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约好一起恋爱

2020-03-16 11:18:04作者:梦里藏星河

世界 恋爱

时间一分一秒,

划过无聊记号,

晴天、雨天、明天、故意装作很骄傲,

……

六年前。二月二十八号。

天很蓝,云很白,气温也刚刚好。

那天,距离高考还有一百天。

早上九点。

秦川二中的足球场上举行了一场浩浩荡荡的百日誓师大会。足球场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即将毕业的高三学子。

再有一百天,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马上开始。谁与谁的兵荒马乱,谁同谁的故作张扬,都终将散场。

“高考,那是一场无硝烟的战争,你提高一分,甚至就会压倒数千人……”

高台上的老校长扶了扶老花镜,诉说着早已听腻了的高考誓词。

看着高台上的校长,高三二班阵营中的林风却是越来越不耐烦。时而观望高台,时而寻找天空中的飞鸟。

林风看着前排认真接受训教的同学,想一想,人与人还真的是不一样。索性安静下来,不再观望,不再思考,不再不耐烦,不再有遐想。不随众人起舞,只独自旋转自己的寂寞。

那时的林风,不是牧师,仅仅只是一个想要唱响自由的歌者。那个夏天真的紧张得让人发慌。

太阳爬上头顶,阳光照在金属旗杆上,直晃眼球。上升的气温令人昏昏欲睡,只有风中的鲜红旗帜,显得格外张扬。

接近两个小时的百日誓师大会终于结束。四散的人群接受了这个收场。人群中的林风看向周围,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不过好像并没有找到。

回到租房的时候,林风立刻躺在了自己的小床上。

租房很小,只放得下一些必备用具,有一扇窗户,有风的时候总会将窗子刮得呼呼作响,总是好像要将整个屋子都刮走一样。

伸手将桌子上的日历拿到面前。林风看着被红笔划满的扉页,不经觉得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已到了告别的季节。

“咕~”

肚子发出饥饿的讯号,林风摸了摸肚子,放好日历,便起身开始做饭。

“妈蛋,没油了。”林风将已经淘好的米放进电饭煲,突然想起了已经没有油了,忍不住嘟囔道。只好拿起手机,出去先下个馆子,也正好改善改善生活,油啥的只能下午放学后再去张罗。

咖啡、海滩、街角、就差半拍心跳;

立正、站好、傻笑、只等一个人来到;

……

夜晚,天气微凉,一轮新月高高地悬在了秦川的上空,银白色的光芒覆盖了整座小城。从远处看秦川,银白色的面纱携带了灿烂的万家灯火。

林风提着从超市里买的东西,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在秦川的街道上。一路看着秦川的繁华,一路朝着租房走去。这条不知道走了多少次的街道,好像永远也看不完。每一次似乎都会有不一样的景象。

自从来到秦川以后,林风便觉得秦川的每个夜晚都很清凉。

回租房要路过一段小小坡道,两百米左右。那儿有个三岔口,一边通向租房,一边通向街道,还有一边就是通往林风的学校。林风每一天上学放学都要从这里经过。

月光洒在坡道上,坡道显出一片银白色的光泽。这条水泥制的路,经过时间的踩踏,早已打磨得光滑。下雨天经过这里如果不小心的话还有可能会跌倒。

九点了,这条小路早就没有什么人了。路旁的人家户也基本上关了门,只有从窗子里透露出的光送来了一些温度。

林风走在小路上,在他的前面是两个女孩,个子都不高,左边的那个女孩看起来有点微胖,右边的女孩要稍微高点,不过看上去很瘦。她们手上都提着袋子,应该也是租房在附近的学生。

林风的速度相比较两人而言要快一点,慢慢地便拉近了距离。

只是命运总会来得很突然,突然到你总是猝不及防。

右边那个女孩突然就慢慢地软了下去,就好像突然被抽掉了骨头一样。那个微胖的女孩赶紧扶着她,不至于头撞在了地上。

林风见这势头不对,便小跑到了两人身边,看着晕下去的那个女孩,便开始询问是怎么回事。

“不晓得,走着走着就软了下去。”左边有点微胖的女孩着急地说道。

晕下去的那个女孩紧闭着双眼,嘴唇在月光的映衬下更显苍白。看起来浑身无力。

将手中的袋子放在路边,林风蹲下去将那个女孩背在了背上。

“我先背她去县医院,你随后来找我们。”说完也没等回答就转身朝着医院而去。

由于怕抖到背上的女孩,林风不敢跑得太大步,只好一路小碎步跑着。

刚出路口,背上便传来低语。

“我不想去县医院。”

一听到这话林风便觉得有些诧异“不去那要去哪儿?就县医院离他们最近。倒是不知道药店能不能看病。”

“那好,你坚持一会儿啊,不要睡哈。”一边跟背上的女孩说话,一边向着最近的小诊所出发。

一路上,林风不停地与背上的女孩说话,汗水却沿着额头而下。泛黄的路灯光照上额头,汗滴泛出耀眼的光。周围的路人也投来诧异的眼光与低语,不过这些林风都不知道。

“老板,这儿能看病吗?”路过一家药店,林风背着女孩便走进去尝试着问道。

“小兄弟,这儿看不了病,你得去医院。”药店老板看着林风与林风背上的女孩,神情带着一些尴尬与同情。

“谢谢。”

说着林风便转身朝着记忆中的诊所而去,不敢再有耽搁了。

“医生,您快看看她,不晓得怎么回事她就晕了下去,您快给看看。”

走进陈记诊所,林风立刻就对着诊所里穿着白大褂的人说。

诊所很小,几个药柜,一张长沙发,两三张塑料凳子。林风走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坐着三个人,一男两女。其中两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女应该是夫妻,男的看起来年纪较大,估计已经五十多了,是个老医生。女的看起来也有了四十多岁。另外一个身穿便装的女人是病人,正坐在男医生对面等他开药。

看着林风背着一个女孩走进诊所,女医生便站起身来,开始观察情况。

女医生看着林风背上紧闭着双眼的女孩说道“我们这儿条件不好,你应该去县医院。”看得出来是在担心什么。

一股怒火不禁从林风心底涌起“这tm算什么,跑了这么久,叫我去县医院……”脸上逐渐现了狰狞之色。

不过没等林风发火,老医生送走女病人之后,就立刻询问林风起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就晕了下去。”林风的怒火被压了下去。

林风将背上的女孩放在了诊所里面唯一的一张沙发上,看着依旧闭着双眼的女孩,一股担心的情绪便爬上了脸庞。露出一脸的担忧之色。

老医生走到沙发旁观察了几秒,便用手掐了掐女孩的人中。

似乎很有效果,女孩“嗯”了一声便醒了过来,只不过看起来依旧无力。

看着女孩醒了过来,林风脸上的担忧之色瞬间就消了一大半。整个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贫血导致的昏迷,平时要注意饮食,要补补身体,我先给她喝点葡萄糖。”老医生坐回到原来的位置,似乎在写什么。应该是某个药方。

诊所的灯光很好,林风看着沙发上的那个女孩,大大眼睛配上很漂亮的眉毛,看起来很是舒服。一抹轻松的微笑不觉便挂上了嘴角。

女医生看着林风两人,嘴角出现了揶揄的坏笑。“放心,你的小女朋友没事。只不过以后要注意营养。”

“不,不是,我在路上看到她晕了,就背着她过来了。不是我女朋友。”林风闹了个大红脸,赶紧说出实情。不过看着女孩的眼神却是出现了别样的情绪。

女医生也很识趣地没有再问,不过嘴角的笑意却是没有立刻消失。一直持续了好久。

沙发上的女孩似乎是看出了林风眼神中的情绪,不禁也有点脸红,将头埋了下去。

林风也很识趣地坐在了沙发上,顿时又站起身来,看着女孩说道“我出去一下,你那个朋友估计找不到我们,我去接她一下。”

“嗯。麻烦了。”

林风应了一声便匆匆出了诊所,朝着县医院而去。

汗水已经风干,心里透出微笑。奔跑在秦川的街道上,林风感觉到很满足。原来自己真的可以被自己感动到。

从陈记诊所出来之后,那个微胖的女孩便扶着那个晕倒女孩走在了林风的前面。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安静得刚好。

从微胖女孩手中接过自己的袋子,林风便转身朝着自己的租房走去。

月光越发明亮,林风不知道自己留下的电话号码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奇迹。只是心中的期待却怎么也平复不了。

孤单全被甩掉,

错过的我不想要,

穿越城市的喧闹,

两双手的拥抱,

我们一起恋爱,

和整个世界约好,

……

他叫林风,她叫再见,他们恋爱了。就在那个即将结束的夏天。那一天,来得刚好,秦川的夜晚也不再冰凉。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