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重生

2019-09-08 11:03:45作者:一夜秋凉

世情

1

夏日的龙城,潮湿、闷热,仿佛一个大蒸笼,出门没几分钟,就能把人蒸得汗津津、油腻腻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王一凡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站在龙城的客运站入口,茫然地看着进进出出的人群,不时的有人过来问:“小哥,坐车吗?去哪里?”

去哪里?是啊,我要去哪里?我能去哪里?王一凡口中喃喃自语,他看起来有些茫然,有些无助,还有一丝丝的痛苦。

今天是六月八号,高考的第二天,如果不出意外,他本应该坐在教室里参加高考。然后等待高考分数,填写志愿,等着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到来。可是现在什么都没了,人生一切都已改写,而改写这一切的竟然是他的亲生爸爸。

昨天,高考的第一天,王一凡像往常一样,起床洗漱,吃早餐,然后收拾东西准备去参加高考。高考是人生大事,马虎不得,虽然头一夜已经把东西都收拾好了,为了以防万一,出发前还是再检查一遍。

这不检查不要紧,一检查王一凡慌了,准考证呢?昨夜明明是放进去的呀,怎么没了?王一凡急了,赶紧翻找起来,书包、课桌、床上,甚至连床下都找了还是没有。

就在王一凡心急如梵地找东西的时候,八岁的妹妹进来了,问道:“哥哥你找什么呀?”

“兮兮,你看见哥哥的准、准考证了吗?”王一凡急急的问道。

“哥哥,什么是准考证?”妹妹不明所以,自然不知道王一凡说的是什么。

“准考证,怎么说、说呢?就是一、一张纸,”王一凡挠挠头,比划了一下“就是一张像、像书本大的纸、纸,上面有我的头、头像。”

“这个呀,我刚才看见爸爸拿了张纸,烧掉了,不知道是不是哦!”

“什么?被爸爸烧、烧掉了?”王一凡懵了,赶紧往楼下跑。

楼下,爸爸正淡定地吃着早餐,仿佛世间一切跟他无关,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王一凡一到楼下,就急急地问,“爸,我的准、准考证呢,你是不是烧、烧掉了?”

爸爸头也没抬,淡淡的说:“嗯,是我烧掉了。”

“爸,为、为什么呀?你为、为什么要烧、烧掉它?你不知道,没、没准考证,我就不、不能参加高、高考了吗?爸,你这是要害、害死我呀!”王一凡急了,对着爸爸大吼道。

看到王一凡吼叫,爸爸来了气,他一拍桌子,“我能不知道吗?就是因为知道才烧掉的,也好让你断了参加高考的念头。你看就你这结巴的样,参加高考了又有什么用,能做什么?我不只一次跟你说过,读到高中毕业就不读了,回家跟我干活,你哥哥要上大学,你妹妹也上小学了,家里开销大,你成年了,把你养这么大,也该为这个家出力了。”

“爸,你怎么可、可以这样?上、上大学是我的梦、梦啊!”王一凡急得要哭了。

“就你那成绩,再看你这怂样,还梦想,不给我丢脸就不错了,这两天你哪也别去,过两天老老实实给我到店里帮忙干活。”爸爸用手指着王一凡,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

“爸,你偏心、你偏心!”王一凡双手抓着头发,蹲在地上痛哭起来。

“任你怎么说都没用,准考证已经烧掉了,今天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呆在家里。”爸爸说完就没有再搭理他,摔门出去了。

这时的王一凡傻掉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爸爸会如此绝情,以前虽多次劝过他让他不要参加高考,说家里压力大,很难再供一个大学生,但也只是说说,没想到竟然在高考的前一刻来了这么一招。

一看高考的时间快到了,王一凡脑中灵光一闪,心想着跟监考老师说说情况,或许能破例让他考试。

他骑着自行车,飞快地向学校驶去。可到了学校,他绝望了,没有准考证,根本连学校都不能进,别说考试了,尽管他一再解释,哪怕下跪磕头,就是进不了学校,这下他是真的绝望了。

王一凡不知道是怎样离开的学校,他拖着沉重的双腿,两眼茫然,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看着车水马龙的大街,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种孤独寂寞,了无生趣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走进一家小店,买了几瓶酒,一些花生米和水果糕点的东西,坐车径直来到城外的一片墓地,王一凡走到妈妈的墓前,抚摸着妈妈的墓碑,泪如雨下……

2

王一凡从没见过妈妈,对妈妈唯一的印象就是妈妈的照片。小时候听爷爷奶奶说,妈妈很是温柔美丽,和爸爸相亲相爱,相敬如宾。他们生活在龙城的一个城中村里,爸爸开着一家家电维修店,妈妈在村里开了个小卖部,生活虽不算富裕,但也悠然自得。

王一凡有个哥哥,叫王鸿飞,哥哥是爸妈的第一个孩子,他们疼爱之极,给孩子取名鸿飞,希望孩子长大后有鸿鹄之志,一飞冲天。

在哥哥两岁的时候,妈妈提议,再要个孩子吧,最好生个女孩,儿女双全。深爱妈妈的爸爸同意了,并且满心期待。

十个月的期盼与小心呵护,第二个孩子终于降生了,然而没想到的是,第二个孩子也是个男孩。这本没什么,只要是自己的孩子,男孩女孩也就无所谓了。然而让爸爸痛心是的,妈妈在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竟然大出血,连孩子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去世了。

爸爸伤心欲绝,总觉得是第二个孩子害死了亲妈,所以他对这孩子总是不怎么待见。那时奶奶抱着孩子问爸爸这孩子取什么名字呀,爸爸想都没想就说:“取啥名呀,他就一凡人,叫一凡好了。”

王一凡就这样慢慢的长大了,没有妈妈的呵护,也没得到爸爸的关爱,好在那时爷爷奶奶还在,有他们的爱护,哥哥也对自己不错,跟自己玩得很好,很多时候被爸爸责备了哥哥还护着自己,让他这个没见过妈的孩子还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然而命运啊,最是爱开玩笑。就在王一凡懵懵懂懂慢慢长大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事情,彻底改变了他,也成了他不幸童年的根源。

就在他五岁那年的一天,他和哥哥在玩捉迷藏的游戏。王一凡的家在村子比较靠边的地方,那年月,村里的孩子都在外面玩,并无大人看着。

轮到他藏了,他跑到村子边一个无人住的小屋里,躲了起来。躲了好久都没看到哥哥找来,他还暗自得意自己藏得好。就在他得意之时,一双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他想喊却怎么也喊不出来。

王一凡渐渐的失去了知觉,等他醒了的时候,已经来到一个小黑屋里,里面还有十来个和他一般大小的孩子,男孩女孩都有。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年幼的王一凡顿时大哭了起来。这一哭不要紧,很多孩子也跟着哭起来,这时,一个长相很凶的大叔拿着一根鞭子,举起来吓唬到,“哭什么哭,谁再哭就不给饭吃,拖出去喂大灰狼。”

孩子们被吓住了,很快就不哭了,一些年幼的却哭得更厉害了,无疑,那些哭闹的都被拧起来打了屁股,王一凡就被打了好几次屁股。

小小的王一凡不知道这是哪里,为什么要被抓到这里来。爸爸在哪,爷爷奶奶在哪,哥哥又在哪,他想他们。可每次一想,一哭,就挨一顿打,还被饿了几次。

慢慢的,王一凡不再哭了,他每天就站在窗前,呆呆地看着窗外。他虽小,但也能发现,每过一两天,就会有一个孩子被送走,他不知道他们被送去哪里,是送回家吗?我也会被送走吗?会送我回家吗?他在心里想着。

不知道被抓来的第几天,就在王一凡越来越恐惧,越来越想家的时候,冲进来一群人,他们一进来就把看门的和屋里的人控制住了。几位美丽的阿姨过来,抱起屋里的孩子,温柔的说道,“孩子们,别怕,我们是警察,你们得救了,我们就送你们回家,你们很快就可以见到爸爸妈妈了。”

孩子们一下子都哭了起来,才知道自己是被人贩子拐卖了,好在警察来了,他们也没有被送走,很快就回到了家。

王一凡回到了久违的家里,看到了爸爸,爷爷奶奶和哥哥,再见熟悉的亲人,王一凡顿时大哭起来。

本以为爸爸会抱抱自己安慰自己,哪知爸爸一把拧起自己,大手对着屁股就是一顿打,边打边骂:“你跑哪去了?你跑啊、跑啊!做个捉迷藏都能把自己弄丢了,为什么哥哥能回来,你就不能,你急死老子了,看老子不打死你。”

本就委屈的王一凡更是委屈了,好在爷爷奶奶夺过自己,才没被爸爸继续打骂。

此后的王一凡变了,变得胆小怕黑,变得木纳呆滞,不爱跟人交流,甚至说话都有些结巴。他不再大笑,不再跟哥哥到村里去玩,他常常坐在家中的院里子,看着天空发呆。

3

王一凡上小学了,在学校教室的讲台上,王一凡给同学们做了自我介绍“大、大家好!我、我叫王、王一凡……”还没等王一凡说完,台下哄堂大笑。

“哇,原来他是个结巴!”

“不紧是个结巴,还是个胆小鬼呢!一见生人就发抖,很怂的。”同村的一个同学跟大家说到,同学们再次哄大笑。

那一次自我介绍后,他就渐渐成了同学们的笑柄,闲得无聊时的打趣对象。知道他胆小,就时不时有学生在放学的路上堵他,调侃他跟他打架,虽有哥哥护着,但是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回家。回到家,爸爸看到他这模样,又是一顿打。

从此,他话更少了,几乎不说话,也不跟同学来往,只想好好读书,以后上个大学,离开这个地方。

然而,不管他怎么努力,成绩总是在中等线徘徊,不上不下,这让他很难过。更难过的是哥哥的成绩却是很好,这让一向偏心哥哥的爸爸更偏心了,没来由就对他生气。

颤颤惊惊中熬到了三年级,爸爸再婚了,婚后的一年,后妈生了个小妹妹,爸爸给这个可爱的小妹妹取了一个如诗如画的名字:王婉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可见爸爸对这个妹妹是多么疼爱。

有了妹妹后,爸爸变得温和很多,极少打他了,但爸爸更忙了,除了白天干活,晚上回到家,要么辅导哥哥写作业,要么帮着后妈带妹妹,对王一凡极少过问。

兄妹三人,光看名字,哥哥王鸿飞,名字大气磅礴,妹妹王婉兮,清雅飘逸,唯有自己,王一凡,平平凡凡。如果真是平凡也就罢了,还命运坎坷,一波三折,特不招人待见,好几次,王一凡就在想,难道我不是爸爸亲生的,为何如此对我。

王一凡的后妈杨娟,还算温婉,但或许是受爸爸的影响,对王一凡也不是很热情。大部分的时间,王一凡都是在爷爷奶奶那度过。

十八年的生命中,如果说还能让王一凡感到温暖的,就是爷爷奶奶了。平时兄妹三个一起玩耍,不管谁犯错,挨批评的都是王一凡,每当这时,爷爷奶奶就会默默的拉过王一凡,护着不让打,心疼这个从来没见过妈的孩子。

中学毕业那年,哥哥上大学了,考虑到家里开销大,爸爸就让王一凡辍学回家,帮忙干活。王一凡苦苦哀求,爸爸都没同意,好在爷爷奶奶一起来苦劝,轮番上阵,爸爸才软下来,让王一凡上了高中。

高中三年,王一凡拼命读书,他知道自己基础不好,就每天起早贪黑,总算把自己成绩赶上来了,虽不是很拔尖,但不出意外,考个普通大学不是问题。

虽然他一如既往的胆小怕黑,说话结巴不爱交流,但并不妨碍他要上大学的梦想;然而,爸爸一把火无情地烧掉了他的梦想。

爷爷奶奶前两年也已去世了,再也没有人来给他撑腰了,没人护着他了。王一凡拿着一酒,坐在妈妈的墓前,默默的流着泪。

自己爷爷奶奶去世后,他就喜欢到妈妈墓前坐坐,跟妈妈说说心里话。对于妈妈,他的心是复杂的,他感谢妈妈冒死给了自己生命,但也让他自己一个人这在世间受尽白眼,尝尽世间冷暖。他常常在想,如果妈妈活着,自己是不是也会像哥哥和妹妹那样,有人疼有人爱。

王一凡哭得一塌糊涂,那一晚,他在妈妈的墓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王一凡回到家里,爸爸和后妈不在家,妹妹也上学去了,他看着这个生活了十八年的家,已没有任何留恋,他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家。

4

王一凡站在车站的入口处,迟迟没有去买票,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哪里才是他的归宿。

“小哥,要去绿城吗?还有两个位,马上发车。”一个中年男人拉着王一凡问,

绿城,那是一个离他所在城市不远的城市,行程两个多小时就可到,既然不知道去哪里,那就去绿城吧。王一凡跟着中年男人漠然地上了车。

这是一辆中型客车,车身不是很长,车上也就二十来人。王一凡上车一看,车上基本上已坐满了人,只有靠门边和车子后面有个位置,他想也没想,往门边的位置上就坐了下来。

之后又上来一个人,直往后面走,司机一看人满了,很快发车就走。

这是早上第一班车,因为起得早,很多人都处于困乏的状态,一上车大家就靠着椅子睡了起来。

王一凡没有任何睡意,现在是六月天,天气闷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然而王一凡的心却是冰冷的,他是真正的寒心了,爸爸的偏心、绝情让他的心掉到了冰窟窿里。他麻木的看着窗外,不知道未来的路在何方。

车行到快一半,就在大家渐入梦乡时,一个如惊雷般的声音炸响在所有人的耳边:“大家都别动,打劫!”

众人一惊,睁眼一看,只见车子后面一大汉,手持一把半米长的大砍刀,正往前面走。走到离门不远处,他左手突然摁住了一位小姑娘,对着众人喊道:“司机停车,马上停车。所有人,我只劫财,不伤人,大家把所有现金和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快点!”

司机很快停了车,被摁着的小姑娘,看着年纪很小,也就十六七岁模样,一下就吓住了,哇哇大哭起来。众人有点慌了,忙叫司机开门。

持刀大汉立刻大叫到:“我劝你最好别开门,你只要一开门,我不介意砍了这姑娘。我说过我只要钱财,只要按照我的做,我不伤人。”

本打算开门的司机此时也犹豫了,必竟人命关天。再看看周围的环境,公路左边是湖,右边是山,山体为了开路,被削得很陡,大家根本没法逃散,如果劫匪要追击伤人,这环境也难免有死伤。

这种情景,很多人都没有经历过,都很紧张,有几个胆小乘客的都开始哭起来。

大汉一看大家没有要钱拿出来的意思,有点急了,把刀往小姑娘头上一比划,“快点,马上,大家把钱送过来,不然我真的要伤人了。”

大汉看了一下,又突然用刀指着离小姑娘不远的王一凡,“你,小子,给我去拿钱,把大家的钱拿过来给我。快,给我去,我说过,我只要钱,钱到手我不伤人。但你们也别耍花招,否则别怪我动刀伤人。”

王一凡懵了,没想到会碰到这事情,他刚才还在为高考的事难过悲伤,还在为人生前途渺茫而茫然无措,没想到突然来这一下。

他看着因恐惧而花容失色的小姑娘,看着满车瑟瑟发抖的人,心中不禁大怒,“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了,为什么还要有人作妖!”

他站起来,向着持刀大汉走去,他要去夺他的刀,他要制服他,他想反正自己的人生已毫无希望,如果夺不到大汉的刀,就让他砍死自己好了。

持刀大汉以为王一凡是去帮忙收钱的,没防着他,哪知王一凡猛地向他一扑,死死扣住他持刀的手。等大汉反应过来已经迟了。王一凡年轻力壮,持刀大汉看着健壮,实则是个吸毒鬼,身体早被掏空了,没几下就被王一凡控制得动弹不得。

小姑娘趁机滑到一边,王一凡夺了刀,扔到一边,顺势把大汉摁倒,骑上去对着大汉的脸就是猛抽:“去你妈,我叫你抢劫,叫你抢劫,抢啊,抢啊……”王一凡边抽边骂着。

十多年来,爸爸打他骂他,同学欺负他,邻居们对他指指点点,都笑话他,他受够了,他把十多年的委屈都发泄到这个持刀抢劫大汉的身上,一巴掌又一巴掌,一拳又一拳,密密地落在大汉的身上,直到众人把他拉开。

众人报了警,警察很快就来了,为了方便录口供,王一凡又跟着回了龙城。

5

王一凡勇擒劫匪的事上电视了,电视大肆报道了他的英勇事迹。市里的记者也一波波的往村里跑,龙城不大,平时也没什么大新闻,这一下出了一个大英雄,自然要大肆报道。

为了树立典型,市里公安局还派专人来到村里,给王一凡送上了五千块钱奖金,王一凡一下子成了市里的名人,村里的人也对他的事津津乐道。

王一凡对这些充耳不闻,他也不关心,好像人们说的不是他的事一样。这些事情对他来说无关紧要,因为有更重要的事值得他高兴。

王一凡不结巴了,那天在劫匪身上一顿发泄,回来之后,警察对他进行录口供,他对答如流,没卡一个字。从警察局回来,已是傍晚,看着天幕渐渐暗下来,竟然有一种很轻松很舒爽的感觉,没有了往日的恐惧,从他身边匆匆路过的人们,也不在让他警惕,他知道,他小时候心里的阴影消除了,他浴火重生了!

转了一圈,绿城也没去成,王一凡再次回到了家里,他不喜欢这个家,但在龙城除了家,他已无处可去。

爸爸已从电视上知道了王一凡的事,看着这个自己不曾重视过的二儿子,他眼神温和了下来。他没有问儿子为什么会在事发现场,只对王一凡说了句,“二娃,你明年再复读一年吧。”

王一凡和爸爸对望了一下,看到了爸爸眼中的温和,虽说他没道歉,但看得出来他对昨日之事的愧疚。他笑了笑,没有回答爸爸,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王一凡报名当了兵,临走前一天,他再次来到妈妈的墓前,要跟妈妈告别。没想到爸爸也来了,他带着一瓶酒,许是喝多了,说话含糊不清。

父子二人坐在地上,爸爸一手搭在王一凡肩上,一手比划着说,“二娃,爸知道你恨爸爸,这几年苦了你了。爸爸不是不爱你,爸爸只是太爱你妈妈了,每次看到你,想起她的死,我心里的那个痛,那个伤心……”

爸爸没完没了的说着,最后竟哭了起来,哭得像个孩子。王一凡也有些泪眼朦胧,他看着爸爸,发现爸爸头发竟有些花白了。他没想到爸爸对妈妈用情如此之深,一下子所有的恨所有的怨竟消失无踪。

一夜秋凉
一夜秋凉  VIP会员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欲火重生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