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7 15:02:40作者:竹窗留月

灵异

1

杨花在院前拿着大扫把“哗哗”的扫着树叶,“你这树也真奇了,人家冬天掉叶子,你春天掉个没完,小心哪天把你砍了。”

有些痴傻的婆婆正拿着木梳,把脑门前的头发沾着水细细的抿到头顶。

2

“二大爷,你怎么这天儿洗衣服啊?”桐哥儿拎着一大捆韭菜,递给曾有富两张平整的一块钱。

“这天儿怎么了?咦---你这还大学生咧,还信那个?”曾有富泥乎乎的手接过钱还不忘揶揄两句。

刘桐红了红脸,“俺妈说了,还是敬着点好。”

看着走远的桐哥儿,曾有富不以为意的“嗤”了声。

他把刚从散户手上收来的低价菜整齐的摆好扎捆,铁丝绳上晾着的外套在风中若有若无的晃了晃。

3

“他奶奶的,手气真差,不玩了不玩了。”

胡广捋了捋没有头发的光头,抬腕看了下表,11:42。

摩托车在小田坎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轰隆着,一个颠簸,胡广连人带车摔进了田里。

黑夜,碾散了一地纸灰。

4

杨花带着饭盒到医院时,胡广正趴在床上“哎哟哎哟”的叫唤。

“叫你玩牌,叫你玩牌,怎么没摔死你个王八蛋!”

杨花丁零当啷的把饭盒打开,露出里面白花花的饺子。

胡广呲着牙讨好的笑着:“花儿,你喂喂我,我手痛。”

杨花一边叨唠着一边把饺子塞进胡广的嘴里,胡广眯起眼睛含糊不清道:“哟~不错,还是韭菜馅的。”

5

曾有富感觉肚子有点痛,应该是韭菜盒子吃坏了肚子。招呼老乡帮他看着菜摊,他赶紧冲进了三建外围墙后解决起来。

“那谁那事你听说没?”

“刘长根那事?”

墙后面的聊天让曾有富变得兴奋起来,屁股也没顾上擦,耳朵悄悄的贴上了墙面。

“那谁不是事故……”那人神秘兮兮的冲对面的人比划了个数钱的动作。

“啊?不能吧?不是说疲劳作业没看见掉进去的吗?”

“怎么能那么巧?具体……”那边的人声隐了下去,曾有富按捺不住一颗八卦的心,他匆匆提裤离开。

6

老太太坐在田埂上,她手里抓着袋米一把接一把的往地里撒,风,吹乱了她的头发。

“妈,咱回家吧,这米可是长不出稻子的。”老太太颤巍巍被扶着站起来,小脚刚走两步又回头看了看那片地。

只见,一群麻雀正欢快的在地里啄着米粒。

7

“什么?!到底是谁说出去的!”胡广激动中扯得腿伤又痛了起来,姚钱安抚的拍拍他。

“这个,我也不知道从哪传出来的,你养伤要紧,养伤要紧的咯。”姚钱又安抚性的拍拍胡广肩膀:“别动怒,伤好了再说,伤好了再说嘛。”

后座上的姚钱深深的吸进一口烟再吐出来,“走,去工地。”

8

左邻右舍呼在门前,杨花匐在地上嚎啕大哭,

“你们这群杀千刀的,你们简直是血口喷人!”这呜呜声和眼泪,任谁都要动容。

“起来吧,人都散了。”

“这个鬼地方,我真是待也待不下去了!”

杨花抹了把眼泪,掸了掸裤子上的灰扭脸进了侧卧。

墙角的婚纱照,女人娇艳动人,男人一脸死相。杨花咣当一脚踹翻了照片,“看,看,看,我让你看!”

狂风大作,忽然而至的倾盆大雨,让她放弃了今天离开。

9

“十度桥又塌了,我的天那,砸死了好几个。”

“不是说已经打生桩了吗?怎么还会塌啊?”

“我的乖乖,这话可不能瞎说,那人是自己掉进去的。”

“自己掉进去的?我怎么听说是被人下套扔进去的……”

“插播新闻,……十度桥重建再次塌方,目前伤亡不明……”

广哥,我来看你了,你说要带我挣大钱,弟妹你照顾的可还好?卖我的钱你花的可还舒心?

广哥,我好孤单,你可要过来陪我……

胡广被吓醒过来,汗水浸湿了衣服,“医生!医生!”

空荡荡走廊的并没有人回应,胡广翻下床一瘸一拐的往前走去,然而空无一人。

10

杨花兴高采烈的提着饺子去城里找胡广,“死了?!”她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妈,你说哥会转世投胎吗?”

老太太痴木的眼珠仿佛闪过一丝神采,“雨,下雨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