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

2020-03-20 12:50:06作者:手机用户74056

婚姻

尚大姐厚厚的嘴,特别能讲,属于那种无理辩三分的类型,彻底颠覆了我曾经以为薄嘴唇善辩的根深蒂固的概念,白净的肤色稍稍缓解了她北方女子身高体重的粗犷风格,说话的语速很快,做起事情也是风风火火,给人的感觉也是为人仗义,办事干脆。

现在她到了知天命的年龄,孩子在外地工作,父母不在了,她时常感到孤独,之前的婚姻生活虽然一直是在与前夫的出轨行动中斗智斗勇的过活,但是那确实是实实在在,财米油盐,睡醒有男人在你身边的日子,如果没有大嘠与她弟妹的偷情这根导火索,可能现在他俩的婚姻生活也能维持下去,毕竟有一个共同的骨肉。身边也有好多人的婚姻也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的过着。可是现在离婚都是20余载,仍孑然一身,期间也有过和别的男人的交往,各种各样场合认识的,有家的、有事业的,却总觉得有不尽人意的地方。想当初大嘠虽然伤透了她的心,可对待孩子是真心真意的,所以这段曾经的婚姻竟成了她心底的痛,但是一切都已回不去了。

和大嘠是经父母和老乡撮合的,因为大嘠是从他偏远家乡考入了大姐所在四线城市的高等学府,气质上文质彬彬,感觉办事也十分妥帖。大姐的父母相中了他,一是觉得和大嘠同为老乡,亲切;二是觉得八十年代初,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考上了一本大学,那将来毕业肯定是前途不可限量,必定会出人头地。大嘠考虑是尚大姐年纪比自己小六岁,而且也算是干部家庭,大姐的父亲是我们小城的蔬菜公司经理。再者说大姐虽然是初中毕业,早早就参加了工作,但是是个国营工人,无论从哪个角度想自己都不吃亏,于是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刚开始的婚姻生活安静而美好,但爱情的浪漫,抵不过财米油盐,时间久了,两个人的差异就显现出来了,曾经的爱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了,曾经的美好也都随着婚姻保卫战的升级而消失殆尽。

大嘠毕业后分配到我们小城的大型国有企业,那个年代的大学毕业生是企业最为重视的,加上大嘠头脑灵活,舍得在厂长身上投资,很快成为了厂长家的座上客,迅速作为工厂的后备干部培养,并且送中央党校进修,前途一片光明,经济收入也有了大幅提升。大嘠在家中排行老三,家中兄弟姐妹七个,二哥还智力不健全,在贫困偏远农村,家里出个大学生,不亚于出个名人。大嘠每个月一半的工资寄给父母,固定负担老家父母和二哥的生活费。还有家中七大姑八大姨有个大事小情,比如看病、找工作,必定来城里找大嘠,而大嘠也是有求必应,小两口的小居室通常是不仅床上睡满了,地上也睡满了,有的亲戚可能一住就是很长时间,尚大姐也是很有怨气,这只是其一。

另外大嘠还有一个在婚姻中最致命的,就是对婚姻的不忠,看见心仪的女人总是想方设法的靠近,博取对方好感,然后进一步交往。有一位他追求过的女记者曾经用最经典、最贴切的总结送给大嘠:一生热爱女同志。可偏偏尚大姐是一个眼里不容沙子的聪明女人,每次大嘠的出轨行动都以大姐发现、围追堵截、打压、最后胜利而告终。所以他俩的婚姻生活基本就是一部侦探与反侦探的战斗史。曾经的甜蜜都成了过眼云烟,吵架变成了家常便饭,婚姻在战争中风雨飘摇,可是大嘠依然不思悔改的乐此不疲、不知疲倦的掀开艳遇的开端。

八十年代特别盛行交际舞,他们家楼下就有一家规模不错的舞厅。大嘠一下子就爱上了跳舞。刚开始的时候小两口一起去,后来就演变成大嘠只要有时间就泡在舞厅里,即使大姐明令禁止他一个人去,他也总是偷偷前往,舞厅成了他业余时间最爱的地方。在这里,看上的有点姿色的女人可以搂在怀里,如果两个人彼此印象不错还可以进一步发展。大姐宛若成了私家侦探。每天下班回家,只要大嘠不在家,大姐第一时间冲到舞厅,在灯红酒绿中,摇来晃去人影里寻找辨认大嘠的身影。这期间大嘠认识了一位舞厅小姐张小姐(这大概是那时候的特殊职业吧),张小姐即没学历也没技术,每天就是混迹于舞厅寻找合适的男人,而大嘠也需要浓情蜜意的张小姐,两人一拍即合,大嘠用自己私房钱包养了张小姐,在外面过起了金屋藏娇的生活。尚大姐从大嘠的大哥大电话中发现了蛛丝马迹,却不动声色。有一次大嘠说是去省城出差,拍了照片,虽说是大嘠的单人照,大姐却从照片上看到了挂在树上的女人包包,大姐带着两个弟弟跟踪大嘠,看到大嘠走了以后,她和弟弟冲进去砸坏了房子里的所有东西,把张小姐一顿暴打,随后又给大嘠打了电话:你媳妇被我打了,你回家看看吧!大嘠当天晚上蔫头蔫脑的回家,一句话没说,战斗以高大姐胜利而告终。

知道了真相以后的生活是一地鸡毛,可是还是要继续。这时候大嘠已经是工厂的中层干部了,负责供应厂家的审批权,经济收入也有了质的飞跃。

想当年大部分人都拥有一个BB机,当有人呼叫你的时候显示的是对方号码,然后你可以找个固定电话打回去,互相联系。大姐有三个经常在一起打麻将的牌友闺蜜。一天大家相约玩几局,其中一个闺蜜的传呼机响了,闺蜜在桌子下看了一眼,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然后迫不及待的说:“等我一会儿,我去楼下回个电话”。转身就出去了,尚大姐真是多年与大嘠共同生活练就的机警,当闺蜜结束通话回去的时候,她也到了超市的公共电话前,摁了重复键,随即电话里传来大嘠的声音:“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尚大姐回到麻将屋就给了闺蜜一记响亮的耳光。这段艳事估计还没正式开始就划上了句号。

仕途的一帆风顺,让大嘠有些得意忘形,大嘠与大姐的婚姻战争也从未停息过,在大嘠的心目中,多年的感情抵不上偷情刹那的欢愉,即使屡战屡败,却依旧屡败屡战。

大姐的弟妹长的文静秀气,说话也是慢声细语,见人不笑不说话,有几分南方妹子的柔美模样,和大姐的北方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可能是大嘠喜欢她的原因吧。因为两家的孩子年纪相仿,大嘠时常与弟妹相约一起去幼儿园接送孩子,两个人在一起有说有笑,打打闹闹,一来二去,竟然瞒天过海,越过道德底线,做出了令人所不齿的事情。尚大姐万万没有想到大嘠居然这么没有底线。大嘠的丑事败露了以后,直接导致两个家庭的分崩离析,整个家族乱成一锅粥,大姐和大嘠、大姐的父母与大嘠、两个弟弟与大嘠,弟弟和弟妹之间都发生了混战,面对这种不可控的局面,婚姻进入死角,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离婚。

离婚其实对于大姐来说是一种解脱,这些年她太累了,好比像一把上紧弦的琴,随时可能断弦,现在琴弦终于断了。对于大嘠来说好似归林的鸟儿,终于放飞了自我,也有过短暂的难过,却比不过自由的欢欣。离婚两年就找了一个言听计从的大龄剩女,直接第二次做了爸爸。

离婚是对?是错?大姐又一次的迷茫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