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致死

2019-08-09 07:02:43作者:煜森

世情

前段时间,某电视台策划了一档明星亲子综艺,邀请了几位明星以及他们的家人参加,讲述明星们的居家生活。

张楚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位。

说不起眼也是十分委婉了,他几乎过气。张楚当年在一档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又趁热打铁,参演了一部大热电视剧,扮演男二号,而那部剧的男一号人设不太讨喜,衬托得男二号人气爆棚,他也因此接了不少剧本,希望借机跻身一线,可事与愿违,在他爆红时,突然被扒出他参加人体盛宴的新闻,而且,关键部位竟没有打上马赛克。也就是说,他的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暴露在了所有点击新闻的读者的眼里。

事情一出,张楚的经纪公司连个危机公关都懒得搞,直接把他往垃圾堆里一扔,还开了个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上,公司负责人一脸义正言辞:“我们对于不洁身自爱的艺人,是零容忍的态度。”

此举为公司获得了社会的好感,公司也没有放过那次机会,趁势推出了几位新人。就这样,张楚被人踩着,一步步地踩进了泥里。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张楚再没有翻身的机会时,一条更大的新闻爆了出来。原来扒出张楚的丑闻的,正是男一号。而且,男一号是比张楚更夸张的玩家。事发当天,男一号也在场,他灌醉了张楚,让旁人进行了摆拍。

张楚又从泥坑里走了出来。

不过,他的不可说部位到底还存在在不少人的电脑里,这让他再没有机会被大制作、大品牌邀请。

娱乐圈每天都有新人出现,漂亮的、可爱的,层出不穷。张楚一天天地沉寂下去,即将消失。

这档综艺节目,其实也是在赌。他们的预算和话题度都上不去,节目的关注度很小,所以,策划人员突发奇想,联系了张楚,邀请他来参加。

实际上,他们就是想利用张楚的污名,让节目出圈。起码,先吸引众人的眼光,让收视率上去。

事实证明,这招很有用。起初都没怎么留意这档节目的人们,渐渐开始关注起它的播出时间。

当然,网上免不了有些不和谐的声音,“是他啊~~嘿嘿,我电脑里还有他的照片,看真人的脸会不会更刺激?”“1G高清资源,想要的加V~”

随着这些声音的扩散,热度像坐了火箭一样,直往上窜。策划人员喜滋滋地拿着数据向总监制汇报,总监制看着数据,点点头,“很好~不过~”

一个转折词,让策划人员心里紧了紧。下一秒,总监制意味深长地说,“数据完全可以再漂亮一些。参与讨论的人可以更多一些,对不对?”

说完,他看向策划人员。

策划人员秒懂,忍不住击掌,“对啊,还是您的水平更高!”接着,又拍了一轮彩虹屁,才迅速离开了总监制的办公室。

总监制则走到落地窗前,眯着眼,打量着脚下的风景,心满意足。只要这档节目成功,他就可以够一够更高层的那几间办公室。

一将功成万骨枯。总监制心里想,你都到泥里了,无非苟活。倒不如为我的登高之路,贡献贡献最后的力量嘛。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张楚曾经的丑闻更一发不可收拾地在网上散播,直接被拱上了热搜前几位,仅次于某部聚集了大量流量的大制作官宣开机。

在如此喜人的数据面前,那几位和张楚一同被邀请的明星,都没有了不满的心态,而是积极准备着节目。

他们的经纪公司也和电视台说好了,在节目中见缝插针地宣传几位明星即将播放的电视剧。

皆大欢喜的局面里,所有人似乎都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人,张楚。

事实上,电视台对张楚的态度一直冷淡。即使因为张楚的旧闻让数据暴涨,可电视台节目组上下,对张楚还是抱着傲慢的态度。他们不认为张楚有反击的举动。在他们眼里,他们是一群圣人,给了那只可怜虫一个机会。

张楚也非常配合,兢兢业业地做好每一次排练,连每一次的微笑幅度都经过了精心的计算,务求完美。

他对电视台提出的唯一要求,是他的所有亲人都要在场。而节目只邀请了他和他的母亲。

张楚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站在一个舞台上。我希望我的所有亲人都能在现场亲眼看到。”

策划人员很是为难,去请示了总监制。总监制正在给他的宝贝盆栽浇水,闻言,点点头,“人之常情嘛,可以破例。”他的神情很慈爱,像是纵容了一个无理取闹的晚辈。

策划人员心里吐槽:“老狐狸,装得人模人样。”上次,他接受了总监制的暗示,找水军造势,虽然节目收视率喜人,可他心里其实还是有些不安和不忍的,毕竟当年爆出那样的丑闻,不仅是张楚,家人肯定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而总监制这样暗示,无疑是将张楚的伤疤再次挖开,引来一堆网络狼群追逐,继而达到他的目的,搬到更高的办公室。

但下一瞬,策划就给了自己一记耳光,骂道,“清醒点吧。这个圈子就是这样,你倒霉了,就是你的命。怪不得旁人落井下石。”

在数据达到最高潮时,节目开播。无数人守在电视机前面,或者官网上,等待着节目开始。

他们对前面部分的内容并不感兴趣。类似的节目他们已经看了许多次,早没有期待。

他们期待的,是张楚的出现。

节目开播前的一个小时,在一个浏览量极大的论坛里,出现了一个高亮贴,标题是,“今晚的张楚,一定要看!有惊天内幕哦!”

对于标题党,大家都深恶痛绝。但是又忍不住心里的好奇,手贱地想去点击。尤其是回帖中夹杂着几位贩卖不可说内容的微商,在每一个正经严肃的回帖下,都会留言,“V我吧,不后悔!”附带一个滑稽头。

那个帖子把最后一部分对节目不感兴趣的人,也吸引到了电脑面前。

节目的几位明星都比张楚排名靠前,但在这里,他们都成为了张楚的陪衬。在他们卖力配合时,弹幕一片嘘声,“快进吧,破节目怎么不快进!”“对啊,我来看不可说的,不是来看他们的”“其实他们来做什么?不可说一个人录节目就好了啊”。

诸如此类。只有几位明星的铁粉不断支援自己的爱豆,可是收效甚微。

就在网上撕掐成一片时,终于轮到张楚的部分。弹幕几乎把整个屏幕都给遮挡住,收视率和网络点击量更是直线上窜,策划激动得握住拳头。

总监制在一众下属的报喜和恭维声中,竭力淡定,心里却开始规划未来办公室的装修风格。

嗯,那天看到的那款意大利沙发,一定要列入预算,不仅高贵大气,还有按摩功效,对于自己这种年近五十的人,很有必要。

大屏幕上,照例介绍了张楚的经历,他出生的地方,他读书的学校,他的家人,他的伙伴,还有他最辉煌的时期。

在那些旧照片里,张楚意气风发,笑脸灿烂。

随着后期照片的出现,那个风华的青年,变得凋零、颓丧,让人扼腕。他躲在家里,一言不发,身边的朋友全部消失,亲人也都不能理解。最后,仅有他的母亲一人陪在儿子身边,她相信儿子是个好孩子,是被人陷害,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

视频结束后,进入了互动环节。主持人拿到的剧本,和张楚母子看到的剧本,是不同的。

她接收的指令,是要在节目中尽可能涉及到那些尖锐的问题。用总监制的话来说,他已经身在泥地,他们也谈不上落井下石了。

所以主持人收起了最后一点同情心,她决心将自己的进阶之战完成得更加漂亮。此刻的她,就像一位主持重大手术的外科医生,挥舞着刀片,要将这对母子的生活切割得支离破碎。

所以,第一个问题,就让服务器几乎崩溃。“你恨你的儿子吗?他的不自爱让你蒙羞,让你的名誉毁于一旦。你应该知道,当初的那些照片,如今还在网上流通,甚至叫卖。”

主持人看着那位母亲。她的年纪不大,头发却全白了,那场网灾给她的脸上刻下了深深的印记。

她在该等待退休的年纪,不得不辞职,就是因为无法忍受那些苛刻的眼光。

那一切,确实是她的儿子带来的。

在众人的屏息等待中,母亲缓缓开口,“恨……肯定是恨的。我一辈子,清清白白,与人无争,只是个想过普通生活的普通人。结果,却被迫卷入一场风波,任由它吞噬了我几十年来的努力。我怎么会不恨?”

主持人有些失望,她没有得到她所期望的那种、更加尖锐入骨的恨意。于是主持人再度发起进攻,“我听说您的丈夫去世了。是因为那件事吗?”

主持人成功了。母亲的眼睛瞬间通红,愤怒的火焰将这位半百的女人包围了,“他是个好人!他应该寿终正寝,而不是被人非议后心梗而亡!”

说完,她看着她的儿子,“你知道吗?你父亲还为了你,和别人打过架。他一辈子都是个温声细语的人,他连吵架都不会……”

弹幕第一次出现了一些声音,“不敢看了,感觉自己像个罪人。”“是的呢,当初我也参与了骂战,还P了图~”“其实他也是个受害者,不过身份是明星,我们是不是少了些宽容?”

很快,这些声音就被镇压了下去。希望节目越来越锋利冷酷的总监制,再次动用了水军。

无数叫嚣着“当妈的真是个演技派”的水军涌入了弹幕,淹没了那些发自内心的话语。

节目的收视率和点击量又暴涨了一波。总监制激动得手心冒汗,眼睛盯着主持人修长的腿,回味在那上边抚摸的感觉。

张楚的眼圈红了,他看着母亲,轻声说,“我知道的。我怎么会不知道?”他永远都忘不了父亲倒地的那一刻。

真正的极致的痛楚,是让人哭不出,喊不出,好像被一层透明的玻璃阻隔了所有的感觉。

主持人可不会让这对母子抢夺了自己的主导权,她粗暴地介入了母子的对话,打断了他们暖心的对视。

然后,她带着更深的恶意问,“阿姨,你可以诚实地回答我吗?当时的你,看着丈夫在自己面前离开,你是否想过,死去的是你的儿子就好了?”

全场观众都鸦雀无声,坐在电视机或者电脑面前的人们,也放缓了呼吸,提心吊胆地等着回答。

摄像机给了张母和张楚的面部特写。母亲一脸麻木,张楚则满是痛楚。

他的拳头握紧了后又松开,却始终没有出声阻止节目的进行。

张母缓缓地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我为什么会希望我儿子去死?他又没有犯错。”

“可是他爆出了那样的新闻,让你们全家蒙羞。如果他洁身自好,抵御住那些诱惑,不是可以避免发生的一切吗?”

问题越来越尖刻,目的越来越清晰。观众们算是看出来了,这档明星亲子节目的核心,就是对张楚的解剖。

在如今的网络社会,这样直剖人心的节目无疑是收视率的致胜法宝。只要今天顺利收场,参与制作节目的所有人员,都会在圈子里更上一层楼。

牺牲的,无非就是一个已经被牺牲了的张楚,一个污点艺人。他确实没有错,可是谁让他有了明星这一层特殊的身份?这层身份,就是原罪。

你要只是个普通人,丢进人堆里都不会被人多看上一眼的话,谁会试图扒皮抽筋地对待你?

张母闭上了眼睛,使劲把眼泪憋了回去。她收拾了自己的心情,不再奢望为自己的儿子辩解。

这档节目,本来就是要拿她的儿子来祭旗,又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我确实做错了。”突然,一个声音响起。主持人惊讶地看着张楚,他站起身,“我第二次做错了。”

他推开了想上前阻挡他的主持人,走到了台前,对着观众们说,“第一次错,是我相信我能够走好我的演员之路,顺利平安地走下去,结果遭到诬陷。第二次错,是我以为我遇到了愿意给我机会的救命恩人,但实际上,他们只是想利用我来刷数据,成就自己的业绩。”

主持人面对突发情况,竟然有些绷不住。总监制的脸色发青,低吼,“谁想个办法,赶紧把场子给圆过去!”

于是,直播蓦地中断。但是收视率和点击量再创新高,无数人都等待着再次连线,他们想知道结局。

没有结局。

当晚的一条新闻,却爆炸了!

张楚死了。

在他意识到直播已经被中断,他来不及向更多的人宣泄他的情绪。看着台下那些依旧麻木的脸,他突然掏出了刀片,狠狠地划向了自己的脖子。

离他最近的主持人来不及抓住他,只来得及尖叫一声,随即被血溅了满脸。

现场异常地安静,所有人都停止了思考,甚至呼吸。

直到一个抽泣声突兀地响起。一个女生索性大声哭出来,喊着,“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对不起!!!”

所有人都歇斯底里地喊着,哭着,眼前一片模糊,目光所及之处,只能看到台上那个倒地的人。

总监制捂着自己的心脏,感觉自己的生命也在流失。他绝望地感知了自己的未来,完了,一切都完了。

主持人瘫坐在张楚身边,眼里的恐惧与悔恨交织。作为这个圈子的人,她几乎也预知了自己的下场。

她会被视为间接杀人犯。

十几分钟前,她还在为自己的临场反应沾沾自喜。十几分钟后,她宁可自己天生就是个哑巴,说不出话来。

最冷酷的反而是张楚的母亲。她慢慢走到儿子身边,蹲下身,温情地摸摸他的脸,“你终于可以好好睡个觉了。”

张楚自杀后,舆论指向了电视台,以及节目的总监制和主持人。其他人不说,总监制和主持人处在了风口浪尖,两人被指认为“刽子手”“杀人犯”,是他们挖开了张楚结疤的伤口,让张楚以一种极端的方式表示反抗。

总监制和主持人的信息被人肉出来,两人的名字、长相、住址、家人。更劲爆的是,两人的艳照居然流了出去,在网上疯传。

两人总算知道了当初张楚的感受。家人、朋友、同事,都将他们视作污染源,纷纷远离。

每天还要在网络上面对陌生网友的指责。那些现实中的乐色,化身为正义的键盘侠,一次又一次地掀起骂战,表示对张楚的同情,表示对那两个人的痛恨。

可是,他们似乎完全忘记,当初对张楚口诛笔伐的,是他们,守在电脑前面,肆意地发送恶意弹幕的,也是他们。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