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

2019-08-08 11:19:02作者:伊山白鹭

悬疑

黄明轩迷迷糊糊间,忽然又听到连续响了几天的脚步声,低沉又急促。他猛地惊醒,压抑住剧烈的心跳,偷偷将被子拉高盖住头,摒住呼吸。

沉闷的脚步声越来越大,似乎到了他的床头,脚步停了一会儿。他拨开一条缝,盯着床帘,不敢大声呼吸。他好像隔着床帘,看见了那双盯着他的,凶狠而锐利的眼。

片刻后,脚步声转走,又停了几秒钟。他听见寝室里有谁翻了个身,在安静的夜里,显得十分清晰。而后门把手被拧开的声音又响起,但他没听到关门声。接着脚步声愈渐小了起来,像是走远了去。

黄明轩脑中弦一松,噌的坐了起来,一把拉开遮光的床帘,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打开电筒。其余三个室友仍在睡梦中,对床的雷泽还讲了句梦话。黄明轩犹豫了下,捏着手机蹑手蹑脚的下了床,穿上拖鞋,借着手机的光走到门前。然而与他最初所料不同,门紧紧合上,似乎没被打开过。

他打开门,借着通亮的灯光朝漫长的走廊一望,并未看见任何身影,似乎可疑的人躲在了某个拐角,或是又进入了某个寝室。

他关上门,爬上床,剩下的半夜闭上了眼,却再也没有睡着。

――

早晨众人纷纷起床,黄明轩同室友林勉一起洗漱。林勉还在刷牙,白色的泡沫充斥满口腔,黄明轩从水龙头下接了杯水,挤出牙膏,含口清水漱了漱,不时看问漱口的林勉,终于还是没忍住,把水吐出。看了看其他室友。

蒋承运已经收拾了书,准备出门,雷泽坐在凳子上玩手机。

他开口,“勉哥,昨晚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林勉眯了眯眼睛,摇摇头。吐出口中泡沫,回忆到:“并没有吧……昨晚我睡得很好,什么都没有听到。怎么了,你有听到什么吗,再问问其他人吧。”

林勉洗漱完就走开了,黄明轩顿了顿手上动作,耳边似乎又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挥散不去。

他洗漱完时,雷泽抓着一头乱发,迷迷糊糊的端着杯子,步伐凌乱的到了水池旁。放下杯子,昏昏沉沉的掬了一把冷水,扑到脸上,然后一个激灵,总算像是重新活过来一般。

伴着“哗哗”不停的水流声,蒋承运背着书包出了门。道别后,雷泽转向黄明轩,“你今天还不走?”

黄明轩收回思绪,想问一下雷泽,可雷泽昨晚却又明显睡得很沉。但看见他疲倦的神色,深感不解。他夜晚睡觉时间都很早,但不知为何,睡眠质量不是很好,第二天起床后仍旧很困。

“昨晚又没睡好?”

“唔,”雷泽脑袋清醒了,然而眼中仍旧一阵疲乏,“明明睡得那么久,结果又没睡够。”

黄明轩没再说话。等雷泽收拾完,整个寝室一起去上课。

――

黄明轩上着高数课,黑板上是老师写得密密麻麻的板书。他盯一下黑板,又看一下书,脑中却纷繁复杂。耳边似乎又响起回荡在空旷场地中的脚步声。

他本来一到晚上,胆子就特别小,在脚步声响起时不敢看,脚步声停后,有什么都没有了。

越想越诡异,但又始终觉得不对,太过真实了。

他只有上午两节课,便剩下了一大段空白时间,最终还是觉得应该去查一下监控。

走到监控室门口,看到几个坐在一起打扑克的保安叔叔。另有一个坐在旁边观战。

黄明轩敲了敲门,没人应他,便走了进去,打牌的氛围非常火热,连观看的叔叔都尤其认真。他抬起手在保安眼前晃了晃,保安终于正眼看向他。

“叔叔,我能看一下监控吗?”

听到这话,保安大笑起来,“看监控做什么,丢东西了?”

“啊。”黄明轩不知道如何将自己的经历,只能默认了保安的话。打牌的一个保安听到了他的话,甩了一张纸牌,接话,“去吧去吧!知道怎么看吗?”

“啊,知道。”黄明轩往里边的监控室走,落下一句,“谢谢啊。”

外面的保安叔叔,牌桌上依旧火热。而黄明轩去提着口气,为接下来可能看到缠绕他好几天诡异事件的真相。

他在监控显示屏前坐下,调出前一天晚上,他所处宿舍楼层的监控画面,切换出时间,凌晨两点四十开始。

然而监控从头到尾之中,预料之中应该出现的人,仿若被擦除,寝室过道空空荡荡。但他探出寝室的几秒钟,却被记录得一清二楚。

不甘心的调出另外几晚也有听到的动静的监控,然则,无一不与之前的相同,并无人在半夜通过过道。心中确定的事实被推翻,黄明轩眼中难得茫然起来。电脑上监控的画面仍旧在他眼前不知疲惫的转换着。

他摸着键盘的手暗自攥紧。

也或许是他太过紧张了。

――

站在诊所门前,犹豫了下,黄明轩还是推开了门。这是一个小诊所,里面的医生正闲坐着看电视,除了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还有一个三十上下的女人躺在诊所中,不像是看病的,反而像在消遣时间。

医生看到了进门的黄明轩,站起身,目光从电视上移开。移了椅子到看诊用的桌子旁,对他抬起下颔示意,“坐下说,什么情况。”

黄明轩看到桌前还有一张椅子,便坐下了,望着对面医生,静了一刹,还是开口道。“医生,出现幻听了该怎么缓解?”

“幻听?”医生写下他的病情,又抬头瞥了他一眼,“大部分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幻听。你说说你具体的,幻听到什么?一次持续多长时间?幻听大概有多久了?”

“我常常在半夜时分听到走近我的脚步声,然后停顿一阵,然后远离。只听得到开门声和走过走廊越变越小的脚步声。明明没有听到关门,动静停止后,下床检查,门却又是紧紧锁着的,根本没有打开过。”

“讲鬼故事呢?”躺在另一边打发时间的女人,将头转向他们这边,好奇的看了看。

医生瞥她一眼,对她开口,“别插话。”又转向黄明轩,“你确定自己当时是清醒的,而不是在做梦?”

黄明轩想了想,似乎又觉得不太确定了。“可是这已经持续快半个月了。”

“半个月啊……”医生敲敲桌子,缓慢道,“半个月挺长了,那应该是真实的,挺严重的啊。”

黄明轩不知道该如何。可能那样真实的感受,若说不是真实的,那就是病入膏肓了吗?他不敢说话,双目垂下盯着干净的桌面。

“是学生吗?有在住校吗?”

“啊,是。但室友也什么都没听到,查过监控,监控也显示并未有任何人经过走廊。”

“所以确定是幻听了吗?”医生在纸上写下几种药名,将纸传给他。“去买这几种药,吃着试试,最重要的是调整好心情,放松一点。”

那个女人忽然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站了起来,开心的笑着,走到他们旁。手撑上桌子,像是讲秘密一般的俯身,轻声道。“鬼也不一定出寝室呀。”

医生也跟着女人笑了一声,不过却道,“别听她瞎讲,她精神偶尔也有些不对劲。”

“不过药缓缓再吃吧,等下次再出现同样情况时再吃。”

“谢谢医生。”

黄明轩起身负了诊疗费,听到女人继续说着。

“恶作剧吧,现在小孩最喜欢这么玩。”

回校路上想起女人的话像是被打开了思路,但事实仿佛与之又有矛盾。

他还是去买了药,走到校门口时,将药放进书包。

“黄明轩!”忽然有谁叫了他。

黄明轩看向声音来源,是室友雷泽。他顺手拉上书包拉链。雷泽拿着快递,小跑了几步,追上他。

“帮我拿一下。”雷泽将东西直接塞入黄明轩怀中,蹲下重新系了下鞋带。

黄明轩看了看上面的信息,问道。“你又买什么了?衣服?”

“嗯,衣服。”雷泽系好鞋带站起来,然而忽地一把拉开黄明轩书包拉链,将里边的药拿了出来。

“你干什么?”黄明轩一把抢过雷泽拿出的药,有些生气于他的太过随意。

雷泽拿过自己的快递,漫不经心的,“我就看看是什么药。”

“那你看清了吗?”黄明轩又再次将药装入书包。

“没有啊,你也知道我常吃药嘛,然后看着别人的药时就特别好奇。”

雷泽讲着话,眼里似有笑意。回忆着刚刚看到的黄明轩药瓶上的说明――治疗精神紧张,幻听……

继续道,“你是感冒了吗?”

黄明轩盯着他,轻飘飘应下来,“嗯。”

然而雷泽却是忽的笑了出来,一眼不眨的盯着他笑,仿佛开心极了。

黄轩明白过来,怕是雷泽看到了药的作用,顿时有些恼羞成怒,没再理他。

“幻听……”雷泽笑着领先他回了寝室,与雷泽相背的一些陌生人都偶尔回头望了望雷泽。黄明轩听着他的笑声,站着停住。看了看亮着红光的摄像头,竟莫名觉得雷泽有些神经质。

“鬼也不一定出寝室啊。”

“恶作剧吧,现在小孩都喜欢这么玩。”

诊所里女人的声音回荡在他脑海,挥之不去。

回到寝室,不出所料。蒋承运仍旧在埋头学习,资料书堆得满桌是。

黄明轩对着蒋承运道,“又在学习啊,不休息会儿吗?”

蒋承运闻言从书堆中抬起头来,推正眼镜。一本正经的,“人嘛,就是怕有了理想,奔向理想的脚步想停都停不下来。”

随后他又低下了头,回到作业中。林勉正窝在床上打游戏,刚刚打完一局,便招呼进门的黄明轩。“快,要来吗?王者。”

“来,等我一下。”

说着黄明轩将书包扔在桌上,拿出手机点开游戏。雷泽也窝在床上,不知道拿着手机玩什么。

几局游戏过后,寝室一起去洗了个热水澡。但由于大家洗澡时间不定,所以出了浴室也没有一起走。

黄明轩推开寝室门,正巧看到雷泽站在林勉位置上,手中拿着一个药瓶,把什么白色粉末状的东西倾倒在林勉水杯中,还搅散了。

黄明轩又走进几步,发现寝室里只有雷泽一人,心下暗跳。

“你在干什么?”

“哦,你说这个啊。”雷泽将瓶盖合好,一把将瓶子甩给黄明轩。黄明轩接住,一看说明,维生素。雷泽继而笑道,“维生素,每天吃点护眼的。”

“哦。”黄明轩放下心,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可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

“我帮你也放过了。”

“哦,谢谢。”

雷泽又笑着从黄明轩手中接过药瓶,“不客气。”

――

半夜又被惊醒时。黄明轩想起白天看到的监控画面,拉上被子,将头蒙住。心想明早起来还是该吃一次药试试。又是同样的情况,闭上眼睛却睡不着。

早晨起床黄明轩拿出药,照着说明书和着水,吃了几片。正巧雷泽看到他吃药,又莫名的无声笑了起来,笑容很是愉悦灿烂。

过后几天,意料之外,真再没有脚步声来扰醒他了。

好久没有过的安稳睡眠一来,黄明轩起床后的精神都好了不少。恰巧轮到他打扫寝室卫生,拖到雷泽那个位置时,捡起落在垃圾桶旁的衣服,灰色的,看起来还像是新衣服。黄明轩拿起衣服问雷泽,“雷泽,你衣服还要吗?”

雷泽躺在床上偏头看了一下,“不要了,扔垃圾桶吧!”

“还是新的吧?”黄明轩把衣服扔进垃圾桶里,颇为可惜。

“不喜欢。”雷泽道。

――

在出寝室上课路上,黄明轩隐约听到有个寝室掉了一部电脑。

伊山白鹭
伊山白鹭  VIP会员

夜半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