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姑娘

2020-03-17 20:16:13作者:你是一朵太阳花呀

爱情

张佳发来微信,“宝,我准备回来了。”

短短的几个字,我却读出来了无尽的心酸和无奈。当初那个大声对着大山喊着“我,张佳,以后绝不再回这个小山村”的她,居然告诉我说她要回来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我赶紧拨打电话过去,手机那头的她,声音是说不出的沙哑和疲惫。静静地听她诉说,才知道她为什么准备回老家。

当年刚满十八岁的她,就偷偷跑出了家,说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再也不想每天都听她父母在她耳边唠叨“读书没用,还不如给你寻摸个好人家嫁了,就可以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一路颠簸,终于她来到了北京,找到了一份包吃住的工作。一想到马上就可以拿到第一笔工资,可以自食其力,可以骄傲地对父母说“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不用靠男人”,她就算一天要工作十个小时也不觉得累。

休假的时候,她骑着自行车满北京城的乱逛,看到好玩的小玩意,她会选择买下来取悦自己。转眼之间,她在北京待了好多年,工作也换了好几份。虽然工资并没有涨多少,但她很享受这种干不同工作的感觉,只有这样她才不觉得生活是一潭死水。

她想啊,再攒几年钱,她就离开北京去丽江开一家小店,过自由自在的悠闲生活。

然而这一切设想在她遇到闫辉之后改变了。

她与他相识于健身房,也许他就是她的劫吧。从来都没有动过心的她独独对他一见钟情。如若她只默默暗恋的话,或许他的出现也不会打乱她的计划。

健身房组织了一次徒步旅行,一路上,闫辉对她照顾有加,从没有受过别人帮助的她内心暖暖的,感觉他浑身散发出迷人的气息。

晚上大家一起在山上烤肉喝酒玩游戏的时候,只要她一输游戏,他就会帮她喝酒,有人起哄道“你们这是有情况呀,是不是郎有情妾有意,只是差捅破那层窗户纸呀?择日不如撞日,要不今天我就做个媒,帮你们撮合一下?”

她瞬间羞红了脸,低着头,没有吭声,她不知道他是因为喜欢她而帮她喝酒,还只是因为他本身就是热心人,在知道她酒量差后才出手帮她。

闫辉笑了起来,“你们别瞎起哄哈,把人家张佳脸都说红了。好啦好啦,吃得差不多了,咱们收拾收拾就各自休息去吧。”

听到闫辉那么说,张佳心里既难过又有丝庆幸,难过的是他应该是不喜欢自己的吧,庆幸的是他没有明说不喜欢自己,不然她得多难堪啊。

正当张佳准备离开时,闫辉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弯下腰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留一下,可以吗?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

张佳有些疑惑,他要说什么呢?他们之间其实也只是有一丢丢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等人群散了之后,闫辉对着张佳表白,说他在健身房的时候就被张佳认真努力锻炼马甲线的样子吸引,但没敢立刻表白,怕吓到她。今天别人一闹,他想那就正式表白一下吧,给自己一个交代。

张佳第一次感受到了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喜悦,世界上还有比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更幸福的事儿吗?

顺理成章的,他们成为了情侣。张佳感觉自己每天都很幸福。一早醒来,身边躺着自己的心上人,洗漱完后,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餐。出门上班之前一个额头吻,下班回到家,他已经做好饭等着自己,边吃饭边聊天,日子真真惬意极了。

然而甜蜜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很久。有一天,闫辉告诉她,他辞了原来的工作,跟朋友一起开了一家餐馆,以后可能就没有那么多时间陪张佳了。

张佳表示理解,男人嘛,去拼事业总是好的,好过于在家无所事事,浑浑噩噩过日子。贴心的张佳开始接替他在家做饭做家务的活儿,闫辉真的就像他说的那样,每天早出晚归的,晚上回来也是直接洗洗澡就睡了,他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坐下来好好聊聊天了。张佳觉得自己可能是谈了一个假恋爱,他俩现在的状态太不正常了。

张佳选了一天工作不忙的时候早早回到家,好好打扮了一下自己,做了一顿烛光晚餐,打电话让闫辉晚上早点儿回来,她有话对他说。

闫辉一到家,就从背后拿出了一束玫瑰花递到张佳面前,柔声说道:“佳佳,对不起啊,最近太忙了,没好好陪伴你,等会儿我自罚三杯给你赔罪,好不好啊?”

说完便亲了张佳一下,搂着她的肩膀朝餐桌那边走去,那一晚,他们在一起聊了很久,聊他们彼此对未来的规划,闫辉说他要努力在北京站稳脚跟,买房买车然后娶张佳,生一个孩子,过三人四季三餐的小日子。张佳说只要能跟闫辉长相厮守就好了,房子有没有无所谓,租房子住也挺好的。

她希望他俩能享受生活,而不是为了生活拼命奔波,把自己搞得太累,她不是太追求物质享受的人,闫辉摇头否定张佳的想法。张佳也不再坚持劝说。她想,既然他这么努力想做好一件事儿,那自己还是全力支持他吧。

日子继续那么忙碌的过,闫辉忙到直接住到了店里,偶尔回来也是拿换洗的衣服。张佳只要听说他要回来拿换洗衣服,就会立马请假回家,给他做一顿简单的家常饭。虽然他是开餐馆的,但常常对张佳说还是喜欢吃她做的家常饭。

可好景不长,突然有一天,闫辉打来电话,声音急促,“佳佳,你身上能拿出来的钱有多少啊?我这边急需要用钱救命。”

张佳赶忙问怎么了,闫辉说道:“我的餐馆合伙人要撤资,我得拿钱给他,不然我这餐馆就要来一个陌生的合伙人了,而且他占得比例高,到时候我就没有话语权了。我没日没夜努力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就要成功了,就这样拱手让人拿大头,我好不甘心啊。”

张佳听电话那头的他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根本连思考都没思考,直接说道:“你别着急,我马上就给你转账。”她一挂电话,就立马微信给他转账,她闯北京以来所有的积蓄,二话没说,除了留下点儿自己的生活费和要给老家寄得钱,其他的全直接给闫辉了。

闫辉发来语音,对张佳千恩万谢,说幸好有她,不然自己肯定就完蛋了。张佳心里说不出的满足,自己有能力帮爱人,爱人也懂得感恩,双箭头的人际交往正是她所向往的模式。

那天晚上,闫辉早早回来给张佳张罗了一桌子菜,说了一大堆的甜言蜜语,张佳又感受到了久违的温馨美好。

可没过多久,闫辉又向她诉苦,餐馆最近来进餐的人有些少,他们资金又有些吃紧了,他怕自己撑不住,餐馆很有可能倒闭了。

张佳想,除了安慰他,自己还能做一些什么呢?钱已经全都给他了,现在她是一毛钱也拿不出来了。她沉默了好久,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终,她还是只说了几个字,“加油,一定能挺过去的,我与你同在。”

没过一会儿,闫辉打来电话,支支吾吾地说道:“佳佳,嗯……有一件事儿,我不知道该不该开口,我怕我说了,你会觉得我是不是疯了。可……可我不开口提的话,我怕我的餐馆真的要关门了。”

张佳示意他说,只要她能做到的,她一定会去做。闫辉说希望张佳能帮他贷一笔款,让他餐馆的周转资金不用那么紧张。

张佳又是想都没想,直接就答应了他,在支付宝借呗借了钱给他打过去。闫辉发了个么么哒的表情便没再说话。

张佳感觉有点儿空虚,怎么事情变成这样了呢?从前的自己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追追剧逛逛街,一个人自由自在,一点儿烦恼也没有。现在恋爱了,生活怎么还变得乱七八糟了?现在的自己居然还用起了借呗?

那之后,闫辉隔一个月就会向张佳哭诉自己穷得快要去卖血了,张佳也每次都心软到帮他小额贷款,就这样,张佳的贷款越来越多,生活品质一再下降,发的工资都被她去还贷款,贷款还不上来的时候,她还向朋友同事借,有时候还去预支工资。吓得老板问她遇到什么困难了,要不要说出来,看能不能帮到她。她哪里敢说真话,就对老板说家里出了一点事儿,所以急需钱。

张佳明显感觉到自己压力大增,脸上连连爆头,晚上失眠睡不着,她给闫辉打电话想告诉他,如果餐馆真的运营艰难的话,那就关了吧,及时止损。然后再休息一段时间,调整一下心态,再从头再来。

电话那头唱起了彩铃,张佳的心也忐忑不安,她不知道如果电话真的通了,她有没有勇气对闫辉说出那些心里话。毕竟让人放弃一份事业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

然而闫辉根本没有给张佳诉说的机会,电话一直没人接,她转而给他微信留言,让他看到消息后给自己回电话。可过了好几天,闫辉根本没有打电话过来。

张佳急了,她想闫辉是不是出了啥事儿,她赶紧联系闫辉的朋友,一番询问后,她才知道闫辉早就不在北京,回到老家去了。那个餐馆也早在张佳第一次把全部家当给闫辉的时候就转手出去了。

张佳心里难受极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被骗了。她疯了一样地给闫辉打电话,结果没过一会儿就被他拉黑了。她转而给闫辉打微信电话,神奇般的,居然打通了,手机那头传来一声甜美的“喂,你好,闫

辉去厕所了,你稍等一下可以吗?”

张佳听到这声甜美的女声,哪里还有冷静可言,急匆匆地说道:“你是闫辉的什么人啊?”

那头明显怔住了,额了一声后说道:“我是他女朋友啊,那你是谁呢?找他有什么急事吗?”

“女朋友,你是他女朋友?那我是谁呢?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了。”张佳哭了起来,她没想到自己被闫辉骗得这么惨,不仅被骗钱,还被骗了感情。

那头的姑娘急了,“你别哭啊,有什么事儿好好说清楚啊。”

张佳整理了一下情绪,一五一十地向那位姑娘诉说了她和闫辉的事儿。说完后,那头沉默了,气氛变得微妙起来,然后那位姑娘说道:“他快出来了,我先挂电话了,我记住你微信了,一会儿我再来找你聊吧。”

那天晚上,张佳和那位姑娘聊了很久,知道了她的名字,叫王美,她五年前就跟闫辉在一起了。闫辉去北京打拼的时候,她在家遭受了很大的压力,家里想让她跟闫辉分手,再去找个条件更好的。她压力大的时候就会跟闫辉诉说,希望闫辉能回来跟她一起抗压力。

闫辉跟张佳在一起的那年,正是闫辉跟王美矛盾爆发的那一年,闫辉死活不想回去,王美她父母逼得紧,说闫辉不回来买房买车娶王美的话,那他们必然吹。最终,王美抗不住压力,提了分手。

可过了几个月后,闫辉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王美要去相亲,他直接冲到了王美相亲的那个餐厅,把王美拉走了。他跟王美说从来没忘记过王美,他想明白了,他要回来娶王美,房子车子他已经买好了,只要王美点头同意嫁给他,他马上冲到王美父母面前提亲。

现在王美知道了,闫辉拿来买房买车的钱,大部分是从张佳那里骗来的。王美感到像吃了苍蝇般恶心,她告诉张佳,请她放心,她会取消跟闫辉的婚礼,也会劝闫辉还张佳的钱。

挂了电话后,张佳像离了水的鱼似的,呼吸困难,她感觉自己半条命快没了,看来有句话是对的“谈对恋爱了是甜蜜,谈错恋爱了是要命”。

又到了要还贷款的日子,闫辉还是没有给张佳回电话,王美说她劝过闫辉了,可闫辉根本就不听她的。据王美说,闫辉被分手后,很快就又交了另一个女朋友。当初张佳借给闫辉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让他写欠条,自己想告他都没有证据。

正好这时张佳的父母打来电话,说在家里给她寻了一个清闲的工作,她也老大不小了,别老在外漂泊着。张佳一想到那么多贷款要还,自己现在又没有能力快速赚到钱,只好给家里说了自己现在的窘境。

她父亲说道:“你以前寄回来的钱,我们一毛钱也没有花,都给你存着呢。你快回来,拿那钱去还吧,不够的话,我跟你妈再给你补。”

张佳那一刻心情复杂,她拼命想逃离的家在此刻反而成了她的救命稻草,她当初讨厌极了的父母在她出事的时候出奇的镇定,居然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

张佳辞了职,告别了北京的朋友,收拾行囊回到了家乡,那一天,我和她的父母一起去车站接的她,看到她的那一刻,我紧紧拥抱住她,轻声说道:“宝,欢迎回来。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后来,张佳在父母的安排下,相过几次亲,终于找到了一位相貌人品家世都还不错的男孩,那个男孩对她特别宠爱,事事以她为先。两人谈了一年恋爱后就结婚了,婚后生活一如既往的甜蜜。

张佳偶尔跟王美也会联系,听说王美也好事将近了。张佳还挺替她开心的,当初要不是王美失手把闫辉的裤子打湿,闫辉着急去厕所换裤子没拿手机,王美替闫辉接了电话。估计张佳的微信也很快就会被闫辉拉黑,那她到死都不会知道自己被闫辉既骗财又骗感情的真相吧。

你是一朵太阳花呀
你是一朵太阳花呀  VIP会员 清白之年

傻姑娘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