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的情人

2020-03-22 14:15:39作者:鸣泉居士

情人

海哥是个很专一的男人。不管是工作上,还是感情上。

20岁那年,他就进了这家工厂。从车间的普通工人开始做起,一步步升职,到现在成了公司的资深高管。20多年的青春都贡献给了这家公司。作为这个行业的专业人才,虽然也有其他公司高薪挖他,他也考虑过跳槽,但最终还是没有走。一方面是这里待遇还可以,一方面是舍不得这个挥洒了汗水的地方。

海哥今年45岁了,他决定就在这家公司干到退休。

海哥的家庭非常和睦幸福。太太贤惠能干,家里家外打理得井井有条。而他是出了名的怕老婆。太太说向东,他不会向西。他倒不是真怕老婆,他那是爱老婆。不想老婆受一点点委屈,不舍得老婆生气,才事事顺着她。

他们结婚时家里穷得叮当响。经过这些年的打拼,生活已经实现了小康。房产有了三套,存款逼近七位数。唯一的儿子也很争气,在爸妈的精心培育下,考进了名牌大学,还有两年就毕业了。

身边的亲友,说起海哥的家庭,都说这就是“家和万事兴”。

私生活上海哥非常检点。不管是出差,还是和同事一起到酒吧玩,他从来不染指野花。同事们笑他:“你再不趁年轻多玩玩,以后老了就后悔莫及了。”海哥淡淡地说:“有什么好后悔的。”

其实海哥是有点洁癖。不干净的女人他不想碰,免费都不要,他怕得脏病。

海哥负责人事工作。遇到笑笑是因为她来应聘文员的工作。在公司的洽谈室,他正襟危坐,对面坐着一个浑身充满青春活力的女子。海哥看着她的简历:谈笑笑,23岁,湖南湘潭人,已婚育有一女。

海哥露出平易近人的笑容,说:“咱们是老乡啊。”原本拘谨的笑笑心情一下放松了,跟面试官热烈地交谈起来。

俩人越聊越投机,发现双方的老家原来离得不远,发现大家爱吃的口味也差不多,海哥和笑笑,顺利成章地加了微信。

“过三天通知你上班”。海哥笑着对笑笑说。笑笑莞尔一笑,看向海哥的眼光充满了崇拜。

俩人很快成了同事。虽然职位差别大,上班的办公室不同,但每天,有时在食堂,有时在大门口,总会有偶遇。遇见时他们从来不打招呼,但每天都会在微信聊天。聊心情,聊工作,聊家庭,最后,聊最隐私的夫妻生活。

海哥告诉笑笑,他们夫妻之间很和谐,但没有新鲜感了。笑笑说,老公不理解她,他们经常吵架,但为了孩子勉强维持婚姻。“要是我老公像你一样有责任心就好了。”笑笑大胆地说。

他们之间,越来越暧昧。

聊了几个月,笑笑的心里已经被海哥占据。她期待海哥有进一步的行动。但令她不解的是,海哥迟迟没有行动。

终于,在又一次畅聊至深夜后,笑笑忍不住主动发过去一条信息给海哥:明天晚上八点,我在佳欣酒店等你。

看到信息,海哥激动不已,他何尝不想呢。但他考虑了很多,想了很多最坏的结果,去还是不去呢?迈出了这一步,后面能不能保证安全?安全,这是个最关键的问题。但是不去,错过了这么一个嫩得出水的大美女,实在是可惜。

心里挣扎了一个晚上,海哥决定,去,但以后要开始严防死守的地下工作。

这个地下工作,他们在双方配偶的眼皮底下进行了三年,居然完全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海哥完全没有改变,他还是众人眼里的模范丈夫。周末经常陪老婆逛街,上班和老婆一起到公司,下班和老婆去买菜,老婆打麻将他开车接送,每月工资几乎全部上交老婆大人。

同事们经常羡慕地对海哥老婆说:“你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才嫁了个二十四孝好老公”。

暗地里,海哥和笑笑保持一周一次的秘密约会。情到浓时,笑笑抱着海哥说:“我们生个孩子吧。”

海哥拒绝了。孩子是个定时炸弹,有可能会把海哥平静的生活炸得粉身碎骨。谨慎的海哥不允许存在这样的隐患。

慢慢地,海哥适应了这种内有妻子外有情人的生活,从最初的紧张忐忑变成了游刃有余。

这种幸福的日子过了三年。笑笑的老公决定带她回老家发展,他们不得已,只好分手了。

没了情人的海哥,刚开始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总觉得心里缺了一块。但随着时间推移,他慢慢地又调整好状态,重新适应了平静枯燥的生活。

偶尔梦回,海哥一点点地回味着跟笑笑在床上的往事,满足地想: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狩猎。

情人带来的快乐刻骨铭心,海哥心里渴望再找一个情人。但海哥是个有耐心的猎手,他出手的前提是,一定要保证安全。不然,宁愿孤独。

这一等,竟然等了五年。直到沐秋的出现。

他们最初因工作关系加了微信,但从来没有见过面聊过天。有一个周末,海哥刷朋友圈时看到沐秋发的自拍照,照片上的沐秋并不惊艳,但温婉浅笑,别有一番女人味。

海哥心里一动,决定试探一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于是他发了条信息给沐秋:小秋,在干嘛呢?恰好沐秋的老公出差了,正在家里无聊,于是俩人就热烈地聊了起来。

沐秋告诉海哥,她和老公分居两地,感情已经非常平淡。但考虑到家庭和孩子,还是努力维持婚姻表面的和美。沐秋说,我们夫妻只在别人面前才会表现得像夫妻一样亲热,真正独处时相敬如宾,连睡觉都是各盖一条被子,小心翼翼不要碰到对方。

海哥感觉到自己的春天又要来了。

从这一天开始,海哥每天有空,都会主动找沐秋互诉衷肠,话题越来越广,从工作聊到生活和感情,最后聊到了床上那件事。晚上经常聊得双方都热血沸腾,才恋恋不舍地互道晚安。

在家里海哥依然不动声色,对老婆一如既往地关心体贴,夫妻生活依然保持每周一至两次的正常频率。甚至因为有了沐秋的刺激,他觉得原本平淡如水的夫妻生活,变得有滋有味了。

就这样聊了半年,海哥依然不急着提出见面。他是耐心的猎手,做好准备工作,坐等猎物自投罗网,然后一击即中。

终于沐秋忍不住提出,周末见一面,认识一下,咱们不越轨。海哥问:“你准备好了吗?”沐秋说:“准备好了。”

海哥微微一笑,这一刻终于到来了。

沐秋准备好的见面是,一起去景点逛逛,然后一起吃饭,然后回家。海哥准备好的见面,前面都跟沐秋一致,只是“回家”前面多了一道程序:酒店。

第一次见面,双方像老朋友一样默契。对于这个没在计划中的程序,沐秋拒绝了。但最后没经得住海哥的软磨硬泡,被海哥强制消费了。

三十多岁的少妇,身体像蜜桃一样丰满成熟。尽管因为第一次太激动,持续的时间不长,但海哥依然很满意。

阴道是通往女人心灵的唯一通道。沐秋的心,在这一天开始,被海哥占满。

为了保密,海哥比以前更小心了。除了上班时间,他不再与沐秋联系。每天下班前,必定把聊天记录删除干净。回家经常主动把手机递给老婆查看,周末和每天的下班时间,他全用来陪伴老婆。

而跟沐秋的约会,他安排在上班外出办事的时间和加班的时间。这样的机会不多,所以他们约会的频率也不高。“咱们求质不求量,我把你放在心底。”海哥这样安抚沐秋。

沐秋本来也是精神至上的女人,对于一两个月才能见一次面的事实,虽有点不满足,但也可以接受。

沐秋有工作有收入,从来不要求海哥经济付出。有时海哥发个小红包给她,她都不收,她只想要海哥真心对她。

但海哥从来不说爱她,最多只说喜欢。海哥担心沐秋太过投入,他要把握好节奏,给自己留着退路。

这段感情持续了两年,终于因为海哥的步步为营,沐秋身心俱疲,提出分手而结束。

海哥并不觉得特别遗憾。他在期待第三个春天的到来。

鸣泉居士
鸣泉居士  VIP会员 喜欢搬弄文字的人

海哥的情人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