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收了二钱银子

2020-03-26 15:02:55作者:玉格安

传奇

1

暖暖的冬阳下,蒋老太昏昏欲睡。

在蒋氏族人眼里,蒋老太是神祇一般的存在,她知前尘,晓后事,牢牢守护着蒋氏一族。

是以,蒋老太休息的地方,大人们绕着走,小孩子也在大人的千叮万嘱下,去别处玩耍。

而唯有一个蒋小余与众不同。

她蜷缩着身子,窝在距蒋老太不远处的柴禾堆里,一动不动,大约也是睡着了。

忽的,蒋小余嘴中咕哝一下,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蒋老太抬起耷拉的眼皮,瞟了一眼蒋小余。

脏兮兮的单衣,乱糟糟的头发,脸上有泥有土,还有两片青紫,可能又被她爹蒋大栓打了。

蒋小余爱往她身边凑,并不是因为她有多喜欢蒋小余。蒋老太知道自己看江小余的眼里有多少冰凉和恨意。

可是她又不得不在蒋大栓和大栓媳妇殴打责骂蒋小余的时候,出声制止,甚至严厉呵斥。

蒋小余这个要债鬼,不但要讨回蒋大栓欠她的银子,还害蒋老太凭白失了十年阳寿。

蒋老太为蒋氏一族而生,她视蒋氏一族为命。

她失了十年阳寿,蒋氏一族便有十年无人守护。

十年,于她自己来说,无足轻重。

蒋老太肉体生老病死,但她轮回路上不喝孟婆汤,携着前世记忆,世世代代生在蒋氏,守护蒋氏。

从她接受这一使命,至今已有千年之久了。

十年之于千年,真是微不足道。

可是对蒋氏一族来说,十年变数太大了。

当年,接受减寿惩罚时,蒋老太气愤不已,私心里想着一定要报复。

如今,蒋小余六岁了,多留了她一年,这仇也算报了吧。

算了,督促大栓还完债,让她走吧。

2

“蒋小余,你个怠懒货,趁老娘干农活,居然又经这里偷懒!”蒋老太正暗自琢磨着,忽然一声尖叫叱骂传入耳中,刺得她脑中嗡嗡直响。

九十六岁了,这身体越来越不行了!

蒋老太不禁感慨。

九十六岁!

蒋老太心中突然有什么爆开,思绪连成一串,哗哗涌来。

我本身寿数一百零六岁,可是我减了十年阳寿!

我现在九十六岁,那今年岂不就是我寿终之时。

心中总是持着对蒋小余的愤恨,却忽视了这一点,该死!

不过也好,先让蒋小余走,之后我也能安心走了。

蒋老太安抚自己。

如果蒋小余不能先她死去,蒋老太心中总是惴惴难安。

这蒋小余就是蒋氏一族最大的变数。

“闭嘴!”脑中思绪理清,蒋老太沉声喝道。

正扯着嗓子,呜哩哇啦责骂蒋小余的女人,也就是蒋大栓媳妇骤然住嘴,惊慌失措地看着蒋老太。

“祖姑婆,对...对...对不起,我没看到您在这里睡觉。”蒋大栓媳妇嗫嚅着道歉。

这该死的老太婆,总是多管闲事儿。蒋大栓媳妇对蒋老太又忌又怕又有怨言。

当初就是这老不死让他们两口子留下蒋小余,不准将这个赔钱货按到尿桶子里滃死。

这小蒋村,哪家没有滃死几个女娃子。别人她不管,偏偏来管我家。

害得她白白养了蒋小余六年,这赔钱货还总闹病,一病就只吃饭不干活。

吃饱喝足,就跑蒋老太身边躺着。

他们一叫蒋小余干活,蒋老太就骂他们两个,阻着拦着。

蒋大栓夫妻两个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私底下骂几句。

“看看小余是不是病了?”蒋老太眼光幽幽地,看地蒋大栓媳妇凉嗖嗖的,她不敢反抗,只能上前查看蒋小余的状况。

“兴许是发热了。”蒋大栓媳妇伸手摸了一下蒋小余的额头,热得烫人。

“抱回你家里,请郎中来看。”蒋老太直接命令。

在蒋老太冰冷不容置疑的目光下,蒋大栓媳妇不情不愿地抱起蒋小余。

抱就抱,回到我自己家里,请不请郎中,看不看病,就是我说了算了。

蒋大栓媳妇心里又是一阵埋怨。

3

一两二钱银子!

最终蒋大栓夫妻两个还是在蒋老太的威逼下,请了郎中,开了方子。

郎中说,若是想好得快点,以后身子好点,可以用些人参须子,安神智,补元气。

蒋大栓夫妻一听,吓得连连摆手,日子不过了,要给一个赔钱货吃人参须子?

蒋老太一听这话,却大手一挥,用!

不错,蒋老太为了让蒋小余赶紧讨完债,撑着老身子老骨头,亲自到蒋大栓家里来监管了。

听蒋老太这话,蒋大栓夫妻两个差点翻白眼,岔过气儿去。

可在这蒋氏一族,没人敢反抗蒋老太,她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掺了人参须子的药汁,满满灌了两大碗,蒋小余还是一动不动。

蒋老太死死盯着她,这回应该够了吧!

的确够了,因为不到两刻钟,蒋小余终于咽了气儿!

死得冰冰凉了!

蒋老太长舒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赶紧叫郎中来结账。

老郎中捻着胡须,诊费药费人参须子,一项一项加起来,方才说道:“一共是一两二钱银子。”

“大栓,给钱!”蒋老太没含糊,直接喊蒋大栓结账。

什么人的钱都能赖,郎中的药钱诊费,绝对不能赖。

蒋老太深知这一点,蒋大栓夫妻两个却一点都不领情,扭捏着低声咒骂着,就是不拿钱!

“给钱!”蒋老太怒了,蒋大栓怂了,乖乖取了银子递到郎中手中,将郎中送走。

之后蒋大栓夫妻两个怯怯看着蒋老太,生怕这个老太婆再出什么幺蛾子。家底都被掏光了,可再也拿不出钱来了。

蒋老太无奈看了他们一眼,叹口气。能怪我么,都是你们自己造的孽,其中详情又不能跟你们说明白,我才是真正心里苦!

“上次给小余看病花了多少钱呀?”半晌,蒋老太又开口问道。

“祖姑婆,我们真没钱了!”夫妻两个差点哭出来,这老太婆到底要干啥呀,难道真为了一个赔钱货,要逼死我们一家人。

“我就是问问,没别的事情了。”蒋老太太软和了语气,缓缓说道。毕竟是蒋家的儿孙,蒋大栓这样子,蒋老太也心疼。

“上次花了一两银子。”蒋大栓看蒋老太真没有再逼他们的意思,捅了捅媳妇,示意她答话。蒋大栓媳妇,低声回答。

“一两二钱加上九钱,这是二两二钱呀!”蒋老太自言自语地说道:“她多收了二钱银子!”

“什么多收了二钱银子?”蒋大栓疑惑。

“没什么。”蒋老太赶紧改口:“你们收拾收拾吧,以后好好过日子!”

说完,转身拄着拐棍,颤微微地走了。

留下蒋大栓夫妻两个大眼瞪小眼,一脸莫名其妙。

4

当夜,城隍庙大殿。

城隍老爷高坐殿堂,威武庄严。堂下一个清丽妇人,福了福身子,呼喊着要告状。

“蒋氏,你要告何人?”城隍老爷例行询问。那妇人正是蒋老太蒋氏女,褪去衰老干瘪的皮囊,她赫然一个清秀端丽的妇人。

“回禀城隍老爷,小妇人状告余氏女。”蒋氏女将原委一一道出。

蒋大栓年轻时,到镇上成衣铺子学徒,余氏女就住隔壁。

余氏女家中,小有资财,时常到铺子选购成衣。蒋大栓诚心细致接待,余氏女特别满意,一来二去,两人都对彼此生了好感。

本来如果能就此结成伉俪,未尝不是一件美事。可天意弄人,余氏女家中遭逢变故,父兄受难,瘫痪在床,母亲饱受打击,一家数口都靠余氏女照料。

余家想蒋大栓作上门女婿,以后撑起余氏家门。蒋大栓本身就不愿,更何况家中激烈反对,一对有情人从此分道扬镳。

蒋大栓另外娶妻生子,余氏女却终身未嫁,亲力亲为照顾父母兄长长达十年,被誉为至孝之人。

再后来,余家父母兄长皆病逝,余氏女自己也因辛劳过度,早早死去。阎王殿上审功过,余氏女至孝,再轮回生在大富在贵之家,一生荣华。

可她投胎之前,要将生前的一笔债讨回,一身轻松去享那人间富贵。

这债就是蒋大栓欠下的,二两银子。蒋大栓另娶之后,有一次媳妇生病,两人匆匆赶到镇上,医馆要他交二两银子的定金,否则不予收纳。

蒋大栓所有家底加起来都没有二两银子,可媳妇危在旦夕,无奈之下,便到余家借钱。余氏女二话没说,就借了二两银子。

余氏女投在蒋家讨债,可是六年来,最终讨走的却是二两二钱,她多讨走了二钱银子,请城隍老爷作主。

城隍老爷听完前因后果,白眼一翻,这蒋氏女越来越矫情了。她这哪里是来喊冤的,这明明是来找场子的。

以前来他这里还知道恭恭敬敬,小心谨慎,现在受了一点委屈,便叫喊着要本官为她作主。

若不是她祖上于老神仙有恩,真不想理她。

玉格安
玉格安  VIP会员 沉下心,低下头,拾起笔,落下情,纸上见真章!

多收了二钱银子

一只懂人言的鸭子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