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萌教主

2020-03-29 15:44:12作者:青沙

纯爱

1、

“自私的天才”――从小师父就这么评价白连。

“什么是自私的天才?”师弟问,

“真正的为所欲为、感受不到别人感情,但凭着这张脸和武学天分又让天下的男人女人无可奈何的人。”

师父捋着胡子高深莫测,“你以后可要照顾照顾你师兄啊。”

“好。”白栩点头答应。

五年后

江湖上突然兴起一个帮派,虽然只有教主和护法两个人,但因为教主奇高的武艺一时无人敢小觑。

“听说啊,凡是白教教主到过的地方,美人都彻夜难眠,莫不是……”

墨五刚出山门就听到关于这个江湖新兴门派的事迹,而且听着竟是个大淫魔,墨五挺挺胸膛,收拾人渣,人人有责。

上到半山腰,墨五就遇到一个“清纯可怜、急需帮助”的……少年。

少年一袭白袍,外罩鹅黄纱衣,袖口挽起,艰难地在河边捉鱼,五指纤纤在清澈的水中摸索。

墨五正欲上前帮助,就见那少年叹口气,闭眼运气,手一挥,河水向两边炸开,几条鱼直接被掀上岸。

“噗,呸。”墨五摸一把脸,顺便吐掉猝不及防扑到嘴里的水。

那少年利落的点火烤鱼,一气呵成。

鱼很快就冒出香味儿,少年刚要开吃,余光瞥到跟傻子似的那个人还没走,而且还呆呆地看着自己的鱼。

想起师弟再三嘱咐的多考虑考虑别人,白连瘪瘪嘴,拿手里的鱼递到墨五眼前。

“咳,在下墨五,兄台怎么称呼?”墨五尴尬的接过鱼。白连头也没抬继续烤鱼吃鱼。

“兄台可知道山上白教的魔头?”墨五继续搭话,这少年这么好看可别让大淫魔看见了,虽然他的武功貌似比自己还好。

白连依然不理他,但因为提及白教,丢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那魔头喜欢各色美人。你……”

“他不喜欢我这样的。”白连吃饱了起身,示意墨五跟上,“我带你去找他。”

墨五跟在白连身后看着白连瘦削的肩背,已经脑补出一出纯情公子被骗感情,却发现那人是个放浪形骸四处留情的淫贼的大戏,连白连打饱嗝的颤抖,似乎都是在强忍着苦痛的抽搐。

“我会替你好好教训那个负心汉的!”墨五信誓旦旦,至于炸鱼的事早就被抛到脑后了。

白连回头看看他,笑笑。

如果墨五能抛开对白连瘦弱的第一印象,就可以从这个笑中看到恶作剧的意味。

当然他没有,所以两人才会有故事。

“哎,怎么又有脑残粉来!”白栩看见白连身后跟着人就一个头两个大。

“这个不是,”白连神秘的笑笑,“这个是捡来的。”

“啊?”

“嘘。”

墨五见两个人嘀嘀咕咕,便四处打量一番,白教挺有钱,亭台楼阁俱齐。

“教主有事未归,你先留下吧,就以我的贴身侍卫的身份。”白连对墨五说。

2

“白教据传只有两个人,为何有这么多楼宇?”

“你觉得呢?”白栩给两人倒茶。

“据说是各地美女和男宠。”

“噗”白栩一口茶全喷地上了,呛得直咳。

“他怎么了?”

“无事,我带你去看看男、宠、们。”白连说。

最近的地方叫江南阁,想是江南的美人。

敲门,想象中袅娜的人儿没看到,倒是先听见一声,

“你可算来了,冤家!”

你当是调情?不不,这声音大如洪钟,底气十足,从屋内飞出一个五大三粗、方脸虬髯的大汉,双眼一瞪活似张三爷在世,只见那人一个猛虎扑食就冲着白连过来,口中喊着,

“叫俺等的好苦!”

墨五眼疾手快一把扛起白连奔出院子,放下白连时,连惊带吓竟冒了一头汗。

白连带着还没缓过来的墨五又转进一个庭院。

这个院子倒挺正常,只有一个青衫子在侍奉些花花草草,见两人进来,忙端出茶来招待。

墨五打量着男子,相貌虽不惊艳,但也是个温柔的美人。

“多谢。”墨五接过茶,男子回以温柔一笑。

白连却只端着茶杯把玩,见墨五傻乎乎的就要去喝,抬手打翻他手中的茶杯,墨五还没来得及惊讶,就见被茶水泼过的地板扑啦啦冒起了青烟。

男子掩嘴一笑,“这个小郎君好可爱哟!”

白连带墨五转了一圈,“环肥燕瘦”看了个遍,墨五汗毛倒竖,冷汗连连,半天感叹一句,“魔头口味真独特!”

“可怜你一个人怎么与这些……”墨五不好意思说妖魔鬼怪,“人,相处?”

“打啊!”白连不在意的说。

难怪他一身武功,竟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磨练出来的,墨五越想越心疼白连,手情不自禁地摸摸白连的头。

白连不知道墨五又脑补了什么,只是自己快憋不住要笑场了。

“想哭就哭吧。”墨五见白连面部抽搐,以为他是想哭不好意思哭,抬手虚揽着白连,看起来像是把他抱在怀中,“这样别人就看不见了。”

白连也忍不住了,低头在墨五怀里放肆笑起来。

这一幕被路过的白栩看见,惊得正吃着的苹果都掉地上了,师兄开窍了!终于找到收拾烂摊子的接班人了!

“啊?!你竟只是为了戏弄他!”白栩震惊,脑子第一反应就是怎么给闯祸精师兄收场,“我的师兄啊,你这样多伤人心啊!”

“谁叫他道听途说,喊我魔头来着。我这只是略施惩戒。”白连背过身去不再理唠唠叨叨的师弟。

嗯?师兄这反应有点反常啊,白栩摩挲着下巴思考,放在以前早教训一顿,赶出去了,现在嘿嘿……

俩师兄弟正聊着,墨五推门进来,脸色不太好看。

“那个壮汉已经都告诉我了,”墨五紧盯着白连的脸,“你就是教主?”

“是。”白连目光躲闪,但不得不承认。

墨五就这么站着,气恼羞愤在面上转了一圈,最后平静下来,

“对不起,我听信谣言误会你了,但,但你也戏弄过我了,咱们两清。告辞。”

墨五转身下山了,留白连呆坐在那……

3、

“快去追呀!”白栩推白连一把。

“两清了还追什么追!”白连看着墨五决绝的背影,生气的钻进自己屋里关上门,“哼!”

“哎呀!”白栩看看这边看看那边,一拍大腿也走了。

入夜,白连房里早早灭了灯,白栩灭了灯却一直悄悄盯着白连的屋子。果然不久,白连房门打开,一个脑袋探头探脑出来,接着身影窜了出去,直奔山下。

这还差不多,白栩这才放心的睡下了。

白连火急火燎的追下去,心下还在奇怪,自己这是怎么了,这种患得患失、惴惴不安的心情以前何曾有过?

到半山腰,白连就见一个高大的身躯蜷缩在河边的大石头上,可不就是墨五?

白连蹲在旁边,借着月色打量墨五。第一次见的时候,白连告诉墨五魔头不喜欢自己那样的长相没有骗他,白连确实一直嫌弃自己长的不够“粗犷”,而白连没说的是大魔头我其实喜欢你这样的。

“哎!”白连捏墨五的鼻子,“别装了,你早醒了。”

墨五爬起来,一声不吭背对着白连。

“还生气呐?我烤鱼给你吃好不好?”白连转了个圈跑到墨五面前,戳戳他。

墨五依然转过身背对着白连,白连跟过去继续戳。

两个武林高手就这样幼稚的进行着你转我戳的游戏。

“你……”白连突然停下来,认真的看着墨五,

“屁股磨的热不热?”

墨五脸憋的通红,奈何白连仍是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半天憋出一句,

“要不,你摸摸?”

白连竟当真伸手去摸,墨五一把抓住白连的手,大概墨五手太热,竟握的白连一哆嗦,抬头不解地看着他。

“摸了,要负责的。”

“早说啊,我早就摸了。”白连嘀咕。

“你说什么?”

“我说我把教主夫人之位赔给你。”

“我不想当教主夫人。”

“你还想篡位?!”白连眼睛瞪的圆圆的。

墨五无奈叹气,“那教主夫君不行吗?”

白连思忖一会儿,“也行吧。”

睡得正香的白栩还不知道师兄就这样草率的把他自己“嫁”出去了。

“教主夫君?!”继发现师兄动春心之后,白栩又一次惊掉了下巴。

白连倒淡定,“我不计较这些。”

白栩扶额,师兄你到底明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