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小姐

2019-09-08 17:03:27作者:阿末秋

青春

彼时的我在灯火阑珊处,灰蓝色的天空笼罩着这繁华的古镇,冷色调的灯火让这个冬季越发的寒冷,下意识中我把棉厚的衣服紧了紧。但人们依然乐意哈着热气,穿梭于大街小巷中,寻找胃中的慰藉,寻找那欢声笑语。未能免俗,我也是芸芸众生的一员,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或是干净利落的马尾,或是知性森系的长发,或是乖巧可爱的学生短发,每当我看见这短发时,我的脑海中便浮现起刺猬小姐的身影。

刺猬小姐,印象中,似乎也是有这样的短发,皙白的皮肤,瘦弱的身体,但更让人映像深刻的是她倔强的眼神。

我曾无数次幻想,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我能和她相遇,是在那种大雪中,那种鹅毛大小的雪纷纷扬扬的落下,我在夜晚的雪地中散漫的走着,抬头的一瞬间,希望看见的是她的面容,然后我要故作冷酷的微笑着,看他一眼,然后遁入这茫茫大雪中,我觉得这一定很酷,但现实中的我却败的一败涂地。

第一次见到刺猬小姐时,她正在吃饭。那时的我人生失意,落荒而逃的离开了自己生长的城市,来到刺猬小姐的城市,我们住的很近,楼下便是这周围仅有的快餐店,所以我们经常见面,就像第一次见面可能便是在这个快餐店,谁知道呢。彼此是不熟悉的陌生人,但似乎又有些温度,是因为“太阳”,“太阳”是和刺猬小姐的闺蜜,她总是风风火火的在旁边大惊小怪,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和一切事物都很熟的样子,当太阳小姐咋咋呼呼把她的饭菜端到我桌子上时,我着实吓了一大跳,爽朗的问道:“小哥,我把桌子上的辣椒拿走了哈。”我迷糊的点点头,从此,每次路过太阳小姐和刺猬小姐时,彼此都会很礼貌的打个招呼。

渐渐的,我便和这两个可爱的女孩子熟悉了,从刚开始的招呼微笑,到后来的寒暄几句,再到彼此为对方把账单结去。再后来,知道这两人已近在本地生活了好些年,这里的大街小巷都被他们熟知,在不工作,或者下班的时候,我和刺猬小姐和太阳小姐及他的男朋友小豪无数次一起走过这纷纷扰扰的大街,想想无数次的梦回午夜,还是会记起那段青葱岁月,安静,美好。

一段时间后,我离开了这个城市,而在这段时间里,我看见刺猬小姐用刺包裹自己三次,眼神是那么倔强,又像只被欺负的小狗一样,无依无靠在角落中,滋着牙齿,狰狞着表情,又害怕的蜷缩着。

第一次包裹,那时的我们关系还十分友好,愿意彼此给对方倾诉过去的事情,她说她的梦想是开一家幼儿园,因为她最喜欢孩子,天真善良还可爱;也愿意一起去走过这大街小巷,尝尝各处的美食,留下一段段回忆和一个个脚印,日子也算是回暖了,但在冬日里最寒冷的时光里,不也会偶尔有炙热的太阳,让你觉得冬日就要离去吧。那天,刺猬小姐在小餐馆眉头紧的像雷阵雨前的乌云,整个人一副杀气腾腾。后来得知,在公司里面,有个同事,和刺猬小姐玩的特别好,两个在公司天天阳光姐妹淘,但是那个小姐妹喜欢的优质男喜欢和刺猬小姐也玩的挺好,那个小姐妹多次和优质男表白不成功,便觉得是喜欢上刺猬小姐,心中大怒,便一气之下在各种通讯软件大骂刺猬小姐,言语过激,不堪入耳,刺猬小姐怎会善罢甘休,回敬一切不堪入耳的话语,气喘吁吁过后更多的是心结,就是这个心结,才让刺猬小姐变成刺猬的吧。

事后我陪刺猬小姐散心,刺猬小姐和我站在住所后面的“东抚大桥”桥头吹风时,感慨道:“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的吧。”彼时的我还是个懵懂的少年:“尽管心中说着可能会我是个例外。”但依旧只是笑啦笑,宽慰道:“都会过去的,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喜欢你,就有多少人讨厌你。”

第二次包裹,是对我。那时刺猬小姐一直在寻找果实,也许我也只是其中一种,毕竟,刺猬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是要有足够的果实来贮存,才能安心的度过这个荒芜又寒冷的冬季,刺猬小姐开始疯狂的对我好,总是很热情的对我打招呼,总是很用力的照顾着我,带我走遍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用她的笑声感染我,我又何尝不是刺猬呢,也需要果实来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季。当我还是在“东抚大桥”望着刺猬小姐白皙的侧脸时,我终究还是问出了那句:“我能照顾你么?”刺猬小姐不答,只是好看的笑啦笑:“冬天快要过去了。”

成年人的世界里,及时止损是基本法则,万千世界中,没有什么是走不过去的。从此你我皆路人,体面的好友又为何不可,买椟还珠的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少做了,毕竟得到了一辈子朋友这个“珠”总比一时间你侬我侬的“椟”好吧。但奈何,当时的我还未经历时间的洗礼,不知道时间的魔力。

终结是信了那句“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换得一句“老死不相往来。”

第三次包裹,是对太阳小姐,彼时的关系大家都已经十分僵硬,太阳小姐是个很爱男朋友的人,在任何人当中,男朋友是排第一名,当然也包扩刺猬小姐,刺猬小姐尽管对太阳小姐很好,但是依旧心中产生一些难免的疙瘩,在第三次包裹中,她选择了删去了太阳小姐一切的联系方式,在太阳小姐决定和男朋友离开这个城市以后。

刺猬小姐是刺猬呀,当你抱紧她时,你会生疼,当你远离她时,她又去找别的果实了,你是果实,我是果实,大家都是果实,但冬日终究会过去,会有让刺猬小姐认为是刺猬的人出现的。

在“东抚桥上”吹风真的很舒服,远处的火烧云映射在波光粼粼的抚河里,微风拂过,是温暖的,我一度沉醉于那。在那,我对刺猬小姐轻笑道:“你说会有人比我对你还要好么?刺猬小姐点点头说道:“也许吧。”我叹口气,忧郁的接上话题说:“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以后遇见那个人,就可以和我比较了,至少那个人要比我对你更好吧。”刺猬小姐狡黠的眨眨眼,笑意的点点头。

多年后,我身边再也没有刺猬小姐这种人,她自尊自爱,要强,我不否认她的热度,但我也曾质疑她的纯度。

多年以后,我在太阳小姐那里得到她的消息,听说她开了一家幼儿园,但经营不善,没有开下去,我有点唏嘘不已,太阳小姐宽慰道:“刺猬小姐那么要强,不会吃亏的,她可是刺猬呀。”

阿末秋
阿末秋  VIP会员 就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丢了400元钱相要去自己写作赚回来

刺猬小姐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