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局者

2020-03-11 15:01:48作者:走路带风的少年

那一年他风华正茂,是神魔两界鼎鼎大名的破案高手,由于破解的案件太多,而且很多都是关乎神魔两界高层案子,知道了太多的秘密与肮脏,他决定退出,不再接手案子。

但是,很多时候并不是自己想退出就能退出,于是他对外宣称自己要闭关,神功修炼到了关键时刻,需要闭死关,要么更上一层楼,要么烟消云散。

消息泄露出去以后,神魔两界的大人物们都有了一些小心思,毕竟他知道太多关乎自身颜面的事,于是派遣自己的心腹和得力助手专程前来慰问,并且带来很多有助于突破的宝物。比如:破天丹,三才造化丹,碧髓玉心等等诸多宝物。

名为关心,实则探查,以好安排怎样除掉他还不被外人所知。

神魔历幻神大帝十三万六千四百八十三万七千九百二十五年四月三十日,这一天他正式对外宣称开始闭关。然则第二天他所闭关的地方就被从天而降的一道拳印轰成了粉末。

很多人都大吃一惊,即便有很多杀他心思的神魔都大吃一惊,这该是知道了多大的秘密才会这么急不可待的消灭他。

但是令人感觉到诡异的是没有一个什么嚷着要查清此案是谁做的。

无论是神界还是魔界,真的太淡定了,该吃吃该喝喝,该打打该杀杀。好像鼎鼎大名破案高手压根没存在过一样。

但是每天夜里在这片区域都会有很多实力深不可测的高手前来探查,甚至他们当中还会有人交手,死伤无数。过了一个月,魔界主宰苏醒。

魔界主宰的名字已经没人知道,就算知道也没人敢提,现在全都称他为主宰。

主宰苏醒以后开始神游八方,探查在他沉睡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而神魔两界破案高手在闭死关的时候被人一拳轰杀这件事引起了他的兴趣。

首先当一个人决定要闭死关的时候,他是不会对外宣称自己要闭死关了,就算宣称也是对自己非常信任的人说,因为这关乎自己的姓名,少一个人知道多一份安全。其次,更不会让人知道他的闭关之地,而破案高手却偏偏告诉所有人,就好像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闭关一样。

主宰通过时空回溯看见了那一道从天而降的拳印,这也很奇怪,因为这道拳印真的太普通了,就是一团能量,没有任何属性,而且能量也不是多么强,仅仅是可以把破案高手的所在之地破坏掉。要知道这个破案高手不光破案能力超群,功力之高也不是随便这么一道拳印杀死的。

这件事处处充满了疑点,而主宰觉得,破案高手可能没有死,不,是肯定没有死。其实不止他觉得,神魔两界的高层都不是傻子,只要稍微思考一下,都知道他没死,而且这件事也没那么简单。

那他去哪了?这一出假死又是为什么?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件事对主宰来说就好像看两个蚂蚁打架一样,小事一桩,毫不在意。

过了一年,大家本以为会发生一些什么事,但是没有。

又过了十年,这件事已经被人遗忘了。突然有一天魔界宣称自己家的主宰化道了。

这件事对神魔两界来说无疑是一件大事。

据主宰的属下说,主宰的闭关之地这天早上传来一声巨响,闭关之地都炸开了。他的属下们以为是主宰出关了,但是等了半天也没见主宰出来,于是他的属下们壮着胆子进去,只见主宰的闭关之地一片狼藉,其中还有一丝丝化道的能量,但是没有打斗痕迹。

他的属下本想将这件事暂时压住,但是不知道哪个白痴大叫一声:“主宰化道了。”这件事就是想压也压不住了。

主宰化道的后果就是神魔两界再次开战,而且一定是压倒性的胜利。甚至这件事惊动了神界之主。

一开始神主也不信会发生这样的事,但是经过他的推演,他确实没有在这两界觉察到主宰的波动,那只有三种可能性,一是主宰已经超越了他,二是主宰真的化道了,第三种也是最不可能的一种,主宰突破界膜,不在这一方世界,但是就算主宰真的突破了,也打不破界膜。如果说主宰是突破了,也不可能没有任何动静,所以主宰是真的化道了。

但是神主觉得为了安全起见,魔界暂时先不攻打,万一是有什么阴谋呢?反正魔界就在那,也不急这一时。

过了十年,虽然神主没有主动进攻魔界,但是神界的高层还是一步一步的向魔界推进,到了现在,魔界的地盘已经大幅度缩水了。

但是就在这时,神界大军中的高层不断被刺杀,一开始只是底层将官,后来开始中层将官,在然后是高层,现在甚至到了一些神界大佬的地步,这件事也惊动了神主,神主开始派人调查这件事,但是派出去的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收到他们的消息。

神主开始自己调查这件事,但是就在准备动身的当天晚上,神主也消失了。

神魔两界只剩下一些修为一般的神魔稍微有点实力的不是战死就是被刺杀了。

神主和主宰都没了,得益者是谁?好像没有人。

在一个偏远的大山里,主宰,神主都在这,甚至破案高手也站在这里。

破案高手说:“神主,主宰我们的协议已经达成了,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吧?”

神主:“放过你,可笑,现在你可以永远的消失了。”

主宰:“幼稚,知道我们这么多秘密,我怎么可能放过你,哼。”

破案高手:“我就知道,肯定会这样,山神拜托你了。”

这时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身穿一身青衫,目无表情,只是在左手的的袖口上有一个黑色蜘蛛图案,他说:“每次都这样,就不能换点花样,看腻了。”

神主和主宰都吓了一跳,修为到他们这个地步,竟然没发现身边还有一个人,这个人的修为深不可测。

主宰:“你是谁?”

这个人看也不看他,说:“滚。”

主宰立马感觉身体像是受了一次重击,身体往后飞起四米远,忍不住吐出一口血,神主刺客也吓傻了。赶忙跪下:“前辈见谅,我等无意冒犯前辈。”

青衫人:“哼。”

神主身体一颤,嘴角流出一丝血。

破案高手:“多谢前辈。自我介绍下,我叫白山。我来梳理一下你们让我做的事和目的。”

白山:“首先,神主主动找到我,在我身上布下封神印,以此来控制我,让我为他做事。命令我对外宣称修炼到了瓶颈,需要闭死关来突破,然后出手,造成我被无名高手偷袭杀死。虽然我的死因处处可疑,但是基于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他相信没人能查的出是他做的。而这也正是他选中我的原因,如果他选择别人,凭借我的能力很有可能查出是谁。我死后,过了十年,等到风平浪静,这时候主宰化道了。”

“其实是神主把我送到主宰那里的,让我告诉主宰,时候到了。于是主宰直接抓来一个快要化道的魔族之人,加快他的化道速度,等那人快要化道的时候,主宰带着我来到了这里,之后又是十年。等主宰化道这件事风平浪静之后,神界之人攻杀魔界之人的战事也进行的差不多了,我详细那时候魔界的高手几乎死伤殆尽,但是这时候神界力量太强了,于是主宰化身杀手从低级将领开始,一个个的将神界的高手刺杀干净,这样神魔两界老牌势力几乎被你们清理干净了,而你们这时候回去,就能轻易的统治,再也没有势力能反对你们的意见,我说的对吧?”

神主:“你说的很对,但是你的封神印也快炸了吧?哈哈!!!”

白山:“封神印的时间确实快到了,但是你忘了他吗?”白山指了指青衫人。

神主:“也是,凭借声音都能把我震伤的人,一个封神印确实不是问题。你打算怎么处理我们?”

白山:“你们,我自然是放回了。”

神主:“为什么不杀了我们?毕竟我们这样利用你。”

白山:“我不是你们,而且如果我杀了你们,谁控制这一方世界,而且我马上要离开了,杀不杀你们对我来说无所谓。”

青衫人:“完了吗?走吧。”

白山:“马上,我再说几句,你们二位不要再着眼于权利了,有时间何不去外界看看,散散心,加油,好好修炼。”

说完青衫人袖袍一挥俩人就消失了。

神主看看眼前空无一人,瘫坐在那里,眼中渐渐地更为有神,有了目标,站起来走向远方,多年后,这方世界的界膜被神主打破。

至于主宰,从那天后再也没人见到过他。

青衫人带着白山来到一座山,这座山很高,高到看不见顶峰,但是奇怪的事这座山是个倒圆锥形的,也就是说越往上山体越大。

青衫人对白山说:“这座山叫老妖山,智多近妖,老而不死为妖,越老越妖,所以取名老妖山,我是这座山的主人,你可以叫我山神。”

青衫人接着说:“我们这座山专为那些智谋,计谋过人的人准备,我们并不强制要求他们做什么,只是为他们提供一个交流平台,比如说你,你在布局方面和破局方面很有天赋,我希望你能好好发挥这方面的长处,对了我么还接受业务,比如破案,找人,军事等等这些业务。至于武力方面,等以后搜集些这方面的人才就行了。”

白山说:“你为什么说我布局和破局方面的能力很好呢?我觉得我只是对案子感兴趣罢了。”

山神说:“破案就是破局,反过来就是布局。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啊。”

白山:“。。。。。。。”

山神:“对了,我们的标志是左手袖口上绣一个蜘蛛。”

这时山神用手一指,白山的袖口上多了一个白色蜘蛛。

“自己玩吧。”

白山嘴里嘟囔:“蜘蛛?局如网,我就是那个织网和捕猎的蜘蛛吗?”

相关阅读
李心草舍友任某背景 父亲身份背景不简单无人敢惹

李心草的死引来众人的舆论,很多人都质疑李心草的死不会那么简单的,还说是相约自杀,这根本是警方的敷衍,如今李心草的母亲在微博求助,才备受大家的重视。李心草舍友任某

江湖风波

“就因为我不娶你,你就这样编造证据诬陷我吗?”

相遇:瑶琴与长剑(二)

佳人有琴技,浪子有剑意!你拂袖,我泼酒!任他流血山河破,你我花开又花落!

7-11实行短时营业 网友喊话说好的24小时便利店呢

7-11实行短时营业?从一个定位是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沦为短时营业,这种战略上的根本转变,究竟是为何呢?7-11实行短时营业是怎么回事呢?是由于经营不善,还是因为深夜经营

畅游梦境体验卡之造梦

晦暝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介质只赋予你入梦的能力,以后不许触发它的其他功能。”

柏林深情:相守(四)

季子君:或许不能陪你上战场厮杀,但是我能以我的方式在你需要的时候站到你的身边去。

锦衣之下是圆满结局吗?

《锦衣之下》的结局是圆满的,在番外中陆绎和今夏都还有和谐婚后生活的描述,没有出现什么变故,沉冤得雪的陆绎官复原职,和今夏在一起了,而杨岳和淳于敏也在一起了,上官曦

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原以为是倒插门女婿在绝望下的自救,却不想真相竟是如此的大逆转!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