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问酒家:螺丝起子

2019-08-07 13:02:54作者:九死

世情

1

今夜月色很美。

没有云,星星也不见踪影。

天幕是深沉的蓝,但是不黑,于是银白圆满的月亮就更显得清晰,耀眼。

并且月光温柔,透彻地照在李侑驰的书桌上方。

这间小小的房间是他的书房,屋子里只有靠窗一张书桌,桌前一把椅子,便再没有其他的摆设。但是这间书房却仍然显得很拥挤,因为除了桌椅之外,这屋子里其他地方都是书,堆成了小山的书。

各种品类的书籍,虽然摆放得看似杂乱,但是李侑驰对这些书本的分类了然于胸。他能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按照需要从这一堆堆的书山之中寻找到相关的所有书。

只是,就算是有这一屋子的书本,都没办法解答他现在面临的问题。

两扇窗子开到最大,窗帘也拉到了两旁,李侑驰正双眼出神地瞧着窗外,天上,明朗皎洁的月亮。

月光铺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带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色的光晕。

桌上有一台轻薄的笔记本电脑,一叠稿纸,一只灌满了墨水的钢笔。

电脑屏幕上是一个打开的word文档,一片空白,只有第一行最开头的位置,光标在不停地闪烁。

稿纸上写了一行小字,不过已经被混乱的线条涂改得连一个字都看不出来了。

钢笔笔帽没有盖上,笔尖已经上翻分了叉,蓝黑色的墨水溅在桌子上,留下一个个饱满的小圆点。

发呆之前,李侑驰曾愤怒地将钢笔戳在了桌面上。

钢笔已经坏掉了,是那种就算换了笔尖也再不能如往常那样顺滑书写的程度。它坏掉了。

这支钢笔是佳佳送给他的礼物,他们在一起十周年时候的礼物。

那一天,李侑驰送给佳佳的是什么东西来着?

对了,好像是他写的第一部侦探小说的重印版本。他记得,自己在扉页上写了一些非常肉麻的情话,以及,一个承诺。

一个他会娶她的承诺。

可是......

李侑驰收回了思绪,伸手揉了揉脸。

他的脸颊因为揉搓而变得有些发红,他大张开嘴,突然像是上了岸的鱼一样,呼吸困难起来。他徒劳地嘴巴开合,却感觉没有一分一毫的氧气进入肺部。

心里好像有什么深沉的,黑暗的,黏腻腻的东西浮了起来,堵住了他的眼耳鼻口舌,他快要窒息休克了。

就在这时候,头顶的帆船造型的灯罩里边,那个瓦数很高的白炽灯闪烁了两下,呲呲两声,叮一下,熄灭了。

这间小屋子瞬间陷入了黑暗中,只有桌前一片月光的银白,还有头顶弯弯曲曲烧红了的灯丝,正渐渐地暗淡下去。

李侑驰像是鱼儿被扔回了水中,终于清醒了过来,能够喘得上气来了。

他大口贪婪地呼吸了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

刚才,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被憋死了。

他扭头看了一眼脚边的废纸篓,月光下,看得见那里头满满的甚至已经堆得冒了尖儿的全是被他写废了的稿纸揉成的纸团。

他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太压抑了。

当所有的负面情绪在这一刻凝聚在一起时,它们仿佛变成了实质存在的东西,能扼住你的喉咙,掐死你。

李侑驰从椅子里站起身子。

灯泡已经坏了,他不可能再在这个没有灯光的房间中待下去了,尽管有足够明亮的月光,但是月光没有温度,他内心那些浓重的阴霾,不是这浅浅淡淡的一层月光能够照得化的。

他需要光亮。

李侑驰扶着墙走出书房,进了客厅,打开了灯。

他摸过柜子上的那半瓶葡萄酒,拔了软木塞,就着瓶子就往嘴里倒。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李侑驰一口气像吹啤酒一样将半瓶红酒灌下了肚。

放下瓶子的时候,他感觉自己之前已经变得有些冰凉的四肢和手足渐渐地恢复了一些温度。

但是眼前的东西,却开始变得有些遥远和不真实起来。

身上竟然有些发冷了。

一定是酒没喝够的缘故。

李侑驰站起身来去柜子上找酒,却发现刚才那就是最后一瓶了。

不行,今晚上要是没有喝醉,他无论如何是没办法睡去的。

于是他拿起件外衣,出了门。

2

凌晨两点钟。

桃醉看了看墙上挂的时钟。

就在刚才,店里最后的一位客人也已经离开了。

酒吧里只留下客人欢醉过后的痕迹,就着角落的音响里传出的悠扬的蓝调口琴声,桃醉心里泛起几分曲终人散的寂寥来。

他走出吧台,把桌上的杯子都收进托盘里,拿回水池,开始洗刷。

门口突然传来了声响。

他扭头去看,就见厚重的黑色大门被人推开了。

这位客人手上力气似乎很大,大门被他推得撞在了后墙上,发出一声闷响。而推开门后,他却又站在门口,一手撑着门,就这么站着不动了。

桃醉皱了皱眉,擦干双手走出吧台,朝着门口走去。

靠近之后才发现,这位客人好像是站在门口睡着了?

桃醉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先生?这位先生?”

他的声音惊醒了门口的男人,只见他猛地睁开眼,盯着桃醉,那表情简直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猫头鹰。

桃醉礼貌地朝前倾了倾身子,歉意地道:“对不起,这位先生,本店已经打烊了。”他伸手指了指门旁的一块牌子,上边写着营业时间:19时到2时。墙上的挂钟已经走过两点钟了。

这个男人怔怔地盯了桃醉一阵,很是后知后觉地开口说:“一杯,我最后再喝一杯。只要一杯就好,我就醉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变形,是喝醉了的缘故。

桃醉其实非常不喜欢已经醉了酒的客人。

人们在喝醉的状态下,任何想象不到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他们不可控,他们无所不能。

“实在是抱歉,先生,您可以明天再过来......”

可是没等他说完话,门口的客人就一把推开他,朝着吧台大步走过去。

桃醉站稳身子,皱眉转头的时候,他已经坐到了吧台上,正用个拳头咚咚咚地敲着吧台,发出沉重的声响。

算了,不要跟醉鬼一般见识,这是桃醉的经验。

他走回吧台,冲着这位客人微笑了一下,说:“一杯,今晚就破例再为您做一杯酒。请问,您有什么特别想喝的酒吗?”

客人双眼无神地盯着桃醉身后的酒柜上。

那琳琅满目的酒,任何一杯,都足够将他灌醉了吧?

李侑驰的酒量一向不好,但是今晚很奇怪,他灌下了半瓶红酒,却只是头晕,还没有那种醉得人事不省的感觉。

他希望自己马上醉得像死狗,就这么睡过去。

所以他转头看着桃醉,说:“最烈的那种,让人一杯就倒的那种。”

桃醉抿了抿嘴,深深地看了这位客人一眼,点了点头。

没有耍酒疯的意思,就一切都好说。

桃醉转身往柜子上去,要去拿一瓶伏特加。

可是手伸到一半却停住了。

他回头又看了吧台对面的男人一眼。

他是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头发凌乱,胡茬儿唏嘘,似乎有几天没好好打理自己了。

他穿着一件咖啡色的外套夹克,里边的白色衬衫上有一滩很显眼的玫瑰色的痕迹,似乎是葡萄酒的酒渍。

他是来买醉的,跟所有走进酒吧的人一样。

可是这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浓浓的,颓丧的气质,却让桃醉不得不给予他一点儿额外的关注。

尤其是,他要求的是最烈的,能够让他一杯倒的酒。

喝酒不是大事,喝完之后出了大事,才是事儿。

所以桃醉转回身,走到客人的对面,又确认地问道:“您确定您还能再喝一杯烈酒吗?”

对面的男人不耐烦地点点头。

桃醉叹了口气,不厌其烦地道:“客人,现在已经超过了本店打烊的时间,也就是说,现在我并不是以一个调酒师的身份在跟你说话,而是一个陌生人,因此,我没必要再坚持那些吧台里的规矩,我有权利不卖酒给你。但是,如果你能有一个说服我的理由,也许我会破例请你喝一杯。”

他试图刺探对面这个男人内心的想法。

这是有违他的职业道德的行为,幸好,现在已经不是营业时间。

他有必要对走进这家酒吧的每一个客人负责。他不希望这个男人醉死在他的门前,明早上一推门就看见自己被警察包围。

似乎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对面这个男人的脑回路有些长,桃醉问话之后过了好一阵,他才呼出一口气,似乎是想到那个能够说服桃醉的理由来了。

“我不喝酒,我就要死了!”

吧台对面的男人给出的理由是。

3

他要这么说话,那桃醉没法接。

“我听过喝酒多了然后没了命的,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不喝酒,还能死的。”桃醉冷淡地回答。

对面的男人摇着头。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