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一生

2019-08-06 17:05:28作者:彗谷

“姑姑,姑姑,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六岁大的侄女儿摇着她姑姑的胳膊冷不丁地问了这么一句,可雅舒虽有过几次情感经历,面对这个问题她依旧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倒不是因为她笨嘴拙舌,事实上,这个嘴上抹蜜的女人常挂在嘴边的三句话中有一句话正是:“我爱你!“可什么是情,什么是爱?

幼儿园的时候,雅舒被第一次告白。那是一个朗晴的午后,风儿吹拂着绿草,绿草推动了小花。今天轮到小班长白阳守护小朋友们睡午觉,小班长拿着木棍子唬人——谁要是不睡就得吃他小阳一棍。

所以大家纷纷趴在了课桌上,安静下来也就睡着了。可雅舒总是睡不着,她是个精力旺盛的小孩儿,眼睛虽是闭着的但仍看得见色彩,红的、黄的、蓝的、紫的……有谁在动她的睫毛?雅舒睁开了眼睛,是班长!

“你没睡啊?”班长笑着说,看得出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雅舒努努嘴表示默认。

“你知道赵俊喜欢田甜么?”小班长说

“嗯,我们班有好多对儿呢。”雅舒笑着说。

“嗯,好多对儿“小班长接着说:”赵俊和田甜是一对儿,灯泡和孙孙是一对儿,李哲闽和张晓涵是一对儿,顾建恒和毛欣是一对儿,小龙和小虎是一对儿,小宝和美琪是一对……“

他几乎说了全班人的名字,到最后:“我和你一对儿。”

“姑姑,你笑什么?”

“我笑你人小鬼大,这么点大的小屁孩儿就晓得问这个了,羞羞羞。”雅舒扑哧一笑,说着便用食指在小侄女粉嫩的小脸上划了三下。

“哎呀,那姑姑你知不知道嘛~“侄女儿小米一把抓住雅舒“作乱”的手急切地问道。

“哎呀呀,你问姑姑,姑姑也不知道。“听到这里小米叹了口气。

“可是姑姑知道炒年糕在哪里哟。”可小米好像没听带似的,垂着头自顾自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这下倒让雅舒有点不知所措了。她忘了,人的生活往往比我们想象中要丰富得多,即使是还在上幼儿园的小朋友。

“如雨初落时一般的寂静,我们的谈话也亦是如此……”熟悉的音乐声将雅舒从呆窘的状态中解救出来。她划开手机,接起来电,不待那人开口便言:“我马上下来。”挂了电话。

“米宝,姑姑要走了哦。你要不要出来送一下姑姑呢?”小米妈妈喊道,可那门紧紧地关着,没有丝毫要打开的迹象:“这孩子,我去叫她。”

“哎,别。大嫂,米宝估计睡了,就别去叫了吧。”雅舒拉住了小米妈妈:“我先走啦,大哥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你就多担待点吧。”说着便顺势握住了小米妈妈的手往里面塞了一张卡:”两个人能在一起不容易的,昂~我先走啦.”

寂静——寂静——咚咚咚

楼梯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小米,小身体腾腾腾地跑向姑姑,往她手里塞了个什么后又腾腾腾地跑走了。

“上车吧。“

“嗯“

手心展开,是个红色的小爱心。

“雅舒,这能行吗?”杨兰一脸懵懂:“不用署名吗?”

雅舒答:“偷盗者莫问姓名。“杨兰二脸懵懂。

“偷人心不算偷啊。”雅舒一副恨铁不成钢,杨兰羞得脸火红:“傻子兰,这方法虽老了点,但经典啊,你不署名就会留下一种神秘感,那他就会想啊想,想啊想,想啊想。”

雅舒鬼祟地向杨兰探去,一把抓住了杨兰的胸,乍起杨兰一生惊叫:“想啊想,就想到你身上啦,哈哈哈哈。”

“好你个雅舒,打不死你。”

“哈哈哈哈哈,来呀来呀……偷心贼的心在我这儿呢,可怎么办才好哟~杨兰。”

你看,这个时候的雅舒还上串下跳着呢,她不知道,在她与杨兰打闹的下一秒,在红色爱心落地的下一秒,14岁的张雅舒将迎来自己的第一份爱情,届时初二。

白色的纸片从天而降,一位少年夺门而进,粗鲁,干净,自由,他把着窗口看那扬扬洒洒的白色,像个精灵,有种美好在少女的心中绽开,这是极荒谬的事,但千真万确。

雅舒喜欢看漂亮的人,但自从遇到了少年,她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盲目地去寻找过其他。

少年是他的同班同学兼同老师寄宿生(室友)李继锋。

李继锋喜欢短发的女生,雅舒就去剪了个短发,杀马特年代刘海贼厚地那种。

李继锋喜欢玩得开的女生,雅舒就尝试去融入其他人的圈子,她第一次有了想要变“坏”的冲动。

李继锋曾对雅舒说过一句:“我爱你”,虽然雅舒知道这仅是他有求于人时的一句玩话,但雅舒就是能够心甘情愿地为他背书包回宿舍,心里揣着一股谁也不知道的甜蜜。

那年冬天,大伙一起吃饭的时候,李继锋突然说了句:“张雅舒,你怎么这么胖了!哈哈~”他像是第一次注意到雅舒。

“要你管!”雅舒嘴上虽这么说,但心里很是在意,她第一次有了被当众羞辱的感觉,还是被自己喜欢的人,很难受,很耻辱。那一晚,她衬着月光在镜子前站了好久。

”原来我的脸是这样的啊!”

”好丑哦!到底什么时候变这么胖了?又土,又黑,还有雀斑,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喜欢别人呢?“

“这样的人,这个人——是我。”

……

雅舒第一次看到的自己就是这样的——这样的人怎一个“丑“字了的?这样的情怎一个”愁“字了的?

“雅舒,雅舒……张雅舒“男人唤着她。

“啊?“雅舒这才从回忆中醒过来。

“啊什么啊,下车啦!”

“哦。”

男人问:“吃什么?”

“随便!”两人异口同声道。

男人轻笑了一声:“就知道你。”

雅舒耸耸肩,跟在男人身后。路边的灯光打在男人修长的背影上,影子率先到达,于黑暗中他颇为绅士地为她拉开了门。就像那时——

雅舒说:“谢谢!”耳边喷来一阵温热,好痒!感官的刺激将那少年的声音淹没在耳边的湿润之中,雅舒什么也没听到。太近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清晰地感觉过人的气息,她很紧张,也很幸福,据她自己所说:“我像只午后刚睡醒的蓝眼睛猫,欠着日头,伸着懒腰,在那一刻,我仿若身处世外桃林。如果时间静停彼时,我想,我会幸福死吧!”

“谢谢!”男人拉着女人的手进了甬道。

“今天,你的话很少。”男人说。

“我晕车。”

“喝口水吧,我给你拿。”男人折返回车里取水:“你等一下。“

“等一哈嘛~老太婆。”一位老爷爷举了把伞紧追在一位老奶奶身后。好有爱!“滴“大颗雨水落了下来,真的下雨了!

“下雨了。“男人说着给雅舒递出水:”水“。

雅舒接过水喝了一口:”那我们是先回车里还是……?”

看这雨应该下不大,前面一点就到了。“

“那走吧,我饿了。”女人挽住男人的胳膊。

“好嘞!”男人顺势将女人的手握在掌心紧了紧。

“滴滴滴滴滴——淅沥沥沥沥——”

雅舒喜欢雨天。的确,雨清凉、诗意、缓慢。但雅舒喜欢雨天却不尽如此——雨也阻隔,人们讨厌雨也恰在斯,耽误事儿,好多时候本来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了,一场雨,全盘打乱,煞是有趣!

因为事出偶然所以引发惊喜,因为行事匆匆所以请暂缓步履,雨是一场突袭,你不设防了,他才有可能给你“致命一击”。

“我曾经讨厌下雨,但因为你,我喜欢上了它。我和你的事情似乎总发生在下雨天,我第一次遇见你是在下雨,你站在讲台上慷慨陈词,我看见你的牙床其实在颤抖,觉得你很有趣。

你做事时不苟言笑,但那天我看见你和朋友聊天手舞足蹈的,我对你说:‘哦,原来你是这样的啊,干嘛平时那么严肃?’结果你扭着屁股就走了,那天我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你,那天也是下雨。

今天我背你,也正因为雨,你问我你重不重,我觉得背着走一生也是可以的呀!本来我不打算说的,但你既然问了,我就告诉你吧,我要追你,张雅舒,我喜欢你!”

雅舒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不得不承认当面表白的冲击力确实很强。雅舒被那段话打动了,她也喜欢他,只是不心动而已。拒绝是很容易的事,但说清楚却很难。雅舒希望说清楚一切,届时17岁,高二。

本来,原本,是雅舒的朋友团子喜欢顾一的,雅舒是帮助团子追顾一才和他走得比较亲近,成了朋友,但不知怎么弄的,班里就有人传什么:“班长学委组CP,雅舒顾一是一对儿……”

为了澄清事实,下雨天两人又刚好一起困在了便利店,雅舒这才问了顾一,结果顾一不靠谱。雅舒委婉的拒绝了顾一,可顾一也真是的,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还扬言要追雅舒。

“唉~”雅舒叹了口气,除了叹气还是叹气,叹气中夹杂一成窃喜,两成内疚,三成负担,九成无力。17岁,是一个”雨点小,雷声大“的年纪。

“轰隆隆隆——“

“打雷了。”团子说:”雅舒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我有点怕。“

“好啊,上来吧!“雅舒:”算了,你别动,我下去吧!‘

小姐妹抱在了一起:“雅舒,你不害怕吗?”

“害怕什么?”

“打雷呀!“

“打雷有什么好怕的,嫌弃。“

“哦,打雷你不怕,那这个你怕不怕。“团子边说边挠雅舒的痒痒,挠得雅舒直翻腾,闹累了也就睡了。

明晃晃的大灯刺目。

“是出了什么事吗?前面怎么那么吵?”雅舒边说边向前靠拢。

“好像是出了车祸吧。”男人说:”本来这条甬道就窄,有些飙车党闲着没事儿就爱骑着摩托车东窜西窜,横冲直撞,那往往就发生事故喽。“

“唉,倒霉哦,这两个老人。“人群中有人发出叹息。

是那两个老人!雅舒睁了睁。

“人生无常啊,真是措手不及!”男人拉着雅舒的手腕:”警察会来处理的,我们回家。“

“嗯“雅舒点点头。有些事,总是发生得太快,让人来不及反应,来不及看清。

翌日,朋友圈里爆炸了,顾一背雅舒的照片曝光,顾一点赞!!!

黑板上涂鸦出“顾一与雅舒喜结连理”的漫画;走廊里的人频频侧目;背后的声音窃窃有私;迎面的微笑意味深长,而眼神却颇为不屑;在班主任的办公室里被谈话;在校长的办公室里被谈话;在电话那头被谈话;

全校通报批评;放学被不认识的学姐打了几巴掌……这一切在一天内一气呵成,到最后,雅舒已经不想争辩了,她只觉得,好忙!好累!很困,你知道吗?回到宿舍,团子的床位空空。

“和我在一起吧,我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顾一发消息来

“好“雅舒回。

他们在一起后的后两天就放了暑假,恋情也就持续了一个暑假,这期间两人没见过面,发过消息,但为数不多,高三开学前两天,两人分手。

“你哥和你嫂子怎么样了?“男人撸起袖子,做出正要在这厨房大显身手的架势。

“嗯~就那样吧。“雅舒无奈地说:“你也知道我哥,没什么本事。都三十好几了还沉迷游戏,既不会体贴人,又不会说话,搞不清楚他,总像是没长大似的,反正,是苦了我嫂子的。”

“真不明白我嫂和我哥当初怎么就相爱了的?”雅舒仰倒在床上陷入了沉思——网恋?

雅舒和郑钧也是网恋。届时,女20,男19.

如君所知,一路走来,雅舒其实并没有正儿八经的谈过恋爱,那,作为一个正值青春的妙龄准阿姨来说,啧啧啧,这是不行的啊!所以,大二上学期结束后,她开始撩小哥哥了!

声音要酥,话语要甜,动作要骚,眼神要十万伏特——盘他!好,她一个也没做到。雅舒和郑钧的遇见是那么地随机、偶然、辛苦却富有诗意。

“君住长江南,我住长江北,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他们一个湖南,一个湖北,瞒着父母异地于黑湘是三年,公开后异地于深穗又三年。

彗谷
彗谷  VIP会员 所有人都渴望永恒,唯有我歌颂变化和无常,像林间屋塔上的黑猫,悬挂人间。

真爱一生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