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女

2019-09-11 19:02:42作者:成小羽

灵异

月上柳梢的时候,我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迷路了。

从午后进山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6个小时,前三个小时我跟着地图和指南针还兴致勃勃地朝目的地前进,但指南针不小心摔坏之后,我的方向感在这深山老林里就失去了作用。

地图也没用,就算我能看懂地图里的每一个地形和文字,我也没办法判断现在所处的位置。

本来我还希冀依靠太阳来辨别方位,可惜参天的大树层峦叠嶂,根本连天空都难以看见一处。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的背包里还装了不少吃的。

这里是一处偏远的山区,下午跟着旅行团进山露营,半路上看见一株极为艳丽的花朵,我便忍不住忽略了导游的要求,擅自从队伍里脱离出来。

自恃多少算一个野外生存的达人,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结果事情的发展完全超乎我的控制和设想。

我找了棵大树坐下,从包里拿出水和面包补充体力,然后看看手机,希望能够出现一格信号。

这里人迹罕至,如果导游不能很快发现我不见了,恐怕只能靠自己从这里走出去。

夜色渐浓,原本就昏暗的树林变得更加阴沉,手机电筒微弱的灯光也只能将将照亮脚下,我几乎成了一个盲人。

随着体力的消失,行进的速度越发缓慢,每走一步对我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

我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要离开队伍,将自己陷入这样一个艰难的境地。

现在我只希望导游能尽快发现我不见了,然后依靠他对这片地区的熟悉,带人进山找我。

黑暗中的森林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恐惧,我总是忍不住去想象,黑暗之中有什么。

每当身边出现异样的声音,我都会停下脚步,屏住呼吸仔细聆听。

有可能是跑掉的野兔或者好奇的松鼠,只是恐惧和未知让我将这些可能一一忽略,留在脑海中的只有张牙舞爪的恶魔。

呼吸也越来越沉重,我感觉自己不能再多做行动了,我必须找个地方好好待着,等待天明之后再做打算。

背包里的食物和水,节约点应该可以撑上三天,三天内找到出去的路就好了。

我看过不少野外求生类的节目,只要能找到流淌在山间的小溪,然后顺着水流的方向走,就能走出去。

但孤独的夜晚总是难熬的,更不用说在这荒无人烟的野外深林,平日里觉得清凉的山风,此刻也如刺刀般刮过我的身体,让我本就不多的热量急速流逝。

看来不仅要找个能躲避猛兽的地方,还要能避风才行。

我强打着精神,依靠手机微弱的光继续走,突然,手机闪了一下,然后彻底熄灭。

“妈的!”我忍不住骂了一句,“在这种时候没电。”

黑暗在手机灯灭的一瞬间将我吞噬,现在的我真正是寸步难行了。

但正是因为手机熄灭,我才惊讶的发现在前面有一点光。

那不是萤火虫,而是切切实实的灯光,微黄,在风中摇曳。

我赶紧朝灯光的方向走去,觉得自己运气不错,竟然撞上了看火人。

森林防火是所有山区的重点项目,很多地方都会设有监视亭,每天轮班看守可能的火源。

那里应该就是一处,而且开着灯,想必还有人在。

我顿时来了精神,原本疲乏的身体也感觉轻快活力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朝灯光的方向走去。

穿过一片荆棘,我终于来到那处光源的面前,那不是看火人的哨所,而是一座小民居,那个光是挂在门口的灯发出的。

一层楼高,有个院子,青砖白瓦,墙壁上爬满了各种植物,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岁了。

我很讶异,在这种深山老林里竟然还有人家?

不过今晚我总算有个地方可以落脚,而且他们能在这里生活,就说明这附近有可以出去的路,自己不用再担心生存的问题了。

我走到院门前,轻轻敲响大门。

敲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一声回应:“这么晚了,谁呀?”

门打开一条缝隙,透出些许微光,一个女子的身形出现在缝隙里,怯生生的眼神看着我:“您是谁?”

“您好,我是来这边旅游的,和旅行团走散迷路了,在森林里转了一下午,好不容易才看到您这儿还有人在,想问问可不可以今晚在您这儿住一晚?”我赶紧解释,生怕对方以为自己是什么坏人。

“可今晚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我爸妈都出去了……”对方的语气颇为担忧,似乎想拒绝。

这也可以理解,一个女孩,独自生活在深山老林里,这种时候还有人上门要求借宿,任谁都不可能接受。

“你相信我,我真的是迷路了。”我从包里掏出旅行团的证明给她,“你看看这个,我没有骗你。”

女孩从缝隙里接过证明,然后再递还给我:“但我爸妈给我说了,不能随便给别人开门。”

我有些着急了,挠头思考:“这样,我看你这儿还有电,你能帮我充下手机的电吗?”

“这个可以。”女孩点点头。

“另外,我想问问,你家里有没有电话,我想给旅行团打电话报个平安。”

“有的,你告诉我电话号码,我帮你打。”

“我不记得号码哈哈哈,等一会儿手机电充好了,就能看到了。”我把手机递给她,她接过之后又将门锁上了。

我的心里颇有些郁闷,好不容易找到一处能住宿的地方,居然还被人拒绝,看来今晚还是要在外面过夜了。

好在门口还有灯光,不会让我觉得太可怕。

靠着墙坐下,我闭上眼睛准备眯一会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女孩又把门拉开一点缝隙将我叫醒:“喂,我刚才打电话和我爸妈说过了,她们说可以让你进来。”

“真的吗?那可实在太好了!”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兴奋地回答。

女孩将门完全打开,我这才看清楚这个女孩和院子里的情形。

怎么形容呢,这个女孩很美。

宛如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精致的五官搭配在一起恰到好处,性感的身材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尤其她还穿着睡衣,粉红色的丝质常服将她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虽然不够高挑,但不论胸部还是臀部都堪称完美,身高的劣势已经完全被其他光芒所掩盖了。

我赶紧把视线转向其他地方,观察期院子里的其他东西来。

这处院落的设计偏中式,院子里有假山和人工水池,池子里还有些金鱼乌龟之类的。

几株柏树盆景可谓点睛之笔,一方面补上了位置的空旷,另一方面将院子里的自然气息提升许多,让人不免心旷神怡。

屋子的门上还贴了对联:良操美德千秋在,高风亮节万古存。

看来这间院子的主人以前是个官,并且是那种好官,才敢用这样的对联。

进到屋里,我有些吃惊,因为屋里的布置和屋外有着天壤之别,屋内太简单了,甚至可以说简陋。

粗糙的装修,昏暗的灯光,简单的摆设,我忍不住摇摇头。

女孩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和我在客厅的饭桌前相对坐下,她的眼神里依旧带着些担忧。

“你别害怕,我是个好人。”我安慰她,“你们家怎么会住在这里?”

女孩手指交叉,略有些怨愤地说道:“还不是我爸,非得选在这个地方修。”

“你爸是不是当官的?”我有些好奇。

“你怎么知道?”女孩有些惊讶,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活力。

“我看门口的对联,猜的!”我笑着回答。

女孩疯狂点头:“对,我爸在县政府工作,选在这里修也是为了避嫌,说什么不能让大家觉得自己这个官当得很有油水啥的,反正我也不懂。”

“怪不得这屋子里都没什么家具,看来你爸爸是个好官呀!”

“哼,那可苦了我了,我在这里连个朋友也没有,想找人玩也很麻烦,要走好远!”女孩歪着头,嘟嘴抱怨。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动作让我心跳漏了一拍,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用这样俏皮可爱的动作和你说话,你根本没办法思考。

“那你平时很少出门咯?”为了缓解尴尬,我继续和她聊天。

“对呀,从这里走出去,至少得两个小时呢!”女孩比划着手指,和我说话,“不过还好,我爸有车,会快一些。”

“那怎么今晚只有你一个人在这儿?”

“唉,他们要去走亲戚,我不愿意去,就自己一个人在家呆着咯。”

我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女孩的情绪也越来越好,对我似乎也没那么防备了。

屋子不大,并没有专门的客房,女孩只好让我睡在她爸妈的房间。虽然觉得不好意思,但为了养精蓄锐也没有其他办法。

我本来准备拿手机再试一下有没有信号,却发现依然处于关机的状态,看来这里的电力并没有很好,只能等明天早上再看看了。

躺进舒服的大床里,我很快便进入梦乡。

也不知到了什么时候,我被一股凉风吹醒,全身在那一刻哆哆嗦嗦地颤抖。

原来是窗户被风吹开,我下床将窗户关上,顺便去上个厕所。

刚出门,我就撞到了什么东西,软软的。

然后就是女孩痛苦的叫声,我才意识到,自己撞到了她。

我赶紧在墙上摸索,好不容易才找到灯的开关,打开后发现她正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的脚踝。

“啊不好意思,我想上厕所,没注意。”我急忙把她从地上扶起,双手摸到她的身体,柔软而细腻,非常舒服。

“没关系,也怪我,是我没有开灯。”她解释道。

“怎么样,脚踝受伤了吗?”

她点点头。

我蹲下身去,捏起她的小脚。

她穿着一双白色的拖鞋,五个脚趾头白皙修长,非常干净,也没有奇怪的味道。我努力压抑住内心的冲动,轻轻揉捏她的脚踝:“是这里吗?”

“嗯。”

我继续轻轻揉捏着她受伤的地方,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慢慢有些暧昧起来。

“你多大了?”我问道。

“21。”

“嗯……谈恋爱了吗?”

“没有,我爸妈管得很严。”

我抬起头,仔细地观察眼前这个美人。

她的皮肤和雪一样白,在灯光下甚至有些泛光,一双眼睛因为刚才的受伤而噙着泪珠,更加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想呵护。

我的视线顺着脚趾慢慢向上移动,掠过脚踝,滑过小腿,最后定格在大腿深处。

慢慢的,不只是视线,我的手也开始缓缓上移,一点一点探向……

成小羽
成小羽  VIP会员 随便看看,随便写写

林中女

鼓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