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组夜谈:冥婚戒指

2020-03-17 17:19:11作者:江小平

悬疑

西装男讲完这个故事,大家唏嘘不已。有人说南宫雪心机太重,但也有人说:像她这样的人,才适合在这个“人吃人”的圈子里混下去。

角落里坐着一个有点土气的姑娘,听完这个故事之后似乎不太高兴。别人问起来,姑娘恨恨地说:“你们知道什么?冥婚是你们说的那样的吗?”

“哟,就像你结过冥婚似的。”有人打趣道。

姑娘白了这人一眼,她说:“我是活人,当然没有冥婚过,但是……我见过冥婚。我读表演系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儿,这事儿最后就是以冥婚结束的。从那之后我就退学了,跑到这里来当临时演员,可以说,那是改变了我一生的事件。”

姑娘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好奇,都催着她说一说。于是她想了一会儿,说:“行,我讲给你们听,但是你们别害怕啊,这个故事可真挺吓人的。”

这个故事的开头,口味有点重。

因为有一个叫穆妍的姑娘,她死了。

穆妍的尸体坐在树林深处的长椅上,穿着她最喜欢的绛红色连衣裙,双眼紧闭,右手端正地放在膝盖上,左手则整个地塞进了嘴里。如果不是知道她已经死了的话,这个动作看起来甚至有点萌萌的感觉。

然而,当学校里一个胆大的保安试图把穆妍的左手从嘴里掏出来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穆妍的嘴巴猛地张开,从里而涌出了粘糊糊的紫黑色的血。更重要的是,她左腕处呈现了白森森的断口,整个手掌都没有了。

也就是说,在这个清冷的早晨,在学校的小树林里,穆妍被人残忍地杀害了,而且还被剁去了左手,被切断的左手腕塞在了嘴里。

这就是故事的开端。

在这其中表现最异常的是立在旁边的韩美美。她是穆妍的舍友兼好友,她看着穆妍的惨状,下意识地摸着手腕,然后她突然尖叫一声,重重地栽倒在了地上。

1.她的戒指

现在我们来介绍一下这个宿舍,表演系的宿舍条件比一般大学要好,宿舍里一共住三个人,分别是穆妍、刚刚晕倒的韩美美和一个土气的乡村姑娘苗青花。苗青花平时说话很少,但是心里一直很有数,表现出与同龄女孩完全不同的成熟。此时她看着晕倒的韩美美,心里充满了疑问:“至于吗?太不寻常了,她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韩美美绝对有秘密,因为在她晕倒被送回宿舍的这段时间,她迷迷糊糊地一直喃喃着“戒指戒指戒指”,可是她手上没有戒指,也没人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只有苗青花皱紧了眉头,死死地盯着韩美美那苍白的脸庞。苗青花暗暗地对自己说:“有问题。关于穆妍的死,韩美美一定知道什么。”

韩美美醒来之后,苗青花第一时间就问了“戒指”的问题,然而韩美美一听到这个词就脸色苍白,矢口否认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在否认的时候,韩美美不停地看自己的左手,眼里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苗青花知道,依韩美美的性格,再追问下去是没有用的,最好是能够引诱韩美美放松警惕说出真相。当晚,苗青花借口洗漱而躲出宿舍,实际上她趴在门缝偷偷地观察韩美美。只见韩美美四顾无人,便从床上爬下来,把头拱在自己的柜子里乱翻,然后郑重其事地掏出一个小盒子,她如饥似渴地看着,看了一会儿,突然打了个寒噤似的,把盒子深深地藏了起来。

盒子里是什么东西?

苗青花冷冷一笑,心里有了另外一番计划。

当天晚上,当所有人都沉入梦乡的时候,一声尖叫划破寂静,韩美美像中电了一般从床上坐了起来,对着天花板直着嗓子叫道:“不关我事!求求你!”与此同时,韩美美的右手紧紧地抓住了左手,像是有谁要把她的左手抢走。

苗青花装作被叫醒的样子,还大叫着死去的穆妍的名字。这些举动自然引起了隔壁宿舍女生们的注意,大家都闻声来敲门,实际上门根本就没有锁。打开门之后,大家都被韩美美的样子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握住左手,脸色惨白。韩美美的样子让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白天惨死的穆妍。更有苗青花装作安慰的样子扑到韩美美面前:“美美,是不是穆妍出现了?我刚刚在宿舍里看到穆妍啦!”

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想到了一点:韩美美与穆妍的死有关。否则为什么韩美美会被吓成这样子?各种怀疑的目光都投到了韩美美的脸上。胆大的同学嘴角露出了不屑,胆小的人面露惊恐,还有脾气烈的对着韩美美指指点点:“韩美美!大家都是好舍友,穆妍平时对你不错,你居然……”

同学们愤怒的呼声越来越高,韩美美只会像筛糠一样发抖,除了一句“不是我”之外,她什么有用的辩解也说不出来。苗青花觉得时机到了,于是她好说歹说才劝走了其他同学,安抚住了韩美美。出于感激,韩美美一把拉住苗青花的手:“我知道我刚才失态了,但穆妍不是我杀的,你信吗?你信吗?”

“我信。”苗青花点点头,“但是光我信没有用,现在大家都疑心你,你得证明自己不是凶手。”

“我……我证明不了……”韩美美犹豫着说。

“如果你知道真相,或者知道真相的一部分,也可以说出来啊。”苗青花劝道。

经过了这么一折腾,在惊恐之中,人的心理防线更容易击破,于是在苗青花的诱导之下,韩美美终于决定说出来。她用神秘的语气一字一句道:“其实我知道,这一切都跟穆妍的戒指有关。为什么她被杀了,左手也被剁去了,因为对方想要她的戒指!”

戒指?对的!在穆妍的左手上,确实有过一个很不平凡的戒指。而今天在穆妍的尸体上,手已经被剁掉了,戒指也不见了!

2.我本可以救她

大约一年前,三人同住进这个宿舍。穆妍是其中最漂亮的一个,她也最先交到了男友。某天她晃着自己的手指,说男友送了她一个戒指。另外两个女生好奇地凑过来,却发现穆妍的手指上不过是套了一个近乎透明的戒指,如果不细看,甚至看不出来。

但正是这个戒指,穆妍把它说得神乎其神。她说这戒指来自于一场“冥婚”,是由一个疾情的姑娘的眼泪化成的。深爱的一对男女,男的婚前早亡,女的还是坚持嫁给了他,于是一活一死两个人,举办了一场冥婚。这戒指就是那女人的,后来碾转落到了穆妍男友手里,便送给了她,作为坚贞爱情的见证。穆妍说:“名贵极了呢!只要有这只戒指,据说两个人就永远都不会变心!”

起初,苗青花和韩美美都对这个说法不以为然:冥婚,这是小说里才有的事。更何况,怎么可能有泪水化成的戒指传下来呢?可是后来,对于这个传说两人不得不信几分了。因为不仅穆妍和男友越来越恩爱,更重要的是,那只透明的戒指一到晚上就会发出异光,还间或能听到呜呜的女人的哭声。

把一个冥婚的戒指戴在手上,就算很有效,但似乎有点恐怖啊。

韩美美曾劝过穆妍,不要把这么灵异的东西戴在手上,但穆妍不听,说为了爱情什么都不怕,如果摘下来的话男友会生气的。可是后来穆妍也觉得不太对劲了,因为这戒指越来越冷,有的时候甚至让她不住地打寒战,她想摘掉,却发现戒指不知何时已经深深地匝进了肉里,根本摘不下来。

更意外的转折出现在三天前。与穆妍恩爱有加的男友马俊伟,把她约到了奶茶店。马俊伟像变了个人似的,脸色苍白,双眼发青,他痛苦地说想把那个送给穆妍的戒指要回来,但穆妍说戒指已经匝在肉里摘不下来了,还开了个玩笑说除非剁手才能取下来。马俊伟当时很愤怒,但是没说什么。

后来,马俊伟又把韩美美约了出来,他沉痛地问:“韩美美,你是穆妍的好朋友,对她很了解。你跟我说句实话,穆妍的戒指是真的拿不下来了吗?”

韩美美点点头:“是的,她也曾跟我开过玩笑,说戒指匝得这么紧,除非把手剁了,否则根本拿不下来。”

马俊伟的嘴角突然划过了一丝冷笑,他说:“好,那就剁手,反正我一定要戒指!”说完他就离开了。

当时韩美美并没把这话当真,谁为会一个戒指剁掉女朋友的手呢?更何况,听说马俊伟是个大珠宝商的儿子,家财丰厚,更不会在乎一个透明的戒指吧?

但没有想到的是,穆妍真的死了,而且左手(也就是戴着戒指的手),真的被剁掉了。

所以事到如今,只要一想近日来发生的种种,以及马俊伟那冰冷的笑容,韩美美就不寒而栗。她禁不住握住自己的左手,感觉穆妍那充满怨气的眼睛真盯着感觉,甚至她能够听到穆妍的痛哭。穆妍在说:“你明胆知道他要剁我的手,为什么不提醒我!”

韩美美说:“穆妍肯定在怪我,我早就看出了端倪,但是没有告诉她。”

听完了韩美美的讲述,苗青花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如果韩美美说得属实,那就是马俊伟为了戒指而杀了自己女友,还残忍地剁掉了左手。

事实上,自从穆妍死之后,马俊伟就失踪了,警察正在找他。

但再多的猜测也只是猜测,根本就没有证据。苗青花叹了一口气:“韩美美,这事不怪你,你还是早点睡吧。”

3.戒指去哪了

第二天晚上,本来约好了一下自习苗青花就回来陪韩美美,但是已经过了10点,眼看宿舍就要熄灯了,苗青花即始终没有回来。韩美美又怕又急,她发短信给苗青花,要苗青花快点回来。然而她收到的回复却是:“韩美美,我已经回宿舍了,可是你怎么不在啊?”

韩美美的手机“啪”地一声摔在了地上。怎么会这样?苗青花已经回来了,而我不在宿舍?那我现在在哪里?

正在韩美美惊恐万分的时候,宿舍的日光灯却猛地灭掉了,整个房间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借着窗光微微的月光,韩美美依稀看到,窗帘缓缓地飘了起来,起初像少女的裙裾,后来越鼓越大,渐渐地露出了窗帘后的整面墙壁。

在窗帘后面,有一个人影!

那人长发盖住了脸,全身被罩在绛红色的裙子里,她全身僵硬,慢慢地向韩美美靠近过来。更重要的是,她的左手整个含在嘴里,有紫黑色的血顺着手腕流了出来。

“是穆妍!”韩美美尖叫着扑向房门。然而平时很容易打开门,今天却像中了邪一样,怎么也推不开。

眼看着,穆妍的鬼魂已经越来越近了。走投无路的韩美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我错了!是我错了!”

“你错了?错在哪里?”穆妍冷笑着,嘴里因为含着左手而呜咽不清。

“我不应当拿走戒指,如果不是我,你就不会……”韩美美拼命地叩头,泣不成声。

就在这个时候,鬼魂站住了。左手从口中掏了出来,是完好无损的一只手,这只手顺势扯下了头上的假发,脱下了绛红色的裙子,露出来的并不是穆妍那青白色的脸,而是苗青花。

苗青花一字一句地说:“哼!就知道你没跟我说实话,如果不吓你,你还不肯说呢!”

自从前一天晚上韩美美向苗青花“吐露实情”,苗青花就充满了怀疑。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韩美美不至于为穆妍的死而感到那么愧疚,更不会那么害怕穆妍回来报复。苗青花认为:在韩美美的身上一定另有隐情,如果不吓一吓苗青花的话,依韩美美的性格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来的。

只见苗青花疾言厉色地说:“快说吧!那个戒指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韩美美已经没有什么隐瞒的余地了,她颤抖着说:“我说……”

4.他在床下面

韩美美心里明白:如果不是自己的所做所为,穆妍不会死。

自从穆妍和马俊伟越来越恩爱,韩美美开始相信那个戒指的力量,她也渴望爱情,想要借用那个戒指。于是韩美美许诺给穆妍一套高档的进口化妆品,只要穆妍把戒指借给她半个月,让她也能找到真爱。

头脑简单且爱美的穆妍很轻松地答应了,她把透明的戒指摘下来递给了苗青花,然后自己买了一个几乎同款的塑料戒指戴上,反正半个月之后戒指就会回来的,她以为没什么大问题。

但意外发生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几天马俊伟总是来讨要戒指,脸色铁青态度恶劣,一定要把戒指拿回去。穆妍当然不能告诉男友自己把戒指“出租”了,只好借口说戒指匝得太紧了根本拿不下来——事实上,新买的塑料戒指有点小,还真的紧紧匝在肉里。但没想到的是,马俊伟并未放弃讨要戒指,而且他简直就像疯了一般,不仅外观变得越来越狰狞,而且眼里总是透露出一种杀气。一个富商的儿子为什么对这个戒指如此执著呢?

穆妍也害怕了,她找韩美美商量,想把戒指要回来。但韩美美表现出了冷酷的一面,她说:“定好了是半个月,少一天都不行,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就去告诉马俊伟,说你把他送给你的那么重要的东西换成化妆品了”。

说来说去都是穆妍理亏,穆妍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一天天拖延下去。直到某一天,她被马俊伟约了出去,她挣扎着不肯让马俊伟摘自己的戒指,结果被剁掉了左手。

听了韩美美的讲述,苗青花倒吸了一口冷气:“天啊!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因为你,穆妍不会死!而且,那个惹祸的戒指就在你这里!”

韩美美点点头,拖着哭腔说:“求求你,帮帮我吧。我怕穆妍死后会找我复仇的。而且……如果马俊伟知道的话,恐怕也会来报复我。”

“你说的没错!”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她们顺着那声音一看,有一个身影缓缓地从床底爬了出来。

是马俊伟。

他仰起头,正对着她们狰狞地笑着。

5.这才是冥婚的故事

此时此刻,门已经被反锁了,灯已经被掐灭了,甚至连手机信号都已经被屏蔽了。这是刚才苗青花为了装鬼吓韩美美而布置的一个局,没想到成为了自己的桎梏。面对着半人半鬼的马俊伟,两个女孩不敢跑也不敢叫,生怕一点点过激的举动会刺激起他的杀心。

马俊伟从地上站了起来,曾经作为富少的帅气已经完全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疯狂的表情。他说:“怪不得,我从穆妍手指上取下来的戒指是假的,原来在你这里!韩美美!交给我!”

韩美美呆呆地看着马俊伟,突然她哇地一声大哭,狠狠地扑进了马俊伟的怀里:“你对我这么凶!我对你的心意你不明白吗?”

原来,韩美美之所以费尽心思要借走穆妍的戒指,并迟迟不肯归还,就是想在穆妍和马俊伟之间制造矛盾,给自己的爱情寻找一个机会。韩美美早就知道,马俊伟对这个戒指是真心重视的,如果他知道穆妍可以把这样的戒指“出租”,一定会翻脸。那个时候,韩美美再借用这个戒指的魔力,就可以得到马俊伟的心了。

看着韩美美梨花带雨的脸,有那么一个瞬间,马俊伟是真的心动了。然而,他一咬牙恢复了原来恶狠狠的样子,他说:“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那个戒指!谁拦着我谁就死!”

“为了一个戒指,值得吗?”苗青花试探着问。

“你一个乡下姑娘,你知道什么?”马俊伟一向看不起土气的苗青花。

但苗青花不服:“你那么有钱,就不能放过她们吗?”

“我、我也是受不了了!那个戒指的主人,已经来找我了!”马俊伟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嚎叫。

马俊伟是珠宝商的儿子,偶得这个神奇的冥婚戒指,据说是用冥婚新娘的眼泪制成的,可保爱情长久,便送给了穆妍。然而七天前,马俊伟半夜醒来看到一个全身凤冠霞帔的女人,蒙着红红的盖头立在马俊伟的床前,她哭着向马俊伟讨要戒指。

马俊伟这才知道,老爸跟他讲的那个“一对男女相爱,至死也要在一起”的故事其实是假的,真相是:某山村的富人家死了儿子,买来一个姑娘与儿子成婚,逼那姑娘完成了冥婚的仪式,仪式结束之后绑姑娘与死人共进洞房,姑娘被活活吓死了。至于那戒指,也不是爱情的眼泪结成的,而是恐惧和怨恨的泪水!

这个鬼新娘夜夜出现,要马俊伟把戒指还给她。马俊伟这才向穆妍讨要,可是穆妍说什么也不给。被恐惧逼得发疯的马俊伟,终于痛下了杀手,铸成了今天的大祸。

“快!戒指!快给我!”马俊伟颤抖着说。

听了这个故事,韩美美已经不想留着戒指了,她连滚带爬地扑到柜子前,掏出了那个精致的小盒子。然而盒子刚刚打开,只感到一阵寒气扑面,戒指居然瞬间融化成水,滴滴嗒嗒落在了地上。

一种恐怖的感觉从脚跟直升到了发梢,马俊伟和韩美美同时转头,看到一个周身凤冠霞帔的女鬼飘在半空中,她红红的盖头垂了下来,露出了精致的下巴。

韩美美认出来了:这下巴,和苗青花的,好像好像……

6.她的眼泪

清晨,校园的树林里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有三个人,在长椅上排排而坐。一男在中间,身穿着黑色的马褂,胸前结着一个粉色的大绸花,脸上的表情呆呆地。两女分坐左右,红衣红裙红盖头,左手被探进口中。他们就这样僵直地坐着,让人想起了那个古老而恐怖的仪式:“冥婚”。

人群缓缓地围了过来,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后来,还是一个胆大的保安靠近过来,他揭开了左侧姑娘的盖头,然后他“哇”地叫了一声,那盖头下面露出来的,是前几天死去的穆妍的脸,已经开始腐烂,表情扭曲可怕。

至于右边那个盖头,还是有好事的人揭开了。盖头下,依稀是韩美美的样子,她的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些幸福的笑容,只是已经死去多时了,那笑容是冷的。

这件事情传来了,几个小时之后,珠宝商马先生来接走了他的儿子马俊伟。马俊伟已经疯掉了,他撕扯着胸前的大花,不住地喊着两个新娘的名子。一把年纪的马先生老泪纵横,他说就算倾家荡产也要把儿子的疯病治好。

可是,关于是否追究此时的真凶,马先生却回避了这个问题。他说:“我管不了那么多,先治病吧。”

这种息事宁人的态度,引起了很多的人猜想,然而只有一个人知道真相。这个人就是苗青花,她知道马先生不是不想追究,而是不敢追究,他的心里,有愧!

大约五年前,马先生在偏远的乡村发现了极其酷似黄金的硫矿,他把这些东西当作黄金卖给了一个急着给儿子娶媳妇的、没有见识的老农民,害这农民倾家荡产,马先生却逃之夭夭。后来的事情马先生肯定不知道,那农民为了不断自家的香火,只好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山那边的人家,而那个村子,是有冥婚习惯的……

在婚礼当天,姑娘就吓死了。她好恨,她恨的泪水化成了一个戒指,碾转流落到了珠宝商马先生的手里,而他的儿子。

那个凄惨死去的姑娘叫作苗青树,是苗青花的姐姐。苗青花用姐姐生命换来的钱苦苦读书,终于追到了这个城市,因为她听说那个藏着姐姐精魂的戒指,就在这里,就在某个富人的手上。她终于找到了。

这世间万事,都有个命数。若结下了恶果,你逃也逃不掉。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