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问酒家:赫卡忒

2019-08-03 19:03:11作者:九死

悬疑

1

桃醉在吃冰,“咔嚓咔嚓”的声响听得人牙酸。

其实是因为桃醉现在心情非常不好,他心头火气非常旺盛,为了保持自己的理智和清醒,不至于做出太过荒唐的事情,他才会从冰柜里挖了一大块冰扔到嘴里,来嚼。

桃醉真的想不明白,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来酒吧里偷LED小摆灯的?

“这都是什么道理?这完完全全就是不讲道理!”

桃醉生气地又往嘴里扔了一块冰块。

他在吧台里来来回回地踱步,走了两个来回,嘴里的冰块嚼碎了,又继续张嘴往里加新的冰。

实际上,桃醉现在一张嘴巴已经被冰块冻得都要失去知觉了,但是他还是感觉好气啊。

姚言杵着脸,手上把玩着一只空的古典四角杯子,看着来来回回走的桃醉。

姚言将手里的杯子一个角抵在吧台上,手掌心轻轻压在杯口边缘,松开力道,让杯子本身的重量坠着它,以那个立在吧台上的角为轴,轻轻缓缓地旋转。

看着杯子左右晃悠,将头顶的昏黄射灯的光线散射到漆黑的吧台台面上,铺出一片璀璨。

姚言咧开嘴说:“桃子,这也许是个好消息,说明你订制的这一批小摆灯,至少造型看起来不错,受客人喜欢。”

“但是再怎么喜欢,这是我店里的东西,他们也不能一声不吭就拿走吧!”

桃醉狠狠地一步停下,瞪大眼睛看着姚言。

桃醉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两步走到吧台前,双手一撑,朝前一倾,盯着姚言的两只眼睛,他说:“姚警官,你不是号称你的辖区路不拾遗,现在发生了这么严重的盗窃事件,你管不管?”

姚言无奈地一耸肩,放平了手里的酒杯,朝着桃醉的方向推过去。

“大哥,抓贼这种事情,最是难管,除非人赃并获,其他的情况一般来说都不容易直接抓到窃贼的。我不是推卸责任,真的你说人家在你店里顺手摸走一个小摆灯,拿回家了之后放床头柜上当夜灯使,这你怎么取证?你怎么知道你家的摆灯是被放在谁的床头柜上?”

姚言反手指了指背后,天花板的角落里,有一个摄像头,正在工作着。

“你不是仔细地看了好几遍监控录像了嘛,看出什么来了没有?”姚言问道。

桃醉咬着牙,不忿地说:“我要是能看出来,还叫你这个警察过来做什么?我这就是因为看不出来才找你来商量防盗策略的!”

姚言抬手轻轻地点了点他推过去的空酒杯。

桃醉骂骂咧咧地转身取了一瓶常温的威士忌,打开瓶塞,在杯子里倒了小半杯。

接着,桃醉又从冰柜里夹了两块形状勉强规整的冰块放进酒杯,将这杯琥珀色的酒推到姚言的面前。

桃醉摸着被冰块冻得有些发疼的嘴巴,“上个月我订做的那批小摆灯,一共二十只,月底到的货,今天刚月初,它们甚至没有能够在我店里坚持上两个星期,到今天为止,我的二十个小摆灯,只剩下三个了。”

桃醉指了指背后的酒柜,酒柜一层,摆着一只模样精致的小灯。

“这儿一个,楼上我床头一个,还有收银台边上一个。另外的那些摆在卡座桌上的,全被人给顺走了!我就纳闷了,他想要就来问问我行不行,真的是……就算我不能直接送,那我不提价按我拿来的价格卖给他也是可以的啊。

那些小灯灯座上控制亮度的旋钮旁边甚至还有我这店的标志,他拿回家看见不嫌心虚嘛……”

桃醉是真的很生气了。

“讲道理,这二十个小灯不算很贵,差不多也就是我一个星期的收入,但是这件事情我是真的感觉到生气了。

平时我就给那些老顾客送酒送零食什么的,他们有时候找我要个杯子说拿回家喝水我都没有意见,甚至就送他们也没什么,但是我最不能忍受的是,不告而取!这是盗窃!这是偷!”

“对对对,这确实就是盗窃行为。”姚言抿了一口酒,说。

“那你说说,我店里发生了这种事情,我现在怎么办?待会儿就要开门营业了,我有预感,今天之后,我收银台旁边的小灯说不定都要被人家给顺走!”桃醉气呼呼地说。

姚言笑了笑,冲他举起酒杯。

“我觉得这件事情或许有很简单的解决办法。”

“你说说看。”

“把你所有小摆灯都送人,没有了它们,自然就没有人会来偷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鬼话?你这不是在助长窃贼的嚣张气焰吗?你这是对盗窃行为的纵容,断不可取!”

“因为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嘛,而且你这家店就你自己一个人。客人一多,你完全顾不过来的,凡事都靠那些客人自觉……”

姚言勾了勾嘴角,“这不现实。咱们这儿初级阶段的主要表现就是,人口基数大,新增人口多,人口素质偏低。”

最后一句,他着重做了强调。

姚言也是个对人类充满了悲观看法的人啊。

“唉,我就知道,指望你的话,什么事儿都办不到。”桃醉就像认命了似的,轻轻一叹,摇了摇头。

姚言苦笑一声,他其实也有他自己的难处。

事后想要抓贼,这真的不是一件现实的事情。

“帮我看会儿店,有人来就招呼,我上楼换个衣服。”桃醉说。

他其实还想去用温水捂一捂脸,刚才吃冰的动作太脑残了,他现在半个脑袋都被冻得有些疼。

姚言摆摆手,“去吧去吧。”

桃醉上了二楼卧室,去到洗手间拧开热水,打湿毛巾,热毛巾捂住下巴和脸颊,温热的感觉令他被冰块冻伤的嘴巴恢复了知觉,舒服了不少。

走出卧室,桃醉看见床头的摆灯,心情又变差了。

唉,他当初就不该听人家推销员的蛊惑,买什么摆件呀。说什么能够增加酒吧的氛围,能够调节亮度的LED小灯,非常受人欢迎云云……

他花了钱订制了灯,结果看起来好像的确是受人欢迎了,但是欢迎着欢迎着,那些小灯就不翼而飞了。

桃醉拿起床头柜上的摆灯,放在手里轻轻掂量。

这灯的确精致,而且体积很小,往包里往衣服下那么一塞,谁也发现不了。

“啧,我是不是该给我店门口加装个安检装置?就像超市出口那种,从我这儿偷了东西,出门的时候就会‘吱吱吱’地叫起来……”

桃醉很快就将这个念头打消了。

原因是,加装一个安检装置,需要的费用可能并不小。

桃醉现在很穷。

他换了西裤衬衣和马甲,系好蝴蝶结,整理好衬衣袖子,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桃醉强迫自己展露一个微笑出来。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走进吧台的时候,你面对的都是你的客人。

你需要对客人展露笑容,这是他们走进酒吧的时候,理应获得的服务。

镜子里的男人的笑容非常勉强,三分笑七分恼,这个笑容太招人恨了。

桃醉被自己的笑给起着了,他伸手揉了揉脸颊。

“不行啊,桃醉,你就这个心态的话,怎么做调酒师啊。”

桃醉心中自语。

他平时本来也不是这种小心眼的人,不就是几个灯么,就当是送人了,一样的。

只是,最近可能店里的生意不太好,他想要继续维持这间酒吧,有些勉强。

在生活面前,每个人的多余的热情,都会随着时间被燃烧殆尽。

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道理。

不过。

桃醉重新睁开眼,这一次,他强迫自己放下那些不必要的情绪,作为一名调酒师的职业素养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

镜子里的桃醉,第二次的笑容,亲切可爱。

他冲着镜子里的自己打了个气加了声油,转身走下楼梯。

店里依旧空荡荡的,只有姚言一个人趴在吧台上,没有客人进来。

听见背后下楼梯的声音,姚言头也不回地说:“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了。”

桃醉绕到姚言背后,走进吧台里边,一边卷起袖子,一边露出刚才那个标志性的笑容,“再说说看看?”

“桃子要不你找个服务员来吧,多一个人帮你看场子,这种盗窃事件,说不定就不会发生了。”

桃醉苦涩一笑,摇了摇头,他拧开水龙头,冲洗了一下双手。

“你是知道的,我想要找个服务员这个想法由来很久了,但是一直一直都没有实践,是因为我穷啊。我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还招人?”

桃醉整理完吧台之后走了出来,他来到门口,把门口的灯点亮,将营业的牌子翻到了正面。

做完这些准备工作之后,桃醉走回了吧台里。

姚言也很自觉地退到了吧台边缘角落里的位置上,那个总是给他留座的位置。

“当然了,要是老哥你下班下得早,又闲着没事儿,大发善心想要来我店里做个兼职,我也是特别愿意的。”桃醉笑道。

姚言把双手一摊,“我不行,我没有服务意识,说不定就跟你的客人打起来了。”

“嘁。”桃醉冲他竖起中指。

2

桃醉万万没有想到,那天自己一语成谶了。

他抱着脑壳坐在沙发里,一脸的无可奈何。

就在刚才,他打扫店里的时候,突然发现之前一直摆在收银台旁边的那盏小摆灯,也不翼而飞了。

到现在为止,他购买订制的那一批小灯,只有楼上他床边还有一只,和吧台后边酒柜上的那一只了。

“我受够了,我的店里竟然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这种事情。不管了,不管是谁,我一定要把你揪出来!”

桃醉有些咬牙切齿。

他找来信纸和笔,开始写东西。

傍晚,下班的姚言照例来到WhereBar,在门口,他看见了一张颜色鲜艳的卡纸上贴着一张纸条,好像挂着一封信。

姚言停下脚步,读完了信上的内容,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他推门走进酒吧。

姚言正在擦着吧台,听见开门的声音,他不用回头也知道,这个时候来店里的,只会是姚言。

姚言脱下制服,往吧台前一坐。

“我说桃子,你贴门口的那玩意儿,最好还是取下来吧。”

桃醉听了这话似乎被震惊了,他缓缓扭头,脸上写满不可思议,看着姚言,提高音量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最好不要在门口贴上那样的公告。”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