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情

2019-09-03 15:04:25作者:期待幸福的张小姐

古风

初秋,艳阳天,一户清冷的客栈,不同的是,白日越来越短,而他们,再也看不到明天。

“我是不会回去的,爹,大哥,你们看到了,我现在很好,很满意如今的生活。”逃婚出来刚刚被家里人找到的顾家小女儿顾青说道。

“也就是成家和咱们知根知底,只要你老老实实跟我回去,嫁过去,从前,成家都不和你追究。”顾父极力压制住怒气。

“爹,既然找到青青了,咱们不再干涉她了,何况成家还会像从前一样待她吗?还是等她有了心甘情愿想嫁的人家,由她吧。青青,你也别再和爹爹怄气了,好不好?”顾青的哥哥顾林道。

“你帮你妹妹逃婚到出去,我还没找你算账呢,青青,我就是绑也得把你绑回去。”顾父言。

“我带出来的人,至少带走也要跟我说一声。”未见人影,先闻人声,绝妙的轻功落地,来者便是江湖中名头响亮的杀手洛一刀,一刀落手,一刀毙命,以此得名。

“洛一刀,你已有了佳人在怀,何必再来招惹我妹妹!”顾林怒道。

“青青是我的朋友,更是阿玉的恩人,至少,我该还她自由畅意的人生,顾老先生,得罪了,青青,我们走……”洛一刀道,携了顾青离去。

迷雾里,只留下顾家父子。

青青啊,爹算计洛一刀一次,还是抵不了他会带走你,带走你安稳人生的命途啊……

“爹,你就由着青青吧,洛一刀有阿玉,青青迟早会回来的,只有她自己死心,我们才能安心。”顾林道,这也是他帮助妹妹逃婚的初衷。

“可成家毕竟是良配,罢了,是我心急了。”顾父言。

忘忧谷里,柔弱的女子折忘忧草入怀,转眼间,成就一番独具特色的菜式,等待心上人归来。

“阿玉……”

“一刀……”

洛一刀与阿玉相拥,青青在一旁落了单。

他从来就没有想到,那个人会是你,青青,洛一刀那样亡命天涯的人,没有牵扯的孤女阿玉可以无所畏惧地伴他,既然他一直以为那个人是她,你也该放手了……

这是哥哥说给她的话。

青青与洛一刀相识实属偶然,顾家是大户,自然也有些许仇家,顾家唯一的女儿差一点成了仇家威胁顾老爷子的筹码,也是这顾老爷子狡猾,雇了洛一刀永绝后患,阴差阳错成就了他们的相识,他们,成了朋友。

洛一刀潇洒,却也有些不解风情,顾家女儿的小儿女情态老爷子一眼看透,他却不识得,是,洛一刀是好身手,可惜是个杀手,绝非良配。

顾老爷子派的人暗伤了洛一刀,剑伤无碍,偏偏是剑上喂了毒,一个以杀人为业的杀手,难免会有人算计。毒发的那一夜,忘忧谷里,洛一刀冷若冰霜,青青守了他一夜,抱着他一夜。而后,去找顾父要解药,青青以死相逼,顾老爷子才肯罢手,救他一命,交换是她不再见他。她亲自喂了他解药,确保无虞,又寻了一人照看他,才回了顾家。

那个人,就是阿玉,洛一刀睁开眼看到的,也是阿玉,他一直以为守了他一夜的人是阿玉,没有夫妻之实,却也肌肤相亲,阿玉不明所以,就成了忘忧谷的女主人。

是,阿玉是顾青从街上救下的,才避免了她贩卖青楼的命运,阿玉来照顾洛一刀,她不知所有的因缘,最合适,而后陪着洛一刀到恢复,所以青青于她,是恩人。

“青青,吃菜。”阿玉倒是个极好的女子。

“好。”青青浅言。倒是她,像是成了多余,可是,当时害他的是她父亲,她又怎么能把一切说给他听,罢了,阿玉,是比她更合适的人。

“青青,下个月,我和阿玉准备成亲了,这些年做杀手,杀戮太多,也该是洗手的时候了。”洛一刀道。

“青青,没有你,便没有我的今天,我们想请你做证婚人……”阿玉言。

证婚人,剩下的话也没再入耳,青青子衿,悠悠忘情,忘忧谷,会伴他忘记一切忧愁,难过与否,都留她独自承担。

夜深了,深了,青青一个人,看着这里星星点点的萤火,阿玉已经睡了,嘴角是上扬的,青青却再也躺不住了,才到了屋外。

“阿玉她睡了?”洛一刀过来,他也没睡。

“是啊,阿玉睡了,忘川,枉我们相识半年,说来说去,你嘴里只有一个阿玉。”青青道,苦楚,是留给自己的。

洛一刀本名洛忘川。

“青青,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我们是真心感激你。”洛一刀道。

罢了,罢了,终归是无缘罢了。

“再过上一个月,等你们成了亲,顾家和成家的婚事不了了之了的时候,我也可以放心回家了。”青青说道。

“那这个月,你就安心在忘忧谷里住下,到时候,我送你回家。”洛一刀道。

“洛一刀,我这辈子不敢奢望的快意人生,潇洒与无拘无束,你和阿玉要过好。”青青说。

“一定。”洛一刀言。

忘忧谷安详静谧,是洛一刀栖身之处,只是往后余生,这一切,都无青青再没有关系,最后的时光,就用来忘记吧。

大红的喜服,龙凤双烛,顾青陪着阿玉置办,婚期越来越近了,许久之后,我们再没有关系。

“是顾小姐,我想,我们该好好聊聊了。”遇上的这人,是洛一刀的旧识,也是死对头,而且是青睐顾青已久的人,萧山。

这萧山,武功了了,却是下药的一把好手,不出所料,当时顾父暗算洛一刀的清冷之毒,便是出自他手。

“阿玉,没事的,我的功夫倒是和这位江湖一毒的萧山先生不相上下的。”青青对她说。

“萧先生是不会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的,您说是吧。”青青与萧山斡旋。

“那倒是,顾小姐请。”萧山道。

就这样,顾青去了萧山处。

“青青啊青青,你就这么对洛一刀死心踏地,他爱的却是那位阿玉姑娘,哪怕知道了中清冷之毒那夜陪他的人是你,给他找来解药的是你,把阿玉送到他身边的又是你,能如何,别忘了要治他于死地的可是你爹呀。”萧山与青青座谈。

青青变了脸色,“这些你怎么知道?”她问道。

“我的毒能害人,我自会了解向我求毒的去向,萧某是个心软的人,怎么忍心江湖的恩怨杀戮,自然是不会错杀好人,也不会露漏杀恶人。”萧山道。

“那在你眼里,洛一刀是好人还是恶人呢?”青青反问。

“他呀……”萧山眯起眼来,追忆往事。

萧山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江湖一毒和江湖一刀,总是要争一把,杀人无形,是他的追求,这些年洛一刀第一杀手的名气,也盖过他,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剂毒能办到的事,买家为何非得大手笔用那一刀,好些时候抢在洛一刀前头,在一刀之前来毒,找洛一刀的不痛快,也正是由此结识了顾青,自己哪里不如洛一刀,为何所有人眼里都是他,不论那些买家,还是顾青。

“我本来没想着拿出解药来,不过眼下看来是最好了,老天都在帮我,洛一刀有了别人,青青,我不会负你,也必然会护得了你。”萧山道。

“萧山,没有洛一刀,也不会是你,何况也不会是他了,我爹不会接受他,就会接受你吗?”顾青说。

“我自有办法。青青,不如我们赌一把。你以为阿玉愿意看你一直在洛一刀跟前吗?我们就来赌阿玉会不会知会洛一刀,洛一刀又会不会抛下即将过门的日子和明日的婚礼来我这里找你,青青,你知道的,我一样可以像顾家希望的那样,给你安稳的生活。”萧山说。

青青冥思,女子终归是最了解女子的,她能感受到,她掩藏得再好,也就洛一刀那个傻子看不出,阿玉能感觉到,她会知会洛一刀吗?与洛一刀的生活,是阿玉所有的希冀,婚礼在即,过了明日,他们便是夫妻,青青就要离开忘忧谷,萧山又是难缠的,即便是洛一刀赶来,错过婚期,放下即将过门的妻子,他会来吗?

“好,既然赌,不如把筹码押得大一点。”青青言。

或许,阿玉会告诉他,他会来,不过,左右阿玉才是那个要和他过一辈子的人,也许在明日大婚后,他们夫妻同心,来寻她这个所谓的恩人,可那时,她便在没有机会了,这辈子,都没有了。

“我跟你我和洛一刀赌相识的这半年,比不比的他和阿玉相识的这两个月,不如就以你的暖情蔻丹为注,若他今晚能来,我随他去,从此你不再扰我和他,一切有我承担。若他今晚不来,那我便与你,以此与他一刀两断,如你所愿。”青青言。

暖情蔻丹,可是萧山手下最诱人的迷情药,女子服下后两个时辰发作,而且勾魂无比,不过若非在次日之前破身,就会越发体热,灼烧心脉而亡,残忍而痛处。

“青青,你就这般信他,在他心里的人是阿玉不是你!”萧山说。

“萧山,我不是信他,我是不信自己,如果他今晚不来,那明日你去找我爹提亲,顾家就没有理由不允你。”顾青言。

蔻丹,她把自己逼上绝境,如果等不到想等的人,顾家从来就是拿她做交易的棋子,父亲美其名曰的许配好人家与安稳生活,不过是为着顾家更大的家业传承下一代,所以压这一把,若是输了,她就没想着活下去,顾青腰间藏着的,是初识洛一刀时从他手里拿来的防身的匕首。

萧山的蔻丹很甜,好像能抹掉心里的苦,天即将暗了,顾青靠在萧山怀里,药性渐渐起了。

“我既希望他来,又希望他不来,你放心,若他终究没有来,此生,我不会负你。”萧山道。

“阿玉是我送到他身边的,我答应了爹的,不再见他,我只是想她帮我照看他……”青青泪流,悄悄握住了那把匕首。

洛一刀没有来,洛一刀不会回来了……

忘忧谷里,阿玉一个人坐着,流泪。

明天就是婚礼,还是顾青更重要。偷来的幸福,终究是长久不了。

因为萧山是一个难缠的人,所以他走了,走得不屑一顾。明里看着洛一刀的心在阿玉身上,其实,都是假象,他不过是以为那晚以身体取暖拥抱一夜的人是自己而已,所以要负这个责,他不过是为了骗骗自己,骗骗顾青,一个杀手的前半生是不明媚的,他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在意,他不过是为了成全青青原本的明媚与安定。所以家里安排的婚姻她不满意,他会带她走,直到遇到她满意的余生,他才会不再留。

所以他说,阿玉,我会和你在一起,我会一辈子陪着你,只是,我要先把青青从萧山那里带回来。

“萧山,放开青青……”洛一刀破门而入,直接对着萧山就是一掌,把青青揽在怀里。

“你居然来了,青青,我输了”萧山抹掉嘴角的血,“洛一刀,要知道用我的清冷之毒治你于死地的可是顾老爷子,带她走,你会后悔的。”

洛一刀抱着顾青,扬长而去。

药性上来了,顾青身上烫的厉害,迷迷糊糊的,忘川,是你,还好是你……

夜深了,洛一刀察觉了青青的不对劲,来不及回谷里了,从前青青的一处小院子如没有人守着,这里倒是今夜歇息的好地方。

“好热,好热,好难受……”青青怀里的匕首松开,掉到了地上,衣衫已经散开到了肩头。

“是那种药……”洛一刀一看便知。

冷水是克制不住蔻丹的,毕竟萧山的名号也不是虚的,洛一刀脑子里一片混乱,不,不可以,他和阿玉要成亲了,他不能辜负阿玉。

不经意的一撇,青青胸口的痣,那一夜,他不记得什么,可分明也是有痣的,忘川,忘川,不对,阿玉那时第一次见他,不知他本名的。

“青青,是你,是不是,那天不是阿玉,是你……”

“青青,对不起,我应该早一点来的……”

“青青,我会救你,就像那夜你说得一样,我在我一直都在……”

……

不经意间,衣物散落一地,肌肤相接,亲密无间,青青的药性似是燃尽了洛一刀所有的理性,如果只能是有一个人来救她,那这个人,只能是他,芙蓉帐暖,帐底尽是风流……

“好痛……”

“青青,别怕,是我……”

……

再睁眼,已是日高起,洛一刀早已起来煮好了粥。

青青拥着杯子坐起来,洛一刀过来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已经正常了。

“没事了,起来吃点东西吧。”他看她的眼里满是柔情。

“你……先出去,我……我要穿衣服……”青青此下还是全身赤裸,想起昨夜,脸上十分窘迫。

仿佛是做了一场梦,浑身酸痛告诉她,一切都是真实的。

一切都说清楚的两人,如今窗前桌下,如胶似漆。

阿玉那里,他会去说清楚,顾父那边,他不会去怪,只要他们可以在一起。

刚刚吃完,似乎有人影闪过,“有人来了。”洛一刀把青青户外身后。

推门进来,来的人,既然是顾林。

“哥,你怎么……”不等青青说完,顾林就和洛一刀交上了手。

“混账,你不是有了别人吗,现在,又算怎么回事?”顾林怒道。

“我已经都知道了,顾林,从前的一切,都过去了,今后,我必然不负青青。”洛一刀说。

期待幸福的张小姐
期待幸福的张小姐  VIP会员 从没谈过恋爱的张小姐,总是很喜欢写爱情故事,总是会爱上自己虚构出来的男主角……

忘忧情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