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酒铺:琼花房(5)

2019-08-12 13:04:13作者:说与山鬼听

古风

说完,宝瓶微微掀起盖头,一饮而尽。

“有时候两个人啊,在一起觉得很累,放弃又觉得很可惜,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其实已经过了大半辈子。”她如是安慰,却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夫君。

当夜,陈先生似乎喝了很多酒,酩酊大醉,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哭得厉害,一直微笑示人温和谦雅的他,终于放声大哭:“我陈宗生,一生读过无数圣贤书,胸有浩然,不信鬼神,但唯因你,我希望会有来生。”

陈先生今夜,终于放弃了些什么。

8

琼花又过了很多年,真的成婚了。

在成婚的那天,她悄悄地走到了那棵埋了琼花酒的柳树下,埋下了一个信封,上面写着:“我也嫁人了,不等你了。”

是什么意思呢?大概就是,我还希望你能回来看一眼吧。

琼花靠在柳树底下,感受着长风拂柳,眯着眼睛看着枝桠里的阳光,喃喃道:“又一年夏天了啊,那天也有个像你这样的一个仕子,和我说了一句话,我觉得挺好,所以就嫁给他了,我说给你听啊。”

“鱼刺卡喉,可你还是喜欢吃鱼;烈酒伤胃,可你还是想要大醉。”

你有多喜欢,就有多甘愿。

先生。

我试着等过了。

等不到你了。

9

“人生有很多事情要等很久很久才会后知后觉。”老人摇着扇子,笑着对自己的孙女说道:“你能想象嘛?当我现在坐在这里看着满河的河水,和你讲着故事,突然反应过来,那个时候那个人和你说他觉得的还不错原来是这个意思。”

可这个时候,我已经快过完了一生。

10

今日天气难得有些晴好。

言且走过往生酒铺里一排排的酒架,眯起了眼睛,架子上又有几坛子酒过了六十年了。

言且耸了耸鼻子,伸手轻轻一招,一坛落满灰尘的黑色粗瓷坛便飞落到了手中,言且吹去了灰尘,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几坛到了年限的酒里,也只有这坛酒有自己的名字,言且记得是一个很老很老的妇人,穿的显得凄风苦雨的很,老旧的衣服上满是布丁,脸上挂着笑意,手里拎着一坛自己酿的酒颤颤巍巍地来,拜托他将往生取出融在了酒里。

老妇人说,这坛酒叫琼花房,她酿了有五十年,而今有年岁八十啦。

言且笑着说,一坛酒的年限可是有六十年,老人家是打算活到一百四十岁了?

有些话言且没说,老妇人而今的气色,活过这几天都很难了。

老妇人眼里闪着光,轻微地摇了摇头,满是褶子的脸豁达地笑着:“哪儿的话呀,我老婆子没几天好活啦!”

“老婆子呢,给一个人写了封信。”老妇人摸着手里那坛酒,眼里满是浑浊的柔情:“掌柜的,往后的六十年,老婆子肯定是不在了,有些话来不及说,有些念头不敢想,如果往后的六十年里,有一个叫陈宗生的人来这里,麻烦你将这坛酒给他,老婆子没什么能留给他的,就这么一坛酒还花了大半辈子才有了这滋味,能向他证明我等过他,就很好了。”

言且答应了,替老妇人等了陈宗生六十年,可惜,老妇人的坟茔旁琼花开了一茬又一茬,要等的人始终没来。

言且掀开了泥封,坐到了酒铺的门槛上轻轻地抿了一口。

满口琼花。

说与山鬼听
说与山鬼听  VIP会员 行人哽塞在了青山深处,将世间的情动都说了山鬼听。 (18篇《我叫陈生》,快完结了,新系列《往生酒铺》,7月份会发,感谢大家捧场,鼓掌

往生酒铺:琼花房

往生酒铺:往生酿酒师

我叫陈生:思君如满月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