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捡到了一个孩子

2019-09-05 11:04:03作者:糖刀

古风

魔女捡到一个孩子,是个男孩。裹在兽皮里,瘦弱的一团,哭起来像小猫叫。

她是在深山里的小木屋发现的,本想着进来疗个伤,却发现了掩盖在禾草下奄奄一息的小孩。

魔女想不明白,她没法将深山里的小木屋和小孩联系在一起,就像她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绕过那么多歇脚的破屋山洞,却独独进了这间小木屋。

魔女勉强烧好水,就着化开的馍馍喂了小孩后,就料理着自己的一身伤。她看着胸前那个深凹的旧伤痕,有点恍惚,就和那天她睁眼发现自己一身伤痕后一样,她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儿,往哪儿去。

哦,或许冥冥之中,命运安排她救了那个小孩,她看了眼禾草上,那个虽然瘦弱,却睡得一脸安稳的小孩。

夏天葱郁,冬天严寒,靠着打猎换物资,就这样,魔女在深山住了下来。

斗转星移,四年过去了,那个瘦弱得只能呜呜叫的小孩已经能脆生生的喊娘了。

是了,只会喊娘。无论魔女变着法子,百般花样,那孩子,只会喊娘。

魔女无奈,只好变卖猎物,打包家当,往京中去。据说那里的神医张,专治小儿不语。

京中繁华,魔女入不敷出,只好将多年不用的功力展了出来,当了那国公府的内院护卫。

一日,国公府夫人外出上香,魔女陪同。山道上,偶遇护国将军和夫人,魔女听得他们互相恭维,只是垂眸立定,却隐被一道视线所扰。

京城多宴饮,这日,魔女站在亭外守卫,虽然姿势挺拔,但那微微侧听的耳朵泄露了魔女的八卦心思。

亭内说话声音不大,饶是魔女屏息凝神,也只能听到一耳朵:那护国将军夫人,神气什么,她那诰命,还不是当年护国将军当了那谁的裙下臣,灭了魔教才得来的吗?声音隐隐约约,她听的不真切,可心里那股莫名的情绪却怎么也压不下。

她有点燥,莫名想离了这,匆匆抬脚就往那月亮门里闯,蒙头走了很久。久到她看到了树下那个站得挺拔的身影。她怔住了,愣愣看着那人转过脸来。她对着那张脸,好像浑身的燥气有了想宣泄的口,莫名的手痒。

好像有什么清晰了起来,那几年在深山,想破脑袋,头疼不已,模模糊糊的影像终于和眼前这张脸重叠了起来。

那些出手相救,对酒当歌,情投意合……直到,洞房花烛后那胸口一刀,里应外合,终溃不成军。阴谋,都是阴谋。说什么迫不得已。

魔女抽剑,招式凌厉,一招一式劈向眼前人。

说什么暂避风头,改名换姓,放下前事。假的,都是假的。自己傻,傻傻生下孩子,书信一封,却差点命丧于此。

自己傻,傻得引狼入室,却执迷不悟。

真傻啊。魔女奋身一刺,剑身往前一送,噗呲入体。

她哈哈大笑,如疯癫一般,全然不顾。她看不到那个至此没有反抗的身影,也看不到他的举手示意放行。

魔女走了,带着自己的孩子走了。来时,她不知道自己是谁,要去哪。走了,她终于知道自己是谁了,却始终不知道要去哪。

后来,魔女回到了深山上的小木屋。当初硬拼着生下孩子的地方,已经蒙了厚厚的尘。

她全都记起来了,她记得抱着一丝希冀在生下孩子后修书一封,却惹来一队官兵的追杀,她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冥冥中却走进了小木屋。因为,她的孩子还在等着她。

魔女蹲下身来,紧紧抱着那个小小的人儿,笑了,眼泪却从眼角滑了下来。原来那人,狠心至此。也是,自己本来就是升官晋爵的垫脚石,更何况只是偶然的风流物。

她蹭了蹭眼前的小脸蛋,终是忍不住大哭出来,她找不到来路,可是,好像有了归途。

一个月后,魔女带着孩子下山采买。街上行人高谈阔论:听说了吗?护国将军暴病死了。

魔女脚步一滞,终是朝着粮店去了。

过了十日,小木屋旁搬来了新住户,那住户有个怪癖,老喜欢对着空气说话。

他说:新婚之夜,我并不知道他们要攻城,我本意是招安。那一刀,说来你可能不信,情况混乱,我当时想让你假死。

他说:我没有收到你寄的信,你走后,我逼问了门卫,才知道了这一切。

他还说:对不起。

糖刀
糖刀  VIP会员 故事贩卖机

魔女捡到了一个孩子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