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结局之度一切苦厄(2)

2019-08-12 21:02:37作者:子宁嗣音

奇幻

再不能上山下河撒欢疯闹,失去自由的观自在一点也不自在,每日里于烟雾缭绕中眼望天边,在外人看来倒真是四大皆空。

一晃五年,来拜活菩萨的人越来越多,自然求的愿也就跟着多了起来。

吴波旬听到这里,不禁替方丈喟叹一声。

“方丈能够带大观自在这个混……活菩萨,真是不容易。”

终于有人为他说了句公道话,被观自在威胁多次,必须将信众供奉的香火钱分他十分之七的方丈,不禁感动得老泪纵横,拉住吴波旬的手深有感触。

“观自在能得你这通情达理的房东,真是他三生修来的福气。”

算了吧,给活菩萨当房东,哪里还敢提福气二字,被方丈糊了一手眼泪鼻涕,吴波旬皮笑肉不笑地抽回了手。

5

“听观自在说,他师兄自寻往生了。”

吴波旬现学现卖,如果没有观自在这个房客,他根本就不懂得何为往生。

“是……”一提到寺里新近发生的人命案,方丈便连打哀声,“入了佛门,未必就能除得了心魔,自寻是在后山上的吊。”

吴波旬点点头哦了声,果然还真的是自寻死路。

“不知为何会如此想不开?”

出家人不是都号称四大皆空吗?为什么还会自杀?吴波旬深感疑惑,刨根究底得令方丈招架不住。

命一旁伺候的小沙弥带吴波旬勘查现场,离开吴波旬视线的方丈抹了抹额头的汗,心下暗戳戳评价,和谁聊天也别和警察聊,职业病实在让人受不了。

般若寺的后山是一片桃树林,虽然不是桃花十里,却也是汪洋一片,小沙弥带路,指认自寻吊死的那棵歪脖桃树。

现场已被清理过,看不出任何问题,吴波旬脱下鞋子爬去树上,发现了粗壮树枝上一道磨痕,其他再无发现。

“小师傅,你自寻师兄临往生前,有发生过什么与平时不太一样的事情吗?”

返回寺里的路上,吴波旬试探着套小沙弥的话。

“他不是我师兄,是我七师叔。”

小沙弥很认真地纠正,续而继续说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不论是非,若是施主想知道关于自寻师叔怎么过世的,不如去问负责处理这起案子的警察。”

小小年纪,说话一套一套的,吴波旬伸手摸了摸小沙弥光溜溜的小脑袋瓜。

“好,我会去问的……不过,你这么小的年纪,为什么家里人舍得送你进寺庙呢?”

小沙弥约莫只有七八岁的样子,按理来说,正是上学读书的年纪,吴波旬心想着,小沙弥的父母也真是够没正事的,看看懒散的观自在就知道,把孩子送进寺庙,简直就是在毁童年。

“没有舍哪有得,有舍才有得,有得才会舍,若不舍便不得,若想得便要舍,贫僧父母参悟半生方才懂得舍得二字,所以才舍了我来般若寺修行,只愿弟子能够得金刚威猛,自此了断红尘十丈,勘吾妙音法华,终得我佛慈悲……”

小沙弥还待要讲下去,就见吴波旬已经一溜烟地跑回了般若寺,丢下他一个孩子在山路上,一头雾水。

“观自在,快出来!”

受不了小沙弥的一通神言论,吴波旬跑去观自在禅房前叫他出来。

观自在才摘了帽子卸下口罩,沐浴更衣换上袈裟,就听吴波旬在外面鬼哭狼嚎。

踱步到门口,观自在手搭门扶手,自内将门打开。

见到身披袈裟的观自在自门内步出,吴波旬的脑子里瞬间涌出个词来,‘宝相庄严’。

这词他是怎么知道的已经无从考证,只是被观自在通身的出尘气派所折服,吴波旬甚至有些体会到了信众们聚在山路上,等着一睹活菩萨风采的心情。

观自在见吴波旬杵在门口,只管瞧着自己发愣,不由得微微一笑,不染纤尘的笑,就像是拈在世尊手里的花,默然绽放……

6

“我要去整理自寻师兄的遗物,一起吗?”观自在开口问吴波旬。

看一个小和尚能看到傻掉,吴波旬抬手擦了擦嘴,答应一声,“好……”

寺里的住房同样比较紧俏,不同于观自在独霸一间宽敞又自带卫浴间的禅房,其他师兄弟都是十来人,挤在一间大屋子里的通铺上。

观自在去到自寻师兄的通铺上看过,自寻所用被褥枕头,因为需要入殓时单独送去焚化,所以俱已被拿走。

看着空下来的铺位,观自在双手合十口诵佛号,转身去到个人储物柜前,打开柜门,见自寻的个人物品依旧都摆在里面。

观自在得到自寻在后山自杀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告知方丈,自寻的私人物品,一定要等到他回来,由他亲自整理,眼下看里面的物品被码放得整整齐齐,一看就是有人动过,观自在极为不悦。

“是谁动过自寻师兄的东西?”

观自在一开口,陪着他过来的吴波旬,立即凑过去,往柜子里扫了眼。

“师弟,自寻师兄的东西没人动过。”

回话的是与自寻同住一个禅房的十师兄自找。

“哼,没人动?”观自在不依不饶,“我看就是自找师兄动的吧?”

仿佛被踩到了尾巴的猫,自找跳着脚地反驳,“你凭什么说是我动了自寻师兄的东西?简直是胡说八道!”

吴波旬也很好奇,观自在为何只看了一眼,就会认为有人动过?

“你也别不承认,我这次请我朋友来,就是为了还自寻师兄一个公道……”

说罢,观自在一拍立于身侧的吴波旬,“看到没有,我朋友是警察,等他勘验过后,你动没动过自见分晓。”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