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存在感就这么低吗

2020-03-15 12:20:23作者:魔宁自媒体

浮躁的人间,越来越多的人不甘沉默,都想证明自己是有存在感的,可是,又不知如何证明自己的价值,所以弄巧成拙,就成了跳梁小丑一般。

一、

那日乘公车,一个小时的车程,这个时段的乘客多是上班族,一张张苦大愁深的脸,愈发麻木不仁,直到一个小站,一位美女上车坐到我旁边,车里变得不安宁起来,名符其实的美女,连我这个同性眼前都为之一亮,然后,我前座和我后座那两个三十岁上下的男的就聒噪起来,据我所知,这两人是本市最闲得蛋疼的部门公职人员,自从美女上车那一秒开始,两人中间隔着一个我,嘴巴就没停下来,刻意大声地聊些毫无建设性的话题:最近什么游戏最火、这周又有几场饭局、单位某某喊麦那叫一个厉害让人佩服……都不如农村村口那些没事八卦的良家妇女,偶尔还夹杂些网络俗语“老铁,没毛病”“厉害了哥”……恶心得我差点儿没把昨晚的饭给吐出来,车上有些人也开始纷纷侧目,他们越聊越欢乐,还自以为是他们的话题引起人类的兴趣,他们醉生梦死的人生羡煞旁人呢!这两货就这么大嗓门地唠了三站地,然后美女到站下车了,说来也怪,这两货立马闭嘴没动静了,一秒变哑巴,坐到终点站也没再崩出半个字。

二、

还有一种人,与上一类人同样碌碌无为,在现实世界中找不到归属感,却又觉得是生不逢时,怀才不遇,满腔热血,壮志未酬,这类人就喜欢群聊,在群聊天找成就感,比如言语间激怒了谁,骂赢了谁,就觉得欢喜。前不久东哥建了一个影视群,一些有作品没作品都自称编剧的自认为有梦想的人都进来了,不乏滥竽充数者。不是说,如果你一无所长,那就给自己树立一个梦想——去当编剧,反正几十年也拍不出一部作品是很正常的事。里面有个女的就很令人讨厌,无论什么话题她都接得了茬,好像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参透人生了似的,就连军事方面,她也凭着自己从网络得到的一知半解去与人争辩,遇见一哥脾气特大,敏感细节处暴了粗口,结果这哥被群主踢出群了。不管你是对是错,不管那女的是否纯心找事,你先暴了粗口,就违反了群的大忌,对不起了,但是明眼人看得出,那哥只是真性情。

两天后,本人写了一篇《最不要脸的三种人渣:拐卖儿童,小三儿、剽窃者》事先跟群管小徐说好,写完他帮忙转发,因为此篇主要针对剽窃文章的那类人渣,这是所有文艺工作者最痛恨的。我写完就发到群中,还没等大家看完这四五千字,那女的就又开始讽刺我太笨,没智商,我说你是没看完吧,我被剽窃的微电影是别的朋友运作的,那个朋友太老实才被骗,不是我笨,我智商挺高的。她又笑我自夸,又说看了几眼我的文,一看只成扑街了,好像小泼妇骂街一样。姐立马就怒了,什么意思呀?于是你一言我一语争辩不休,本人气大,渐渐觉得这人无聊至极,也不值得生气,于是努力深呼吸,平息怒火,她却仍然没完没了,发些让人讨厌的话,最后小徐看不下去了,说她这样不好,魔宁讽刺的是那些剽窃者,而你攻击的却是同行,于是她又针对开始小徐,话说人事编剧这行的,多是性情中人,又有十来个人看不惯,纷纷说话,话虽委婉,尽量把握分寸不得罪人,但也明显看出在教导那女的不要太偏激,连最稳重的孙哥都发话了。她却越挫越勇,私聊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东哥,恶人先告状,据我所知,同为我们好友的东哥是很关注这个群的,如若不是太忙碌,早就加入话题了,想必是分身无术,我都不忍因这点小事打扰,那货却先却一哭二闹三上吊,还说群里这帮人拉帮结伙,事实上,我只跟小徐、孙哥聊过天,不超过两次,而且素未谋面,大家不过是本着自己的良心,说句公道话而已。最后都该翻篇了,那货还没消停,这事从下午三点多,一直持续到夜间九点,后来只剩下她一个人精神病似的自说自话,没人理了,存在感彻底没了,她就自己退群了。

三、每天发朋友圈,一天好几条的,呃,其实我不想说这个的,因为我也这样,只不过,我是为了一种纪录,或者发泄,仅此而已,有没有人看无所谓,有时也会设置个“三天可见”什么的。当然我也会被人讨厌,被屏蔽,姐承认不低调。

而有人不断刷屏不断更,就是为了给某些人看,或者给所有人看,怕被人类遗忘,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为人类所重视,偶尔消失个一天,到了晚上满怀希望开机,以为问候会铺天盖地,谁知一看彻底懵逼,一条没有,根本没人注意你不在。

无需用那些很LOW的方式证明你的存在感,弄巧成拙,你就成了众人眼中的小丑,还不自知。要么,低调,要么,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很低调!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