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开了个婚介所

2019-09-10 13:04:40作者:胡拉

传奇

1.在天庭开个婚介所

天庭百年一次扩编的时间又到了,各路妖魔鬼怪从四海八荒赶来。

名额只有一百个,报名的确有数万之多。天庭不养闲人,必须证明自己对天庭有价值才能留下来。

一只梦想成仙的麋鹿精白若,也跟随大流来到天庭。

白若在天庭做了充分的调研,她得知月老年事已高,工作力不从心,导致天庭的离婚率暴涨,找不到对象的老光棍也越来越多。

针对天庭市场的精准分析,白若决定开一家婚姻介绍所,以解决众仙的个人问题。比起那些只知道摆烧烤摊的笨蛋小妖们,白若选择的项目简直高端大气上档次。

白若租了门面挂起牌匾,原以为开业便会被挤破门槛,不料半个月以来,除了苍蝇没有别的活物光顾。

白若在店里打了半个月的苍蝇,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她放下苍蝇拍跑到门口看热闹,只见街道上塞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雄性妖怪,嘴里喊着“女神,女神”,唯一一个雌性是被围在中间的灵溪。

灵溪是白若的同乡,只因长着一张祸害大众的脸,被无数雄性小妖选为第一女神。此时她正满脸笑意地和雄性小妖们挥手。

白若看不惯她招摇的作风,对她一直没什么好感,恨不得把她推翻在地,然后在她脸上踩几脚。

转身回到店里,白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装什么装啊,臭不要脸,也就这些丑八怪看得上你。”骂完心里也舒服了不少。

须臾,灵溪突然走进店铺,开口便要她介绍对象。

白若愣了,反应过来后大喜过望,对灵溪的偏见顿时烟消云散,她弯腰屈膝地露出一个奴才般的笑容:“灵溪妹妹,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你不急着做业绩,怎么有闲心来找对象呢?”

灵溪鄙视了她一眼:“你傻啊,做业绩要有用我早就成仙了。竞争太激烈了,我参加了五届都没能成功,这回我准备找个天庭大佬抱大腿。要知道,上仙的家属是可以直接进入天庭的哦。”

白若深深地被她折服,这都能想得出来,看来自己还是嫩了点:“行,我去调查一下有哪些上仙是单身,再给你安排对象。”

灵溪忙制止:“不用,我早打探好了,天庭兵马大元帅云逸就是单身。据说他还是本届的评审官。”

白若惊呼:“云逸天神?他可是天庭第一男神,据说几万年也没找过对象,号称千年单身狗,万年老光棍。多少仙子在他那碰了壁,我可没把握给你们牵线成功。”

灵溪摇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云逸天神之所以难追是因为他的毒舌。那些小仙女承受能力太差,受不了他的语言攻击,现在好,便宜我了。”

白若疑惑:“可是,你凭什么确定你能承受?”

灵溪凑过来,压低声音:“我是黑熊精。”

白若不解:“什么意思?”

灵溪眨眼:“我皮厚。”

2.打入内部当厨子

来到云逸的府邸,下人告知他正在后院闭关修炼,暂不见客,天庭考核时才会出关。

等他出关黄花菜都凉了,白若没有选择,她打定主意偷偷潜入了后院。

后院种满了芙蓉,白若觉得很亲切,在她的家乡,芙蓉是最常见的花。喜欢芙蓉的人都不会太坏,也许云逸没有传说中那么难接触呢?

院子中央是一座雄伟的宫殿,白若悄悄摸上前,突然不知从哪冲出一条全身棕毛的狗,在她十步之外停下。

白若平生最害怕的就是狗,她曾在青峦山修道,那时还未修成人形,常常被周边的猎狗追赶。她最亲爱的小伙伴,一只叫小黑的兔子就惨遭猎狗的毒手。

眼前的棕毛狗双眼放光,仿佛看穿了她的原形。白若浑身发紧,她强装镇定,死死盯着它,不敢再动。

棕毛狗突然狂吠一声向她扑来,白若大呼救命,转身就跑。

多年没有被狗撵过,白若早就忘了如何逃命。就在狗嘴距她的小腿不足一指的时候,一声口哨声响起,棕毛狗仿佛被定住,随后悻悻地摇摇尾巴跑开了。

白若全身瘫软,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回头看去,一个英武挺拔的身影站在宫殿门口,那人有一张绝美的脸,漂亮的恐怕连灵溪都要嫉妒,除了云逸还能是谁。

白若没空欣赏他那张俏脸,她气呼呼地质问:“这狗是你养的?”

云逸微微颔首。

他面不改色的态度让白若不满:“养狗怎么不牵狗绳?天庭的人素质都这么差吗?”

云逸眉头微皱:“小麋鹿,若不是我及时出现,你已经成了它的腹中之物。早知你不懂感恩就应该让它咬死你。”

“我不管,你不牵狗绳就是不对。”

云逸脸色不悦:“这是我家。”

白若词穷,自知理亏。转念想起今天是来给他介绍对象的,怎么跟他吵起来了。要是把关系搞僵了,这单生意就黄了。

她换上一副笑脸:“实在抱歉,这是个误会。”

变脸之快让云逸长了见识:“误会?我还没问你擅闯我的府邸有何阴谋。若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会把你丢去喂狗。”

没说两句话就要把人丢去喂狗,白若惹不起,她摆摆手:“没有阴谋,没有阴谋,我今天来就是想给你牵红线。”

“牵红线是月老的事,与你何干?”

“月老已经老糊涂了,对婚姻之事早已有心无力,不然你怎么会当了上万年的老光棍。你放心,以后你的幸福就包我身上了。”

云逸脸色大变,虽然他早知道外面给他取了个诨号,可是头一次有人当面叫他老光棍。平日里都说他是毒舌天神,今天竟然被一头小麋鹿气的要冒烟。

白若也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她慌忙补救:“我不是那个意思。”

云逸的脸挤成一团,他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滚出去!”

“哦。”白若知道这单生意肯定是黄了,不由地骂自己嘴贱。

白若失落地往外走,又听后面传来云逸的声音:“等等。”她驻足回首,又听云逸道:“就这么让你走了,太便宜你了。”

有转机,白若窃喜,她点头哈腰:“有什么可以为上仙效劳?我会洗衣、做饭、带孩子。”

“你还会带孩子?”云逸用怀疑的目光扫了她一眼,“就你胸脯那二两肉,能养活孩子吗?”

白若气得当场就想和他打起来,一想到自己的红娘大业,还有那条要吃人的狗,只能狠狠地瞪着他。

云逸浑不在意:“会做饭就留下当我的私人厨子吧,正好我的厨子几月前在战斗中牺牲了。”

白若不解:“厨子还能牺牲?”

云逸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她:“我掌管天庭所有兵马,过的就是刀头舔血的日子,跟着我就要有随时牺牲的觉悟。”

“我反悔了,我没有觉悟,我不想跟着你。”白若三连拒绝。

不能完成业绩是小事,跟着他丢了小命可就太不划算了。

“晚了,小麋鹿,你已经没得选择了。”

白若欲哭无泪,早知道当红娘这么危险,就应该和那些笨蛋小妖一样,老老实实摆个烧烤摊。现在倒好,若是哪天战死沙场,没准就出现在敌人的烧烤架上了。

3.你只是单纯的嫉妒

白若偷偷跑了好几次,每回都被棕毛狗堵在半道上,自知越狱无望的她只好认命当起了厨子。

当厨子的同时,她也没忘记老本行,只要有空便缠着云逸给他介绍灵溪。

为了让他上钩,白若卖力地吹捧灵溪。什么才貌双绝、温婉贤淑,说的自己都恶心了,云逸竟然一点都不动心。

白若怀疑云逸那方面有问题,不然作为一个雄性生物,几万年的夜里他是怎么度过的?难不成终日与右手为伴?

云逸应该从来没见过美女,不知道外面的妖艳贱货们多会卖弄风骚。但凡是个男人看到灵溪都会忍不住吞口水,她就不信云逸在她面前能不动凡心。

白若找到灵溪,和她策划一起偶遇,给云逸一见倾心的机会。

地点就选在天庭的仙家园林,白若一顿忽悠,终于将云逸骗出府邸。

还未进入仙家园林,白若和云逸就听到里面传来嘈杂的呼喊声,“女神”的呼声冲击着耳膜。园林里到处都是为灵溪应援的小妖,她的人气越来越旺了,上一次见她还没有这么多追随者。

白若远远地看着众星拱月的灵溪,莫名的气不打一处来:“不就是长得好看点吗?还真把自己当女神了。”

这是赤裸裸的嫉妒,云逸都能听出浓郁的酸味,他附和道:“说的对,不就是长得好看点。虽然你没她长得好看,但是……”

白若瞪了他一眼,会不会说话啊,明明听起来是安慰人的话,怎么从他嘴里出来就这么气人。好在后面有个转折,她满脸期待:“但是什么?”

“但是你气质——”云逸把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摇摇头,“不对,你气质也没她好。”

白若双眼冒火,果然没憋什么好屁,直骂自己蠢,对他那张嘴居然还抱有期望。

云逸似乎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过分,他补救道:“不过你的胸比她,”他瞟了一眼,还是无奈地放弃,“算了,你没有。”

白若的胸口仿佛受了一记重击,气血在体内翻涌,险些喷出一口老血。若不是实力不允许,早就一口咬死他了。她真想把衣服扯下来证明她有,虽然扁了点。

云逸忽略她的表情:“你自己都瞧不上她,竟然介绍给我,你这个红娘可有点不合格。”

白若狡辩:“这是两码事,女人看女人和男人看女人是不一样的,我不喜欢她不代表她不适合你。”

“因为你只是单纯的嫉妒罢了。”

白若没有接话,默默地看着前方。

云逸转过脸:“怎么不说话了?被戳中痛处了?”

白若说不过他,只能干瞪眼,她在心里已经骂了几百遍了,这人怎么就不会看人脸色,话都被你说尽了我还能说什么。

云逸朝她气得鼓鼓的腮帮上捏了一把:“人也见过了,现在满意了吧?打道回府吧。”

“喂,相亲不是这样的,你们起码得聊一聊啊。”

云逸转身就走:“我从没答应你和她相亲,能跟你出来看她一眼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白若追上去:“原来你早就知道了,等等我。”

4.这是个天大的误会

南海发生小股叛乱,龙王被叛军捆成了粽子送到天庭。

这是挑衅,是在大元帅云逸的脸上扇了一记响亮的巴掌。

云逸码了几十号亲兵,顺便去厨房通知正在烧饭的白若一同出发。

白若自然不肯,她连狗都不敢惹,更别说那些亡命之徒了。她挥舞着手里的锅铲:“开什么玩笑,我只是个厨子啊。”

云逸自有一套理论:“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打仗可是体力活,不吃饱怎么打胜仗。”

白若摇头:“不去,死都不去。”

“这可由不得你。”云逸步步紧逼,白若被他逼到墙角,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离她只有一指的距离,白若的脸瞬间就红透了。

白若心思复杂,不知道云逸是不是企图对她进行潜规则。听说很多小妖被评审官潜规则后都顺利进了天庭,也不知道是赚了还是亏了。

那张脸越来越近,他呼出的气息喷在白若的脸上,白若无论是脸上还是心里,都痒痒的,极为难受。

听天由命吧,她闭上了眼睛。

等了许久,白若也没有等到云逸进一步的动作,她睁开眼,只见云逸正抓着她脖子上绣着芙蓉的粉色丝质围巾端详。

白若莫名有些失望:“怎么了?你喜欢我的围巾吗?”

胡拉
胡拉  VIP会员 我,算了,我紧张。

我在天庭开了个婚介所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