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隐者不遇(上)

2020-03-06 15:43:23作者:s鞅

世情

王松是一个喜欢做梦的人,因为梦里逍遥自在,全不如现实这般,清冷残酷。没错,喜欢睡觉做美梦的人,每次睁开眼睛,都会带着些许的失落醒来,他在现实里除了在山林之中砍柴,并无其他长处,好在家中有一贤良妻子,王松的生活起居,全由她一直照顾。

结为连理五年的时间里,夫妻二人一次架没吵过,每每王松生气叫骂妻子,妻子总是默不作声,只会低头整理耳边的碎发,夜里偶尔会有几声哭泣,但第二天清晨又做一份热面,放上一碟小菜,等着王松,起床吃饭。

砍柴,并不是有趣的工作,无论是斧柄潮湿的感觉还是单调的把斧头举起再落下,都不能让王松的情绪有任何变化。妻子,也不如梦里的娇妻让人心潮澎湃,无论打骂都不作声,还有每天都是一个味道的清水汤面。让王松时常恶心的干呕。

今天的天气,好像带着腐烂的味道,王松咽下了碗里的汤面,把斧头别在粗布做的腰带上,妻子从来不习惯和他对视,临走的时候,王松看见妻子在收拾自己留下的碗筷,然后坐在灶火边上,一下一下的捞着自己剩下的汤面,白色的面煮出的颜色好像今天天上的云一样,是厚厚的灰色,被妻子尽数吞进她有些干裂的嘴巴里,面的味道是好吃还是难吃,通过妻子的表情难以知晓。妻子吃面的声音,让王松紧紧握住了腰间的斧头,一步一步,向着山里走。

布鞋踏着土地的声音,今天好像格外清楚,土地潮湿的感觉,让人踩的一点也不踏实,早上的面让王松的嘴里有点酸,他把口水吐在路边一根树枝上,树枝上有一只黑红色的瓢虫,瓢虫黑亮的眼睛好像看了王松一眼,它把翅膀裂开,移到了另一根绿的发黑的枝芽上。

王松不自觉的蹭了蹭鞋,向树林茂盛处走去,高大的树干,好像低头俯视人间,平时有风树叶沙沙作响,今天却听不见,可现在并不安静,王松能听到许多声音,他听得到自己的衣襟摩擦树干的声音,听得到自己的脸穿梭树林时,刮断蜘蛛网的声音,蜘蛛总是习惯把网编织在相邻的两棵树之间,记得有一次王松的脸刮破了一张织得密密的网,一个用蛛网包裹着的球一样的小包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王松把小球捏开,密密麻麻的小蜘蛛,爬满了他的手,他现在并不想想到过去发生的事,可是有的时候,你总是忍不住扩散自己的想法。

他记得上一次来这里时,自己砍了许多树干,放在一起,留着下次拿,今天想拿上顺便再砍一些新柴回去,可早上看到的瓢虫,让王松想起了它们身上的刺鼻味道。现在,那味道好像出现在了他的嘴里,现在,他只想回家。

王松此时突然想起来: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妻子,都在做什么呢?

s鞅
s鞅  VIP会员 卖文

寻隐者不遇(上)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