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进城:武打高手下山来(上)

2019-08-06 15:14:59作者:汉霖

奇幻

毛驴达洛有一身灰色的毛,他从小就被送到盘阳山清虚道观修神仙,在道观的日子,他过得无忧无虑,对于山下的世界更是一无所知。

那时候,道观的香火旺盛,所以养活众多师兄弟不存问题。只是最近一年多,上山烧香的香客越来越少了,他们每天的稀粥也就越来越清澈了。

“师傅,这完全就是米汤了嘛?”达洛舀起一碗粥,感觉轻飘飘的。

“将就吃吧,总比喝白开水有分量吧!”河马师傅蹙着眉头道。

这些道人,他们在山里修神仙修得浑然忘我,根本不知当下早已进入市场经济。而道士,作为一门古老的职业,在市场经济下也相应受到了冲击。

眼下,各大山头各大道观都在寻求突破。比如,邻县的吉峰道观就已经实行承包制,谁来投资,谁就是掌教,每个道人都必须学会拉业务,每笔业务提成十个点。

说实话,这吉峰道观确实有经济头脑,不到半年功夫,几乎抢光所有香客,隔三差五还要搞点活动,比如实行VIP制度,充三百现金就办张会员卡,卡里额外赠送五大百功德钱,以后烧香可以来直接刷卡。

于是乎,这方圆几百里包括清虚道观,都被搞得清汤寡水。于是乎,吉峰道观的掌教,就好比现实生活中的马云。

这天下午,河马师父叫师兄弟们到大殿开会,会议主题非常严肃。河马师父最近营养不良,已经面带风霜,但是在发言的时候,他依然强打起精神:“各位弟子,现在我们道观已经彻底破产了,而今,只有各位自寻出路。”

说着,河马师父眼泪哗哗下来,达洛喉咙里哽咽了一阵,扑通跪了下来:“师父,听说现在城里,连电梯服务员都要大学生啊!我们只会念经,不饿死才怪呢!”

河马师傅感叹道:“现在不比往昔,之前你们生活在体制下,生活有保障,而今的浪潮,我们玩不动了。”

师傅的话,无非是说,之前的优秀成绩只能是过去了,未来还得自己去打拼。是的,达洛和另外四位师兄,曾经五人联手发明的五行剑阵,一直都是方圆道观比赛的保留节目。

他们号称盘阳五子,在盘阳山一带可谓帅得飞沙走石。要不是道观经营不下去,其中一人当掌门也是迟早的事儿。

河马师父抑扬顿挫道:“虽然你们没学到科学文化知识,更没拿到本科以上文凭,但是,你们多少学到点武功了嘛,比如遁土,你们会的嘛,所以不要悲观,你们下山,肯定是有稀饭吃的。”

大家恍然大悟,差点忘了一身的三脚猫功夫,众师兄弟出现了有所希望的眼神,于是,这顿散伙饭就吃得比较干净利落。

下山的时候,达洛提议,既然现在都困难,干脆各走各路,三年后的今天,我们再回盘阳山相聚,到时候,个个搞成一肥二胖的大款,开德国进口车出来显摆,气死那些凡夫俗子。

众师兄弟纷纷点头,觉得达洛说得相当有道理,齐声哦了一声,然后太阳就下山了。

他们就这样分道扬镳,也没说多少潸然泪下的话,总之达洛选择去城里,城里机会多,而且有社保公积金,他想去碰碰运气。

此时达洛孤身一人来到镇上,肚子饿得呱呱乱叫。眼前餐馆正是盈利的时间段,家家都坐满了人。达洛一路走,一路闻见酒肉香气,恨不得吃个霸王餐。终于,在一家红烧肉餐馆面前,达洛像沾了胶布一样,拖不动了。

“毛驴道长,吃饭吗?”餐馆老板乌鸦问道。

达洛听这话感觉不对,一看行头,靠,还没换衣服就出门了,这一身道袍,别人肯定以为是拍戏的,或者是神经病,关键是道袍太脏了,油光水滑的,严重影响个人形象。

“我们家的特色菜是红烧肉,毛驴道长要不要品尝下?”乌鸦老板再次询问。

这只尖嘴的乌鸦,黑成一坨铁,也不知道他家红烧肉是否卫生?

“多少钱?”毛驴底气不足。

乌鸦回答:“25一碗。”

达洛选择最角落的地方坐下来,想待会儿吃完就遁土。乌鸦走上前来说:“三碗红烧肉75元,你是微信还是支付宝?”

“什么宝?”达洛问。

乌鸦乐了:“不会连微信支付宝都没听说过吧?”

达洛一听有讥讽的意思:“你是瞧不起我山上来的娃是吧?”

乌鸦老板堆下笑容,说现在的餐馆,都是先到收银台付钱后才能端肉的。

达洛想,吃点肉都这么困难,以前忙着修神仙,鬼知道什么是微信支付宝。乌鸦一指收银台,只见一只小花猫走到收银台前,用手机对着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扫描,然后在手机上点了几下。

“就是这样玩的,当代黑科技。”乌鸦说。

这种黑科技对达洛来说肯定是看不懂的,眼看红烧肉是吃不成了,达洛想换下一家,乌鸦老板此时却堵在门口,声称既然进了店子,就必须最低消费,最低消费30块。

“这是什么规矩?”达洛有点生气。

乌鸦笑道:“现在就流行最低消费,不吃也得给钱。”

达洛火了,心想好歹我也是盘阳五子之一,敢来折腾老夫?没等乌鸦回神,达洛一巴掌扇过去,直接是旋风耳光外加黑沙掌,把乌鸦打飞在墙上贴起。

“就算我今天没钱,但是红烧肉吃定了!”达洛看着贴在墙上的乌鸦说。

餐馆里的动物们看见刚才的架势,都知道达洛是有武功的家伙。达洛自顾走到后厨,端了三碗红烧肉,顺便还搞了一盘水煮鱼。

“大家放开吃,今天这老板要是敢收钱的话,看我不带着他上天入地旅游。”达洛对顾客们喊道。

顾客们在刚才的举动下,反而不敢吃了,个个想溜,达洛堵在门口,一个都不准出去。

“你说,强制消费,这种霸王条款,该不该打?”达洛问一只小老鼠。

小老鼠说:“就是该打,我早就痛恨这种行为了。”

贵宾犬也叫道:“现在不只是餐馆,还有酒吧什么的,都有最低消费,不然就被轰出去。”

“哼,这种人,我见一次打一次。”达洛说。

大伙儿纷纷叫好,都竖起大拇指,表扬达洛惩恶扬善,是个好市民。达洛摇着尾巴得意地吃起来,过了一阵后,感觉好像还缺点什么,之后恍然大悟,原来是没有啤酒,

“老板,你有什么啤酒啊?”达洛眼皮都没抬。

乌鸦被打后,马上变乖了,说有春花啤酒。

“那还不给大爷端上来!”

“要多少呢?”

“先来两件也可以。”

当晚,达洛把所有菜都吃了个遍,一直磨蹭到十二点,终于酒足饭饱,心想也没钱打旅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于是抓起乌鸦老板的衣襟又问:“有房间没有?”

乌鸦支支吾吾一阵,达洛又做出旋风耳光的架势。

“哎呀,怕怕,有……有的,楼上就一房间,是我和老婆一起住的。”乌鸦吓得不敢睁开眼睛。

“好吧,今晚就让给我,你们到外面看门怎么样?”达洛问。

“行行,没问题,大侠!”乌鸦支吾着。

当晚,夜风阵阵,寒冷异常,老板的卧室里开着暖气,达洛睡得非常香甜。醒来已是凌晨三点,推开窗户一看,外面竟然下起了雪,达洛见老板一家人在雪中哆哆嗦嗦的,同情心泛滥,连夜出门。

“道长睡好了?”乌鸦皮笑肉不笑地问。

达洛回答:“今晚我要连夜赶路,你们回去睡吧!”

乌鸦见他终于要走,假装恭维道:“敢问要去哪里呢?”

“去大城市!”

“去多大的城市?”

“关你屁事!”

达洛义无返顾地出发了,雪花纷纷扬扬,落在他身上。在霞光万山中,有他孤独的身影,达洛拍拍肩膀,突然想起一首流行歌,不禁嘴里哼唱起来:“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不知怎么哗啦啦啦啦,我摔了一身泥……”

2

且走且行,一路南下,不觉间来到一个灯红酒绿的城市,达洛一身道袍,引起无数动物围观,大家私下讨论着:“前段时间有部电影,叫《道士下山》,莫非真的下山来了?”

“嘿,各位伙计,你们在讨论什么?”达洛已经见前面路被堵得水泄不通,忍不住问围观的人。

“我们在讨论艺术!”一只黑山羊捋着胡须说道。

靠,无聊,懂点艺术能做什么?依然会生老病死。达洛想要继续往前走,却被黑山羊挡住了去路,达洛见周围的人还在盯着自己看,不禁问:“你们盯着我干嘛,我脸上没长铜钱。”

“你从哪里来?”

“我从风里来,要到云里去。”

话语刚落,顿时一阵哄笑声,黑山羊又问:“你好像有点文化。”

达洛笑道:“我是屁话超过文化,之前做道士,现在进城找工作而已。”

听说达洛要找工作,一群人笑得更欢快了,黑山羊拉住达洛的道袍:“我是中介的,你跟我来,我介绍工作给你。”

呵呵,世间事就是这么巧,达洛说想找工作,就有人做中介,这不是什么荒诞的事情,这就是真实地发生面前。

黑山羊问:“保洁员你做不做?”

达洛搞不懂什么是保洁员,黑山羊解释了大半天,所谓保洁员,就是去打扫卫生。黑山羊看出达洛的小心思:“我介绍你到全球五百强企业去,很有身份的。”

达洛说:“身份倒无所谓,反正也是打扫卫生,只要能混口饭吃。”

黑山羊笑道,混饭吃,是多么简单的事情。

就这样,达洛跟着到了黑山羊的门面,一阵电话后,对方马上让达洛过去面试,下午三点,南山门见。黑山羊给了一张地图,说照着路线坐公交车去。

靠,我需要坐公交车吗?我可有遁土的本领。不过,师父千叮咛万嘱咐,不要随意彰显个人武功,在大街上遁土被人发现了不好,会引起恐慌。

达洛谨记师命,到处找人烟稀少处,可是城市不比乡野,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动物。就在关键时刻,发现街旁边有处公厕,达洛赶紧闪身进去,念完密咒,开始日行千里本领。

或许有人觉得,遁土是件很牛的事儿,其实并不好玩,土里面有很多细菌的,搞不好会惹上皮肤病;遇见地下水,还会摔跤,更恶心的是,土里面还有蚯蚓等等,说不定就会挂在头发上。

从土里出来的达洛被保安拦住了,原因是衣冠不整、还满身的泥。按他们的要求,至少西装是要穿一套的。达洛望着四周的高楼大厦,想,我到哪里去搞西装呢?

他看着黑山羊的地图,发现拐二道街的话,有一大型商场,达洛赶紧到了一角落处,又开始遁土过去。

在压货的厂库里,达洛找到了西装,穿上后来在破碎的镜子面前打量自己,感觉整个人很有艺术家风范。正当出神之际,忽然大黑熊保安来了,拦下达洛问:“你是干嘛的,怎么往仓库跑?”

达洛灵光乍现:“哦,我走错路了。”

没想到大黑熊不依不饶,觉得有问题,一把拉住达洛,要去总经理办公室,达洛想一招搞定他,可是在城区商场里,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总经理是个留着寸头的黑熊,胖得几乎见不到身体轮廓线,达洛见到他心想:“这黑熊平日肯定吃得很滋润,肉多得连鼻子眼睛都淹没了。”

保安说明来意,那总经理点了一支烟,冷静地打量达洛,达洛忍不住说:“我没偷东西,你们要干嘛?”

总经理鄙夷一笑:“没偷东西,身上的西服哪来的?”

达洛赶忙搪塞道:“借的。”

总经理没说话,站起身来走到达洛面前,摸了摸衣角:“常见的高级西服面料有以下几种:全羊毛,羊毛+真丝、羊毛+亚麻、纯亚麻、棉+亚麻、羊毛+羊绒、纯羊绒、羊驼绒。”

说到此处,总经理顿了一口气:“羊驼绒是少见的极品!”

听这话,达洛搞了他一件羊驼绒,搞大发了?总经理说着笑起来:“给两万,这衣服就算你的了,我也不追究你其它责任!”

达洛扭头道:“我没钱!”

总经理见达洛敬酒不吃吃罚酒,伸出手要扇耳光。这个举动,让达洛觉得遭到挑衅,开什么玩笑,我一个武打高手,怎么可能被一个凡夫俗子随便扇耳光?

达洛见他想动武,冷不防一脚踢他腿上,然后按住他的头问:“你怎么嚣张,月薪多少啊?”

大黑熊总经理先是骨气一阵,随着力度的加大,他有点招架不住了,回答道:“也就万把块一个月!”

达洛说:“万把块一个月高调个屁?你知道我是什么来头吗?”

黑熊经理哀求道:“大侠,有眼不识泰山,你武功卓越,飞檐走壁,我等佩服得五体投地。”

达洛说:“告诉你,我可是盘阳五子之一。”

汉霖
汉霖  VIP会员 没有个性签名的个性签名更有个性。

道士进城:武打高手下山来(上)

阴阳合同

《汉霖童话》之两只鞋子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