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火仙焰劫初成

2020-03-13 11:18:06作者:兰舟容与

爱情

卓修琏声音有点奇怪:“沈总,巴西那个项目,你还考虑不考虑?”

沈沐头也不抬地回道:“我已经说过不考虑了,你怎么又问。”

“嗯,那个。。。”卓修琏欲言又止,仿佛有什么隐情。

沈沐停下手中的笔,“怎么,你找到说服我的理由了?”

“给你看这个,你看那个人是谁?”卓修琏把一份报纸放在他的面前,一脸的神秘。

报纸上有一张年轻女子喜笑颜开的照片,内容说有家C国公司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开立新的分公司。

沈沐看着报纸上黄羽薇那莞尔笑颜,心陡地一紧,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捏住:“羽薇,羽薇,你好狠的心,竟逃到南美洲那么远来逃避我吗?”

沈沐想起羽薇当年咧嘴大笑,百无禁忌的样子,笑得那么轻狂。

=======================================

--帅哥,请问你要来一杯咖啡吗?

--不要,谢谢

--那帅哥需要女朋友吗?

--什么?

--需要不需要女朋友?质优价廉,终身保修哦。

--我有女朋友了(其实没有,但确实击退花痴的好办法)。

--那么,介不介意多一个女朋友呢?

--介意。

--好吧,那介意请我喝杯咖啡吗?

--我为什么要请你喝咖啡?

--因为我想喝啊,像我这么好的女孩子,不请我喝咖啡,天理不容。”

那是沈沐第一次见识到黄羽薇的无厘头歪理,最后他仿佛中了邪似的,不但请她喝了咖啡还吃了晚餐。

“你肯定被下药了,”年轻版的卓修琏道(当年两个人是上下铺的关系),“咱们这学校那么多女生,连系花你都不理,居然请一个无名小辈,勤工俭学的咖啡妹喝咖啡,吃饭!”

沈沐也觉得奇怪,可是不知怎的,心里不怒反而有几分窃喜。

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的辩论赛上,等对方辩论队上来的时候,沈沐突然目瞪口呆。

那个梳着马尾,一脸狂妄的女孩,不就是咖啡妹么?

那天,著名辩手变成木鸡,狼狈地败下阵来。

好阴险的女子!

辩论赛结束时,她就是这样笑的,笑得奸诈轻狂,笑得燕雀无心。

一向以冷静著称的沈沐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抓住她的手,揪出人群,愤怒地质问她。

--你为什么装成咖啡妹?

--我本来就在那里兼职打工啊,你以为人人都是富二代,可以坐享其成么?

--你,你骗我说出辩论策略,你是故意的!

--我骗了么?我只不过问你,你在看什么书,是你自己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我想拦都拦不住好吧?

--无耻!你!你让我请你喝咖啡,让我误解你对我有好感,这都是你设计好的,你还不承认!

黄羽薇嘴眼夸张得大睁,右手按在左胸上,一副不可思议地样子:“我向来以为自己是小脸一族,脸小脑袋小,以至于影响脑容量,思考事情往往不够周详,但考虑到你颈子上顶着如此硕大无朋的脑袋,理因比我知道更多才是。莫非是因为常常吃垃圾食品,造成血管堵塞了吗?”

沈沐张口结舌,目瞪口呆,此时此刻的样子倒是真像是因为血管堵塞而发病的病人

黄羽薇突然靠近身来,在他耳边低语道:“不是天下所有的女孩都对你一见钟情的,你若聪明,怎么会相信会有女孩主动要做你的女朋友?输则输矣,找什么借口。”

她拍拍他的肩,仰首大笑而去,那模样跟周星驰的电影上的奸人并无二样。

沈沐呆呆愣在那里,他不敢告诉别人,他呆住不是因为她说的话让他生气,而是刚刚那她俯耳过来时,发丝拂过他的耳际,酥痒难耐,她身上有种女孩的香气,萦绕鼻端,人去犹存,原来这就是耳鬓厮磨的感觉吗?

卓修琏气愤地说:“下药了!下药了!她肯定给你下药了,网上不是有新闻说,有种什么麻醉药,拍拍你的肩你就被迷住,她就是让你说出银行卡密码你都不会拒绝。”

卓修琏好像只能找出这个理由来解释一向才高八斗的才子,第一辩手沈沐为何会输给一个无名之辈,还是个小妞,还比他低了一届!这真真是奇耻大辱!一回到宿舍,几个男生就气愤填膺地骂起黄羽薇。

“找个男生去追她,让她失身之后再甩了她!”梁易恨恨地说。

“你就不怕她把那个男生先奸后杀么?”柳彦阴阳怪气,虽然他说的有点极端,可碰上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歪理大王,还真有可能。

从那之后,好像507宿舍每晚都要讨论该出什么幺蛾子把那个小女子惩之以法。

直到后来,她真的变成了沈沐的女朋友。

那是学校里号召的生存实验,也就是身上不带一分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过上一个礼拜。

本来就没几个人报名,沈沐和黄羽薇又同属于学校辩论队,很自然地被分配在一组,再加上沈沐的死党卓修琏。

在一个组里,就不能内斗,必须互相帮助,互相监督,度过这个礼拜。奈何从一开始,沈,姜二人的意见就一直相左。一个要向动,一个就偏往西。

刚到指定的陌生城市,花完了三个人身上唯一的一点钱吃了一顿盒饭之后,他们在街上漫无目的闲逛时,正好看到一家宠物店。黄羽薇提出在这家宠物店里帮忙,这样可以赚钱养活自己,度过一个礼拜不是问题。沈沐却觉得幼稚,生存实验的目的是要多体验,不是在宠物店里浪费时间。

黄羽薇兴致勃勃地抚摸着那些宠物狗狗,爱不释手。女孩爱小动物,真是天性使然。

沈沐不说话,突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黄羽薇注意到沈沐的反常,怀疑地斜睨着他:“沈大才子笑什么?莫非喜欢狗狗在沈大才子眼里也属幼稚?”

沈沐不动声色,淡淡地说:“当然不是,我只是想到刚刚看的那本书上,主人公也很喜欢狗,跟你很像。”

黄羽薇打量着他,她知道事情断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一定是有什么圈套等着她上钩。

“哦?”她挑高了眉梢,“什么书?说来听听。”

他脸色平静地让人怀疑,“你真地要听吗?”

“要听。”

沈沐耸耸肩:“那我说了?故事的情节是这样的:‘主人公是一位爱犬人士,某天,他与爱犬开着飞机出去游玩,结果飞机失事,落在一座森林里,主人公被树杈刺破了肚皮,挂在树上,动弹不得,肠子流了出来。由于没有食物,他的爱犬就开始吃他的肠子,然后吃他的心,肝,脾,肾。’”

说到这里,沈沐停了一停,偷眼看黄羽薇的反应,发现她的脸已经由红转白,一定是强自忍着恶心,他忍住笑,继续说道:“然后,两天之后,狗终于开始啃吃他的脸,他说:‘所幸我去见上帝之前,总算没让你饿着。’他还真不愧是位爱犬人士,是不是?”

黄羽薇默默地把狗放下,一声不吭地向前走。

沈沐跟了上来:“咦?怎么一声不响就走?你不想在这里打工了吗?”

“不是啊,我刚刚忘记告诉你了”黄羽薇以手抚额,故作抱歉地说:“我才想起来,刚才吃盒饭的时候,你不是去拿茶水了吗?我看到一只蟑螂在你的盒饭里,我怕太大你吃不下,就帮你把它切碎了,混在你的菜里,看你吃得还挺香的。”

此后的两天,沈沐除了矿泉水,没有再吃任何东西。

卓修琏看着斗得好像乌眼鸡似的两个人,肚子里暗暗好笑。

沈沐见到女孩冷得像块南极坚冰,偏偏一碰到黄羽薇就转眼冰山变活火山,怒得从鼻子眼睛里往外喷火焰,而黄羽薇这个小女子,智计百出,奸诈促狭,怪只怪她任谁都不捉弄,偏偏要来惹沈沐这座冰山,聪明如卓修琏已经看出这两个人是不打不成交,偷偷地在心里爱上了对方,偏偏两个人都是心高气傲,嘴巴又硬,这叮叮当当斗了这几天,总得有个人解围吧。

回到学校,卓修琏就伙同全宿舍的其他两个男生,全力以赴做媒婆,以沈沐的名义给黄羽薇送花,以黄羽薇的名义给沈沐送咖啡,在三大媒婆的鼎力支持之下,两个人终于走到一起。那时候,沈沐还以为他和黄羽薇就这么一生一世了。然而,就在快毕业的时候,一件没想到的事情改变了一切。

不知是谁扒出黄羽薇在大一的时候写的一篇博客,博客上说,经过研究论证,一个女生这辈子最成功的事情就是嫁入豪门,她黄羽薇这辈子一定要嫁入豪门,哪怕成为豪门怨妇。谁都知道沈沐是沈氏集团老板的独子,而沈氏集团的经济实力在全国都赫赫有名,黄羽薇和沈沐交往的用心不言而明。

事情发生之后,沈沐一个星期没有和黄羽薇联系,他希望她能跟他好好解释,告诉他一切都是造谣,一切都是别有用心的人想毁掉他和她的幸福。没想到黄羽薇竟然每天和学校里的另一个男生同进同出,不知在忙什么,完全无暇顾及他的感受。

一怒之下,沈沐没等到毕业便离开学校去往异国他乡做了留学生。

==================================================================

沈沐回国已经是三年之后,先在上海开了一个小小的工作室,到底经不住父亲的再三劝说,最后还是回归家乡,在父亲的公司里承担起重任。

近年来,沈沐与父亲见面似乎总在讨论两件事:一,沈父的退休问题,二,沈沐的婚姻问题。沈父想尽快退休,让沈沐接下所有的工作,成为集团总裁,沈沐却觉得在父亲的集团工作已经尽到了做儿子应尽的责任,不肯接受。沈父希望退休后的生活最好是含饴弄孙,这就需要有个孙子,为了这个孙子,沈父到处给沈沐物色女朋友人选,最后选中老朋友的女儿,也是沈沐的青梅竹马,崔西。

沈父说:“崔西是个地地道道的大家闺秀,她对古典音乐如数家珍,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她喝咖啡懂得闻香识来处,分得清瓷器的年代,连吃早餐都需要用好几种法国名酒来配。”

沈沐却没有办法爱上崔西。他心里有个柔软的地方,生着关于黄羽薇的痼疾,至今未能痊愈,所以关于感情的部分不堪轻触,否则便会血肉淋漓。

崔西邀请沈沐去她开的咖啡馆品尝她从澳洲带来的蓝山咖啡,他却只记得黄羽薇的那句:“不介意请我喝杯咖啡吗?”

大学外食街上那纸杯装的速溶咖啡,竟似比崔西远从澳洲带来的极品蓝山还要好,那是岁月沉淀出来的异香,怎堪比。

沈沐才发觉,他和黄羽薇是自成一个世界的,这个世界不需要所谓的现实逻辑,不需要秩序,那一片混乱,混沌中的强烈爱憎,不断的形神交战,就是他们这个世界的秩序。“混沌是未破解的秩序。”萨拉马戈曾经如是说。

佛火仙焰劫初成,没有了黄羽薇,他的世界天幕低垂,他也成了劫后余生。

他觉得自己元神早已走失,坐在这里的只是肉身,外表葱郁苍翠,内里早就腐坏,因此平时毫无生气,连发怒都觉得多余。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黄羽薇竟然在自己家的公司里工作。

沈沐的突然离去让黄羽薇完全没有想到,后来她才知道关于博客的事情。那只是年轻时逞口舌之快,没想到却被别有用心的人拿来作为她人品上有瑕疵的证明。她也生沈沐的气,如果沈沐信任她,就不会连问都不问她就不辞而别。黄羽薇不甘心,她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

黄羽薇穿着一身职业装,站在离沈氏集团不远的街心公园里。今天本该去沈氏集团面试,她却萌生了退意。这么做值得吗?会不会更让他觉得自己是冲着他家的钱来的?但就这么放手吗?她不舍得。

正在唉声叹气时,旁边一个拉着二胡的大爷停走近来说道:“姑娘,你别再叹气了行不行?我都听不见自己的二胡声了,光听见你的叹气声。”黄羽薇红着脸,连连道歉。大爷问:“怎么了,跟我聊聊你的烦心事,我给你理理。”黄羽薇巴不得有人肯听她诉苦,忙把自己和沈沐之间发生的种种全都告诉了大爷,这些事她一直倔强不肯对朋友说,反正大爷是个陌生人,说完了就结束。

大爷听得摇头,跟黄羽薇站在统一战线上大骂沈沐不近人情,听得她一阵爽快。

大爷:“所以你应聘沈氏集团就是希望有一天跟沈沐重新开始,是吗?”

黄羽薇点头:“是啊,但我有点犹豫,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

“当然对!别犹豫,大爷支持你。”大爷鼓励她。

黄羽薇问:“大爷,您也觉得我这么做能挽回我和他的感情吗?”

大爷挤挤眼:“挽回不挽回我不知道,但起码你能膈应他,等他回国让他天天看见你难受。”

黄羽薇哈哈大笑起来。

黄羽薇最终还是参加了面试。第二天,沈氏集团给她打电话,说沈董事长想亲自再面试一次,无奈,她再一次来到沈氏。

“您,您不就是—”黄羽薇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了。

她面前坐着的,赫然就是昨天在街心公园遇到的那个和气的大爷。

沈奇说:“羽薇,你不要怪他,他小时候吃过苦,知道钱来之不易,这社会上有太多人有这种想法,嫁个富二代,再也不用奋斗了。”

黄羽薇苦笑,不解释了,反正也说不清。

“我想请你帮忙,”沈奇说,“你瞧,我这个儿子从来不听我的话,我留不住他,但我想留住你。来我们沈氏工作,帮帮我。我老了,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在身边,你又聪明又善良,是个好帮手。”

就这样,黄羽薇一毕业就在沈氏集团工作,她到底没有辜负董事长沈奇的厚望,很快成了沈氏集团的外贸部总监,带着一群年轻人把外贸业务做得有声有色。

“黄总,那个混血帅哥又来了。”黄羽薇的助理张钰满脸花痴地过来报告。

黄羽薇一抬头看见舒捷站在办公室外对她微笑,看了看表,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便收拾了一下,跟着舒捷一起离开办公室,留下外贸部的一群猴子们挤眉弄眼地小声嘀咕。

舒捷是黄羽薇的大客户,混血儿,爸爸是美国人,母亲是个非常美丽的中国女人,对于母亲的温柔和东方优雅,舒捷一直非常仰慕,心里暗暗希望自己将来也能娶一位中国女子为妻,他初见黄羽薇就立刻被吸引住了,明明中文很地道的他装作中文很差,请她做家庭教师,还故意装出怎么学也学不好的蠢样子,为的就是博她一笑。黄羽薇为了笼络舒捷这个大客户,只得做了这个兼职。

兰舟容与
兰舟容与  VIP会员 走遍天下,只为寻找好故事

佛火仙焰劫初成

蚕王令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