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里的案中案

2019-09-11 15:02:52作者:陌上雨

悬疑

“我市A大知名女教授陈默默离奇失踪距今已经有七天了,可是记者从警方处获悉,经过连日来警方多方面调查,仍然一无所获,甚至寻不到一点蛛丝马迹,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一个大活人,难道人间蒸发了吗……”

收音机里正播放着一则新闻。

与此同时,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按下方向盘的接听键,收音机里的声音瞬间被打断。

电话那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但那语气,不难让人猜到是送快递的小哥。

果然,他问:“请问,你是夏微吗?有你的快递,麻烦你下楼签收一下。”

“快递?”最近我好像没有任何网购啊,怎么会有快递?而且昨天跟老妈通电话也没有说给我寄东西啊……

“喂?你在吗?”快递小哥的声音稍稍有些不耐。

“哦在,不好意思,我刚进小区,麻烦你等我一下下。”

当我确定快递上收件人的名字确实是我,打开快递时,更是一头雾水——里面居然是一部手机。

寄件人处却没有留下任何信息。

难道是谁给我的惊喜?

但是惊喜怎么可能送一部已经过了时的旧款手机呢,于是,我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时间我也无暇多想,将东西往副驾驶座随手一放,开车去了地下车库。

陈默默?

这个名字怎么觉得这么耳熟。

脑海中蓦然浮现出那个沉默寡言的女孩,瘦瘦高高,皮肤黝黑,衣着朴素……

如果非要用一句体面的话,来形容这张其貌不扬的脸,那就只能是有鼻子有眼最为恰当了吧。

但是她的眼神很特别,像一个幽深的黑潭,你永远看不懂她在想什么,也看不到她的喜怒与哀乐。

她便是我的小学同学陈默默,六年来一直坐在我后排,但是六年来,她与我而言,就像空气一般的存在。因为人如其名,她安静的不像话,若不是成绩优异,恐怕真没几个人会留意到她。

前几年回老家,的确听说她在国内一所知名大学任教授,混得是风生水起、颇有成就,已是当今教育界的一股清流。

离奇失踪?

好端端的怎会离奇失踪?

为爱情?为钱财?或者……

我的脑中闪过无数猜测,停好车,迫不及待拿出手机百度“陈默默”这个名字,一搜就搜到上百条关于她的信息。

首先点开她的个人简历,我得确定跟我所认识的陈默默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当一张老气横秋的工作照映入我眼帘,我确定了,果然是她。

虽然时隔多年,但那张脸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其貌不扬,那双眼,依旧深如幽潭,不可捉摸。

紧随简历的是无数条关于她失踪的报道,我一条条看下去,才了解了一个大概。

七天前,陈默默受邀参加某高校公开课,但人并未到场,且之前没有任何临时取消的通知。她向来对工作负责,这不是她的行事作风。

事发后学校联系陈默默,发现她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家中、学校,都无她的身影。更离奇的是,她所居住小区监控显示,只有公开课前一晚进小区的视频,至于她什么时候离开小区,根本无迹可寻。

我的朋友群里也开始炸开了锅。

“你们说陈默默会去哪里呢?”

“据说都没人看到她离开小区,难道是灵异事件?”

“妈呀,我胆小,你可不要吓人,她这张脸就长得够灵异的了。”

“说不定在家中被人谋财害命,分尸了呢。就像我上次看过的那个电影,把人杀了分尸,放进冷柜,再一包包拿去野外扔了。”

“好了好了,越讲越恐怖,还让不让人晚上睡觉了。”

“……”

我默默地看着他们的聊天记录,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张老气横秋的脸,那深不可测的眼神,的确充满了诡异的气息。

也许真如他们所说的种种可能,不由觉得毛骨悚然。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突然想到了那个突如其来的手机,究竟会是什么人寄给我的?

起身下楼,来到地下车库,那个快递盒静静地躺在车副驾驶座上。

我在车里取出了那部手机,翻来覆去研究了一阵,也许是出于好奇,鬼使神差的开了机。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才开机,就看到显示有三条未读的微信信息。

新手机怎么会已经安装好微信app?又怎么会已经有账号登录?又是谁会发信息过来?

我的心开始砰砰乱跳,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深吸口气,点开微信。

上面显示一个好友信息,微信名叫“默默地看着你”,这名字就足以让我背脊发凉,而看到头像的一刹那,我惊得差点把手机扔出车窗,直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那老气横秋的脸,深如幽潭的眼……

诡异的气息再一次袭来,弥漫着整个车厢,沉沉笼罩着我。

以往在惊悚片中看过的片段,又一幕幕清晰地浮现在脑海,我真怕有个七孔流血、披头散发的脑袋,突然从车窗边探出来……

我深吸口气,努力平息内心的慌张,颤巍巍地用手指点开好友信息。

第一条信息:你好!夏微。还记得我吗?我是陈默默。小学六年,一直坐在你后排的陈默默。

四周静极了,静得只能听到我自己砰砰的心跳声和稍稍局促的呼吸声。

我情不自禁看向后排,直觉得那双深如幽潭的眼睛正在后面看着我。

第二条信息:此时此刻,你一定感到很意外,我怎么会找到你。但是,没错,我找的就是你–夏微。我失踪的消息恐怕已经众所周知了,现在,我只想要你帮我一个忙,这样,我就能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找我帮忙?

我既不是盖世英雄,又不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我无非就是一个无权无势、手无缚鸡之力的都市小白领,她找我帮忙?没搞错吧?

我虽然害怕,但还是好奇她究竟遭遇了什么。

第三条信息:你无需紧张,接下来我会告诉你怎么做,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来做就好。

她的口气好像笃定我一定会帮她一样。

但此时此刻,我该做的是不是马上报警呢?毕竟这么多人在找她,而我大概是事发后唯一一个有她线索的人。

才这么想着,手机里突然而至的信息提示音着时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默默地看着你:切记,不要告诉任何人你能够联系到我,更不能报警,如果你告诉了别人,或者报警,我敢保证,我们俩都完了。

我们俩都完了?

我们俩?

什么时候我跟陈默默之间,居然能用到“我们俩”这个词了?

我跟她之间,别说小学毕业后就没有任何联系,就连小学六年间我与她也没有过多的交流与互动。

此刻她居然用到了“我们俩”,这让我实在是“受宠若惊”,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难不成她的失踪还与我有关?

我打开了音乐,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稍后才尝试的回复了一条:你真的是陈默默?

经过三分钟的漫长等待,我终于收到了一条鲜活的回复:是我,我是陈默默。

紧接着一条:夏微,我被人控制了。但是你千万不能报警,答应我。

此时,我虽然紧张,但已经没有之前的害怕了,毕竟,我能确定这不是灵异事件,屏幕的那头,一定是一个大活人。

至于报不报警,我心里仍然持保留意见。

但接下来的一席话,让我彻底放下了这个念头。

默默地看着你:他们已经掌握了你所有的资料,还有你哥在村里受贿的证据,如果你报警的话,他们会把你哥受贿的资料举报上去。

我十分吃惊,甚至有些愤怒:我哥受贿?怎么可能!

我哥任夏家村村长多年,廉洁自律,一直广受好评。

她却罗列出一长串我哥受贿的事实:李涛能承包下村里的那个鱼塘,之前给了你哥不小的好处;还有那条乡村公路,你哥跟那个工程负责人从中也是捞了不少的油水;还有……

其实我也曾好奇,我哥一个村干部,怎么在短短几年时间,突然就发达起来,盖房、买房、换车……

尤其当陈默默发来我哥受贿的一些照片、发票等证据,条条状状,无不属实。

我随即拨通了我哥电话,向他一一求证,我真希望他给我一句否定的回答,但让我失望的是,他只是焦急的追问我怎么知道的。

“哥,及时收手吧。”

挂掉电话,我心中一片凄然。

但就算我心中再不苟同这样的行为,毕竟是我亲哥,出于私心我都会想方设法的保护他,为此,我恐怕也只能受制于人了。

这就是人性的弱点,就算你明白那样做是错误的,但还是会出于某些原因,权衡利弊后去选择违背自己的良心。

百般纠结后,我终于镇定地问:要我做什么?

默默地看着你:他们让你赶紧订一张明天早上去C城的车票,去一趟夏家村。

去夏家村?

我:他们要我回夏家村做什么?

默默地看着你:到了夏家村,他们会告诉你怎么做。

我:可是我还要工作,哪能说走就能走。

默默地看着你:他们说让你自己看着办。夏微,你不要犹豫了,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随后,无论我说什么,手机那头都没有了回应。

握着这只充满了神秘的手机,我的心情就像是过山车,从惊恐、慌张、吃惊、无措到此刻的沉着和冷静。

当即掏出自己的手机,以家中有急事为由跟公司领导临时请了一星期的假,接着在网上订了明早回C城的火车票。

夏家村,这个古老的小山村,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去了。

自从哥哥在城里买了房,我们一家人就搬进了城,只有哥哥时常往返。而我若不是有重大祭祀之类的节日,基本是不回去的。

怀着忐忑的心情,这一晚自然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次日清晨,坐上去C城的动车,并没有告诉家人我回去的消息,因为我不知道对方接下来会有怎样的安排,也不想家里人有任何的担忧。

心不在焉的坐在车上,眼睛直盯着那手机屏幕,等待着对方的下一个指示,可是今天,这手机却比陈默默还要安静。

控制陈默默地究竟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控制陈默默?他们要我去夏家村,究竟想干什么?

陌上雨
陌上雨  VIP会员 陌上雨酥酥,泛舟江中渡。岸未及,声先至,笑问路人:我有故事,你可有酒?

手机里的案中案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