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结局之度一切苦厄(4)

2019-08-12 21:02:37作者:子宁嗣音

奇幻

瞧着观自在阴沉着脸,无意识地翻着课诵,吴波旬也不好同他太置气,拍了拍他的肩道。

“走吧,你也算是尽力了,逝者已矣,看开点吧。”

怕再撞到枪口上,吴波旬斟酌着用词,希望不要再惹到观自在不自在。

像是没有听到吴波旬的招呼,观自在继续翻动着课诵,嘴里还不住地嘀咕着,“不对呀……”

“什么不对?”吴波旬闻言过去,看向观自在拿在手里来回翻看的课诵。

观自在抬头看了眼吴波旬,料到他定是没有发现问题所在,便伸手另拿了一本课诵,同自寻的课诵做对比。

从外观上看,自寻的课诵看起来似乎要比另一本新些,但那只是些微差别,如果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不过这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不过是新旧而已,或许你师兄聪明,早都背下来了,根本就不用看呢。”

“不可能……”观自在摇头,“自寻师兄就是未开智的周利槃特,根本记不住的,他非但记不住,还会常常因为跟不上各位师兄弟的唱诵速度,私下里偷偷多次练习课业,所以他的课诵向来是最旧的。”

吴波旬自然不懂得这些,但听了观自在的说法,觉得有些道理,“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是说明不了什么,但肯定是有问题。”

吴波旬对于观自在如此的执着很费解,“你和你的自寻师兄感情很好?”

“为什么会这么问?”

“观自在的反问让吴波旬意识到,他好像又说错话了,“咳,这不是……”

吴波旬觉得,他今天就不该陪观自在回来,简直是自己找罪受,连说句话都得斟酌再三,他招谁惹谁了?

“我和自寻师兄并不十分熟,除了小时候偷吃他零食,被他偷偷教训过几次外,几乎就没什么过往了。”

吴波旬呼出口气来,点点头,算是回答,他现在实在是不太想说话。

“但寺里的师兄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所以,我不可能无视他们的冤屈。”

“你怎么那么肯定他的死另有隐情,人的观念随时是会变的,不屑自杀的人,或许就会在某一时刻认为那是种解脱,这也说不定。”

9

对于吴波旬的混账逻辑,观自在不予理会,拿起自寻的课诵,直接去找自问师兄。

般若寺占地面积不大,并未设置藏经阁,只是收拾出一间空屋子,用来存放经书法器,由方丈指派弟子自问管理。

自问比自寻皈依佛门还要早,年岁却比自寻小,自寻三十一,自问二十七。

“自问师兄……”

见是观自在来找他,自问面上保持着惯常的微笑,同他道,“自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自问一边说一边拿锁头锁门,却被观自在抬手拦下了。

“刚回来……自问师兄,我想进去看看。”

自问的脸上现出一抹疑惑,“里面不过是些经书法器,也没什么特别的,你看这些做什么?”

“我认识了几位俗家朋友,想送他们几本经书。”

“哦,原来是这样……”

自问好脾气地拿下锁,推开门请观自在和吴波旬进去。

“我把锁头给你,你走的时候直接锁上就好,我和师兄弟们约好了要为自寻抄经的,就不等你了。”

“好……”观自在接过自问递给他的锁头,示意吴波旬跟他进去。

自问走开后,观自在进去直奔一只旧箱子。

打开箱子,里面放的都是些最近两年用旧到无法使用的课诵经书,观自在挨排翻过,又把旁边的一只箱子打开看过。

每个人用过的课诵上面都标有自己的法号以供区别,观自在查过,其他师兄弟都在两本以上,而自寻只有两本,多一本也没有。

“你们留这些旧书有什么用?卖废品吗?”

闻言,观自在丢给吴波旬一个看白痴的眼神。

“积攒到一定量后,是会一起焚掉的,经书课诵岂可随意玷污。”

“你们出家人真麻烦,事那么多……”

多年不碰纸质书的吴波旬随着这句话,不由得开始在脑海里设想,一排僧人用手指划拨着手机,哼哼唧唧念经的画面,别说,还真不赖。

“闭嘴!”观自在对吴波旬的浑话表示不满,“佛家圣地,要学会恭敬,不许胡言。”

“好,我错了,请佛祖原谅……”

吴波旬啪地合拢双掌,高举头顶向着虚空拜了拜。

对于冥顽不灵的吴波旬十分失望,观自在无奈摇头,拿着手里标有自寻法号的课诵道。

“最近这两年自寻师兄肯定有问题,怎么我在寺里的时候就没发现呢?” 

吴波旬拿眼扫过观自在捧在手里的两个本子,问了句,“还是他用的书新旧的事?”

“嗯,自寻师兄用东西最不注意,所以,他用过的东西磨损得最快也最旧,所以这就是问题所在。”

吴波旬觉得就算他身为警察,也没察觉出其中有什么问题来,只能说观自在对于师兄的死太敏感了。

“我看这里也找不出什么线索了,走吧。”

子宁嗣音
子宁嗣音  VIP会员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

无限结局之度一切苦厄

无限结局之照见五蕴皆空

努力为你,岁月静好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