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

2020-09-30 10:51:09作者:马汝为

悬疑

1.医生

叶晚秋深深的吸了一口快要燃尽的烟,烟雾飘过医生深蓝色的眼睛。

叶晚秋不喜欢这双眼睛,它太深了,深的摄魂夺魄。这是她第五次来了,每次治疗结束之后她总是会抽一支烟,医生就静静地看着,用那双很深很深的眼睛看着她,看的她直发毛。叶晚秋被医生盯得打了一个寒颤,把烟摁熄灭在喝水的一次性纸杯里。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了,我没有钱花在这种无关紧要的治疗上,孩子要上学,要吃饭,用钱的地方很多,不过这几天还是很谢谢你,再见。”医生没有说话,他还是很安静的看着叶晚秋,嘴角似笑非笑。叶晚秋拿起提包向医生鞠了一躬快步离开了。

“这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你的病,还很严重。”

2.活着

叶晚秋捏着挎包慌张的从诊所里跑了出来,她有很严重的失眠,前几天在街上莫名其妙参加了这家诊所幸运抽奖的活动,又稀里糊涂的中了一等奖,不明不白的体验了几次深度催眠治疗。

这是她失眠十多年以来睡的最好的几晚,但体验次数已经用完了,她不得不重新面对煎熬的失眠。叶晚秋站在诊所楼下,恋恋不舍的回头望去,“江蓝心理诊疗室。这个名字到蛮符合医生的那双眼睛的。”

她一边想着一边向菜市场走去,孩子马上就要放学了,她要用最快的速度抢出菜市场里最便宜的菜,然后再以最快的速度回家,做好饭,等着孩子回家。

叶晚秋的儿子今年已经上了初中,除了小学一年级,儿子再也没让她去过学校。因为她的工作实在不怎么光彩,每天招呼着不同的男人来家里,换着一次又一次的床单,又要故作泼辣的让那些指指点点的长舌妇闭嘴。

深秋瑟瑟的风从她满是皱纹的眼角划过,吹过一缕晶莹飞向蓝天。她老了,这碗青春饭也不知道能再吃几年,好在她还有存款,她已经准备好了,等到儿子上了大学她就偷偷离开,绝对不做儿子的负担。

她不干净,不只是身体,她的手也是鲜红的。但就算是每天都活在恐惧和悲伤里她也想活着,她想着活着,总能有点盼头。

3.往事

叶晚秋小时候是个很听话懂事的孩子,在那坐满是小偷,盗贼,妓女,赌鬼的筒子楼里她就像是一朵纯净洁白的百合,干净的连这栋楼里最恶劣的混混见到他都会拍拍她粉红色的小书包笑着说:“上学要好好读书,要有大出息。”

整栋筒子楼里住都是穷凶极恶的亡命徒,但这些在阴沟里挣扎的恶鬼却全都不约而同的有这样一个百合花一样的女儿。叶晚秋的父母很早就死了,为了在工地上惨死的工友要回公道,把自己的命都搭了进去。

这栋楼里的人尽管混蛋但又最讲究那一派头的江湖义气,于是叶晚秋一直被保护的很好。直到那天晚上,警察追着一伙儿毒贩冲进了巷子,毒贩走头无路,在巷子里引爆了炸弹。等到救援队来到现场时,发现了那个有着重重案底的刀疤脸死死的抱着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小女孩冰凉的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

那场爆炸以后,叶晚秋被送到了孤儿院,然后被领养,被出嫁,她的老公比她大了整整三十岁,但偏偏他很有钱,又偏偏养父母家的儿子也要结婚,于是老套的不能再老套的剧情发生在了叶晚秋的身上,她被典当了。

好在老男人多金又花心,没多久就玩腻了叶晚秋,给她留下了一个孩子之后便人间蒸发了。叶晚秋想过无数次去死,但她不能,为了孩子,为了那个抱着她的刀疤脸,她得活着。

4.慈悲

最近叶晚秋的生活里少了许多声音,因为在一个没有星星的夜里,她救下了一个独自走夜路的女孩,女孩上高中,父母睡过了钟头没有按时站在路口接女孩,女孩战战兢兢的沿着小路回家,可在路灯下的阴影里,不安分的老鼠蠢蠢欲动。

而刚好叶晚秋那天晚归,她推了女孩一把又转身挽住了老鼠的手臂,一男一女往巷子更深的阴影里走去,慌张的女孩跑到大路上就报了警。

老鼠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叶晚秋和儿子的关系也因为这件事有了略微的缓和。她挽着儿子的手回家的那天晚上她睡的很沉很沉。

5.病

“叶晚秋,来乖乖吃药。”护士拿着花花绿绿伪装成糖的药片递到床边那个嘿嘿笑着的女孩嘴边。医生在病房门口看着这个和他说再见的女孩,眼睛蔚蓝而深邃。

6.新闻

X年x月x日,警方破获一起重大女童拐卖案,犯案窝点系因煤气爆炸导致主犯直接死亡,同伙不同程度重伤,救出被拐女孩一人已移交孤儿院。

x年x月x日,本市近日发生一起严重凶杀案,死者系某公司总裁,死者妻子不知所踪。

x年x月x日,本市连环奸杀案凶犯落网,落网曾试图再次对一高中女学生犯案,却被一名女子制止。该女子被证实有严重臆想症,系某被杀公司老板潜逃妻子。

7.梦

医生翻看着厚厚的病历本,蓝色的眼睛停留在叶晚秋三个字上许久,他拿起咖啡抿了一口想着,既然在梦里她还想努力的活着,那不如就让她在梦里一直睡着吧,尽管这个梦依旧残酷。

马汝为
马汝为  VIP会员 初来乍到,多多关注

晚秋

杀死星球

夺灵者号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