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禽兽!

2019-08-04 19:03:49作者:张小七小虾皮

古风

『楔子』

林家府邸再没有往日的热闹生机,所有人都奔逃四散,试图躲开这灭门之祸,到处都是哭天抢地的哀嚎声,那雕龙描凤的檐角上笼上一层灰暗潮湿的雾,雾里夹杂着浓浓的血腥气!

是恶龙,那个扬言要屠尽仙门百家的恶龙,他化成人形,满脸邪佞,穿着玄色的广袖长袍,手里握着一柄长剑,鲜红的血滴顺着剑尖滴落下来!

他的剑法极快,根本看不清他是如何出手,便能将数人斩杀,一剑封喉,死人连叹息都来不及。

顷刻功夫,周遭便死寂一片,血流成河!

欣赏完了自己的战绩,他想要离开,却眸光一动,看见了早已经死透了的林家夫人,那个女人侧卧在地上,袖子拢在身前,似是要藏着什么,他一步一步向着林夫人的尸体走过去,掌心一翻用剑尖剖开了林夫人的肚皮。

有太阳的光透过迷雾斑驳的照射进来,他将一个红彤彤软塌塌的小东西从林夫人肚子里挖了出来,那个小东西有小小的身子,小小的手和脚,见了空气,那丑不拉几的五官便皱在一起哭了,是一名还未足月的女婴,盯着那个小东西看了半天,他弯唇笑了出来,竟扯下地上死人的外衫将她包了起来。

『壹』

我叫小七,这个很随便的名字是我师父给起的,他跟我说在遇见我之前他曾养过六只大鹅,被他炖了!

我和我师父住在幽山,幽山有很多妖怪,师父经常告诫我,少和那些妖怪来往,我和他们不是同类,会被吃掉!

小的时候我很听话,只敢呆在我和师父的小院里喂兔子,后来我长大些了,我就跑出去玩,我发现那些妖怪并不可怕,我还认识了一只猪妖。

猪妖叫淘淘,他是一只黑色的野猪,化成人形的时候是个黑色的胖子,有时候他很好,会偷偷带我去他念书的地方玩,有时候他又很坏,笑话我没有爹娘。

爹娘算什么,我有师父,我会大声和他理论:“我的师父是天底下最好,最厉害的师父,比你爹娘强一百倍!”

我没有吹牛,我的师父就是很好,他会给我做很多好吃的,他就是很厉害,幽山的妖怪都怕他!

虽然反驳的起劲,可是我却很郁闷,因为我发现除了我之外,好像大家都有爹娘,我就伤心的去问我师父,我爹娘在哪里,我为什么没有爹娘只有师父!

师父那天正窝在藤椅上晒太阳,听到我这么问,他抬了抬眼跟我说:“是谁说你没有爹娘了?”

我说:“是猪妖淘淘和我说的,还有很多小孩都说了,他们的爹娘会给他们做饭,缝衣裳,会抱他们!”

师父动了动身子,伸手把我抱了起来搁在膝盖上,他有些不高兴的说:“师父没有给你做饭吗,师父没有给你缝衣裳吗,师父也会抱你!”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可是你不是我爹娘!”

师父听了我这么说,他就生气了,罚我再也不准出门,我很伤心。

我一伤心,就不想说话,师父和我说话的时候我也不理他,我只会吃饭,睡觉,喂兔子!

后来师父为了哄我,说要给我做好吃的,我从来没有吃过的,我很好奇,很兴奋,很想知道是什么好吃的,我就原谅他了!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空气中隐隐弥漫着一层潮湿的腥味,我觉着十分恶心,身上也感觉凉飕飕的,那天师父不在,我总觉着有谁在我身边看着我,十分瘆人,还好,在我吓得要躲进床底下的时候,我师父回来了!

师父回来之后,那股恶心的腥味瞬间消失了,我闻到很香很香的味道,我高兴的扑向他,拽紧他的袍子问:“师父师父,可是给我带我从未吃过的好吃的了?”

他点头,一双凤眼笑得灿灿,弯下腰单手将我抱了起来,另一只手托着一个大碗,红亮亮,油汪汪的,那很香很香的味道就是从他碗里飘出来的,我咽咽口水问:“师父,师父这是什么啊!”

师父说:“红烧肉!”

那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红烧肉了,又香又糯,放进嘴里轻轻一抿就能化开。

吃饱喝足之后,我和师父躺在床上困觉,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师父提醒我不要再乱动了,我说:“师父,我怎么感觉害怕呢?”

他翻了个身正对着我,蜡烛的光晕照着他的脸庞温柔好看,他笑着说:“有我在,你怕什么?”

我沉思了一会说:“师父,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玩!”

他揉了揉我的头发说:“想去玩,去便是,睡醒了就可以!”

我居然可以出去玩了,师父这么说,我真是太高兴了,也不害怕了,很快就呼呼大睡!

『贰』

第二天一大早,师父把我打扮的干干净净,还在我的头发上戴了两朵花,我屁颠屁颠的去找猪妖淘淘,我得告诉他,我师父对我最好了,给我做了天底下最好吃的红烧肉,他肯定没吃过!

可是猪妖淘淘不见了,他家的门我怎么都叫不开,我十分气馁的坐在他家门口等着,太阳升到头顶的时候,门还是没有开,我想了想,决定去他念书的地方看看!

猪妖淘淘念书的地方很好玩,都是小孩,他们整天摇头晃脑的念诗文,念完诗文做游戏,特别开心,师父说我再长大些,也能来念书!

我站在书院门口找淘淘,可是怎么找都找不着,明明所有的小孩都坐在那里面上课,下课的时候,山羊精小咩看见了我,她显然是吓了一跳,我走过去问她:“你怎么啦,猪妖淘淘呢?”

山羊精小咩结结巴巴的说:“没,没怎么,淘,淘淘,搬,搬家了,去,去很远的地方!”

我挠着头,有些郁闷,其他的小孩也都跟我说,淘淘搬家了,和他的爹娘一起搬走了,连黑熊精老师都这么说!

“搬家了,那什么时候回来?”我着急的问。

他们异口同声的跟我说,搬家去了更好的地方,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哎,我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再也见不到我的朋友猪妖淘淘了!

我回家把这事跟师父说了,师父劝我不要伤心,又给我端出来一大碗红烧肉!

就这样,在没有淘淘的日子里,我和师父平平淡淡的又生活了八年,就是,这八年我时不时的犯癔症,思念淘淘,梦见淘淘,莫名其妙就会嗷嗷大哭,师父被我折磨的不行不行的,眉间都添了几分忧愁!

这八年,我从一个小屁孩,长成了一个大孩子,长大之后的我,跑的更快了,走很多的路也不会觉得累,师父倒是没变,还是喜欢穿玄色的袍子,还是喜欢给我做好吃的,还是喜欢窝在藤椅里晒太阳!

那一天,我从书院念书回来,在刚下过雨的小路上看到很多蘑菇,我想起来师父最会做蘑菇了,就高兴的把蘑菇都摘到我的书包里,蘑菇又大又漂亮,我怎么都摘不够,摘着摘着,我发现不远处的小溪边有一坨不明物体!

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发现原来是有人溺水了,溺水的人脸朝下,我蹲下身子把他翻过来,探了探鼻息还有气,于是我蘑菇也不要了,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拖回了家!

这个人可真沉,离门口还有老远的时候我就大声喊师父,让他来帮帮我,师父穿了鲜少穿的白色软缎的袍子出来,看到我们的时候他沉默了。

我招手说:“师父,师父我帮你捡回个人来,让他做我们的仆人,给我们干活!”

师父淡淡的笑了一下,终是十分嫌弃的把那个人拖进了我们家,很多年以后,我时不时的会想起来那个场景,我后悔我自己为什么要让师父收留那个人呢?

『叁』

经过我和师父的精心照料,第二天的晚上,我捡回来的那个人就醒了,第三天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下床活动,师父给他换上了干净的衣裳,那衣裳是师父之前穿过的。

我发现,那个人的脑子好像不太好啊,他居然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里,一问三不知,瞪着一双懵懂的眼睛,非常可怜!

我想了想,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小溪,师父不同意,因为师父叫景流溪,他讨厌那个人和他一样的名字,我又想了想,还是叫蘑菇吧!

师父跟我说,蘑菇比我要年长一些,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并且是个男孩,让我离他远一些,可是我不管什么男孩女孩,我把蘑菇当做我的好朋友,除了猪妖淘淘以外的第二个朋友,我觉得蘑菇很好,长的和师父一样好看,说话声音却要比师父温柔。

蘑菇很懂事,他来了之后会给我们砍柴,烧水,接我放学,陪我玩,他吃的却不多,每次只吃一点点的咸菜米粥,他不跟我抢肉吃,我十分欣慰。

我和蘑菇越来越熟络,我把猪妖淘淘的故事告诉了他,蘑菇跟我说,猪妖淘淘应该是去了凡间,虽然蘑菇忘记了自己姓甚名谁家住何方,但是他记得自己一直生活在凡间!

我问他凡间是什么地方,好不好玩,蘑菇说凡间好玩,凡间有集市,可以买到很多自己想要的东西,凡间有酒楼,里面有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比红烧肉还要好吃!

蘑菇还说抽时间可以偷偷带我溜出幽山,去凡间看一看,但是叫我一定不要告诉师父他跟我说的这些话,要不然师父肯定会想办法把我们锁起来,想要溜出去就很困难了!

我无时无刻不在期盼着能去凡间玩一趟,在一个刚下完雨的清晨,我们书院放假,我带着蘑菇去了我一直不敢去又一直想去看一眼的后山!

后山有浓的化不开的瘴气,穿过瘴气就能走出幽山,小的时候猪妖淘淘吓唬我说,瘴气里住着一只会飞的大妖怪,头上长着犄角,眼睛大的像快要落山的太阳,一眼只能看见头,看不见尾,生气的时候就会喷火,谁惹到它,它就会把谁烧成黑炭!

站在瘴气十米开外,我战战兢兢的告诉蘑菇:”要不咱们走吧,不然会被妖怪吃掉的!”

蘑菇十分淡定的跟我说:“别怕,只是一条龙而已,我们小心不要吵醒它”

龙?

龙是什么呢?

我立马就想回家问我师父,蘑菇把我拦住了,他十分无奈的说:“你去问你师父,那你师父就有可能猜到咱们要离开幽山了,你想知道龙是什么,我可以告诉你,龙是非常残暴的凶兽!”

我说:“你这说了跟没说一样啊!”

他默了默说:“你想知道龙是什么,凡间有龙的画像和书籍,到时候我买给你看!”

我没再言语,不怕死的带着蘑菇走进了瘴气,瘴气里伸手不见五指,谁也看不见谁,谁也找不着谁,瘴气里有很怪的味道,闻着就头晕,我和蘑菇很快就走散了,不知是过了多久,我又难受又害怕,一边喊着蘑菇的名字,一边晕了过去!

我以为我可能会被龙吃掉了,可等我睁开眼的时候,我惊喜的发现我居然已经在家里了,师父手里拿着手巾正想给我抹脸,他温柔好看的眉眼出现在我眼前,简直跟做梦一样,我嗷的一声放声大哭,我说:“师父师父,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师父一愣,拿手巾给我擦擦眼泪说:“叫你以后还敢乱跑!”

我吸了吸鼻涕去抓他的袖子,猛然想起了蘑菇,我急忙问:“蘑菇呢,师父你把蘑菇找回来了吗?”

师父神色一暗,若有所思了一会说:“我找到你的时候,蘑菇已经被瘴气里的妖怪吃掉了!”

我说:“啊,我好不容易认识的新朋友啊,就这么死了!”

师父说:“嗯!”

『肆』

和师父在一起的无聊的日子又来了,当你有一件东西,又失去这件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很痛苦,倒不如从一开始就没有,就比如说蘑菇,就比如说蘑菇说要带我去凡间,蘑菇不在的第一百零八天,我愈发的感觉郁闷无聊至极,终于有一天,我去问我师父!

我说:“师父,你知道凡间吗,凡间是不是很好玩,猪妖淘淘是不是去了凡间,凡间比这里要好!”

师父正摆弄着铁勺炒菜,他把菜炒完了,端上桌子了才和我说,他说:“谁和你说猪妖淘淘去了凡间?”

我想起来蘑菇告诉我不能告诉师父他说的那些话,就撒谎说:“我猜的,淘淘之前总会和我说凡间有多好,那么他们一家人肯定是搬到凡间去了!”

师父看了我一会,然后弯着眼睛笑了,他跟我说:“好好吃饭,等你长大了,我就带你去凡间看看!”

我兴奋又激动,两眼放光的问:“那师父,我什么时候长大!”

师父把一碗紫薯山药粥推到我眼前说:“快要长大了,吃饭吧!”

我没想到,我居然会长大的那么快!

半年以后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的喂兔子,洗漱睡觉,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感觉肚子隐隐作痛,我以为是吃的太急岔气了,过一会就会好,但是到了第二天还是没有好,不但没有好,还流血了!

我吓得不行,第一时间去找我师父,我拉着他的袖子,掀起裙子给他看,我说:“师父,你看我受伤了,我什么也没有做,我也不知道怎么受伤了!”

师父呆住,然后微微叹了口气说:“七儿啊,这哪里是什么受伤啊!”

随即,师父给我上了我人生中里程碑式的一课,他告诉我,我没有受伤,我是来了葵水,每个长大成人的女孩子,每个月都会来一次葵水,每次三到五天,这三到五天一定要吃好喝好睡好,不能吃凉不能吃辣不能剧烈活动!

我对那些来葵水的注意事项一点都不感兴趣,我只感兴趣师父那句“长大成人”,换好干净的裙子,我跟个病人一样坐在床上跟师父说:“师父,是不是葵水来完了,我就能去凡间玩了?”

师父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说:“嗯!”

第五天的时候,葵水终于没有了,我开始缠着师父问这问那,问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发,明天可以吗,去了凡间可不可以看到猪妖淘淘!

师父跟我说,再等几天!

又过了五天,我等的花都谢了,师父终于告诉我,第二天早上我们就可以出发!

晚上睡觉前师父送我一把短刀,那把短刀和师父切菜的刀可大不一样,那刀子约七寸长,墨色闪着流光十分漂亮,师父跟我说,那是他用逆鳞做的。

与普通的凡刀不一样,别说是凡人,就算是妖怪也可以斩杀,当刀出鞘的时候,师父就能感受到我有危险,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我身边,他让我用那把刀保护自己!

我高兴极了,小心的把刀子收好,十分殷勤的在师父身边给他捶背,递茶水,解发带,想要赶紧睡觉,睡醒了就可以去凡间玩了!

兴许是太激动,我是越想睡呢,就越睡不着!

师父就在我身边,他闭着眼睛倒是十分安详,我想起来蘑菇说过,困意是可以传染的,我想让师父传染传染我,就往师父身边挪了挪,挪了挪还睡不着,我就再挪一挪,师父衣服上淡淡的檀香味是真好闻!

在我真的想要睡着的时候,朦朦胧胧之中师父竟然翻身把我压在了他身下,吓了我一大跳,他的脸近在咫尺,连他的呼吸我都能感觉的到,我从未有过这样的窘迫之感,脸像着火了一样热,吓得呼吸都不敢,困意全无!

我说:“师,师,师父,怎么了!”

张小七小虾皮
张小七小虾皮  VIP会员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续命香:玉暖生烟

师父,禽兽!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