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号房的解梦师

2019-08-05 11:13:59作者:方冷

奇幻

1

解梦事务所有个流传在解梦师之间的秘密。

第零号解梦房里的是个疯子解梦师。他神神秘秘,很少走出那扇门,以至于很多时候让人怀疑那间房里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正因为如此,几乎没有顾客去第零号房咨询。

解梦事务所是一个清净的地方,绝大多数流程都在各个解梦房里完成,前台只需要简单登记便可。偌大的建筑群弥漫着寂静,死气沉沉。

但今天却有些不同。

大清早,事务所就来了一个大美人。听说光是脸蛋就可以颠倒众生,引起了所有解梦师的轰动。但引发如此骚动的原因不仅如此,还因为这个美人进门之后直奔第零号房而去。

“这位女士,你有什么需要咨询的,可以先前台预约。”一位前台小姐连忙冲出来,拦在美人的面前。美人步履不停,直接越过前台小姐,丢给她一张名片。

“你帮我登记一下。”

前台小姐慌忙接过,看着消失在第零号房门内的美人,面色慌张。所长对她说过,不要让任何顾客进入第零号房。

她一边给所长打电话,一边翻过名片看了看。

进入第零号房的女人叫周笙。

2

第零号房里一片漆黑,在周笙关上身后的门后,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有人吗?”她伸手扶着墙,试探地问了一句。随着话音落下,不远处似乎传出了些许动静。不多时,房间便变得明亮起来。

房间里只有一张狭长的办公桌和其后面窄窄的床。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不修边幅的男子,细密的胡茬让他显得有些颓废。他正夹着一根烟慢慢地抽着,面色沉静。

“你来解梦?”

周笙点点头,在他对面优雅地坐下,“许渊大师,还请你为我解惑。”

许渊吐了一口烟,将烟蒂随意地丢在地上,嗤笑一声,“狗屁大师。”他盯着周笙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难道不知道我的传闻?”

“当然知道,我就是奔你而来。”周笙笑了笑。

许渊眼神玩味,饶有兴致地勾了勾嘴角,“那你应该知道,我只解未来梦。”

周笙点头,“解梦师们都经常说一句话:过去只可窥视,未来绝难更改。”

许渊意外地看着她,“没错,梦虽天马行空,但依旧有迹可循。大致可以分为过去之梦和未来之梦。过去早已定型,太没意思,所以我只解未来梦。”

周笙点点头,“我就是来解未来梦。”

许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突然笑了起来,“有意思。”

3

所长急匆匆赶来,本想阻止许渊解梦,谁知还是晚了一步。第零号解梦房已经锁死,说明里面已经在解梦了。

所长面色难看,眼中有着复杂的情绪,“真是个疯子!”

许渊已经进入了周笙的梦境世界。

他站在一道金色的桥梁上,淡淡地回望了一眼迷蒙的第零号房。解梦师通过进入顾客的梦境来帮助他们看清梦的真实,而连接现实与梦境的桥梁便是因果之桥。

只有能搭建因果之桥的人才能成为解梦师。

许渊看了周笙一眼,指着桥的另一边,那边是一片混沌,其中飞舞着成百上千个光球。“一个人每晚会做很多个梦,但是其中有寓意的却很少。有寓意的梦会在你脑子里留下痕迹,让你在醒了过后依旧能记得一些碎片。你先把你要解的那个梦找出来,可别找错了。”

周笙应了一声,开始仔细地搜寻起来。

这是一件很枯燥繁复的事,她需要将每个梦境都看过一遍,才能确定自己想要解的梦是哪一团。许渊倒是一点都不急切,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根来,靠在桥上抽着。

“许渊……大师,你为什么只解未来梦?”周笙瞥了一眼沉默的许渊。都道许渊只解未来梦,但似乎还没有人知道原因。

“因为我也做过未来梦。”许渊的声音淡淡的。

“我明明知道了将要发生的事,但却因为怕沾染上因果而逃避了。”他嘲讽地笑了笑,“当事情发生之后,我才追悔莫及,发誓一定要与这因果做斗争。”

许渊说得极其隐晦,并没有说出他的往事。周笙看了一眼沉着脸的许渊,知趣地不再询问,而是专心地找寻自己的梦境。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周笙终于看到了她想要解的梦境。

那个梦她记得很清楚。

因为在梦里,她的家人都死了。

4

梦境与现实毕竟是不同的。

在梦中所见往往离奇,但在这些光怪陆离之下,却隐藏着真实的寓意。解梦师的职责,就是替顾客找出这道寓意。

“进去吧。”许渊淡淡地说。他站直身子,伸手朝那道梦境一抓,就好像是施了魔法一般,那道梦境竟真的朝因果之桥落了下来,轻飘飘地悬浮在两人面前。许渊看了周笙一眼,示意她跟上自己,然后率先走进了梦境。

出现在许渊面前的,是一座欧洲中世纪的城堡。

许渊面不改色,仔细地打量起周围的建筑。周笙也紧随其后进入了梦境,再次看到这个城堡,她的神色有些复杂,“果然和做梦的时候一模一样。”

城堡不算大,从城门便有一条宽阔的大道延伸,一直通向城堡中央的宫殿。许渊收回目光,问道:“你梦见的地方具体在哪儿?”

周笙支支吾吾,在许渊的紧盯之下,慢慢地指向那座宫殿,“在那儿。”许渊点点头,“嗯,你是婢女?”

周笙面色一红,“不……我是公主。”

许渊默默地看了周笙一眼,然后不着痕迹地移开目光,“还好,我还见过在梦里变成造物主的,你这个还算是正常了。”

周笙羞得低下头去。

“走吧,公主大人。”许渊的声音里有些笑意。

周笙瞪他一眼,径自走到前面,朝着宫殿而去。

宫殿里人不多,十数个婢女在各处忙碌着,几个侍卫站在门口禁戒。许渊和周笙直接走进大门,都没有人来阻拦。他们现在是解梦,只要不主动和梦中的人发生接触,就不会有人发现他们的踪迹。

恢宏大气的宫殿里,跑出来一个小丫头,在她身后还有一对年轻男女追着。

“这就是你?”许渊看着那个活泼的小女孩。

周笙点头,“我身后的是我父母。再过一会儿,我们就都会死在宫殿门口。”许渊一挑眉,“怎么死的?”周笙咬了咬下唇,转身看向城门口,“一会儿会有一辆燃火的马车从城外飞奔进来,速度很快,直接冲进宫殿里。”

“是吗。”许渊声音不咸不淡。他还在抽着烟。

周笙偏头看着他,“你看出来这个梦的寓意了?”解梦是一件很繁复的工作,需要解梦师从梦境的各个角落寻找细节。

许渊勾唇笑了笑,略带嘲讽道:“这有何难?你们过几天肯定会出门旅游,然后遇上车祸,能不能避过,那得看命。”

周笙浑身一震,死死地咬着牙。

许渊深深地抽了一口烟,又慢慢地吐了出来,缓缓道:“但我不信命。”

5

周笙一愣。

许渊抬头看向城堡门口,“你可知我为什么被叫作疯子?你应该明白,要是我只解未来梦,还不至于如此被人‘夸赞’。”

“为……什么?”

“因为……我不只是解梦。”许渊唇角的笑意越来越大,渐渐地有些癫狂,“我还会改梦!”周笙被这句话的气势一震,只觉得眼前的人一下子变了气质,从一个漫不经心的解梦师变成了杀伐天地的人间帝王。

在远处,已经出现了那辆燃火的马车,在它身后,是无边的火海。

许渊弹掉烟头,猛地冲向还愣在宫殿门口的小丫头。他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丢到了那对年轻男女的身边,“带她跑。”

年轻男女只是微微一愣便反应过来,抱起小女孩远远跑开。

许渊回过身来,面对那辆狂奔而来的马车,摊开双臂。

“诸般因果,尽加我身。”

马车一闪而过,只留下一片虚无。

在周笙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整个梦境都开始崩碎,不过数秒时间,他们就从梦境中掉了出来,直接摔在因果之桥上。

周笙来不及管自己身上的疼痛,她一骨碌翻身起来,连忙跑到还躺在地上的许渊身边,“喂!大师!没事吧?”

许渊紧闭着眼睛,浑身焦黑,没有任何反应。

还不待周笙继续大吼,他又突然咳出了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什么狗屁大师。”他皱着眉,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伤势,挣脱了周笙的搀扶。

“现在,你的梦已经解了。你们一家再无性命之忧。”他淡淡说。

周笙紧咬着嘴唇,神情复杂。“谢谢……”她还准备说些感谢的话,但许渊挥挥手打断了她。

“回去吧。”

他刚准备起身离开,因果之桥忽然摇晃起来。许渊豁然转身,只见周笙的梦境全都砸落下来,就像是流星雨一般,朝着他们头顶飞落。

6

许渊脸色大变,转身将周笙扑倒在地。

周笙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花,周围的环境瞬间变化。他们已经不在因果之桥上,而是躺在一片辽阔的原野里。

许渊没有留恋怀中的软玉温香,立刻松开周笙,翻身坐了起来。他皱眉看着面前的情景,叹了口气,“大意了。”

周笙也坐了起来,一脸迷茫,“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她还从未听说解梦会发生这种事,他们不是已经离开梦境了吗?怎么又突然进了另一个梦?

“我们遇上麻烦了。这是连环梦。”许渊解释道。

“连环梦一环套一环,我们离开了这个梦,就会进入下一个梦。”他慢慢站立起来,抬着头盯着灰暗的天空,似乎在观察什么。他改过许多人的梦,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了。

“那岂不是出不去了?”周笙声音一抖。

“那倒不是。只要找到正确的路,就可以很快地离开这里。”许渊收回目光,看了她一眼,“好在我们没有被分开,不然才真的麻烦了。”

周笙这才想起刚才那个怀抱,只觉得脸颊发烫。

许渊倒是没有在意,他低着头思索着。这个梦范围很小,似乎只是一片原野,解开的难度不大。他只想了片刻,就指了一个方向。

“走吧。”

周笙答应一声,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很快他们就看到了梦的边境,在他们面前是一面黑色的虚无之墙,延展无尽。他们正前方是一道圆拱形的门,门外隐隐有一丝光亮。

周笙正准备跨进门内,却被许渊抓住了手。

“你……”她下意识就想抽回来。

许渊皱眉,“别动。不然我们可能会走散。”

周笙顿时不再挣扎,只是眼神变得躲闪起来。

许渊对梦的观察能力出神入化。无论范围多大的梦,他只需要站在原地观察一阵,就能知道门的位置。在他的带领下,两人很快就穿越了十数个梦境。

这是许渊找到的离开此地的最短路线。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