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仙儿大姑奶:仙牌位

2020-03-29 13:45:41作者:老小虎

志异

(大结局)

五年过去了。

“呃……”贺鹏刚睡醒,就发现鱼的腥臭味儿刺鼻,和以前一样刚睁开眼睛就吐了一床。

按理说,这种味道已经持续几年了,他应该习惯了。可还是一样,每天起床鱼腥味就会刺激的他呕吐一阵。

贺鹏疯了似的冲到供桌前面把散发着腥臭味的鱼倒掉,那气味天刺鼻了,随风竟然飘出去好远。

“你这不糟践东西吗?有那鱼,你自己吃不好吗?”他本家老叔,指着他鼻子骂。

贺鹏总说:“你懂啥呀,要是把狸仙儿大姑奶哄好了,我不要啥有啥呀。”

一只猫大摇大摆的走到贺鹏跟前,激动的贺鹏跪下就给那猫磕了仨头满脸赔笑:“狸家小仙儿散步呢”

“疯了,彻底疯了,每天疯疯癫癫的,挺好的日子让你过的稀碎。”老叔恨铁不成钢的叨咕着,越走越远。

不会是供奉的仙牌出了问题了吧?难道只有于峰家的灵,自己家的不好使?想到这贺鹏便动了歪心思。

为了壮胆儿他中午喝了好多酒,趁着刘云巧出门下地,强行破门冲进于峰家,抱起排位就走。当时只有于峰在家看书,于峰扯住贺鹏衣服就喊。

“你干什么?干嘛抢我们家排位,你放下。”

于峰拉着贺鹏说什么也不撒手,贺鹏转身踹了于峰一脚:“你个小崽子,狸仙儿是我请回来的,让你们供奉那么长时间够意思了,现在你家成了村里的首富,也该让我发点财了。”

于峰家这五年有狸仙儿大姑奶保着,过的不错,不但翻盖了房子,还买了拖拉机、三轮车等农耕用具,他们孤儿寡母的竟然成了村里的首富。

贺鹏前面跑,于峰后面追大喊着:“你还给我,抢东西了,抢东西了。”

一阵哭闹,把陈婆引了出来,老太太快八十了,有乡亲们帮衬,地里竟然一点也没少打粮食。在村里说话还有一定分量,有头有脸儿的也都敬她三分。

于峰发现了陈婆,冲着陈婆就喊;“陈奶奶,他抢我们家狸仙儿排位。”

一句话引出不少不用下地的老头老太太,他们平时喝水、聊天、打纸牌,最多也就给村里下地的人做做饭。

“贺鹏,你还不把东西放下。”

陈婆和一群村里长辈把他拦住,看于峰身上被贺鹏弄的青一块紫一块,这些老人都听心疼于峰。

贺鹏见是村里的长辈,也不敢造次,乖乖的站在原地:“狸仙儿是我请回咱们村子的,凭什么他们家一直供奉,现在他家钱挣得差不多了,也该换换人了。”

“你对狸仙儿都干了什么还用我说吗?人家孩子心善有这个缘分,有你什么事呀?”

陈婆看着于峰直哭气的牙根疼,一把把十二岁的于峰搂在怀里,安慰道:“好孩子,不哭,有奶奶在,他不敢欺负你。”

“我不给,狸仙儿是我们家的,我从山上带来的,我今天摔了它,既然我好不了,谁也别想好。”

贺鹏突然来了脾气把排位举过头顶,准备往地上摔。

村里的老人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陈婆双手合十大声念着:“罪过呀罪过……”

“啊……”贺鹏叫了一声,拿着排位的手突然松开,于峰下意识伸手去接,排位不偏不倚正好掉进于峰怀里。

贺鹏又玩了命似的抓挠自己,所有人眼看着他把衣服挠的稀碎,指甲陷进肉里,抓出触目惊心的伤口。

陈婆虽然恨贺鹏,可都一个村住着,也不忍心看贺鹏遭这样的罪,把排位端端正正摆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狸家大姑奶呀,求求您老放他一马吧,他不懂事,别和他一般见识了。”

可无论怎么念也无济于事,不到半个小时,贺鹏身上就没有一块好肉,弄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跪在地上砰砰磕头:“世人只知狐黄白柳灰,哪知狸仙儿有神威,狸家大姑奶我是真心想供奉你呀。”

贺鹏磕了好几个头,还是忍不住痒,继续抓挠身体,眼看鲜血滴在地上,贺鹏痒的实在难受。抓住陈婆的一条胳膊说道:“陈婆救救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陈婆也无计可施,她们家堂上的胡黄说了,不爱管这事,只能求狸仙儿大姑奶,可她求了半天也没什么用。

村里的老头老太太急坏了,一个个都大骂贺鹏:“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人家狸仙饶你一次又一次,你还没完没了,让你不长记性。”

“狸家老仙儿呀,我们知道您老有道行,你就放过他吧,他以后不敢了。”村里的老人和陈婆一起求。

无论谁这么求情也没用,狸家大姑奶就是不给面子,陈婆急的脑门儿见汗,擦了一把,眼角余光看见于峰。

他正抱着排位,躲在墙角,给孩子吓的连哭都不敢哭了。

陈婆也顾不上别的,走过去一把把于峰扯过来告诉于峰:“跪下。”

于峰也听话,乖乖跪下。

陈婆教他说:“你说大姑奶呀,你就看我面子饶了贺叔叔吧。”

于峰也没明白什么意思,反正他知道陈婆对他挺好,照着陈婆的话说了一遍。

“大姑奶,你看我面子就饶了贺叔叔吧。”于峰声音稚嫩,被贺鹏的喊叫吓的声音发颤。

贺鹏又喊了两声,然后躺地下不动了。喘了口气说道:“陈家地马你真多管闲事,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你要是在多事,当心我掀了你家堂子。”

一句话说完,过了好久,贺鹏才缓缓站起身来,托着一身伤走了。

一直到晚上干完农活,刘云巧才回来看见儿子被贺鹏打的鼻青脸肿,刘云巧不干了:“走,妈带你找他说理去。”

刘云巧拉着于峰就走,正赶巧陈家老太来串门。

“于家媳妇呀,你别去了,我跟你说,贺鹏让狸家老仙儿收拾的不轻,这膀子都挠的每一块好肉,去了你说不了什么你就得回来。”

刘云巧听着陈婆的话眨眨眼睛:“陈婆,你怎么知道我要找贺鹏去呀?”

“嗨,我是干啥的你不知道吗?你回来的时候,我家报马就告诉我了,我来是找你有别的事商量。”

刘云巧恨恨的瞪了眼贺鹏家的方向,也只能先问问陈婆到底什么事。

两个女人往炕上一坐,于峰去院子里抱柴火。

“陈婆,有什么事呀?”

“哎,其实我觉得贺鹏今天办的事虽然可恨,但话说的也没错,你说你家狸仙儿要道行有道行,要能耐有能耐,保着你们孤儿寡母的五年就成了村里的首富,光保你一家也确实引人眼热。”

刘云巧听了直皱眉,没明白陈婆什么意思。

“您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陈婆点点头,组织下语言说道:“你看能不能在村井口那建个小庙,把狸家大姑奶供哪去,初一十五的,谁愿意上供就上供,愿意烧香就烧香,让它保着咱们村更多的人平平安安你看行吗?”

“哎,陈婆我以为什么事呢,这有啥不行的,只要大姑奶同意,村里人没意见,建小庙的钱我们家出。全仰仗着您老操办,能保着村里更多人家我们愿意。”

陈家老太的心算是放肚子里了,继续说道:“我这把老骨头也没几年了,我走以后我那一堂的仙家也要回山修行,以后这村里的大事小情可就靠咱们狸仙儿大姑奶喽。”

“您老可别这么说,您老长寿着呢。”刘云巧听陈婆说不吉利的话,赶紧说两句好话。

“谁说的,我的寿数我知道,要不是托了大姑奶的福长了两年阳寿,说不定更少呢。”

“于家媳妇,你也别看着了,去把排位和供品摆上,上根香,问问狸仙大姑奶到底同不同意呀?”

陈婆的话让刘云巧懵了:“这我问倒是行,可这同不同意咱咋知道呀?”

“真笨,你把该摆的都摆上,你就问吧,等会于峰回来就告诉你了。”

啊?

刘云巧还是没明白怎么回事,只能照着陈婆的话去做,摆好排位供品,点好香就问了:“大姑奶呀,您看您总保着我们家真挺好的,您能不能也保着我们村呢?陈婆的话您到底同不同意呀?”

话音刚落,于峰就抱着柴火进门,推门就说:“妈妈,刚才耳朵边上有个人说话,她说你说的事她同意。”

刘云巧惊的眼珠差点没掉出来,没想到于峰还真告诉她了。

“既然大姑奶同意,那你也早点把事办了。”陈婆偷眼看了下排位故意压低声音说道:“狸仙儿也有点小脾气,答应了不办她也找你麻烦。”

“行知道了。”

刘云巧本就不喜欢这些神神鬼鬼的,因为看见当年贺鹏被狸仙收拾的很惨,出于害怕不敢不答应。现在说送走,也正合她心思。

天刚亮,刘云巧就找了泥瓦匠在老井旁边盖了个小庙,好多村民对此都非常感激,毕竟狸仙大姑奶的传说在村子里都传开了。

小庙落成当天,狸仙儿大姑奶就被供了进去,不少村民过来烧香许愿,事后有的也应验了。

来年秋天,供奉过狸仙儿大姑奶的,他们家农作物绝对没有老鼠祸害,一时间吉星村有供奉狸仙儿的事传遍了十里八村,最后干脆被老百姓直接称为狸村。

可贺鹏家除外,看见狸家大姑奶的排位被供在小庙,他也去祭拜,可还是和以前一样,烧香香折、供鱼鱼嗖,想给烧点纸钱,本来挺好的天气,只要他一点火,不管多少纸钱肯定被大风刮跑。

贺鹏为了想得到出马仙弟子的身份绞尽脑汁每天疯疯癫癫,看见猫就磕头,总是喊着:“我才是狸仙儿大姑奶的出马弟子。”

为了得到这个身份,贺鹏不止一次的去小庙头牌位,可每次都会突然发疯,把自己挠的血肉模糊。

老小虎
老小虎  VIP会员 老小虎微信15526746650,喜欢老小虎作品的朋友请添加个人微信

狸仙儿大姑奶:仙牌位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