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之缘

2020-03-24 14:47:31作者:秋叶琉璃

爱情

罗译是一名小公司的职员,自从父母都去世后,他告别了家乡的哥嫂,来到青城工作。

在他看来,在青城工作的这几年,早出晚归,日复一日,好像也没什么盼头。

家乡的哥哥提了好几次:“二子,不好干就回家吧,和哥做点小买卖,在家这边娶个媳妇儿。”

“哥,回去这件事我再看看吧……”

罗译在离公司几个地铁站的秀水街租了一套30多平米的房子。秀水街人流比较复杂,卫生条件不是太好,所以租金很便宜,很多的外来工都租住在这里。

秀水街热闹嘈杂,有菜市场,也有很多店铺,小吃店,杂货店,发廊,也算是应有尽有。

罗译很喜欢秀水街,因为他觉得秀水街像极了自己家乡的那个小镇。

他经常加班,回到出租屋已经很晚。回去之前他总爱到楼下的祥来面店吃点东西,这好像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小梅,帮我来一碗大份的牛肉面,再加一个荷包蛋。”

“好嘞!”

小梅是面店老板的独生女,年龄比罗译小个几岁,平常就在面店里帮忙。

小梅长得有点特殊,她的大半张脸都覆盖着暗红色的胎记,就像是戴着半张诡异的面具。

罗译记得自己在第一次见到小梅的时候有点失态,他一时之间忘记了说话,眼睛盯着小梅看了好一会儿,眼神里有好奇,有同情,也有恐惧。

虽然胎记吓人,但罗译觉得小梅有一双漂亮的眼睛,眼神清澈真诚。

“对不起,对不起……”

小梅看到罗译慌乱地样子,笑了笑说:“哥,你别怕,这个胎记是我从娘胎出来就带着的。你是第一次来,试试我们这里的招牌牛肉面吧!可好吃了!”笑容满面,声音清脆,谈吐大方,这是一个乐观开朗的姑娘。

招牌牛肉面也果然好吃,难怪面店的生意那么好,一来二往,自己倒也成了常客。

“罗哥,你的牛肉面来了!今天又那么晚才下班啊?牛肉给你多加了些。慢慢吃哦。”

“谢谢你呀小梅,那我就不客气喽!”罗译拿起筷子搓了搓正要大快朵颐一番。

“小罗,你看我这女儿对你最好了。你每次来都给你加料,你都不知道现在这牛肉多贵!”

“哎,王叔,我都是您家的VIP了。别说,您家的这个秘制牛肉是真的好吃啊!”

“是!就属你的嘴甜!想喝点什么快去拿,王叔请客!”

“原来小梅的大方是遗传您的啊!”

“啧啧啧,这嘴抹了蜜啊……”

看着眼前这位一笑起来满脸褶子的老人,罗译心里一阵温暖。人在异乡,这个慈祥的老人平日里的关心及嘘寒问暖让他想起了自己已经过世的爸妈。

老人叫王新贵,也就是小梅的父亲,祥来面店的老板。

他说小梅的母亲死得早,自己一个人把小梅拉扯大,凭着自己的秘制牛肉从一个小摊做到了现在的面店,真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小梅长得不好看,她去看过医生,医生说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手术时期。她在外面也不好找工作,就让她留在店里帮忙了。

小梅很勤快,手脚利索,这么些年也学到了自己的手艺,只是那块胎记有点吓人啊,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对象,自己的身体也不太好,如果他不在了,留下小梅一个人该怎么办?

其实也有人说过媒的,要么是嫌弃小梅的模样,要么就是心术不正、好吃懒做的主。小梅说宁愿自己单着,也不愿意去凑和。

王新贵有自己的心思,他一直很喜欢罗译,觉得这个小伙子长得正派,心地善良、人也实在。

只是他不敢开那个口,人家那么周正的小伙子,又怎么会看得上自家的姑娘呢?

而罗译这边呢,他看着他们两父女,没来由地觉得特别亲切,除了平常唠唠家常外,有时间还会到店里搭把手,帮忙做些粗重活。

罗译正在小包间里吃着面,突然听到外边一阵吵杂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吵架。

“你们说什么呢!嘴巴放干净点!”

“死老头!我们说这女的就是个怪胎,脸上那块什么玩意儿吓死人了!你赶紧把她炒了吧,不要在这里吓人好吗?她煮的面我们都不敢吃!”

说完就往锅里吐了一口痰。

“你们这些没家教的,我要替你们爸妈管教管教你们!”

罗译听到好像是王叔在跟人吵架呢,赶紧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冲出去看看情况。

只见此时王新贵和几个混混已经扭打在了一起,小梅哭着在旁边劝架。

“你们给我住手!”罗译这边喊着,那边就抡起拳头冲着正往王新贵脑袋上打的混混就是一记重拳。

吵闹的声音引来了一群看热闹的人,现场特别混乱。

那几个混混一身酒气异常亢奋,这时已经打红了眼,桌子、凳子、锅碗瓢盆一通乱砸。罗译被其中两个混混摁在地上打,动也动不得。只模糊地听到有人在呼喊,快报警啊!要出人命了!

“爸爸!爸……”

只见王新贵捂着腹部,痛苦地坐在地上,他的手上,衣服上都占满了鲜血。小梅一边哭,一边慌乱地抱着王新贵。

“王叔!王叔!……”

摁着罗译的两个混混可能想不到自己的同伙会整这一出,也被吓了一跳。罗译趁这时候起身对着他俩一人踹了一脚。

混混们看到王新贵痛苦的样子,感觉要闹出人命,狼狈地落荒而逃。

吃瓜群众始终都只敢看热闹,出手拔刀相助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但还是有热心人报了警并拨打了120。

罗译顾不得那么多,救人要紧。

他蹲在地上,看着此时虚弱的老人:“王叔,您怎么样?坚持住啊,120就快来了!”

“小罗,你王叔快不行了……”

“爸……您不要说这些傻话!您说过会长命百岁的,我还没好好孝敬您呢!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

“王叔,您这样让小梅怎么办?您会没事的。”

王新贵看了看罗译,伸出手摸了摸小梅的头,说到:“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我的小梅,你怎么这么命苦?我不能让别人欺负你……咳……咳……咳……”王新贵看起来很痛苦,断断续续的咳嗽拉扯着他的伤口,那感觉撕心裂肺。

转而他抓着罗译的手:“小罗,我可能快不行了,感觉胸口越来越闷,透不过气。你这个小伙子啊,我是真心喜欢,我多希望你能做我的女婿啊。但我知道小梅这个样子……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哪天小梅有困难了,你看在王叔的份上,能不能帮帮忙……不要让人再欺负她……”

看着气息微弱的王新贵,罗译此刻的内心很复杂,这是王叔的临终托付吗?

罗译紧了紧老人的手,看着老人的眼睛:“王叔,您放心!我一直把小梅当妹妹,我答应您,我会好好地照顾她。”

小梅听到这句话,内心有些失落。

“妹妹”?是啊,我还能奢求是什么呢?

王新贵笑了笑说:“好……我放心……小梅……爸爸累了,想歇会儿了……”

说完就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爸爸!爸爸!呜呜呜……”

罗译感觉这一刻的世界好像都静止了,没有声音,周围一片黑雾,眼前只有小梅,只有王新贵。

他心里一阵阵的凄凉与酸楚,他又想起了爸妈车祸去世的时候,自己也是像现在这样,四周黑暗,像是被抽空了灵魂。

人在最悲伤的时候,总想要一个依靠。罗译轻轻地搂着泣不成声的小梅,他当时只是觉得小梅很需要自己,哪怕只是怀抱里的一点温暖。

这个拥抱到底意味着什么呢?罗译并没有深想,是同情吗?是怜惜?还是互相取暖?

120来的时候,王新贵已经去世了,他倒在血泊中,手脚冰凉。

而后,犯案的几个混混也很快被立案追查。

那段日子,罗译请了个长假,帮着无亲无故的小梅一起处理了王新贵的后事。

王新贵去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小梅还沉浸在丧父的悲伤中没有走出来。

罗译看着小梅日渐消瘦的脸颊,单薄的身板,感觉一阵心痛。

是啊,她唯一的亲人永远地离开了。自从认识小梅以来,这个脸上有着红色胎记的丑姑娘,明明周围的人经常会投来异样的眼光或是嘲笑,但是她仍然乐观开朗、笑容明朗。

跟她在一起你会觉得她浑身都充满着满满的正能量,就像是一个温暖的太阳。她很善良,很勤快,很孝顺,很热心,那么好的人,为什么非要让她过这种不平坦的人生?

小梅丑吗?在罗译心里,小梅是好看的。

有时候,他会迷茫,会犹豫不决。自己对小梅是什么感觉?真的是当她妹妹吗?难道自己已经爱上了她?

要么,怎么会看着她开心,自己就开心。看着她难过,自己会心痛?看着她脸上那块暗红色的胎记,恐惧的感觉也不再有,只会更心疼她。

罗译正视着自己内心的感情,鼓起勇气对小梅说:“小梅,你相信我吗?”

“罗哥,除了爸爸之外,在这个世界上我觉得你就是我最亲的人了,我最信任的人也是你。”

“小梅,那你听好了,以后就让我来守护你吧!”

“罗哥,这段时间谢谢你。但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回去的,你说过你想家了。你放心吧,我会振作起来的。”

“我的意思是,我已经决定不回去了。我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那种感情不是哥哥和妹妹的喜欢,是男女的喜欢,你懂吗?我以后都会待在这里,永远地和你在一起,永远地守护着你。”

小梅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罗译,只看见她的眼里有星光。

“罗哥,谢谢你的喜欢。但是我的样子……我不想耽误你。”

“如果我介意,我就不会和你说这些话。”

“可是……”

“可是什么?那你呢?你喜欢我吗?”

小梅想着她和罗译相处的点点滴滴,那个吃着牛肉面就一脸满足的男人,那个汗流浃背还帮他们抬煤气罐的男人,那个因为她被取笑、被戏弄而帮她出头的男人……

她爱他啊,早在第一次见面,她就爱上他了。

罗译谦逊有礼,眉目慈善,那会儿她觉得他的笑容就像是夜空里雪白的上弦月。

小梅眼浅,听着罗译的表白,眼泪止不住地涮涮往下掉。

“嗯!我喜欢!罗哥,我喜欢你!”

罗译紧紧地抱着小梅:“不要哭,傻瓜。相信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有我在,你不是一个人,我不会再让你孤单了。”

两个月后……秀水街祥来面店装修后再次开张。

这时的罗译已经辞去了工作,那会儿他对小梅说:“以后,就让我来帮你打工吧!你就管我吃一辈子的牛肉面就好。”

看着面店日益红火的生意,忙里偷闲中,罗译对小梅说:“老板娘,你的小工好辛苦哇!给个奖励吧!”

“什么奖励?”

只见罗译轻轻地捧着小梅的脸,轻抚着她那块红色的胎记,在她的脸上轻轻一吻,如蜻蜓点水一般……

“有人说身上有胎记是因为前世有不能遗忘的人,彼此身上留下的记号,以便今生寻找;有人说胎记是天使转世的标记。小梅,你就是我今生要寻找的天使,因为你脸上的这个红色记号,才让找到了你……”

秋叶琉璃
秋叶琉璃  VIP会员 还是来点甜蜜的爱情故事吧

一“面”之缘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