们,冲上去扁她!”粉丝中不知有哪个铁憨憨振臂一呼。那些个粉丝们一个个深情严肃地仿佛僵尸般朝着莹莹围了上去。

“你们要做什么?”莹莹摆起架势,亮出自己的铁拳挥舞着:“谁要是再敢靠近,就别怪本姑娘拳下不留情!”

那气势磅礴如天崩地裂,那些个粉丝各个顿住了脚步不再上前,就如此这般僵持着。

“放开那姑娘,让我来!”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这女人并不是别人,乃是那天和雷落一同乘坐马车的那个明媚女子。

人群分开一条道,那明媚女子就站在莹莹面前,四目相对,火光四溅。

莹莹嘴里啧啧出声:“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还想打的过我?”

围观的粉丝们都怜悯地朝着莹莹望去,是不是见到自己的偶像太过激动了说,竟怜悯错了对象?明明,应该怜悯的对象应该是身旁这位明媚女子才对。

一众粉丝有的已经捂住了眼睛,有的别过头去,一切看起来如此诡异。

“姑娘,你别误会,不是我要跟你打,是我家来福跟你打。”明媚女子挥手一招呼,随即将身子往人群中退去:“来福啊,给本小姐收拾收拾这不懂事的丫头!”

来福不是一条狗,而是一个人,很衷心的人。他也不是别人,正是驾车的车夫……

来福不但驾车的手艺不错,而且打架的本事也不错,没有两把刷子在如今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想要找到一份高薪的职业想必是不可能的。

还未等莹莹反应过来,来福宽大的手掌已经握住了莹莹的小拳拳,丝毫没有半点怜香惜玉,只听见莹莹的小拳拳发出咔咔的响声。

“你服不服?”来福问已经是疼的龇牙咧嘴的莹莹。

莹莹虽是疼得已经受不了了,可嘴巴还是出奇地硬朗:“本姑娘不服。”不带这么玩的,一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相比起来弱一些的小女子。

“那我就让你服!”那明媚女子说着就朝着莹莹的脸上,就是响彻天际的一记耳光!

“我就是不服,你们这算是什么英雄好汉,欺负我一个弱女子?”莹莹眼中已经有了莹莹的泪光。

“那你说说看,你一个女汉子整天纠缠我家雷落哥哥,那又怎么算的上是女中豪杰?”明媚女子责问道。

能抓住对方言语中的漏洞,说得对方无言以对,看样子是有些文化水平的,看样子这文化水平还并不低……

“赶紧走吧,我们还要看演唱会呢。”人群中又不知道有谁提醒了一嗓子。

于是乎,那乌压压的人群,就又呼啦啦地在莹莹身上呼啸而过。

此时肉体上的疼痛已经麻痹不了心理上的疼痛所带来的痛苦,莹莹终于泪流满面。只是因为我送的礼物不值钱,就这样作贱我的真心?莹莹双手捶着广场上的青石板,发誓要像雄鸡那般,挺起高高的鸡胸脯!!!

3

莹莹的好闺蜜“小飞侠”又来看望她了,这家伙是真真的带劲,送来的金疮药都是以桶计,份量比那秋天的第一桶奶茶还足。上回是三桶,这回是五桶……

“你可否知道雷落身旁的那个明媚女子是何开头么?”小飞侠问莹莹。

“我怎的会晓得,我这生活在社会低层的少女,跟那上流社会无甚交集。”莹莹无奈地笑了笑,这次她看样子又要在床上多躺上几天。

“我来告诉你,那雷落身旁的明媚女子名叫虞美,是他粉丝团的团长,还肩负着他的安全保障工作。”

“哦?”

“虞美姑娘可是隔壁镇上首富家的千金小姐,家里有矿不说,而且身旁有的是能人异士。”话及此,“小飞侠”神情中妥妥地有几分羡慕。

“怎么?你不会想要去给虞美家做上门女婿吧?”莹莹挖苦他道。

“你看你说的是哪里的话,我若是那种人,咱俩的友情还会延续至今毫无波澜?”

事实也确实如此,比那莹莹肤白貌美家境好的女子大有人在,“小飞侠”还是选择了做她的闺蜜,这一点着实值得被人称赞个万儿八千年的并且载入史册。

临走之时,“小飞侠”似乎想起了什么来,在那扇破木门将开未开之际,猛然回首:“我与你讲一件事,再过个两三个月,我们花樱镇上要举办一次比武大会,届时获胜者将会得到‘武林盟主’的称号。”

话毕,这扇年久失修的木门就很不情愿地关上了,“小飞侠”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朦胧的晨光之中。

“小飞侠”有关比武大会的事情,也只是如往常一般那样和其他小道消息一般随口讲给莹莹听的,并没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含义。

可莹莹最近肉体上受了些伤害,连带着心灵上也有那么些神神叨叨的。莫非,他的意思是让我参加武林大会,随后捧个金灿灿的奖杯回来?

莹莹不知道那武林是多么险恶的存在,竟然对这遥不可及的武林盟主的宝座产生了本不该动的念想。

使人早起的不再是闹钟,而是梦想。这句话用在莹莹身上应该是,使她梦醒的不再是梦中抓不住雷落的手,而是武林盟主夺冠后金灿灿的奖杯。

于是乎,每当晨光还未照亮花樱村这片宁静祥和的土地时,就总能看到莹莹略微瘦小的身躯在院子里扎马步,打木人桩。

从那晨曦微露一直到日上三竿,莹莹的汗水不知道挥撒了多少。在得知莹莹想要夺取武林盟主的桂冠时,作为天下第一的男闺蜜“小飞侠”只是默默地摇了摇头,嘴上也不好拂了她的兴致。

他只是做了一个男闺蜜应该做的事,在一旁指点着莹莹的每一个动作,“小飞侠”的混号在江湖上那也是响响亮亮的。虽然他不会武功,可那些个武功招式都在他脑袋里装着。从市面上低劣如几个铜板的上书“如来神掌”的拳谱,到武林世家掌门压箱底的孤本,他多多少少都看过一些。

莹莹在男闺蜜“小飞侠”的指导下,武功进步神速,就好比是神行太保日行千里。练功练到兴起处,莹莹还会对着院子里的那棵歪脖子树,来上那么两脚。

终于在某个时分,院子里的那棵歪脖子树经不住莹莹充满元气的那几脚,完成了它作为一棵陪练树的使命,牺牲了。

莹莹终于大功告成,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那棵歪脖子树用斧子劈得碎碎地,嘴里还念念有词:“古话说,送佛送到西,我就把你烧了再给我蒸一回窝窝头吧。吃饱了我好去参加比武大会。”

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想必这棵歪脖子树如有灵魂,内心也是奔溃滴……

4

比武的擂台在前些时候已经搭建完毕,那擂台上是红色的台面,莹莹心中想,这真是古人的智慧,想必是比武时那些个侠客谁谁不小心吐了血,喷在这红台面上也不见得使人感到渗人。

作为花樱镇那颗超级明星,雷落雷公子光芒万丈。他被主办方“武术协会”邀请参加比武大会的剪彩开幕典礼。

站在人群中观礼的莹莹眼中已经没有了雷落雷公子,在她那一根筋的小脑袋里,现如今只有高台上摆着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奖杯。

比武如期举行,那莹莹海选一直杀入十六强,八强,四强,如今只要再击败眼前这个对手,她就是名副其实的武林盟主了。

坐在那观众席第一排中间的雷落看着台上的莹莹,手中的松子久久地忘记放在嘴里。

坐在一旁的虞美有些吃醋地在雷落耳边嘀咕:“看你这目不转睛的模样,莫非是看上了那个假小子了吧?”

猛地被虞美这话惊了一跳,雷落急忙缓过神来,慌忙解释道:“非也,非也。本公子只是有些想不太通透,像她如此这般也能进入二强。”

虞美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有我这般花容月貌,温婉如水的明媚女子陪伴在侧,我家雷落怎的会看上旁人呢对吧?”

其实,她也想不太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不多时,随着裁判一声口哨声起,武林盟主争夺战的最后一场就此开始。

和莹莹为对手的是个皮肤黝黑的虬髯大汉,那身量整整有莹莹的好几个那么大,给人一种美女和野兽的错觉。

虬髯大汉见到眼前这个小姑娘简直不要太开心,在他眼中莹莹只不过是小鸡仔一般的存在。他的大腿迈开一两步,莹莹就要迈开七八步才能躲开他的进攻。

“来嘛,小娘子,陪爷玩玩嘛?”虬髯大汉得意洋洋的样子着实让人感到讨厌。

人群中不乏有些看热闹的坏家伙跟着起哄:“洗刷刷,洗刷刷,把她抓过来洗刷刷!”

像是受到高人指点,虬髯大汉改变了进攻策略,不再是出拳,而是为了能将莹莹抓住为最终目的。一旦莹莹被抓住,他决定就这样把她按在地上刷两下,再扔到擂台的外面去。既而捧回奖杯,既而名声大噪,既而美人怀抱……

“不带这么玩滴,你以大欺小。”只不过是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莹莹就有些体力不支。

“那姑娘不如干脆些认输好了,免得在这擂台上出丑。”虬髯大汉看似为对方着想的忠告。

一个不小心,莹莹被虬髯大汉抓住了手腕,亏得反应迅速才勉强挣脱开来,不过那手腕处已经是有一道红印。这挨千刀的家伙,下手可真是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虬髯大汉更加得意了,整个擂台周遭方圆数里的地方都响彻着他恐怖的笑声。

若是“小飞侠”在就好了,可惜他说不想来,所以就没有来。他总是那么默默付出,不求回报。脑中灵光一现,莹莹想起了“小飞侠”之前说过的一句话,是人总会有弱点的。

“小娘子,你往哪里跑?”虬髯大汉的攻势愈发凶猛起来。

台下有很多观众是雷落的粉丝,他们已经高呼:“认输吧,认输吧,赶紧认输吧!”其中也包括虞美。

没错,虬髯大汉的弱点就是他的胡子,他全身上下乌七八糟,唯有那胡子就好比是打了蜡似的油光发亮,着实让人想要抓上一把。

想到这儿,莹莹也改变了策略,在逃避的同时,找机会去拔他的胡子……

各位看官首先要清楚,古代时候比武大会的规章制度还没有现在如此完善,只要不使用暗器,不使用石灰粉这样的卑鄙下流的玩意,其余的随君高兴,爱怎么来,就怎么来。

坊间广泛流传着一责故事,说是某大娘买菜回来,看到自己的儿子在擂台上被人家欺侮。于是乎,她甩掉手中的菜篮子,跳上擂台,直扇对方的耳光。以至于后来,这位英勇救子的大娘成了那一届的武林盟主……

“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就不要再拔我的胡子了……”虬髯大汉痛哭流涕,完全丧失了抵抗力。

莹莹手中已经攥着一大把胡子,还摆出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本姑娘大仁大义,看你一把年纪不与你计较,你识相的赶紧下了擂台。”

“多谢姑娘手下留情。”那虬髯大汉道谢后,乖乖下了擂台。

这一场比武简直无言以对,所有的观众都仿佛像是在做梦一般。其中也包括作为特约嘉宾上台来为莹莹颁奖的雷落,他也呆呆的,好像至今还没有缓过神来。

拿到武林盟主称谓的莹莹捧着奖杯,单脑回路终于回到了原来的轨道,兴奋极了的她抱着雷落的身子,对着他的脸颊亲了又亲。

早已经石化了的雷落,就这样任由莹莹亲了又亲。

5

如今的莹莹在花樱镇的名望甚至超过了雷落,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

“我说姐们,你如今已经是公众人物了,不能再穿得如此邋遢,是否考虑应该改变一下形象?”“小飞侠”上下打量起莹莹来。

“可我不会选衣服。”莹莹好不隐瞒地说

“我就说,你跟我做闺蜜是明智的选择,这一切都包在我身上。”“小飞侠”拍拍自己高高挺起来的胸脯,那样子颇为仗义。

于是乎,“小飞侠”蹭蹭蹭地拉着莹莹的手来到花樱镇上美其名曰:花满楼的布庄,为她挑选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亮相时应该穿的衣裳。

花满楼的掌柜见到莹莹进来,满脸堆笑:“原来是莹莹姑娘,里面请。我这儿的布料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再看了看跟在莹莹身旁的“小飞侠”,掌柜有些好奇地问:“敢问这位打扮奇特的公子是?”

说“小飞侠”穿着打扮奇特确实一点也不为过,他的一切审美来源于他偶然间在集市上淘得的一本时尚杂志,被他视为珍宝一直藏在枕头底下,枕着睡觉。

莹莹一点也没有避讳的意思,反而有些自豪地道:“他乃史上最好闺蜜是也。”

难道闺蜜也有男的不成?掌柜一时转不过弯来。

“小飞侠”腼腆地笑了笑,“非也,非也,你完全可以将我看作是高级顾问。”

不得不佩服“小飞侠”的眼光,他觉得作为一代女中豪杰,应该是头扎红绳,身穿红裙,再穿上一双深红色的小皮靴。好在花满楼很大,在伙计来回转悠了好几趟之后,终于把要找的东西都找齐了。连带着还给莹莹做了一个发型,真是一站式服务。

看着眼前好似是脱胎换骨的莹莹,“小飞侠”像是一个画家欣赏着自己的作品一般颇为满意。

“掌柜的,给我家雷落准备一身行头。”话音未落,虞美就牵着雷落的手走进了花满楼。

掌柜的看到是虞美来了,脸上的笑容更甚,急忙上前招呼:“原来是大小姐来了,里面请,里面请。”

没错,这花满楼是她虞美家的产业,那掌柜的是她家花重金聘请来的。

再次见到莹莹的时候,那雷落的眼前突然一亮,从来没见过她这般打扮,确实是别有一番韵味。

“真是阴魂不散,到哪都能遇到这个狐狸精。”虞美发现了莹莹的存在,立马火冒三丈。

“你说谁是狐狸精?”“小飞侠”有些气不过,挡在莹莹面前为她出头,空气中火药味十足,怕是一不小心就要爆炸,将屋顶掀翻。

“我说的就是她!”虞美指着莹莹的鼻子,手指颤抖,随即又指向“小飞侠”:“还有你,你这个娘娘腔腔的家伙,整日里和她出入双对,别以为我会不知道!”

“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莹莹是清白的。”有人竟然怀疑他们之间纯真的闺蜜之情,“小飞侠”这次真的是生气了,面红耳赤。

莹莹今儿个换了身美美哒衣裳,又偶遇了雷落,心情颇佳,不经意间拢了“小飞侠”右臂:“我说,哥们,既然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又何必要多做解释呢?岂不是越描越黑?”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小飞侠”听莹莹如此说,火气降下来不少:“是非之地不得久留,咱们赶紧付账走人才是上上之策。”

虞美见着一旁的雷落还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强拉起他的衣袖,“回神啦,我的大少爷!”

“今天我们演唱会该穿什么衣服来着?”雷落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准备演出服来着。

莹莹掏出银票,正准备结账走人,只听见背后虞美一声怒呵:“且慢!”

莹莹不知所以:“大小姐有何吩咐?”

虞美随即吩咐掌柜的,一段话说的干脆利落:“让她把身上这身行头给本小姐脱下来,本店不做她的生意。”

掌柜的面露为难之色:“大小姐,这恐怕不好吧。”

虞美瞪了掌柜的一眼:“如今,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按我说的去做,要么你就收拾收拾东西,卷铺盖走人!”

为了不让掌柜的为难,莹莹很是乖巧地换下了这身好闺蜜“小飞侠”为她精心挑选的衣裳,眼眸中似有些舍不得。虽然她平时以女汉子自居,可女汉子终究还是女的。

有些颓废的,莹莹低着头走出花满楼,还没走出几步,凭着练家子的敏感,她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正朝着她飞过来。

几乎是本能,她拉着“小飞侠”躲了过去,不至于被什么东西砸到,太丢人。

被丢出来不是别的物件,乃是莹莹方才相中的那几件衣裳,只听见虞美的嫌弃声音从花满楼里穿出来:“别让这几件让狐狸精穿过的衣裳坏了我花满楼的风水,还有那双小皮靴,也一并给本姑娘丢出去!”

“本以为做了武林盟主,会受人尊重,没想到……”夜幕渐沉,莹莹坐在中心广场的草坪上,望着天上明暗不明的星。

“她只是嫉妒你比她强而已,世界那么大,总有些人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小飞侠”背靠着莹莹的背,也同样抬头望着灰色的天空。

“可我心里还是不高兴。”

“没事,我唱歌给你听。”“小飞侠”唱起了天王巨星周杰伦的歌:“手牵手一步两步望着天,背对背,默默许下心愿……”

沉默了许久,似乎听到莹莹呢喃:“我的心愿,就是和雷落在一起。”

虞美的马车不知道何时也出现在了中心广场,帘子掀开后露出雷落一双澄澈的眸子。

随后是虞美的嘲讽的声音传来:“我说什么来着,这一对男女关系很不正当,你看他们俩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背靠背坐着,简直有伤风化。”

一阵笑声过后,马车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6

“打……劫,打……劫,打劫。”许是第一次做这见不得人的勾当,手持斧头的强盗头子舌头也有些打结,半天才把所要表达的意思说清楚。

虞美的马车镶金带玉的简直就像是一座移动的藏宝阁,自然会遭到一些强盗的觊觎。

现今眼目下,那辆马车已经被几个强盗团团围住,拉车的两匹马一匹头上挨了一块板砖,已经失去了行动力。

“你们知道这马车里坐的是谁么?那可是首富家的千金小姐,你们好大的胆子!”那个有几下子功夫的马车夫气正腔圆地呵斥。

“我们就是冲着这千金小姐来的,识相的赶紧让她交出值钱的财物,免得受些不必要的皮肉之苦。”这段比较长的对话,还是二当家帮忙说的。强盗头子在一旁点头附和:“对的,我也是这个意思。”

“你不是有两下子么?难道连区区几个强盗都摆不平?”虞美有些责怪地询问马车夫。

马车夫也很为难,慌忙解释:“不是,大小姐,他们有好几十号人呢,而我就只有一个呀。”

“没用的东西,整天就只知道吃饭,十足的饭桶!”虞美翻了个白眼,表示心中的不满。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一顿猛如虎的操作下来,虞美,马车夫,还有雷落三个人如同一根绳上的蚱蜢一般排成一排,站在火把嘹亮的强盗围成的圈圈里。

雷落着实是个出色的演员,这无可厚非。可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不畏生死的男子汉,如今他已经筛糠一般,腿肚子直打颤。

强盗头子知道雷落是一棵摇钱树,而且是金灿灿的,点名道姓地要留他下来:“雷公子,委屈你了。”

一旁的虞美小心翼翼地问:“那这儿没我的事了吧,我先走了。”

强盗头子大手一挥:“这没你的事了,带着你家车夫,速速离开。”

“那就告辞了。”虞美但是一点都不含糊,提起裙摆准备溜之大吉。

雷落委委屈屈抓住虞美的臂膀:“且慢,你们若是都走了,我可怎么办呀?”

虞美近些时日白眼的功夫练就得可谓是如火纯青,她白了雷落一眼,怒斥道:“好歹我养了你那么久,如今是你报答我的时候了!你怎的这么不识时务,你一个人走不了,好过我们三个都深陷泥潭!”

雷落一听虞美这话,眼泪刷刷刷地往下落:“看在我也为你赚了那么多钱的份上,你好歹跟他们讲讲,回头找个机会把我赎回去怎的。”

“我说你是不是傻?失去一个雷落,我大不了再找千八百个雷落回来,何必大费周章谈这吃力不讨好的买卖?”

他们这你一言,我一语,听得强盗头子好生不耐烦,他斥责道:“你们到底走还是不走呀,哥几十号人到现在还没用过晚膳呢。”

“走的,这就走。”话音未落,虞美一脚将雷落踹翻在地,嘴里还念念有词:“真是见了鬼了,关键时刻遇上这么个娘娘腔腔的家伙,真真不要命。”随即,虞美提着裙摆,绝尘而去……

就在雷落认命,心中无限凄苦之时,莹莹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招式一摆:“大胆强盗,放开我家雷落哥哥,让我来!”

强盗头子被这精光闪闪的莹莹吓得惊了一跳,连带着后退了三四五步:“你是谁?你……你做什么?”

身后的二当家一看就是个消息灵通的坏人,他在强盗头子耳边低声嘀咕了两句:“这位姑娘就是……”

听二当家如此说,强盗头子脸上露出了崇敬的神色,连带着语气也温和不少:“莫非,姑娘就是传说中的武林盟主?”

“堪堪不才,正是本姑娘!”莹莹双手抱拳:“怎么?要不要切磋切磋?本盟主最近手痒得很!”

那强盗头子见状,立马做出一副乖巧样:“盟主这是哪里的话,就算是借十个胆子给在下,在下也不敢呀。”

莹莹搓了搓手道:“身旁这位雷公子,是本盟主的朋友。”

强盗头子一听是莹莹的朋友立马就赔上一张笑脸起来:“雷公子,不知者无罪,方才冒犯了。”

雷落脸上的冷汗忍不住地冒出来:“老大这是哪里的话,谈不上什么冒犯不冒犯的。”

莹莹从手中拿出一支穿云箭来,在手中晃了晃:“这儿没你们的事了,识相的赶紧滚。如若不然,本姑娘的穿云箭一出,千军万马来相见。届时,就凭你们这些个小小的盗贼恐怕……”

话音未落,强盗头子手一挥:“弟兄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撤!”

“且慢!”

强盗头子刚转过身,又被吓了一惊,哆嗦着停住脚步:“武林盟主还有何吩咐?”

莹莹把捡到的钱袋子塞回到强盗头子手中,语重心长嘱咐道:“作为新时代的青年,你们应当奉公守法,还有不要乱丢垃圾,收好你的钱袋子。”

强盗头子诺诺点头:“武林盟主教训的是,我们弟兄自当听从盟主教诲。”

那些个强盗一溜烟消失在茫茫夜色里,雷落终于支持不住,瘫软在莹莹怀里,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那日,我只不过是背靠着背,于我的男闺蜜坐在广场上,虞美说本姑娘是个不正经的女子。而现如今,你靠在了本盟主的肩头,非礼了本盟主,你说该当何罪?”莹莹温怒道。

“一切听从武林盟主发落。”

“那就罚你以身相许吧。”莹莹嘴角微扬,终于如愿以偿。

一支穿云箭,暗色的天空一片火光。

“小飞侠”随后就出现在了莹莹面前:“我就是千军万马!我来也!”

莹莹把已经吓瘫了的雷落交给“小飞侠”:“哥们,搭把手,将这家伙扛回去,他也太重了些!”

“有我这个天下第一好闺蜜在,一切都木有问题。”

小清泉
小清泉  VIP会员 ♥青嵩岁月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小腿毛 ♥我愿用余生为你煮一盏茶 ♥晚风微杨时 ♥天人合一 ♥勿忘回家

武林盟主有闺蜜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