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愿望

2020-02-22 19:14:55作者:哭与笑

志异

38岁的林军最近有个预感,感觉自己的时日不多了。

但是,林军没有丝毫的恐惧,担忧,不甘等等的不良情绪,相反,他还有些小期盼。为啥?一会咱再说。

果不其然,在一个周日的下午,在林军正玩命的搬砖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袍,面容“慈祥”的死神来到他的面前,“有空聊聊吗?”

“没空,一个半小时后再来。”林军忙活着手里的工作,头也不抬地说。

“呃,。。。,好吧。”说着死神消失了。

“叮铃铃,叮铃铃。。。”下工的铃声响了,林军长舒一口气,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混乱地擦了擦脸,找个了背阴的地方坐下来休息。

“那个,现在可以和你聊聊吗?”那位身着黑袍,面容“慈祥”的死神出现在他面前。

“嗯。”林军看了死神一眼,无所谓的耸了一下肩。

死神挨着林军坐了下来,点了一颗烟,“你快死了。”

“我知道。”林军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和别人很不一样。”死神吐了一个烟圈。

“有什么不一样?”林军问。

“别人听到这种消息,一般是痛哭流涕,当然,绝大多数人在见到我的时候就已经被吓昏过去了。”死神用一种无辜的口气说道。

“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事吗?”林军看着死神。

“什么?”死神不解。

“世界上有两件事,一件事,是关你屁事?一件事,是关我屁事?”林军悠悠地说着。

“呃,。。。”

“我和别人一样不一样,关你屁事?你把别人吓昏了,关我屁事?”说着林军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转身走了。

留下一脸懵懵的死神独坐在工地的角落。

林军拿着工地打短工赚的钞票往家走,路过一家熟食店,买了儿子最喜欢吃的烤鸡腿,后又在甜品店买了老婆喜欢的奶茶。然后,身心略微轻松,好像今天的活着的任务结束了。

就快到小区门口了,林军又看到了那个死神。

“我可以在你死前满足你一个愿望。”死神对着那个装作没看见自己的林军说道。

“。。。。。。,嗯,。。。。。没兴趣。”林军迟疑了一下,随即说道。

“呃,。。。,”死神差点被噎背过气去。

“金钱,美女,。。。”死神见林军快要走远了,紧忙喊道。

“呵呵,。。。”听到死神的话,林军又溜溜达达地走了回来,“我都快死了,要钱做什么?美女?老子的那个都废了好几年了,要美女做什么?算了,算了,你也别打扰我了,该忙啥忙啥去吧!”

说完,林军拎着东西就进了单元门。

第二日,凌晨,林军在出早工的路上又见到了那个锲而不舍的死神。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毕竟这样的机会不是人人都有的。”死神像一个及其敬业的推销员,跟着林军的屁股后面,边走边说。

“不是我不考虑,是你给的东西,我不需要!你给一个快死的人一堆钱,你让一个太监去妓院,有毛病啊?完全没有诱惑力!”林军头也不回地哔哩吧啦说了一通。

“。。。。。。”

上午七点半,林军结束了早工,叼着一根油条马不停蹄地奔向了下一个工作的地方。

林军这个人啊,心比天高,可,呵呵,命比纸薄。本事没有,脾气不小。能耐不大,野心不小。小的看不上,大的做不了。活了小半辈子,不仅一事无成,还因为创业欠了两屁股债。

老婆孩子跟着他,没过过几天顺心的日子。夫妻俩也是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有的时候银行的催款电话还来凑个热闹。

一段时间下来,林军夫妻俩的日子处于一种很难形容的状态,双方之间不能说话,一旦有了语言交流,保证像点燃了炸药桶一样,爆发激烈的争吵。夫妻间的感情已荡然无存,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不是现在尴尬的处境,他俩也许早就分道扬镳了。

也许是,不爱了。

林军感到心力交瘁。在父母的帮助下,他还清了一屁股债,现在每天做三份工来还另一屁股债。

可是最近,林军总是预感到了一些,具体是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果不其然,普通人看不到的死神现在天天在屁股后面跟着,还上赶着要满足他一个愿望。这让他很是无法理解。

夜晚,林军拖着疲惫的身躯,几乎是挪着往家里走。没有意外的,死神很有耐心地在路上等着他。

“嗨。有空吗?”死神很随意地招了招手。

“。。。,唉,给根烟。”林军累得没有力气再和死神讲道理。

“哦,好,给。”说着,死神递过一支烟。

林军接过烟,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空地上,“火借用一下。”

“哦,好好,给。”死神紧忙给林军点上烟,毫无尊严可言。

“说说呗,为什么非要满足我一个愿望?”林军狠狠地抽了口烟。

“我想你接我的班。。。”死神小心翼翼地说。

“。。。,。。。啊?”一口烟没抽对地方,呛得林军直咳嗽,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了。

死神一脸无辜的看着林军,不知道下一句选在什么时间段再开口,只有静静地等林军呼吸平顺了。

“为啥选我?”林军那不悲不喜的棺材板脸总算有了些惊讶的表情。

“我找不到别人了。”死神很实在。

“不干。”林军回答也很干脆。

“你再考虑考虑,其实做死神的福利也不错,自由出入阴阳两界,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按照上面的命令完成勾魂任务,其他时间自由。阳间你就是老大,阴间照样有你的三分面子。这是一种很有权利感的体验。。。”死神听到林军的拒绝,立刻急了,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

“这么爽?”林军斜着眼睛看了死神一眼。

“嗯,就这么爽!”死神回答。

“这么爽,为什么你不干了?”林军有些讥讽的口气。

“我。。。,我老婆快要转世投胎了,我想跟随她一起转世。”死神一脸的幸福。

“。。。,。。。”林军张了张嘴,可是没有说出什么。

“你和你老婆转世为人了,你们还能记得对方?”林军好不容易憋出这么一句。

“当然不会记得。”死神瞬间从憧憬中醒了过来,“可是,我还是想在这一世和她相遇,哪怕几率很低。”

“几率很低,。。。,放弃死神这么好的待遇?老兄,你逗我呢?”林军嗤的一声,笑了。

“没有,没有骗你,我已经错过她一世了,我不想再错过一世。”死神低下头,轻轻地说,“我还活着的的时候,当应过她,下辈子还娶她。”

“就这么简单?”林军愣了一下。随即苦笑起来,“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死神被林军的苦笑给搞蒙了,他实在搞不懂林军这个人到底有多神经病,完全不按正常人的常理出牌。

足足10分钟,林军笑完了,满脸的泪水,从骨子里透出一个凄然。

“哥们,你知道吗?”林军深吸了一口气,一脸郑重地说,“我,不想,在死以后还有意识,不想!我不想还能回忆到我这操蛋的一生,不想!我只想在喝过孟婆汤后忘记一切,一切,你懂吗?是一切!得到彻底的解脱!所以,不好意思,你的故事我很感动,但是,不行!”

死神当值九十九年,所勾魂者的数量,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林军是他这九十九年来碰到最特别的一个怪胎,可以说是个奇葩,偏执,极端。

死神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活人可以厌恶人生厌恶到如此地步。

沉默,一人一鬼间保持着沉默。

林军在类似宣泄地大吼大叫后,逐渐恢复了平静;而死神则僵在那里,似石雕。

“你很爱你老婆?”林军惨然一笑,问道。

“很爱!”

“你老婆很爱你?”林军继续问。

“很爱!”

。。。。。。

“我还有几天?”林军又长舒一口,抬头看了看天,问。

“嗯?”死神一时没转过弯。

“我还有几天可以活?”林军撇了撇嘴,带出一些鄙视。

“哦,哦,两天。”死神急忙回答。

“两天?你们还真是催命的。”林军笑了笑。

“算了,。。。”林军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我这辈子也没做过什么好事。”

“你带我走的时候,我顺便接你的班。”林军走了,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

死神楞在原地,他这是答应了?

回到家,林军收起了以往的那副丧气脸,面带微笑地做起了家务,并且以他实际的能力做了一顿算是丰盛的晚饭,坐在饭桌前,耐心地等待着妻子的回来。

很快就要离开这操蛋的世界了,林军却反而轻松了许多。

他静静地回忆着,和妻子初识,初恋的场景;回忆着当初不足十平米的温馨小窝;回忆着新婚的甜蜜,孩子降生时的幸福。

其实,他一直都是很幸福的,虽然落魄了些,可是家人一直在身边。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林军人变得暴躁,极端起来,每天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是从什么时候呢?林军记不住了。

这时候,妻子回来了,看到林军脸上挂着微笑,先是一愣,而后进屋去换上居家服。

晚饭上,和往常一样,夫妻俩谁也没说话。

“一起看会电视吧,。。。”在收拾碗筷的时候,林军开口了。

妻子又是一愣,而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一晚,林军夫妻俩破天荒的没有争吵。

第二天,林军没有去做工,而是带上了一脸懵懵的妻子和兴高采烈的儿子逛了趟公园。由于手头拮据,他们并没有玩什么娱乐项目,只是单纯的散步,散心,时不时地找着话题聊聊天。一家人其乐融融。

除了带着孩子以外,妻子恍惚地感到像是回到了当初恋爱的那段时光。

他们之间的“冰”好像融化了。。。

和死神约定的日期到了,林军把家里上上下下地打扫了一遍,给自己换了套整洁的衣服。

忽然间,他对这个家又有了些留恋,有了些不舍,只是这个时候,死神来了。

“我想问个问题,。。。。,算了,还是不问了。”林军欲言又止。

“准备好了?”死神简单而又严肃地问。

哭与笑
哭与笑  VIP会员 在这个世界,我哭过,笑过,颓过,这些都证明,我来过!

死神的愿望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