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保护协会(下)

2020-03-28 17:49:41作者:人间驿站

奇幻

1

宋贵贵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视频了,b站评论区里一堆粉丝花式求更新。

这几天都忙着去基地铲屎喂食,每天早出晚归的,饭团和中分在宋贵贵身上闻到了别的动物的味道,以为她偷偷在外面养新欢了,除非吃的否则对她没什么好脸色,甚至还把尿撒在了床上。

真的是累成狗了啊。

宋贵贵瘫在椅子上,心情很复杂。

之前买的摄像头到了,宋贵贵装上之后自然想看看效果好不好。结果过了一夜,宋贵贵在电脑屏幕里亲眼看着自己半夜脱了衣服变成了一只哈士奇,带着饭团中分疯狂拆家。

原来她是半夜梦游变回真身的啊。

虽然早已在照妖镜里看过自己的真身,但是亲眼看着监控里自己从人变成哈士奇还是非常有冲击力的。

为什么自己还知道脱衣服呢?想着想着,宋贵贵的关注点就歪了。

上完厕所的饭团跑来跳到宋贵贵的腿上开始踩奶。

唉,再不更新就真的要掉粉了。

想到自己跟粉丝承诺的视频内容,宋贵贵就头疼,这个监控视频咋发出去啊,就算把自己脱衣服的部分剪了,可主人没了,还多了一条哈士奇怎么解释?难道说自己刚养的?

可要是真这样说了,不是给自己埋雷吗?万一粉丝想看她跟哈士奇的互动怎么办?难道自己真的要再养一条?

不行不行,再养一条家里不就两条了吗?这家还要不要了。要不还是说是朋友家的狗吧。

宋贵贵觉得这个解释可行。

说服了自己,宋贵贵决定把自己的视频剪成特效视频,删去不必要的内容,再补上音效和文字。

感觉自己真的是天才。宋贵贵边剪辑边发出猥琐的笑声。

连夜把视频剪完,宋贵贵定了中午十一点发出去,然后又是风雨无阻地赶往基地。

“我说你这样不累吗?干脆搬到员工宿舍好了,这儿条件又不差,你还是照样可以拍你的视频。”摇滚看宋贵贵眼底的黑眼圈是一天比一天重了,“本来底子就不行,再不好好保养,不就越来越丑了吗?”

宋贵贵已经习惯了摇滚的毒舌,也不生气了,直接无视就行。

“狒狒你别乱说了,贵贵狗好看着呢,蓝蓝的眼睛多好啊。”绿绿为了玩手机,今天倒是保持了人形,“她的粉丝都在夸她的真身很正宗呢。”

不,她不觉得那是夸奖的话。

宋贵贵脸上燥得慌,自从绿绿知道她还在b站发视频,天天在评论区一顿彩虹屁,搞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我去下面看看他们。”宋贵贵不跟他们聊了,打了招呼去了地下室。

“贵贵好勤快啊。”绿绿感叹了一声,打开了淘宝,“狒狒,我最近又看了一些衣服,你帮我看看哪几件更好看。”

“滚。”摇滚戴上眼罩继续晒太阳。

绿绿虽然不爱变成人身,但是又特别爱买衣服,一买就是一大堆,送到这里的快递十个有九个都是他的,以至于他自己房间里的衣柜塞不下了,就往摇滚的衣柜里塞,就连玄师傅的衣柜他都没放过。

“长寿,你最近有没有好点啊?我来给你上药了。”宋贵贵打开铁门,里面的独眼猫一动不动,任由她上药。

宋贵贵上完药,跟长寿唠叨了几句,转而继续给别的动物上药。

宋贵贵刚来的时候里面的动物都是很警惕的,要说为什么现在可以任由她上药,大抵是因为她脸皮厚再加上话痨。

这不,就连郁郁寡欢的大象都被她缠的开口说话了。

“你能不能别说话了,让我安安静静地思考好吗?”大象轻轻哼道。

“思考什么?”宋贵贵仗着自己在铁笼子外面,不但不闭嘴,继续猖狂地骚扰大象,还振振有词说是心灵治疗。

大象盯着这铁笼子,没忍心告诉她这铁笼子他是可以拧开的。

“大象啊,你说你叫什么啊?我总不能一直大象大象的叫你。”

“那你就叫我象。”

“哪个相?”

“大象的象。”

“......”

大象看宋贵贵难得的梗住了,心情总算好了点。

昏暗的地下室安静了一会,只有动物挪动身子时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马上要走了。”大象扔给了宋贵贵一样东西,“这个送给你。”

宋贵贵接住一看,是一个破破烂烂的陶娃娃。

“捡的。”大象言简意赅。其实是偷的,当然也为此付出了两颗象牙的代价。

“啊,谢谢,那你要去哪里?”宋贵贵收好陶娃娃问道。

“当然是回家啊。我已经在这里待了很久了,该回去了。”

宋贵贵愣了一下:“草原吗?”

“嗯,那里有我的家,我的朋友。当然,也欢迎你随时来玩。”

“好啊,等我学会变身就去。”在大草原上奔跑一定很爽吧。

宋贵贵觉着自己得去找玄师傅请教一下到底怎样才能自由切换形态,不然都不好跟动物拉近距离了。

2

玄师傅最近似乎很忙,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基地里常常看不见他的人影。宋贵贵今天好不容易才逮住玄师傅,心想一定要问个明白才能放过他。

“玄师傅,到底怎么样才能自由地切换状态啊?您老见多识广,怎么可能不知道?”宋贵贵赖在玄师傅的办公室不肯走,非得要出个答案。

“我就是见多识广也没遇到你这种情况,贵贵啊,放过老朽吧。”

“玄师傅啊,您再好好想想,确定没有办法?”

“老朽想到了一个办法。”玄师傅突然深沉地说道。

宋贵贵两眼放光:“什么办法?”

“来,跟着我做。”

“嗯嗯!”

“来,闭上眼睛深呼吸五秒,一、二、三、四、五,好,呼气五秒,一、二、三、四、五,再进行一次深呼吸,呼气,然后在脑海里回想一下自己的真身,不要放过任何细节。”

“嗯嗯。”宋贵贵闭着眼,仔细回想自己在照妖镜上看到的真身,“玄师傅,然后呢?”

“就这样不断循环,直到你变回真身为止。”

难道这是玄师傅的独门龟息大法?

“心要静下来,不要胡思乱想!”玄师傅呵斥道。

宋贵贵心一抖,赶紧把脑子里杂七杂八的想法驱逐掉。

渐渐的,宋贵贵找到了状态。

宋贵贵耳朵抖了抖,似乎捕捉到了外面的风吹草动,还有一小段对话飘入了她的耳朵里。

“不愧是二哈,玄师傅瞎扯的都相信。”

“谁让玄师傅骗人都这么一本正经呢。”

这段话好像不对劲,宋贵贵猛然睁开眼,办公室里已经不见玄师傅的身影。

宋贵贵走出办公室,看到绿绿和摇滚靠在墙上笑得东倒西歪。

感觉自己纯真的心受到了伤害。

“哎,大狒狒,不对啊,你看贵贵的耳朵还真冒出来了。”绿绿用手肘碰了碰摇滚的肚子,“毛茸茸的,跟我的一样可爱。”

“还真是傻妖有傻福。”摇滚叹口气。

宋贵贵抖抖耳朵,后知后觉地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

毛茸茸!好想撸!

宋贵贵两眼放光,直接上手捏住微微耸动的耳朵。

好软好舒服!

“第一次看见撸自己这么舒服的动物。”摇滚摇摇头,走过去捏住另一只耳朵,“走了,该你铲屎了。”

“我刚才铲过了!”宋贵贵举手表示抗议。

摇滚挑眉,这傻狗居然懂得抗议了,哪个货把她教坏了?

玄师傅自从指点了她一下就又不见踪影了,宋贵贵被摇滚压榨了一下午,最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去了。

离开之前,绿绿好心地提供了一顶帽子用来遮住耳朵。

遮是能遮住,就是大夏天的戴个冬天的帽子有些奇怪。

面对着周围人看神经的眼神,宋贵贵不自在地拉拉帽子,要不是帽子的韧性不够,宋贵贵甚至想把帽子直接拉到底,顺便挡住脸。

二哈也不是完全不要脸的!

“姑娘,又是你啊,上次身上全是泥,今天咋还戴了这么一个暖和和的帽子?”

“同事给的。”不擅长说谎的宋贵贵尴尬地说道。

“你这同事想法清奇啊,大夏天的送加绒的帽子。”司机笑道。

“是啊,他确实蛮神奇的。”宋贵贵揪了揪帽子的小球球,跟司机尬聊。

等到了站,宋贵贵赶紧溜下车。

健谈的司机太可怕了,以后上车再也不站在前面了。

3

“分分,饭团,妈妈回来了,你们想我了没啊?”

宋贵贵一开门就看到坐在玄关处的中分和饭团。

真乖真可爱,宋贵贵一想到中分和饭团每天在她走了之后就守在门口等她回来,整颗心都被它们融化了。

“来,宝贝们,妈妈抱抱!”宋贵贵伸出双手,深情道。

面对铲屎官的热情,中分和饭团无情地甩甩尾巴,将屁股对准了宋贵贵。宋贵贵也不嫌弃,逮着它们的屁股摸了几把,像极了流氓。

直把两只猫摸得恼羞成怒,亮出爪子后宋贵贵才松开了魔爪。

鉴于宋贵贵身上依然带着其他动物的味道,中分和饭团吃完饭后依旧拔屌无情,对她不理不睬,把宋贵贵愁的不行。

难道她以后回来之前还要洗个澡不成?宋贵贵叹口气,把差点热死她的加绒帽子拿下来,趴在地上哄道:“分分,饭团,看妈妈今天有没有哪里不一样?”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