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诡话:飞龙剑

2019-08-04 19:17:11作者:叶上潇潇

古风

罗苍雄最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

他从花园散步回来,一进书房,就发现书房正中的书案上,放着一把短剑。

他拿起短剑一看,这是一把极普通的铁剑,长不过一尺,黑脊白刃,但在这把剑的剑身上,却铸着一条张牙舞爪、腾空欲翔的飞龙。罗苍雄吓得怪声惊叫,“当啷”一声,手中短剑掉在地上,他也双腿一软,差点瘫倒。

这把剑名叫“飞龙剑”,它的主人乃是中原大侠苏飘雨。

苏飘雨的武功冠绝天下,侠肝义胆,是正义与公理的化身;而这把“飞龙剑”却是苏飘雨的象征。

“飞龙过处,群魔束手”,当有人恶贯满盈,非死不可时,“飞龙剑”就会及时出现在那人面前,苏飘雨随后就会来了结恶果。可以说,见到“飞龙剑”就等于见到了从阎王殿上寄来的死神贴。

罗苍雄的妻子韩如慧听到他的惊叫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匆匆跑进书房,一眼就瞅见了掉在地上的“飞龙剑”;刹那间,她的脸色比长满铜青的破铜镜还要难看。声音颤抖地道:“老……老贼,我们完了,没想到我们躲了十三年,苏飘雨还是找上门来了,怎么……怎么办?”

十三年前,江湖上有一对“雌雄”大盗,夫妻两人心狠手辣,为了钱财,不择手段。终于在他们盗取朝廷下拨给黄河灾区的二十万两赈灾银,广大难民得不到及时救助,而成千上万地死去后,中原大侠苏飘雨决定为民除害。

这对贼夫妻得到消息后,自知不是苏飘雨的对手,越想越怕,连忙隐退江湖,用偷盗得来的钱财,置买田地、宅院,在这个小镇上做起了财主。

他们便是罗苍雄和韩如慧。

韩如慧道:“要是我们两人都死了,以后谁来照顾阿宝,他才十二岁啊……”一想到儿子阿宝,忍不住痛哭起来。

他们在小镇上定居下来不久,就生下了儿子阿宝。

罗苍雄道:“老贼婆,你先别哭。听江湖上传言,苏飘雨为人处事非常公正,只要犯罪之人能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会连累其他人。”

韩如慧止住哭声,道:“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两人犯下的错,由一个人来承担,留下另一个人来照顾我们的阿宝,是不是?”

罗苍雄点了点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老贼婆,你说我们俩该由谁来承担这个责任呢?”

“这……这……”韩如慧一生杀人无数,在她的心中,杀个人简直比切菜砍瓜还要随便,但真的要她去死,却无论如何也鼓不起勇气。眼珠一转,道:“这种事怎么能让我一个女人家来决定呢?还是你拿主意吧。”

罗苍雄叹了口气,道:“当初我就说,这赈灾银是动不得的,你偏不听,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话未说完,韩如慧就叫了起来:“当初你听说了这二十万两银子后,馋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就算我不鼓动你,你也会下手。你现在把责任都推给了我,是不是想让我来承担这个责任?”

罗苍雄哼了一声,道:“你这是什么话?我是男人,这种事怎么能让你一个妇道人家来承担?当然是我去死了。只是留下你和阿宝,孤儿寡母,我实在放心不下。自从你嫁给我,我没让你过过一天安生日子,整天跟着我提心吊胆。唉,这也只能怪我们当初走错了道。”

他这么一说,韩如慧心中有点感动,但马上又想:这老贼一向自私自利,平时做事只顾着自己,有时为了一点小事也要争个没完没了,从不肯吃半点亏,今天怎么会变得这么大度爽快,还是小心一点,可别上了他的当。连忙转移话题,道:“不知苏飘雨什么时候会来?”

罗苍雄道:“不管他什么时候来,我都必须早点了断,免得他到时伤害你和阿宝。”转身从古董架上拿下一个酒坛子,捧在手上闻了闻,“好香啊!这坛酒是当年我俩进皇宫行窃时,我从皇太后的寝宫里偷来的,就这么一坛,我一直舍不得喝,现在我要死了,临死前可一定要尝尝这御酒的滋味。老贼婆,你去拿几个下酒菜来,陪我喝一杯,我也好安心上路。”

韩如慧点头答应。

看着妻子转身出了门,罗苍雄的嘴边露出一丝阴毒的笑容。心想:这老贼婆的手段又狠又绝,我可要多长个心眼。他从书案的抽屉中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瓶里仅有的一颗药丸,吞了下去。

韩如慧很快就从厨房里拿来几碟冷菜,还有两个酒杯。

罗苍雄拿起酒坛,刚想拍开坛口上的封泥,韩如慧连忙抢过酒坛子,道:“我来吧,你坐着。”

罗苍雄道:“怎么,你怕我在酒中做手脚啊?”

韩如慧连忙笑道:“我还会不相信你吗?只是我们结婚以来,三天两头吵架,我还从没好好伺候过你,今天就让我好好地服侍你一次。”说着拍开酒坛上的封泥,书房内顿时酒香四溢。她把两个酒杯都倒满了,将其中一杯捧到罗苍雄的手中。

罗苍雄接过酒杯,道:“来,老贼婆,我们干一杯。”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韩如慧也是一口喝下,忍不住赞道:“这酒果然很好喝,老贼,你再吃几口菜。”

罗苍雄道:“我今天肚子不太舒服,吃冷菜怕吃坏肚子。”

韩如慧道:“你是怕我在菜中下毒吧?”

罗苍雄道:“有没有下毒,只有你自己最清楚!”

“你这是什么话……哎哟,我的肚子好痛……”韩如慧突然抱着肚子大叫起来,“老贼,你……你在酒中下了毒?”

罗苍雄嘿嘿一笑,道:“我怎么会下毒呢。只不过这本来就是一坛毒酒,宫中的妃子、宫女犯了错,皇太后、皇后就会赐她们一杯这样的毒酒,只是我先吃下了唯一的一颗解药。老贼婆,你就当作是为了我和我们的儿子牺牲自己吧。只要你一死,我就把我们以前犯下的错全推到你身上,苏飘雨也就不会再跟我计较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抚养我们的阿宝,不会再让他走我们的老路。”

韩如慧身体晃了一下,倒在地上,大叫道:“你……你这老贼,这么狠毒的心,幸好我早有防备……”

“防备?你有什么防备……”话未说完,罗苍雄一个踉跄,也一头栽倒在地,鼻孔中流下两行黑血。

韩如慧哈哈大笑,一股黑血顺着她的嘴角流淌下来。她太了解罗苍雄了,知道他生性多疑,生死关头,首先想到的肯定是他自己。同时她也知道罗苍雄一定会提防自己在菜中下毒,就把毒下在了两个酒杯上,她事先吃光了所有的解药。

罗苍雄绝望地大吼:“好!你这老贼婆,和我还真是绝配。我死了,你也别想活着!”颤巍巍地抓起地上的“飞龙剑”,狂笑不止,“苏飘雨,我真服了你,送来一把短剑就要了我夫妻两人的性命……”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吱”地一声开了,进来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见罗苍雄、韩如慧倒在地上,吓了一跳,道:“爹、娘,你们躺在地上玩什么呀?”见到儿子阿宝,两人同时大叫:“儿子,我的宝贝!”挣扎着爬起身来,双双抱住阿宝,号陶大哭。

阿宝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满脸惊慌,道:“爹、娘,你们这是怎么了?爹,你拿着我的‘飞龙剑’干什么?”

“你、你说什么?儿子,你说这是谁的‘飞龙剑’?”罗苍雄吃了一惊。

阿宝道:“这把‘飞龙剑’当然是我的。刚才我和小伙伴们玩‘躲猫猫’,我躲在书房里,把剑忘在你的书案上了,现在回来拿啊。”

“啊!”罗苍雄夫妻俩惊得目瞪口呆。

韩如慧喘着粗气道:“阿宝,你是不是在骗我们……你可知道‘飞龙剑’的主人是谁吗?你……你是从哪里得到这把剑的?”

阿宝道:“我当然知道,‘飞龙过处,群魔束手’。‘飞龙剑’是中原大侠苏飘雨的佩剑,我的小伙伴们对中原大侠可崇拜了。只不过这把是假的,是我向小龙借来玩的。小龙的爹爹是铁匠,小龙求了大半年,他爹才给他打造了这把‘飞龙剑’。我用二个大苹果和小龙交换,他答应让我玩一天;今天,我就是飞龙剑’的主人……”

“砰”的一声,罗苍雄、韩如慧夫妇同时倒了下去……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