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爱情三部曲第二部:幸好有你

2020-03-17 11:18:21作者:无极无忧

婚姻

杜欣跟着李军来到昆明,第一次离开家那么远,杜欣的心里很慌,一切都那么陌生,周围的人形形色色,说着各种不同的方言,可是就是没有杜欣熟悉的白族话。每天晚上,当杜欣因为想念孩子而哭泣的时候,李军总是抱着她说,“别怕,有我了”。

来昆明半个月了,李军因为学历低,又没有什么技能,只能在一个小区当保安,杜欣在一个商场找到了一份销售的工作。

日子一天天过去,杜欣对孩子的思念越来越深,后来,还是李军说把孩子接来吧。

记得回家去接孩子的那一天,当公交车在村口停下,杜欣走下车,老远就看见朝她飞奔过来的沅沅,当孩子跳到她怀里的那一刻,杜欣哭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孩子早上就开始在村口等着妈妈了。

在大理待了两天,杜欣就带着孩子去了昆明,一家三口的生活安安稳稳的开始了,虽然生活不是很宽裕,可是有孩子的笑声,有相爱的人,这就是幸福。

沅沅来昆明三个月了,跟幼儿园里的小朋友相处的很好,因为孩子懂事听话,又聪明,老师也很喜欢她。

看着沅沅的笑脸,杜欣觉得再苦都值得。

李军也很喜欢沅沅,每个星期天,两个人不管谁有空,都会带着孩子出去玩,翠湖,滇池边,动物园……每一个能玩的地方,都留下了他们一家的足迹。

七月份,幼儿园放假了,也到了沅沅的生日。

杜欣的意思是,孩子还小,不要过什么生日了,买套衣服给她就可以了。李军笑笑,不说话。

七月十二日,沅沅的生日。

这天,李军刚好上早班,下午四点就下班了,他下班回来,抱着沅沅就上街了,杜欣在家做饭。

差不多到六点了,杜欣把饭做好了,可是李军和沅沅还没有回来,时间一点点过去了……

“妈妈,妈妈”终于,出租屋简陋的楼道里响起了沅沅的叫声。

杜欣打开门,沅沅扑进了她的怀里。

“妈妈妈妈,爸爸给我买了一个大蛋糕”。沅沅高兴的说着。

杜欣吃惊的看看沅沅,又看看李军,李军朝她摇摇头,示意她什么都不要问,然后李军自己把头转到一边,用手擦了擦眼角。

杜欣紧紧的搂着沅沅,这是第一次叫李军爸爸,难怪李军那么激动。

“那沅沅喜不喜欢呀?”杜欣高兴的问把头藏在妈妈怀里的沅沅,这孩子是第一次叫爸爸,害羞了!

“嗯,喜欢”沅沅在妈妈怀里重重的点点头,“蛋糕上有好多草莓,还有一个漂亮的小老鼠”

“是嘛,”杜欣把孩子放在床上,“那沅沅要说什么呀?”

李军把蛋糕放在桌子上。

“谢谢爸爸”沅沅高兴的看着李军。

“爸爸抱抱好不好?”李军朝沅沅张开怀抱。

沅沅从床上跳下来,扑到李军的怀里。

李军紧紧的搂着沅沅,眼睛里的泪花藏都藏不住。

晚上,吃了蛋糕,沅沅睡着了。

“谢谢你”杜欣躺在李军的怀里,轻轻的对他说。

“跟我还客气”,李军摸摸杜欣的头发,“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真好,沅沅终于叫我爸爸了,应该是我要谢谢你,让我有了一个这么懂事乖巧的孩子。”

“欣欣,咱们结婚吧!”李军看着杜欣说到。

“你说什么?”杜欣嚯的坐了起来。

“别激动,”李军把杜欣拉着躺下,“我就是想做沅沅名正言顺的爸爸,再说,你就不想给我一个名分吗?”

“你瞎说什么呀”杜欣轻轻的锤了一下李军的胸口。

“咱们结婚好不好?”李军又问了一遍。

“好是好,不过我们就领证就可以了”杜欣看着李军,轻轻的说。

“你不想办婚礼吗?”李军看着杜欣。

“嗯”杜欣点点头,“我们孩子都这么大了,再举办婚礼,不合适,再说,浪费那个钱干嘛呀,只要两家老人坐一起吃顿饭就可以了。”

“好,可是就是太委屈你了”李军摸着杜欣的脸。

“不委屈,爱你就是想跟你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不需要大肆宣扬,只要我们知道我们好幸福就可以了。”

“放心吧,我一定对你好的”李军把杜欣紧紧的搂进怀里。

两个人商量好了过几天就回去领证。

杜欣提出把李军的孩子也接到昆明来,那个孩子叫李建萍,杜欣跟着李军回家的时候见过几次,三岁,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只有五个多月的时候,妈妈就跑了,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妈妈,李军又常年不在家,孩子跟着奶奶生活,那双小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对爸爸妈妈的渴望。

李军有点犹豫,现在沅沅来了以后,两个人的工资就只是刚好够生活,如果把建萍也接到昆明,以后的生活就更辛苦了。

杜欣安抚的拍拍李军的背,“我爱你”。

李军看着杜欣,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是啊,还有什么比“我爱你”更重要了,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也爱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父母和孩子,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也希望你幸福,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愿意跟你一起生活,再辛苦也是幸福的。这就是他们对彼此的承诺!

过了几天,两个人带着沅沅,就往李军的老家去了。

李军的老家在大山里,从昆明到他们县城只要一个小时,可是从县城到他们村子里要坐五个小时的车。李军的爸爸在李军十七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家里就只有妈妈和孩子。

一路颠簸,终于到家了,李军的妈妈看见他们回来很高兴,建萍也很高兴,两个孩子很快就玩在了一起,晚上一家人终于吃了一顿团圆饭。

第二天,两个人就去了镇上民政局领了证。跟老人说了要带孩子去昆明的事,老人很舍不得,可是还是比较想的开,毕竟在家里,太苦,连幼儿园都没有,再说孩子跟着爸爸妈妈,要快乐得多。

说好了在家待两天就回昆明,可是有时候意外总是猝不及防,李军的妈妈去世了,老人本来心脏不好,那天夜里突然就犯病了,医院离家太远了,来不及送医院,人就断气了。

那一刻,李军哭的撕心裂肺,从小,因为重男轻女,妈妈爸爸就把所有的爱的给了他,自从爸爸去世以后,姐姐也嫁人了,他跟妈妈相依为命,妈妈对他的爱总是无条件的,妈妈就是他的主心骨他的天,现在天塌了,主心骨断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杜欣抱着李军,让他痛痛快快的哭出来,两个孩子被亲戚家带回去了,等事情办完再带回来。

那天晚上,因为白天老人已经抬到山上安葬了,亲戚就把两个孩子送回来了,还有一些亲戚好友没有回去,在这里陪着他们一家。

建萍虽然只有三岁,虽然大家都瞒着她奶奶去世的消息,可是孩子的心很敏感,她隐约知道了发生的事,她走到杜欣面前。

“阿姨,你可以抱抱我吗?”她怯怯的看着杜欣。

李军的姐姐看着孩子,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当然可以啊”杜欣抱起了建萍。

“奶奶是不是死了?”建萍看着杜欣问着。

“建萍别怕,你还有爸爸,阿姨,姐姐,姑妈,我们都会陪着你的。”

“我可以叫你妈妈吗?”建萍的眼里含着泪,小声的问。

“当然可以了,我本来就是你的妈妈”杜欣搂着建萍,流下了眼泪。

“妈妈,哇”建萍大声的哭了起来,这几天她一直好害怕,她知道奶奶不在了,她怕阿姨不喜欢她,她怕爸爸不要她,她怕以后她就没有家了,现在好了,她有妈妈了,她可以在妈妈的怀里哭了。

看着抱在一起哭的母女俩,旁边的人的跟着流下了眼泪。

办完了老人的后事,一家四口回到了昆明,回到了出租屋。

日子辛苦而忙碌,平静而幸福,杜欣和李军一直在努力的工作,他们希望给孩子们一个幸福的家。

在同事邻居的眼里,他们是令人羡慕的一家,恩爱的夫妻,还有一对聪明可爱的孩子,他们家里只有笑声,从来不会有争吵。

日子一天天过去,孩子们也渐渐长大了,沅沅七岁了,上了一年级,建萍也六岁了,明年就该上一年级了,可是因为李军跟建萍的妈妈没有结婚证,所以孩子一直没有落户,没有户口建萍就上不了学。

李军回去老家的镇上,去派出所要给孩子落户,因为孩子的妈妈找不着,派出所要求李军跟孩子做一个亲子鉴定,证明孩子是李军的,李军又匆匆赶回昆明,带着孩子去做了亲子鉴定。鉴定结果要一个星期后才拿得到。

做完了鉴定,孩子们继续去上学,李军和杜欣继续上班,等待着下个星期去拿鉴定结果。

也许上上天故意安排,意外又来了。

在建萍五个月时候就消失了的女人出现了,她找到李军,说想看看孩子。

李军回来跟杜欣商量,杜欣自己也是一个母亲,她能理解一个母亲的心情,所以同意了,刚好第二天要去拿鉴定结果,杜欣说就约在司法鉴定所的楼下见面吧。

第二天,当他们一家到达鉴定所楼下的时候,建萍的妈妈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杜欣看看李军,她原来想着拿了结果以后,再跟建萍的妈妈见面,也好让她们母女多待会了。

李军也不知道这个女人会来的这么早,他也是五年多来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她离开以后,一开始,李军会恨她,怨她丢下他们父女不顾,可是这几年跟杜欣生活在一起,幸福磨平了他心里的怨恨,再次见到这个女人,他的心里很平静,甚至有点感谢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的离开,他又怎么会认识杜欣,又怎么会有现在幸福的生活了。

李军看了一眼杜欣,杜欣也冲他笑了一下,他们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女人看见建萍,就想抱她,可是对于孩子来说,她就是一个陌生人,孩子很抗拒她的靠近。

杜欣过去安抚着建萍,慢慢的,孩子才接受了这个女人。

李军和杜欣打算带着沅沅去楼上拿结果,让建萍和女人在楼下待着,也是想着刚好可以让她们母女独处一下,结果孩子不愿意,非要跟着他们一起去,没办法,只好让女人也跟着他们一起去,等拿到结果再说。

到了楼上做鉴定的地方,工作人员看见他们过来,就来招呼他们。

过了一会儿,一个负责人拿着结果出来了,把结果给他们解释了一下,可是结果总是不尽人意,李军和杜欣心里,做鉴定只是为了拿到证明,好给孩子落户,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建萍根本不是李军的,她跟李军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听到这个结果,李军懵了,杜欣也呆住了,他们不知道怎么下的楼,怎么出的鉴定所。直到两个孩子在旁边叫着爸爸妈妈,他们才回过神来。

李军愤怒的看着旁边心虚的女人,走过去,给了她一巴掌。女人捂着脸,不敢说话。

两个孩子被李军吓着了,她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爸爸,孩子们紧紧的抱着杜欣,害怕的看着李军。

“李军,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别吓着孩子”杜欣边安抚着孩子们,边跟李军说。

李军看了一眼孩子们,扭头往家里走。

“走吧”杜欣一手牵着一个孩子,跟着李军走了。看见他们走了,女人也快步跟了上去。

到了家里,女人才说,当年她跟李军谈恋爱的时候,还跟好几个男人不清不楚,她也不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抱着侥幸心理,觉得有可能是李军的,所以才把孩子留给了李军,现在,知道孩子不是李军的,她想把孩子带走。

李军气的青筋爆跳,虽然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他很愤怒,可是,从小养到大的孩子,他又怎么舍得让她离开了。

杜欣看着李军,知道他很难过,就跟女人说让她先回去,他们商量一下。

女人走之前对他们说,她愿意补偿他们。

杜欣听了很生气,“你打算怎么补偿我们这几年对孩子付出的爱?用钱吗?那你觉得我们的爱该值多少钱?”

“我不是这个意思,”女人也有些无措,“我只是想感谢你们把孩子养这么大。”

“不用了,”杜欣冷漠的看着女人,“我们养大建萍不是因为你,我们是因为孩子。”

“我知道,”女人小声的说,“既然这样,那我过两天来带走孩子。”

“滚!”李军大声的吼着,“我不会让你把孩子带走的。”

女人瑟缩了一下,“你们商量一下,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们就上法院吧!”说完,就走了。

“唔……”女人走后,李军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杜欣含着眼泪抱着他,安抚着。

等李军发泄完了,冷静下来以后,两个人商量了一下,他们不想把孩子给女人,可是如果她真的起诉他们,怎么办,最后他们决定去找个律师咨询一下。

第二天,他们把孩子们送到学校,然后找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去咨询。

律师告诉他们,因为孩子跟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所以如果女人起诉他们,那么他们肯定会输的,法院肯定会把孩子判给女人的。律师建议他们私下调解,毕竟如果上了法庭,受伤害最重的还是孩子,为了孩子的心理健康,最好是私下协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