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结局之度一切苦厄(3)

2019-08-12 21:02:37作者:子宁嗣音

奇幻

吴波旬莫名其妙就被观自在给卖了出来,干咳一声,悄咪咪告诉观自在,“我今天休息,不当班。”

“你休不休息,职业都是警察。”

观自在低语提醒,这让吴波旬颇感愤懑,“你到底懂不懂什么是休息日?”

“自寻师兄向来不喜欢收拾物品,他的柜子里总是乱七八糟的,我小时候常翻他柜子偷吃他的零食,所以知道他的习惯,而自找师兄的柜子我一点也不敢动,因为他有强迫症……”

观自在不理会吴波旬的抗议,将他的怀疑和盘托出,吴波旬听了,职业病使然,自然便忘了之前的抗议。

“警察办案,请你们都先出去……”

自找可没那么好糊弄,尤其之前吴波旬曾提过他是在休息。

“就算你是警察,这片的案子归你管吗?你让出去就出去?你有搜查证吗?”

自找咄咄逼人的问话,倒把吴波旬给问得来了劲。

“让你出去就出去,难道警察办案还需要同你解释吗?”吴波旬瞪起了眼。

没人理会吴波旬瞪眼,但观自在不高兴可是大事。

“敢得罪咱们寺里的活菩萨,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自找被几名师兄弟给强行拖走了。

7

“你是警察,检查下,看看有什么线索……”

观自在对于吴波旬的警察身份有着别样的认知,基于信任他的现场勘察能力,让他把自寻和自找的柜子全部检查一遍。

自寻的柜子里只有些个人用品,而自找的也一样,吴波旬搜查过后一无所获。

“你们这种不带锁头的储物柜,谁又会把重要的东西放在里面呢?”

观自在也跟着反应过来,“你说得很有道理。”

两人失望中步出禅房,被等在门口的自找恨恨瞪了几眼。

“观自在,你凭什么动我的东西?”

自找冲进禅房打开柜子,立即发现他的东西被动过,拔腿追出来质问观自在。

“我就动了,你能怎样?”

观自在出乎吴波旬意外的霸道,看起来活菩萨当起来十分嚣张,吴波旬退后几步看热闹。

也许是未料到观自在竟会如此蛮横,自找居然被怼得瑟缩起来。

“自寻师兄是最鄙视自杀的人,他说自杀的人是不会被原谅的,因为不爱惜自己又愧对父母养育之恩。

更何况,你素来嫉妒方丈夸奖自寻师兄,有悟性有慧根,从来都不肯与自寻师兄来往,如何你却会是第一个发现自寻遗书的人,又为何他过世后,你会偷偷动他的东西?

私下搜你的东西是轻的,若是让我查到是你害死了自寻师兄,我必亲自送你进警局。”

观自在说得振振有词,自找听到心虚,双手紧握拳头,浑身不住瑟瑟发抖。

“不是我,你胡说!自寻师兄明明是自杀的,大家都看到了,警察也是这样说的,你凭什么怀疑我?”

“是不是,也得等我和我的警察朋友调查后再说。”

这家伙,怎么总惦记着带上他?吴波旬打量着观自在,深深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哭着给他打电话,商量送他回寺里,根本就是想借用他的警察身份好方便调查。

察觉到吴波旬盯住他看,观自在蹙眉翻了个白眼。

“看什么看,走……”

吴波旬像个小跟班似的,被观自在带去了佛堂。

“观自在,你要搞清楚,我可不是你的跟班,敢对我呼来喝去的,别怪我涨房费。”

对于这种无聊的威胁,观自在毫不在乎,“涨呗,本菩萨又不是没钱。”

“咳咳咳……”吴波旬表示,这个问题可以商榷。

佛堂是寺里的和尚们进行早课晚课的地方,推开佛堂虚掩的门,观自在按顺序找到自门口数第二排,左手数第三个蒲团,矮身掀动蒲团,又用手捏过,什么发现也没有。

蒲团前放置经文的窄桌上,只放有一本翻旧的课诵,除此再无其他,检查过后,观自在颓然地跌坐在蒲团上,他还是无法接受自寻是自杀的结论。

看观自在伤心难过,吴波旬陪着他在蒲团上坐下。

“小自在,要学会庄子鼓盆而歌,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别太难过了。”

8

“你缺心眼吧?”

吴波旬好心好意安慰观自在,却遭他怒怼。

“谁不愿意好好活着?佛门的人死了,就得敲锣打鼓庆祝?你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

吴波旬被观自在训斥得哑口无言,好半天才郁闷道,“算了,算我多管闲事……”

好不容易找了些他以为是勘破生死的话来劝他,可谁知人家非但不领情,反而训了他一顿。

观自在没好气地转回身,摆弄着窄桌上的课诵。

虽然生死无常,但在他的心里,作为佛门弟子,就算面临生死,也应该是身披袈裟,心怀向往,仿佛睡着般自在,而非悬在树枝上,吐着舌头,死后还被人议论是受心魔所困。

子宁嗣音
子宁嗣音  VIP会员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

无限结局之度一切苦厄

无限结局之照见五蕴皆空

努力为你,岁月静好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