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人间

2020-03-10 18:47:51作者:遇树

古风

1

怀今在母皇寝宫前跪了快一个时辰,芃芃每隔一柱香的功夫就要跑来报备一次。大概在她看来,我与怀今素来心有罅隙,她有必要替我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书还未翻几页,就瞥见她急匆匆拐进门。

“你别在我眼前晃了,她跪她的,你急什么?”

“不是啊,这次是二公主托小的给您传话。”

“她说什么?”

“说您要是再不来求情,她就撑不住了。”

此番罚跪,说来她应该有些惭愧,课业不好好学,考试时在袖子里藏小抄,抄就抄吧,她还给先生当场抓住了。当时在场的全是达官显贵家的孩子,下了学便传得人尽皆知,陛下面子上过不去,于是便有了这一出。

等我信步踱到殿前,见怀今东歪西倒地跪着,她听到动静立马挺直了背,见是我来,松了口气,眼巴巴地喊了一声“姐”。

我素来与她不甚亲密,一是陛下一直将我作储君培养,每日功课繁重,她年岁小,性子又讨喜,陛下惯着她,没有这诸多约束。二来,是我的确不大愿意见着她。怀今天生一副美人胚子,而我从娘胎里带出来一块暗红色胎记,偏巧长在左脸上,几乎覆盖了一半面容。

可见我心里是有些酸的。

“好好跪着吧。”

她一下子泄了气,嘴巴鼓着。宫人通报回来,我得了准许,进了寝殿。

陛下斜倚在榻上,一双涂了蔻丹的手搭在腹上,饶是每日仔细涂抹些营养品,手背上松弛的皮肤也显出老态。

“儿臣给陛下请安。”

许是午睡刚醒,她打了个哈欠,宫人正轻手轻脚地给香炉换香。

“今日怎么来了?”

“儿臣听闻怀今在此受罚,特意来瞧瞧热闹。”

芃芃在一边倒吸一口冷气,陛下倒是笑了:“这怀今自小给人捧到大,也就只有你给她泼泼冷水。”

怀今自幼受宠确实不假,她出生那年阴雨连绵,各地洪涝成灾。据太史记载,怀今落地之时,东方金光大作,天上印出一块凤凰状的云霞,随后几日,光风霁月,洪水消退。世人欢欣鼓舞,称天降祥瑞,甚至有百姓自发斋戒三日,为这个新生的小公主祈福。

“不过怀今确须鞭策,伍先生虽学识过人,德高望重,却严肃了些,怀今不爱听他说教也属情理之中。”我顿一顿,接着道:“儿臣以为应当为怀今另寻一位先生。”

“怀今顽劣,寻常人不敢对她过多约束,敢管教的又管教不下。”

我暗自呼出一口气,光是念到这个人的名字就有些情难自控。

“卫珩将军月前从边境回京休养生息,怀今幼时素来听他话,卫将军先前亦是伍先生得意门生,儿臣认为他可担此任。”

母皇抬眸看了我一眼,仿佛已然洞穿我的心思,我从来不在她面前掩饰些什么,为的就是在某个时刻不用回避她这样细究的目光,她是这一国之君,也是我的母亲。

她突然叹了一口气,去摸我脸上那块胎记,“你也该成一门亲事了,这普天之下若是有哪个男人能入得了你眼,尽管说出来,没人敢不答应。”

我手抖了抖,苦涩道:“母皇说笑了。”

2

怀今在后面喊住我,想必是腿跪麻了,此时扶着侍女,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到我面前。

“多谢阿姐帮忙。”

奇怪的是,怀今一向目无规矩,对我却礼数周到,此时仍保持着屈膝行礼的姿势,衣裙下的小腿隐隐在打颤。我没有让她起来,她倒也一直坚持着。

“廿日午后,二公主腿伤不适,于花园拜大公主,大公主久视之而不起。”

从花丛另一头传来一道低吟,杨煊着靛青色锦服立于凉亭,玉冠束发,左手捧一书卷,右手拈一根毛笔。

怀今直起身子,喊道:“杨煊,你躲在这干嘛呢?”

杨煊那张白净的脸被阳光晒得微红,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书生气,“臣……臣在此处赏花。”

呵赏花?我看你赏的是面前这朵娇艳动人的二公主花吧。

杨煊是当朝杨史官的独子,史官手中那支笔等他爹退休了是要传到他手上的。他爹大概和我家陛下想到一处去了,不仅储君,史官也得从娃娃抓起。故杨煊自小在皇宫大院人模人样地晃悠,偶见哪个宫闹了老鼠也掏出册子记上一笔。

小时怀今总爱抢他的册子,把死掉的虫子夹在他的书页里。我毕竟是大他们几岁的长辈,端着架子看着杨煊吓得嗷嗷大叫,而我那身份尊贵的妹妹则在一旁捧腹大笑。

“史官者,真实为重。杨煊,你再乱写一气,本公主撕了你这些破烂流水账。”

杨煊愤愤然甩袖而去。

“怀今也告退了。”

回宫路上,芃芃突然道:“卫家地位举重若轻,公主可是在为将来做打算?”

我好奇芃芃小小年纪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不过卫家世代战功显赫,最重要的是手握实权,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

我不这么想,只因我中意之人,是卫珩。

我家陛下宫中宠娈无数,我作为她的储君,在其它人眼里大概只有风流成性这点随了她。在学堂念书时,常有官家子弟偷摸往怀今书本里夹桃花情书。这启发了我,情啊爱的我不愿意写,学着折了桃花别在发髻里,被堵的儿郎战战兢兢缩在墙角里,指着我头上的花道:“公主这花好啊。”

我心想这厮果然好眼色,看出我与平日素淡形象的不同。

“辟邪好。”

……

我安慰自己是挑中的这位不解风情,扭头便见礼部尚书家的小公子正坐在池塘前看书,我故作含羞带怯,坐在他面前,“小公子好雅兴,本公主读书有些不通之处,今晚可有机会与小公子促膝长谈?”

哪料小公子风情解过了头,拍案而起:“我、我是正经官家的公子,怎怎可……”

话未说完满脸涨红,像是受了天大的屈辱,掩面去了。

我也偶见宫外女眷带着学步小儿到宫中叙旧,当然我并未丧心病狂到连这瓜娃子都不放过,只是见小儿可爱,想亲近亲近,哪知小儿后退一步,摸着被亲过的脸蛋儿嗷嗷大哭。

荷安公主恃丑好色——从我年少时已经在宫内传开,当然他们不会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是在杨煊的那本破烂小册子里看到的。

他们谁都想不到我会看上卫家大公子,只因我从未与他交往过密,也从未对他有过轻薄之言。

那些打着幌子的调笑,不过是爱闹。自卑深处,是连喜欢都说不出口的。

多谢阿姐帮忙。

她哪里是在谢我帮她求情解围,她谢的是我为她求得卫珩做教书先生。

3

我十三岁那年,当着全学堂的面,站在先生面前熟背先辈的经世治国之道,而信怀宫的宫女忙着爬树钻草丛,遍地寻她们的二公主。

我从那个爬满嫩绿蔷薇叶的窗口,远远看见她撅着屁股在荷塘里,欢呼着举着一团泥巴站起来。我猜她脸上的泥水都已经干透了,可是她站在那汪池塘里,好像脚下是一片星河。

等我回过神来才发觉先生在叫我,他夸我书读得不错,手里拿着我的文章,“公主的论述有理有据,只是通篇引文,还当有些自己的想法才是。”

我才十三岁,他不该对我期待这么高。

“老师还是严厉如初。”

我以为不小心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却发现门边站了个少年,挡住了大片的光,投下一片阴影。

青带束发,星目俊朗,眼下处一粒小痣,一笑就会藏进眼尾的褶皱里。

少年和先生行了礼,接过我的文章,突然冲我鞠躬行礼:“原来是荷安公主。”

这时门外一片喧哗,先是听见怀今清亮的笑声,后见她光着脚满身泥水拖着身后一众追赶她的侍从跑进来。

“阿姐好大的莲藕。”她风风火火地冲我过来,因今日怀今十岁生辰,满宫的人都抓她回去梳妆打扮。

怀今被追得紧,干脆扔了莲藕,腾出手抓住我的腰带左右闪躲。

“二公主求您跟奴婢回去吧,耽误了晚宴奴婢们担待不起啊。”

怀今抱着我,任由宫女们拽着。

我扒开怀今的手,突然觉得腰间桎梏一松,只见怀今手里的那一长条好熟悉的……我的腰带!

面前倏然一黑,少年飞快地冲过来单膝跪地在我面前,双手虚空环着我的肩膀,用身体挡住我散开的衣裙。

我贵为公主,他不敢碰我。就是这样一个类似拥抱的动作让我有些头脑发热般飘飘然。

我第一次觉得我脸上的胎记如此不尽如人意。

我的声音有些不大自然,“你叫什么……多大来着?”

少年明显一怔,不明所以,“臣卫珩,刚及弱冠之年。”

如今时光流转已有七年,卫珩在京城那几年,与怀今私交甚好。我与怀今从来玩不到一处去,因了卫珩才常常拉着杨煊凑热闹,那之后再出宫游玩,我和杨煊跟在他们身后,意有所指道:“从来只闻新人笑。”

杨煊幽怨地瞥了我一眼,嘴巴动了动。我没见过他哑巴吃黄连的模样,搭在他手臂上大笑。

前面两人闻声回头,无意中与卫珩四目相对,他眼波里流转的情绪有些微妙,我止住了笑,四个人这样各怀心事地在京城繁华的街头站着,好像时间也静止了一样。

之后卫珩被他爹遣去守了五年的边疆,他是个孝子,他爹的命令大于天。

一个月前他回到京城,明日陛下便召他进宫,久隔见故人,不知道他是否一如往昔,我竟有些心慌意乱。

4

芃芃火急火燎跑进来的时候,我房中的帐幔还未拉起。

除了些要紧事,陛下已经不怎么过问朝堂,奏折都转到了我这里。我昨日看到半夜,等好不容易躺回床上,满脑子又都是卫珩的事情,天快亮时才合上眼。

我睡眠浅,她一进来我就知晓,迷糊中听到一个“珩”字。

“二公主在北门亲自设卡,说是要考考卫珩将军。”

“她那水平能考得住谁?”我翻了个身,半边脸都睡麻了。

“不止文斗,二公主还准备了十八般兵器,武斗。”

我闭着眼嘴皮子动了动:“甚好,她那三脚猫功夫,可算撞到关公跟前去了。”

“公主不去看看?”

我突然睡意全无。这几年我与卫珩其实有些联系,边疆来的奏折都是他亲笔所写,驿马日夜兼程,一本本送到京都。

半月前送来最后一本折子,上面龙飞凤舞书了六个字:“不日启程,当归。”

等我领着一众侍从浩浩荡荡赶到北门时,好戏已经过半,怀今正提着一柄剑与卫珩缠斗。

卫珩仍旧一身黑色衣袍,青带束发,与旧日并无不同,看起来高了许多也瘦了许多,脸上晒黑了些,显得五官更加精瘦。

“现在什么情况?”

被我拉了衣角的人鞠躬行礼:“二公主看罢卫将军文章,文斗自动认输。这武斗,卫将军怕也是在逗小孩儿。”

自这人转过身来我便惊诧不已,只因这人我熟的很,平日里他常穿着花花绿绿的衣裳招摇过市,今日反常着一身白衣,颇有些风姿,我竟一时没认出来。

“杨煊,你不是说为史官者,墨笔不离身,白衣最为难洗么?”

杨煊没答话,却一把将我拉倒,紧接着厉剑击在石板上的“咣当”声在耳边嗡嗡作响。

“没事吧,姐。”

遇树
遇树  VIP会员 白日梦患者。 (等等我叭。)

旧人间

又见轻絮落满州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