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6 14:51:27作者:尊敬的王二

1

初来异地或是刚涉足从未接触过的领域时,我们有时会被一种莫名的感觉包围。像是孤独,但它不会跟冰刺一样勾破人的血肉,血淋淋的直指心脏,亦不是像是久别的友人重逢般的亲切,毕竟从未了解。

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便称它“界”,直到现在将这种感觉打在屏幕上,我依旧不想改掉这个称呼。“界”是一种熟悉的陌生感。某个地方,我从未到过,却记得自己好似在这儿生活过,一个动作,某个瞬间,似曾相识的感觉将心脏充满,就像某个答案已经到了嘴边,却无法组织语言。

有些场景好像在梦中出现过,也或许是我们模糊了现实与梦的界限。

有位朋友跟我说,“界”其实是一种“即视现象”,即大脑中的知识系统和记忆系统相互作用的结果。郭敬明说,这是我们在偶然间接收到了来自前世的脑电波的原因。前者无疑是科学的,把我们的感受一步步的解剖,只在手术台上留下依旧鲜红的跳跃着的心脏。科技就是这样,在我们不得不面对令人头痛的的数据的同时获得所谓的“新生”。

我不是不愿相信科技,只是偏爱幻想,谁的心里没有住过王子与公主呢。郭小四说的挺玄幻的,可灵魂能够转世轮回,而我们却只能拥有今世的记忆,总是感觉很可悲。你说这些似曾相识的感觉的源头会不会本来就是我们——同在地球,却不是同一个时空的自己?像“N宇宙”理论一样。幻想另一个世界,“我”与我脚踏同一片土地,头顶着不同的天空。

有的“我”生活的地球的时间比较超前,几天,几年,或者几个世纪。因此,我能够接收到由于我的记忆暂时性的混乱而发出的某种信息,有时也与之相反,是我将信息传给了时间较慢的“我”。

2

最初这一想法来自我的一个梦,但现在我无法确定它是否真的只是一个梦。那个“梦”里的时空出现了混乱。不同宇宙维度的碰撞,平行空间出现了裂缝,我才得一见的另一个我。

“我”出现在我面前。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似乎在一瞬间将我的心脏包围。我见她歪着脑袋,眼里飘过一丝疑惑,她一定是在想我是谁。毕竟没有人会清楚地知道自己到底长什么样,虽然我们经常照镜子,但看到镜影时却总会感到难言的陌生。我听到心跳的回声却不知道究竟是谁的心脏发出的。在那一瞬间我几乎都要落泪了,不知道是哪种感情所致。感觉像被人抓住了胃,硬生生的往下拽,却与恐惧不同。

我忘记在哪里看到这么一句话“当你看到另一个活生生的自己时,他极有可能是是来取代你的灵魂的。”不知为何,我认定了她不是来灵魂取代的。

梦的最后特别模糊,我记得四周不断瓦解,她的容貌在我眼前支离破碎,嘴唇轻启,却未发声。奇怪,诡异,光怪陆离。

我们换一种思路,“界”其实是在梦中的一种感受。我们一直处在梦境之中,直到死亡才是梦醒,误把梦境当作现实。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人认为死亡是一种开始。

这种感觉就像是听着清晰地伴奏和模糊的歌词,二者一近一远在你耳边徘徊,这中间像有一层薄纱却怎么也捅不破。这样想法总是让我后背发凉,像是在《地狱神探》中上帝与恶魔的赌约,我们所谓的人生是一场笑话吗?

我们一路奋斗究竟是为了什么?不顾一切的往前奔跑,到达终点后却有人笑盈盈的对你说这只是一个梦••••••我们挣扎着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看到两个世界的交接口。我拿起桌上的镜子,久久注视。镜中的“我”也同样盯着我。在古代,人们认为镜子是链接两个世界的通道。我为什么要对“界”刨根问底呢?“我”若有所思。

与其孤身跋涉,不如安然沉睡。

“我”眯起眼睛。卡在咽喉里的笑声与嘴边未勾起的笑容。你是否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尊敬的王二
尊敬的王二  VIP会员

相关阅读
美艳校花在我胯下娇喘 舌尖绕着花瓣深入内壁_寒烟若情深

京城火麟教分堂坐在偏厅的萧寒佑是突然于前夜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出现的,匆匆与何云交待了一些事情,便来到这座小院见到了萧落尘。端起青釉的茶杯浅尝了一口,轻轻的放

彼岸花盛开之夜动画,狗狗卡在我的下面了好痛-戏剧之吻

江直树牵着仿佛一下子小了二十岁的袁襄祈小朋友在街上走着。袁襄祈第一次喝了这么多酒,而且还混酒了。现在没有吐,只是智商稍微下线变幼齿了也算是酒量好了。江直树

我被哥哥们轮流操,做爱故事描述 从良的好色厨子

听到山治的怒吼,那个鱼人从水里冒出来,站到了岸上,“你好像还没搞清楚啊,不论是在陆地还是水里,都是一样,我可是真的发怒了,我要让你好好尝尝鱼人空手道的精髓,我的绝招是

宝贝摸摸它肿胀,啊好爽别停好紧好多水|图灵测试

华嘉年起床的时候看到俞少清和卫恒躺在一块儿,两个人都是赤身裸体的,裹在一条破破烂烂的毯子中。毯子不够长,下端露出他们纠缠在一起的四条腿。但凡视力正常的人都能

速度足够快时间会变慢 在火车上被硬上_我团人气TOP企图和我卖腐

第二天早上,我顶着两个硕大的熊猫眼飘出了卧室,泡了一杯咖啡后又飘回了卧室。昨天晚上没睡好,不,我跟本就没睡。这个不能怪我,都怪那个叫LOFTER的网站!逛了那个网站后,我

阿姐鼓

我很失落不能为法师提供鼓,但法师并不失落,而是以一种极度热切的眼神看着阿姐……

血龙樽(二)

在初恋情人徐嫚嫚的帮助下,欧阳天破解罗修平的邮件之谜并从银行中取出他留下的东西。

乐中——故事开始的地方

那是2004年,顾苒苒12岁,白驹和她同年。暮衡和静姝13岁。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