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姐鼓

2020-03-16 17:52:03作者:303ya

悬疑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乡村,那里有皑皑的雪山,蓝蓝的天空,青青的草甸,泠泠的泉水,还有绵延的羊群。就像是天地间失落的一颗明珠,阿妈说这都是天神什巴的功劳,我们要敬畏于他。

作为家里的男子汉,我从小就在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上四处撒欢,就像是天空的雄鹰一般总不愿意在家停留。但是,我的阿姐跟我恰恰相反,她很安静,很温柔,总是和阿妈一起在蒙古包里忙碌着。

阿姐很美,就像是女神卓玛一般,乌黑的头发,白皙的皮肤,窈窕的身材,虽然阿姐因为幼时疾病不会说话,可是这依然挡不住小伙子们热情的爱恋。

阿姐对我很好,总是温温柔柔,每当我有不开心的时刻,阿姐都会静静地坐在我身边,陪着我。即使阿姐不能开口安慰我,但是那双温柔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我就可以让我感到满满的温暖。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每一天都是这么的悠闲安然。

但是,有一天,一个僧人的到访,打破了应有的平静。

阿妈和阿爸热情的款待了僧人,拿出了最好的食物。僧人是在附近寺庙中修行的法师,相传他修为极高,为人也很和蔼。

法师说,他之所以下山来,是因为一天修行时,得见天神什巴召唤,什巴感念他修行刻苦,因此想要赠与他一个法器,一个鼓。可惜的是,天神并没有直接赏赐于他,而是为他指明了方向,告诉他一路往西,遇见的第一户人家就是他的缘法所在。因此,法师便在感召下出行了。

据他所说,遇见的第一户人家便是我们。我兴奋极了,这么神奇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们家。可奇怪的是,我从未听说过家里有什么法器。

阿妈和阿爸听了法师的话,也很高兴,只是我们家确实没有鼓,连小孩玩的拨浪鼓都没有!

阿爸恭敬的对法师说明了情况,我们很希望能够为法师提供帮助,但可惜的是我们没有鼓,连长的像鼓的东西都没有。

我很失落,我觉得我们不够幸运能为法师提供鼓,就像故事中为英雄提供武器的智者一样不凡。

但法师并没有丝毫失落,他只是看着阿姐,以一种极度热切的眼神看着阿姐,就好像……

就好像是草原的狼一样,危险极了!

这时一阵风吹来,油灯忽闪着。灯光下,刚刚还看起来很和善的法师吓人极了。未照到灯光的背影里似乎有一只怪物在朝着阿姐嘶吼。

我吓极了,似乎尖叫了一声。阿爸阿妈也赶紧朝我跑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颤巍巍的指着法师,声音沙哑“影子,影子里有怪物。”

但是,阿爸阿妈看了法师一眼,反而打了我的脑袋,然后惶恐地像法师告罪,说我不小心犯了迷糊,冒犯了法师,一定会重重的惩罚我的。

我没说谎!你们看,就在那!我着急的为自己辩护,指着刚刚的影子。

但是,再仔细一看,什么都没有了。法师的背后并没有什么影子,只有我熟悉的墙壁和上面的挂件,法师也依然很和善。

后来,法师原谅了我的粗鲁,宴席似乎又恢复了原来的热闹!

但是,我不想再吃了,气呼呼的跑下了桌,只听到父母无奈又惶恐地再次跟法师告罪。

我跑出了温暖的蒙古包,外面一片漆黑,不见一颗星子。法师骑来的马正在马厩里安稳的待着呢。

可惜的是,其他的马都不怎么靠近他。我最新欢的踏雪正和伙伴们一起缩在角落里,似乎还在发抖。

真奇怪,它们怎么了?平常可是神气的很,连狼都不怕咧。

我心疼的跑了过去,安抚的摸着踏雪,它蹭了蹭我的手,总算是不再抖了,但还是不愿意靠近法师的那匹马。

好奇心让我忽视了刚才的害怕,我走近了法师的马。

一边把手中的草料喂过去,一边慢慢的轻抚着马的脖子。这是阿爸告诉我的小妙招,这样马儿就会变得很温顺,不再抵触靠近他的人了。

静静地打量着眼前的马,昏黄的灯光下闪着暗红的光泽。背上的马鞍半新不旧,绣着繁复神秘的花纹。马鞍上挂着一把刀,悄悄地拔出来,这是一把很锋利的刀,在灯光下闪过冷色的锋芒。但是刀上似乎涂抹了什么香料,散发着一股很奇怪的味道,腥甜中又带着点腐烂的味道。就像是阿爸曾带我一起为爷爷举行天葬时闻到的气味一般,死亡的味道。

突然,听到了吱呀的门响声,我吓得赶紧把刀插了回去,躲在了旁边的草料后。

是阿妈,她出来了。她进了厨房,好像在煮什么东西。我跑了过去,刚刚还没吃饱就跑出了,我有点饿了。

跑进厨房,发现阿妈似乎在哭泣,但是一见到我进来了,就赶紧擦了擦眼泪,递给我一碗汤,让我喝掉它。汤很香,前所未有的香,我迫不及待的喝了下去,感觉一阵暖流从胃部冲向了四肢百骸。几口喝完后,我又向阿妈讨了一碗,剩下的被阿妈端进去给法师他们喝了。真奇怪,阿妈今天煮的汤真好喝,就是好困啊。突如其来的困意让我踉踉跄跄的走回自己屋里,完全忽视了地上那张还带着些许白色粉末的纸。

第二天,我睡了好久才醒过来。醒来时,法师已经离开了。但是,他不是一个人走的,他把姐姐也带走了!我哭闹着要找姐姐,可是一向疼爱我的阿爸却第一次冲我发了火,狰狞的五官吓死人了!阿妈也只是一味的哭泣,然后边哭边嘟囔着天神保佑,一切都是神的指意之类的。

我跑向了马厩,法师的马果然不见了,我骑上踏雪,循着马印追了过去。但是,追到中途,马印不见了,似乎到这里他们就飞了起来似的。我不死心的在周围转着,突然,一个闪闪发光的物件吸引了我。我跑过去,发现是一件银色的小吊坠,还挂着红色的穗子。这是阿姐的银饰!我翻看着银饰,却发现银饰处有些暗红色的污渍,就像是干涸的血一样!

阿姐一定受伤了!我着急的在周围乱逛,却怎么都找不到其他的痕迹。

晚上了,我筋疲力尽的回了家,把事情跟阿爸阿妈说了。阿爸似乎一下子老了,但也只是喃喃的说,这都是神的指意。

神的指意?什么指意?我蓦的想起了法师说的话,他要找一只鼓,可是阿姐跟鼓有什么关系呢?

就这样我失去了阿姐。可家里缺不知道哪来的钱,日子越来越富裕了。

但我对此却很厌恶,隐约觉得这就是阿姐失踪的罪魁祸首。

渐渐地,我大了,像阿姐离开时的那般年纪了。一天凌晨,我带上了简单的行囊,骑着踏雪去寻找阿姐了。

我不知道去哪里找,于是我决定顺着马印消失的方向找过去。

我一路向西,走过了不少的村子,依然没有找到阿姐。

直到有一天,我累了,走到村口一间屋子讨水喝。开门的是个姑娘,听到我的来意后,给我端了一杯水。看我喝完水后,姑娘向我挥舞着手势,好像要表达些什么。这是哑语,她跟阿姐一样是个哑巴。我心里一阵温暖,阿姐离开的时候就像是她一样的年级。

不过,她的手势,似乎是叫我快离开?

为什么呢?我以为她是怕我是个坏人,才让我赶紧离开的,就用哑语跟她表明了来意。只是,她看到我说阿姐是个哑巴时,神情有些奇怪,然后更加激烈的要赶我走。

没办法,我暂时退了出来。却也留了个心眼,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我继续往前走,很奇怪,村子里似乎没什么人,可是明明是有人生活过的痕迹。我继续往前走,终于遇见了一个大叔。我向他打听,大叔听完后却是古怪的一笑,嘴里嘟囔着天神保佑。我想继续问下去,大叔却变了脸色,说他们即将举行祭祀,祭祀是不允许外人见的,否则就是对神明的不敬。

这时,其他忙碌的人也渐渐的围了过来,紧紧地盯着我。

我不得已离开了,可是一定有哪里不对。我离开了村子,爬上了附近的一座小山坡。村子在下面一目了然,一群人来来回回的进出一个黑色的房间。那是一座很奇怪的院子,黑顶黑墙,趁着不知道哪里来的雾,显得越发的阴森了。那里应该就是他们的神殿了。

我悄悄的记住了神殿,打算等人少的时候潜进去。

终于,天黑了,仪式开始了,村民陆陆续续地走进了黑房子。

过了一段时间,终于没有人进去了。我下了小山坡,一路潜行至黑房子处。黑房子旁边有棵大树,枝繁叶茂的。我趁众人不注意,迅速的爬上了树。树上的视野很好,正好看到了院中的情景。

院子里挤满了人,应该都是村民。最中间的是一个法师,看不出年纪,个子不是很高,身形很瘦,远看就像是一家骷髅一般。还有一个小姑娘,是刚刚那个哑姑娘!小姑娘被麻绳绑着,脸上满是恐惧与泪水,只能发出嘶哑的啊啊声,就像是鬼哭一般。

一瞬间,她的脸好像和阿姐重合了,我想跳下去救她。但理智告诉我,不要冲动,他们这么多人,我去了也只是送死。而且,还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呢。

底下法师在说话,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些“哑巴”、“处女”、“纯洁”、“献祭”、“鼓”……

一听到鼓,我更加紧张了起来,抓着树干,倾着身子,尽量的让自己靠近那个院子,能够听清楚他们说的话。

终于,在断断续续中,我听到了大概。原来,他们认为天生哑巴的少女是最纯洁的圣女,她们没有沾染世俗的罪业,是最适合被制作成法器的材料。而圣女被制作成法器,被法师日日敲击、歌颂,可以修来世之福,家人也可以因此脱离苦海,得享极乐。

法师说完后,开始祭祀舞了,如果那些扭曲诡异的动作是祭祀舞的话。哑姑娘似乎也认命了一般,安静了下来。

祭祀舞结束后,有人端上来了一杯奇怪的液体,绿油油的。哑姑娘被喂下汁水后,就倒下了。祭祀扶着她,把她放在了一个平台上,那是一个暗色的平台,隐隐有些斑斑点点。

然后音乐声渐渐响起,祭祀拿起了一把刀,拜过天神什巴的雕像,然后在音乐声达到顶点时,他拿刀刺向了姑娘的头顶。姑娘很安详,嘴角还带着笑。但转眼间,那白皙的皮肤便被熟练地划开,露出底下的脂肪与筋骨,就像是大雪覆盖的花儿。

很快,一只完整雪白的人皮便被剥了下来,姑娘依旧躺在那,一动不动,她的心脏到还在跳动,过了一会儿才渐渐停止。

周围的人,无论男女老少,不仅不害怕,还兴奋极了,他们紧紧地盯着面前的血肉,就像是草原上饥肠辘辘的狼群,危险极了。

被取下的人皮被祭祀拿去浸没在平台旁边的水池,剩下的血肉却被送到了一口大锅里,底下的火正旺。他们,他们竟是要吃了这个姑娘!

我僵直的趴在树枝上,一动不敢动。底下的那群人,团团围住烧着的大锅,看着在锅中沉浮的尸体,一点都没有在吃自己同类的不忍,有的只是令人作呕的期待。雾又渐渐地浓了起来,把黑院子围了起来,就像是地狱一角。

过了不知多久,法师拿起了人皮,擦干了水珠,开始绘画了。他专注的在上面描绘着珠宝神佛,描绘着天国的一切。在地狱中描绘天国,真是再没有比这更讽刺的一幕了。

这边,祭祀在专注的描绘着人皮,那边水渐渐开了,传出了一阵阵的奇异肉香,底下的村民更加骚动了。

终于,人皮被绘好了,精美的就像是应该被供奉于神像下的唐卡,精美生动。然后他们开始做鼓了。

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我爬下了树,向村口跑去。我拼了命跑,就像是有恶鬼在追。终于,看到了村口的石碑,血红的几个大字“极乐村”。哈,好一个极乐村,好一个地狱饿鬼相。

我终于不再找阿姐了,可是我也不愿意回去了。我知道我的阿姐会遇到什么,我也知道了那些年父母拿出来的钱财不过是阿姐的卖命钱。

我离开了村子,一路向东,渐渐地人烟多了,我找了一份活,留在了一个小镇上。镇子常常有法师拿着法器经过,发起各种各样,材质也多有不同。法师们居无定所,四处传教,来来往往的,很是热闹。但,不知什么时候起,小镇竟成了法师的禁地,进来得多,出去的少,尤其是拿着鼓的法师。

渐渐地,也就没有法师经过小镇了。小镇依旧很热闹。

303ya
303ya  VIP会员

阿姐鼓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