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纬三十度

2019-08-11 13:06:12作者:我的笔名叫锦然

讲个故事吧,一个还在发生,却已经结局的故事。

女孩叫锦,出生在祖国的西南边陲,普通的人设,普通的一切,没有远大理想,没有宏伟目标。在人生的前十多年里,她以为自己会一直这么普通下去。

那个盛夏,阳光燥热,空气里漂浮着让人心烦意乱的因子,她却遇到了他,一个叫峰的男孩。

峰是天上星,是地上灯,是锦生命里所有的美好。锦觉得她大概是疯了,仅仅因为他在剧里对女主角的回眸一笑,便彻底无法自拔。

在锦多年的乖乖女生涯中,毫无预备的闯进了一个光芒万丈的人。锦喜欢他,喜欢得那样张扬热烈,身边人提到锦就会想到峰,看到峰也会想到锦。锦总是笑笑说,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嘴边那一抹咧得大大的笑,让人觉得她好像已经心满意足。

其实男孩心性的她也会悄悄把女儿家心思写在日记里。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只有你不知道。你在全世界周围,却唯独不在我身边。”

锦在高考战场上厮杀,却败下阵来,她不甘心,不服输,她拼了一切的从头再来,终于,这一次,锦赢了。

当锦拉着行李箱,踏上列车,前往峰的家乡,满心欢喜,这下,我终于来到你的城市了。

峰的家乡叫北三,据说是因为地处北纬三十度,故而得名北三。

锦没有想到来到北三的生活,会和原来的想象差得这么多。

这里没有峰,没有理想的大学生活,也没有让人欢喜的身边人。

峰因为工作原因,一年到头的大半时间都在沿海城市打拼,剩下来的时间全在各个国家之间飞来飞去,他与北三最多的记忆,应该还是在他大红大紫之前吧。

而锦因为水土不服,体质过敏,被迫接受了北三送给她的见面礼——她顶着四肢斑斑点点的大包参加军训,晒得汗流浃背,汗珠像水一样一滴一滴往下掉落。锦说,那是她人生第一次体会到汗如雨下。

在喜欢上峰后,很多当时觉得苦不堪言的日子,都因为他的名字,他的存在,而让锦有了坚持下去的力量。

锦度过了军训,开始了正式的大学生活,而失望,也在这个时候开始了。

在锦的青春里,正是偶像剧泛滥的时期,各种玛丽苏情节,美好的校园恋爱,让锦在大学伊始,对往后的生活多了很多憧憬。

但不算现代化的校园,听着尚需仔细辨认的方言,一塌糊涂的生活圈,还有见不到的峰,最终还是一一戳破了锦心里的那些美好泡泡。

“这里没有我想要的一切,人、事、物,什么都没有。”锦默默在日记本上消化自己的坏情绪。

所有人都觉得锦是初来乍到,还不适应这样的大学生活,大家都这样说,连锦自己都快要相信了。

大一上学期末,进行固定的八百米测试,锦脸色有些白,心怦怦怦乱跳,哪怕她曾经担任过体育委员,也改变不了她惧怕跑步这件事。

四分十二秒,锦气喘吁吁的完成对别人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她在操场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操场中央,她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周围,所有人都围在操场边上等待跑步或者迎接即将跑完的伙伴,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只有锦,孤零零一个人。

那天她又写下,“我想念高中的大草坪了,在这片土地上,没有归属感。”

很快,锦一身的干劲消失殆尽,她像泄了气的皮球,无心学习,无心交际。

原本她满满的“我打算”“我想要”“我准备”,在这时看来都成了笑话,她撕碎了所有的计划表,也撕碎了穿戴这么多年的好学生皮囊。

锦以为这时候的她已经够糟糕了,可很快,更糟糕的事情找上门来。

锦觉得自己可能有社交恐惧症。

之前她对这个东西没有概念,偶然看到一篇微博是讲社交恐惧症的九大表现,锦一一读下去,全中!她后来渐渐发现,自己不想去认识新同学,没课的时候就想宅在宿舍,愿意活在自己的幻想里,会厌烦与人交际,人多的时候自带隐身技能……

锦有些慌乱,却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峰回家乡路演的消息让她很快将这些事情抛之脑后。

结束早上的课后锦就匆匆出了学校,在不熟悉的北三街头,带着不记路的脑子,凭着一张嘴东问西问,经过坐反公交车,步行好多公里之后终于来到峰路演的第一站,他的母校。

没想到却被堵在门外,他的母校有门禁,而且不是本校的人一般不能进去。渐渐门口聚集好多来看峰的人,门卫叔叔心软了问是不是来看峰的?锦和其他的女孩子点点头,门卫叔叔又说,进去吧进去吧,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

锦那时热泪盈眶,想给门卫叔叔一个拥抱,最终还是在心底轻轻化为一句谢谢,在生命中能遇到一个能对你网开一面给你温暖的人,实属不易。

峰在母校的演播剧场路演,锦没有门票,乖乖地站在门外,顶着赤日烈阳,却在嘈杂的人声中轻易辨认出他的声音,心里像抹了蜜一样甜。

峰路演结束,从侧门出来,等在门外的迷妹一窝蜂地涌上去,拿着手机准备拍照,自知没有身高优势的锦默默退到队伍不拥挤的地方,只要能看到他就好了。

峰出来了,蓝色衬衣,黑色九分裤,大长腿,白皮肤,蓬松的头发,迷人的酒窝,虽然在锦的视野里只出现了一个侧面,锦却觉得那一刻周围都安静了,她的世界只剩那一个侧颜。

峰在工作人员的开路下很快进入车内,车子从锦面前驶过,那是锦这辈子离峰最近的时候。

隔着一扇车窗,逆着光,锦看见玻璃上映出峰的侧脸轮廓,锦的眼神落在车上,望得出了神。

车走了,人群散去,锦退到演播剧场的石阶边坐下,双手抱膝,下巴搁在手臂上,还是不自觉的红了眼眶,但那股泪意又很快被锦憋了回去。

锦正了正心神,在手机上寻找前往峰第三站路演的路线,第二站太远了锦无法跟随,只能提前去第三站,那是个商场,不需要门票也能看到他的吧,锦想。

到现场她才知道,可以花钱买第一排的座位,那样可以离他很近很近。

可她没有钱,也舍不得花费那昂贵的代价只为了一个尊贵的VIP席位。她站在外围,勉强能看到台上的景象,锦觉得这样也不错,然而峰来的时候锦就知道她太天真了。

峰的身影刚刚出现在通道,人群中就爆发了尖叫,大家拼命想往前走,身后的人已经贴在了锦的背上,旁边的人按着锦的肩膀,扯着嗓子喊“宝宝,我爱你!”。

锦踮起脚尖,奋力越过前方的人山人海,终于真真切切清清楚楚在瞳孔里映出了峰的模样,锦放下脚,慢慢笑了,能看到你,真好。

那天回去之后一个室友问锦,你为什么不拿手机拍照?锦说,在这之前我通过手机电子屏幕看到的他已经够多了,这一次,我想将他有血有肉的记在我的脑子里。

峰路演结束又回归了大城市,投入繁忙的工作中,这颗石子在锦的生活中激起的阵阵涟漪慢慢消失。

在锦第三次梦到峰,第二次在梦里知道她和峰的交往媒介是书信时,锦在半夜醒来,终于提笔,给峰写了第一封信。

“好久没有梦到你了,一直在想要不要给你写信,我总担心那些信寄不到我想让它去的地方,可我慢慢觉得,有些事,还是要做的。

我只是追逐你的亿万星辰其中之一,我没有办法像她们一样,接机、探班、听演唱会、和你偶遇,我能做的,只有用能支配的这四年大学生活,选择一个与你有关的城市。

因为喜欢你,我做了很多事,也许微不足道,但对我来说,足够义无反顾。

我曾经从来没有觉得有一个人会这样耀眼过,也从来没有觉得一个看得见摸不着的人会这样重要过。

来到北三,我常常希望,我走过的路都曾经有你的脚步。

我来到你的家乡,还想要去到每一个你走过的城市,看你看过的风景,目光所及也曾经是你目光所及。

你看,我想要的,只是跟随你,这样简单。”

锦想说的话很多,最终只是寥寥数语,合上笔盖,拿着信端详一会锦终于下定决心把它塞进信封。

清晨将信寄出,看着信落入邮筒,锦呼出一口气,终于又完成一件事了,那之后她又陆陆续续给峰写了很多信。

后来锦把手机壁纸屏保全换了,再也不似原来那般把少女的喜欢放在嘴边,摆在眼前。

那时锦看到一本书,书里有一段话。

“年轻时喜欢一个人三分,表现十分,后来喜欢一个人,哪怕十分,也只表现三分。”

锦对峰的喜欢慢慢平静内敛,她觉得,自己大概是老了吧。

大二,锦的社交恐惧症越来越严重,她觉得和周围人的相处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也对身边事多了越来越多的不满,也是在那个时候,她开始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

锦的生活过得越来越糟糕,心态也越来越差,整个人丧到不行,她没有干劲没有动力,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醒来,莫名开始忏悔,也会在平淡的日子里突然觉得难过,想要大哭一场。那个时候她觉得生活没有意义,有时候她会想,是不是死了就能解脱?倏尔又被自己将“死”与“解脱”两个字联系起来的想法吓一大跳。

那段时间在和家中姐妹聊天时,曾经正能量满满的锦也开始颓势显现,说出来的话都像是自动带了灰色的背景色,压抑而且沉闷。

从前她是姐姐妹妹的小太阳,现在,不是了。

姐姐妹妹给她出谋划策,给她鼓励给她打气,希望她振作起来面对生活。可锦说,我不想待在北三了,这个我曾经梦想的城市,现在不那么美好了。

她说:我想回家,我不想努力了。

“对不起,一直没有告诉你,你的小太阳其实也会说丧气话,也会有负能量。”

锦望着写在日记本上的话,最终眸光暗淡地抽出了桌下的转校申请书,陪她踏过坎坷的峰也再给不了她力量了。

锦离开前,最后给峰写了一封信。

“这一次,我可能要后退了,是我懦弱,选择了离开。

对不起,我能遇到你,却没有余生陪你走下去。”

给峰写的信每一封锦都写了两份,不管峰能不能收到,权当他能收到吧,锦笑着想,不知道他会不会读到某一处时展颜一笑呢?他那么好,会遇到一个更优秀的人。

最后将信装进行李箱,锦回望来到北三的点点滴滴,最终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能牵动她心的,她带不走,不如留下吧。

锦想,往后的几十年,也应该平平淡淡的过吧,追逐峰的这一路,锦以为能和他成为最好的“峰锦”,后来才知道,他曾经来过就是她生命里最好的风景。

锦这一生中规中矩,唯一一次疯狂便是为了峰带着一腔孤勇,背井离乡,来到北三。如今锦拉着箱子,却不似来时那样激动,这一次她在北三和峰的世界里,黯然退场。

姑且就让故事到这里结局吧。

多年以后,我终于遇到一个如你一般的人,只是可惜,那个人,不是你。

(PS:本文为真实故事,最后一个离校情节做了小说化处理,锦做过抑郁症的自测量表,结果为中度抑郁,不过等走出这段困境的时候才发现,其实锦只是有抑郁情绪,当时有太多事情压在她的肩膀上,让她有些崩溃,还好,现在都没事了。文中出现的北三,是现实生活中锦的爱豆的城市,在这里用了化名,锦喜欢了这个人五年,为了他义无反顾的来到他的城市,几个月前还去了他的生日会,对锦来说,见过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