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入画已成疾

2020-03-27 10:51:50作者:言止

爱情

1

晏宁右手肘外侧有道长长的疤,经过手术修复已不见原先的狰狞,只留下浅浅的印。

这道疤跟了她快五年,直到大学毕业,为追求完美,才决定用纹身掩饰一下。

她挑了一家网红工作室,又选了个万事皆宜的黄道吉日,开着自己拉风的法拉利,心情愉悦地出了门。

工作室的老板是个顶帅的小哥哥,刀削般的颜,留着寸头,皮肤白到病态,光一个侧脸,就已经相当勾人。

晏宁来得早,没什么人,唯一的客人在一边鬼哭狼嚎的,她心里一抖,却还是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等了大概半个钟头,耳边安静下来,晏宁收好手机,礼貌地站起身,等着好看的小哥哥叫她过去。

可是等了老半天,人家明明朝着自己的方向偏了头,却站在原地啥也没说,一张脸面无表情,有点冷。

莫不是个瞎的?

晏宁在心里暗暗嘀咕,可瞎子应该纹不了身吧?

“老板,多少钱呀?”纹好的姑娘适时开了口,眼里还含着泪,边吹着自己的手腕边问。

“哦,给四百吧”那人指了指墙上的价格表,转身往收银台走。

收完钱过来,目光转向晏宁,还是不说话。

“呃...我来纹身”晏宁被看的浑身不舒服,蒙圈地开口。

“纹哪儿?”

“就...”伸手掀起自己欧根纱的袖子,露出那道浅浅的疤,她撸了撸嘴:“这儿”。

感觉那道疤快被盯出一个洞,她有些尴尬地红了脸,又忙把袖子放下来。

心里没谱,弱弱地问:“纹这里很困难吗?”应该不会啊,虽然有道疤,但修护后的皮肤还算光滑,看起来不难下手。

对方又不接话,晏宁皱皱眉,心想着这人真是高冷,便转身准备换家店试试。

结果却被叫住,那人让她坐过去,又问她想纹什么图案。

晏宁哪知道纹什么,别人纹身是为了美观耍帅,或者留作纪念,她就为了美化一下疤痕,要求着实不高。

乌溜溜的眼睛在室内左顾右盼,看到某处墙壁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忙开口:“我要纹那个”。

晏宁的手指向一个靠窗的角落,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温暖的颜色衬得墙上一簇绿色的枝蔓栩栩如生。

莫桉怔了一下,又瞥了她一眼,低头开始找颜料。

等一切准备就绪,晏宁伸出手,看着对方低头端详了好一阵,以为他在构思,补充着说道:“我要秀气一点的,不要大老爷们的大花臂,要适合小姑娘的,不满意我可是不给钱的哦”。

花了大概三个小时,晏宁全程咬着牙一声不吭地盯着自己胳膊。大功告成的时候,一条细细长长的树枝挂着几片小巧精致的叶子蜿蜒在原本留有疤痕的地方,看起来细腻美观又独具个性。

晏宁欢喜的不行,笑容满面地问老板多少钱,拿出手机准备扫码。

莫桉还低头看着自己的作品,好似在自我陶醉,听到问话摆摆头开口:“你情况特殊不收费”。

“啥?”晏宁翻着包没听清,等到对方重复一遍方才的话,她眼含暧昧地睇着他:“你该不会是馋我的天生丽质,看上我了吧,到手的钱都不要?”

莫桉白皙的脸泛起微红,咳了两声。

“那加个微信吧,我改天请你吃饭”晏宁也不客气,调出二维码界面,看着眼前的人出现在自己好友列表里,心里偷着乐。

莫桉低头看着晏宁圆滚滚的脑袋,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你纹的那个是桉树叶”。

然后,目光所及之处,某人的耳根爆红。

因为手机屏幕里,刚加的好友躺在对话框首位,简洁的名字印入眼帘。

莫桉。

2

晏宁的大学室友兼闺蜜艾洁,发觉这富家女最近很不对劲。

自大学毕业以后,两人便住在一起,用晏宁的话说,一百三十平的单身公寓,一个人住真的瘆得慌。

以前要么看她躲在家里倒腾相机,擦那些摆了一屋子的宝贝镜头;要么带着设备出去到处拍照,连约个逛街都没空。

可现在这祖宗每天一大早起床,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就往外跑,背个小小的包,明显连她最低配的镜头都装不下。

怎么问也不说,逼得急了神秘兮兮吐出两个字“秘密”,然后对着胳膊上的纹身傻笑。

艾洁嗅了嗅,一股子奸情的味道。

同样受到影响的还有莫桉,目光随着晏宁来来回回,要不是知道自己没开工资,还真以为像朋友说的招了个兼职。

“你不上班的吗?”送走最后一位客人,莫桉收好工具,像往常一样准备送她回去,这丫头最近都打车过来,明知道是故意的,倒也不说破。

晏宁眨着眼,眼睛弯成月牙,语气激动地嚷嚷:“不上班呀,我自由职业,偶尔帮人拍拍写真啥的。你明天晚上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呀?”

莫桉一边锁门一边回答:“你这顿饭倒是拖得够久的,明天预约的客人不多,晚上应该有空。”

“那就这么说定了!”

晏宁到家的时候,被艾洁堵个正着。

本来艾洁一名气大好的网络主播,每天直播一场接着一场,难得会心血来潮出门一趟,偏偏今天有厂商过来谈合作,约在附近的咖啡馆。

事情谈完打道回府,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自己的好闺蜜从一辆车上下来,然后腆着一脸痴笑跟车里人挥手道别。

等车开远了,艾洁才挪到还舍不得走的人旁边,捅了捅她,挤眉弄眼地问:“这就是你那个秘密?”

“去去去,别瞎打听,明天再告诉你”说完还踢了她一脚。

3

第二天一大早,晏宁都没等闹钟响,就鲤鱼打挺地蹦了起来。

好吧,其实是一晚上没睡。

找Tony老师做了个风骚的大波浪,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看着镜子里焕然一新的自己,倒不觉得亏。

回家换好衣服,又心机地画了个裸妆,刚好四点半。

莫桉已经在小区门口等着了,她着急忙慌地下楼,一路小跑到他面前,惊奇地发现他的眼睛好像闪了那么一下。

晏宁挑了一家很文艺的西餐厅,四周都是高高的博古架,零星摆放着些小物件,私密性很强。

选了几道店内招牌,又假模假样地叫了瓶红酒,等菜差不多上齐,她也吃得差不多了。

然后拿起高脚杯,将杯中的红酒干了一大口,决定开始今天的重头戏。

“那个...莫桉...”她顿了顿,确认对面的人已经抬起头,继续开口:“人家都说21天可以养成一个习惯,我这些天白天准时报道,晚上语音晚安,到今天刚好21天,我就想问问...嗯...我有没有变成你的习惯?”

晏宁内心忐忑,抬起头偷偷地瞟了一眼。

又是一副神游天外的冷淡模样,莫非自己过于赶进度吓到了人家?

可是现在好看的小哥哥真心不多了啊,不赶一赶,都去别人家了。

而且单凭感觉,互生好感的气氛那么多,应该没问题啊。

心里七上八下的,又怕自己说的不够明显,又觉得太明显不好,直到心心念念的声音响起来,晏宁瞬间变成了苦瓜脸。

“我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抱歉。”

说完这句话,莫桉便起身准备走,晏宁慌忙拦住他,急急地开口:“你确定不再考虑一下吗?我家很有钱的,我们在一起,可以给你开好多好多的工作室,你再考虑一下好不好?”

莫桉果真停了下来,晏宁心下一喜,却被他投过来的目光看得浑身冰凉。

撇撇嘴,他好像生气了怎么办。

4

那天晏宁是哭着回家的。

即使化的是裸妆,眼泪还是把脸糊成一条条的道,刚做的头发黏的全是鼻涕和眼泪,用艾洁的话说,简直比鬼屋的鬼还逼真。

晏宁没脸,不好意思把自己告白失败的事昭告天下,又实在心里憋屈的慌,想来想去还是一股脑发泄了出来。

等艾洁弄清楚前因后果,狠狠拍着晏宁大腿,嘴里骂骂咧咧:“你哭个屁啊,这货明显一渣男,渣成沫的那种,一开始想方设法来撩你,等你上钩了又说没想法,特么早干嘛去了,大半个月腻腻歪歪的,一到关键时刻跑得比鬼还快,噢...我打个比方没说你...你别哭了,为了这种遍地撒网只玩暧昧不负责任的男人,完全不值当。快别哭了,丑死了。”

不知道是大腿疼还是被这些话刺激到,本来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家伙哭的更凶,嘴里断断续续“我...我也不...知道...嗝...明明...一个月...嗝...都没有...可是就是...嗝...难...难受”晏宁哭得根本停不下来,边哭边打嗝。

晚上睡觉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又给莫桉发消息,“晚安”两个字旁边,出现了红色感叹号。

晏宁又在家哭了几天,眼睛红肿得跟核桃一样大,等心情平复了一点,心里蠢蠢欲动又想去找他。

可是连着去了三天,工作室的门都关着,从早蹲到晚也没人来开门。

晏宁整个人怏怏的,也不出门了,灰头土脸在家待了一个星期,倒是不哭了,但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去。

艾洁看在眼里,连直播都皱着一张脸,被粉丝追问是不是失恋了。

无语问天。

忍无可忍的时候,艾洁甩了张机票在晏宁面前,怒其不争地骂她:“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还像不像个人?你对得起你爹妈每个月打给你的生活费吗?吃喝玩乐的年纪,过得跟个小老太一样。明天你跟我一起去三亚,等我工作忙完老娘带你去艳遇!”

噼里啪啦说完,看着这祖宗的脸色气不打一处来:“东西我已经给你收拾好了,你只用跟着我出门就行,别逼逼,去洗头,臭死了。”

5

第二天两人从飞机上下来,一人推着行李去找酒店,一人直接去了品牌活动现场。

晏宁拿着房卡把行李放好,起的太早困得不行,躺床上玩了会手机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等醒来的时候,肚子饿得难受,叫了份外卖,吃完已经接近四点。

突然想出去走走。

沿着酒店门口的大马路,漫无目的做个行走机器,晏宁揉着肚子,目光来回的转。

走到一处画廊门口,里面似乎在办个人画展,刚想进去凑凑热闹,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小妮子干嘛去了?”咋咋呼呼的声音,很艾洁。

“吃了外卖,出来消食,你已经结束了吗?”

“我那不是想带你艳遇,连饭局都给推了,结果你个小没良心的,居然不在酒店。”

“噢,我马上回来,你在大厅等我一下。”

挂完电话刚准备走,眼角余光瞥到参展画家简介,整个人愣住。

莫桉:新生代画家,作品主要以人物油画为主...

6

莫桉从馆里出来的时候,晏宁站在他的简介牌前,不知呆了多久。

心里一慌,声音不自觉放大:“你怎么在这?”

言止
言止  VIP会员 2020加油!

相思入画已成疾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