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谎言(上)

2019-08-11 17:04:15作者:萤笼

谎言

距离零点还有十分钟,小言和淇淇相拥在湖边,漆黑的穹顶乌云密布,远方不住地传来雷电的轰鸣声。

“给你二十四个小时,让你身边的一个人相信明天的零点,末日将会降临。”眼前的怪物伸出一根黑黢黢的触手握着镰刀钩住小言的腰,一条触手变成毒蛇轻轻缠在他的脖子上,绕过嘴巴和鼻子,一直向上缠绕,直到遮住小言的双眼。小言身处无边的黑暗里,触手和蛇身传来的粘腻触感让他感到一阵恶心。而恐惧,让他渐渐忘记了挣扎。

“明天零点,如果还没有人相信你,我就会降下末日。”不容争辩的语气让镰刀的刀锋又冷了几分,它的声音很尖锐,像是婴儿的哭叫在深不见底的山涧里回旋。

“这,做这样的事有什么意义?”

“意义?因为有趣,你不愿意,我也可以找下一个人,顺便让末日在你身上提前降临。”蛇身一点点缠紧,小言开始感到难以呼吸。

“好吧,我试试。”尽管小言深知这种荒诞的破事根本没人相信,但强烈的窒息感迫使他屈服。

“那么,倒计时开始。”话音刚落,触手和蛇便缩了回去,小言咳嗽着,刚刚从黑暗中睁开的双眼尚未适应房间里的灯光,怪物消失前的一瞬间,他只模模糊糊地看见了长长的黑色的毛发,像在那怪物的身体各处喷涌而出一样飘动着,几乎塞满了整个房间,随后那黑色的毛发和触手便同它的整个身体一同隐去了。

小言望了一眼房间,桌上多了一块黑色的怀表——时间刚好是零点整。

小言还没从荒谬和恐惧的阴影里脱身,可手中沉沉的怀表和脖子隐隐的痛感把他拖入残忍的现实。望着手中古铜色,微微生锈的怀表,小言脑中的思绪如乱麻一般。强作镇定之后,小言只得去父母房间试试运气。

复式房子狭窄的楼梯口恰好在上周弄坏了灯,一向不惧鬼怪的小言连楼梯也走不踏实,小腿肚子莫名得酸软,背后也凉飕飕的。好不容易一脚踏到一楼的地上,转角处正与一个硕大的黑影相撞,小言本就双脚发软,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

“啊!”小言失声欲逃,却被一只手抓住了肩膀。

“看把你吓的,像个男人不?”说着,那人反手打开了一楼小客厅的灯。

“看你瘦的,一碰就倒,一点也不像我。”

言父失眠多年,因为担心儿子,听到声响便不自觉想下床查看。

“饿了是不是,爸给你煎个蛋。”

“啊,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反正我煎了你就吃,瘦的跟猴似的。你下楼还能干嘛,楼上厕所堵了啊?”

“没有。”小言明显有点支支吾吾,让言父有些疑虑,但还是拔脚要往厨房去。

窗外,风刮得树叶沙沙作响,。

“爸。”小言叫了一声,随后却是久久的沉默。

言父虽然有一刹那迟疑,觉得有些不妙,但还是一如往常大步流星地走到小言面前,问道:“咋?你在外面犯事啦?”

“没有。”

“那是什么事,别扭扭捏捏跟娘们儿似的,快快快。”言父有点耐不住性子。

“在外面跟人打架啦?”

“不是。”

“考试考砸了?”

“我上次考试成绩你不都知道了吗。”

“那是什么事?”窗外的风势渐渐大了起来,呼呼的风声在沉默中显得格外刺耳。

“难道,你……”此刻的言父竭力想象儿子能够坦白的最残酷的事实。

“你把女同学肚子搞大了?”

“不是,不是!”小言摆手摇头连忙否认。

言父越发觉得事实可能比自己想象中的后果难以接受。小心翼翼地问道:“难不成,你喜欢男人?”

“你这想象力还能再丰富一点吗?这完全都不搭边啊!”

“那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说啊!”言父恨不得把儿子肚子里的话用手伸进去一把拽出来。

小言眼见言父憋不住要急眼了,才支支吾吾地说:“爸,我过我说,明天就要世界末日了,你信吗?”

“咋?你就说这个?”小言爸不禁愣了一下。

“嘿你这小兔崽子可以啊,哄着你爸愣了这半天的,还挺幽默。那世界怎么毁灭的呢,你撒泡尿把太阳浇下来了还是把月亮浇下来了,我说今天晚上咋没月亮呢,这风刮得倒是挺大,是你吹的不?”说完,言父笑着走向了厨房。

“不是,爸。”

言父回头看了一眼儿子复杂的表情。

“演的还挺像。”

小言放弃了让父亲相信自己的念头,甚至在父亲神经大条的反应中,他自己也产生了怀疑,但回到房间后,那枚沉沉的怀表,还静静地躺在桌上。

萤笼
萤笼  VIP会员 即使是微不足道的萤火虫,也会想在漆黑的牢笼里烧出星星点点的洞来。

末日谎言(上)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