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不想谈恋爱:蹭了你的车,我就是你的人了

2020-03-12 21:17:46作者:清宵酒温

爱情

1

陆知知把人车给蹭了。

C大主楼下的停车场向来车多,她低骂了句,解了安全带下车。

从包里摸出来纸和笔,腾不开手,用嘴咬开笔帽,一气呵成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

想了想,最后还是忍住没写自己的名字。

将白纸朝车门上一拍,感觉哪里不对劲儿。

她趴在驾驶室外,脸贴在玻璃上朝里面看。

突然,车窗缓缓摇下来。

吓的陆知知连连后退好几步。

得了,蹭车现场撞见本尊,她也不用等人打电话来追要赔偿了。

陆知知没多犹豫,声音低沉:“你开个价吧。”

视野里的那张脸除了要比平时在校园里见到的那些不修边幅的理工小子好看了点儿,稍微再禁欲了那么一点儿,也就是两个眼睛一张嘴,没什么好稀奇的。

可陆知知却盯着他的脸移不开眼睛了。

这个人好像看上去有那么一丝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车门打开了,那人从车里走下来,白衬衣黑长裤,目测身高快一米九,脸色说不出的难看,就跟有起床气似的。

蹭人车还能这么理直气壮,沈安遇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还是C大里的人。

尤其是看他的神情,不羁的很。

沈安遇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一头柔顺的黑发散在胸前,扎了一个苹果头。刘海下干干净净的小脸隐约浮现几分不耐。

目光下滑,女孩一身黄色的小吊带,短裤下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白的碍眼。

手里的包包落地,她慢吞吞的附身去捡。

他开口,职业病发作:“哪个系的?”

陆知知眨眨眼:“这位同学,不用这么严肃吧,蹭坏了车你开个价,要不我给你开张支票,你随便填?”

这声音……沈安遇目光撞上了她的。

沈安遇玩味一笑。

又仔细的看了她一眼。

换做平常,陆知知也不会和旁人磨叽,反正她在学校的名声也不好,不在乎多这一回。

可她昨天回陆宅的时候,刚答应了陆老爷子,一定不再惹事了。

虽没有发什么诅咒自己的毒誓,可陆老爷子这次是铁了心下了最后的军令状……

“不是,这位同学,真的……挺对不起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看看,这车也没什么大毛病……”

沈安遇蹙眉,也懒得将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跟我去教务处。”

陆知知真没想到自己这一失手就把自己送到了校领导面前,虽说她之前也没少来,但现在她真的改邪归正了好么。

回头是岸的第一天就犯事,老天爷不带这么玩她的。

更让陆知知震惊的是校领导看见她进门的第一眼,立刻双眼放光。

这平常见她也没这么热情啊。这老头儿今天吃错药了?

“沈教授,你怎么来了?”

此话一出,陆知知咬到舌头。

她把老师的车给蹭了?她一学生还对着老师甩支票?陆知知想问自己一句,她是谁,她现在应该在哪儿。

陈默赶来教务处领人的时候,撞见的就是陆知知低垂着头站墙角,乖乖挨训的画面。

他快步走上前:“冯主任好,我是陆知知同学的家属。”

“表姐夫,你终于来了。”

陈默冲她温柔的笑了笑,看到旁边站的人,立刻打招呼问好:“沈老师好。”

沈安遇教过的学生不少,认不出来学生也正常,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

陆知知左看看陈默,右瞧瞧沈安遇,感情这两个人认识啊?那就好办了。

她还没松下一口气,就听到陈默彬彬有礼的对校领导道歉:“非常抱歉,是我表妹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您看,这件事情我们需要如何解决?”

陈默在C大读书时是校领导面前的红人,替学校赚了不少好名声,校领导一看还有这关系,忙起身打圆场:“陈同学严重了,不过这件事情……还是要问一下沈教授的意思,是公了还是私了。”

他圆滑惯了,也知晓陆知知的背景,真得罪了陆家,他这个主任也别做了。可转念又瞥了眼沈安遇,这位也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主儿啊。

沈安遇漫不经心地把目光瞥向一旁仿佛已经万事大吉的陆知知,咬字清晰:“想私了不是不可以,念在这位同学也是初犯,给我洗半年的车,这事情我就不追究了。”

陆知知暗暗咬牙,要是从前,早就挥着拳头过去掀桌子了。

叫她洗半年的车?那还不如公了把她通报开除了呢。

许是撞破了她的小心思,沈安遇收回视线:“如果陆同学不愿意,那就抄一百遍马恩原著也可以。”

他说的应该不是早已过世多年的马克思恩格斯两位老人家合写的经典名著选读吧?

陈默用眼神询问陆知知,陆知知咬牙切齿,想了想陆老爷子对她说的话,一忍再忍,只是开口的语气还是没能压下嘲讽:“沈老师您都是教授了,还这么不讲道理的么?”

触及到陈默对她摇摇头,陆知知声音越来越小。

沈安遇低笑一声,声音里裹上几分戏谑:“看来陆同学不知道,我在这学校就是以不讲道理出名的。”

陆知知恨的牙痒痒。见过嚣张的,可她陆知知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比她还要嚣张的。

“好,我洗,沈老师,我给您洗还不行么!”

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

事情和平解决,沈安遇转身就出了教务处。

陆知知垂头丧气的跟着陈默走出来,难得的没精神:“抱歉啊,表姐夫,害你大早上跑一趟。”

“不用这么客气,有什么事情了你就和你表姐说,知知,我们都是你的家人。”他声音很温和。

陆知知鼻子泛酸,突然反应过来,问陈默:“不对啊,表姐夫,我表姐呢?”

陈默轻咳:“她还没起,昨晚……”

提起这个,陈默还对着陆知知脸红了。

陆知知笑道:“不是,表姐夫,都是成年人了,你怎么还害羞呢,和我表姐的性格真是……”

隐隐约约,陆知知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某件很重要的大事。

“不好,表姐夫,我先不和你说了,我们前两节的课是黑阎王的课,我先走了啊。”

陈默盯着越来越远的背影,摸出手机给陈笙发了条微信过去。

2

“知知,今天马原要小测验了,快起床啊!”睡梦中,陆知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猛烈的晃动,强撑开眼皮。

“瑶瑶,你就继续向之前一样帮我答个到啊……”

姜瑶哭笑不得:“这次是测验,沈老师亲自监考,我想帮你,我也没那个胆子啊。”

说完,她捏了捏陆知知的脸:“知知,这学期开学快一个月了,你一次也没去上过马原课呢……”

陆知知突然惊醒:“就是你之前说的C大让众学生闻风丧胆的沈安遇?”

关于沈安遇,陆知知早有耳闻,马原最年轻副教授,三十岁,男,马院的核心C刊有一半以上都是他发表的,典型的学术型专业人才,不讲情面。

对了,还有什么来着?C大挂科率最高副教授。

她忙脱了睡衣手脚并用开始换衣服,姜瑶虽然习惯了,但还是背过了身去:“对啊,已经上过三次课了,不对呀,你不是不怕他的么,之前不是还说沈老师坏话来着?”

陆知知揉揉头发,下床,快速换上了背带裤,两手向上一拉,一扣,效率十足。

“我再嚣张我也不敢招惹这位大神教授啊,更何况我答应了老爷子,我要……改邪归正了我!”

一路小跑到自己的书桌前,抓过马原教材就要拉着姜瑶往宿舍外跑。

“不是吧,陆知知,你今天要去上课?”

刚出门,就撞上了同宿舍的穆淼淼,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朝前一站,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姜瑶见状,笑着回:“是啊,今天马原课小测验来着。”

“着什么急啊,瑶瑶,人家陆知知和我们可不一样,人家有后台,你就不要替她担心了,陆知知,室友一场,抱个大腿,带上我和瑶瑶?”

陆知知懒得和她废话,将她挡路的手用力一推,穆淼淼没站稳,差点摔在地上,她气的跺脚:“陆知知,你给我等着!”

陆知知眼皮都没动,冷着脸拉过姜瑶离开。

耽搁了一会儿,好在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小测验。

只是,偌大的阶梯教室因为小测验,后排的座位全让人占了。

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头。

姜瑶侧脸:“知知,怎么办呀?”

“没事,有我呢,咱们两个就在……”陆知知晃了一周,瞄到了第一排靠右窗的空位:“走,坐前排视野还好。”

人刚坐下没多久,沈安遇就进来了。

“一个小时,写一篇关于共产党宣言的读后感,题目自拟,不少于2000字。”

言简意赅,沈安遇布置了任务,将手里的试卷放下:“第一排的同学上来领试卷。”

陆知知懵了。

抬起脸,对上了讲台上白衣黑裤的男人,将课本立起来,头越垂越低:“妈呀,这世界也太小了吧……”

佛曰,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有没有岸陆知知不清楚,她却看到了自己给自己挖的巨大深坑。

“靠窗的那位同学,上来领试卷。”

刚领完试卷回来的姜瑶偷偷戳了下姜瑶的手臂:“知知,沈老师在叫你。”

陆知知“啪”的一声,将手里的课本拍在桌面上,临危不惧。

姜瑶忙让开了位置,她看着陆知知眸子阴冷,一脸的杀气,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向沈安遇。

清宵酒温
清宵酒温  VIP会员 山河冷漠 你是人间炽热 weibo@ 清宵酒温YA 正在参加鲸海计划 喜欢记得投票助力哦

我不是不想谈恋爱:蹭了你的车,我就是你的人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