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如来不负卿

2019-08-03 13:04:31作者:花朝三十

古风

我有一个和尚朋友!

他叫修缘。

我与他相识时正值我一辈子最狼狈不堪的那段日子。

那时我年少气盛孤身一人想在这乱世闯荡出些名堂。

我走遍北国江南访名士结知交,

潇洒不羁逍遥自在。

人不风流枉少年!

在江南温柔乡中我爱上一个风月女子,

海誓山盟情比金坚!

三个月后她嫁了那个城池中最富有的粮商

喜宴那天我大醉一场有钱人家的汾酒果真是醇香醉人!

我酒气熏天信马由缰直到醉倒在一间佛堂门外。

那正是修缘所在的清水佛堂!

我睡了很久。

宿醉醒后穿着褐色衣袍的年轻僧侣递给我一碗凉茶。

他面上的微笑带着慈悲仿佛看穿了我一切的伤心过往。

真是讨厌极了!

他告诉我他的名字叫修缘。

在清水佛堂静修多年。

他气度不凡温文尔雅又博学多闻是个不错的伴儿。

我同他讲江湖见闻。

他同我讲佛学道理。

可我依旧在心里嫌弃他那副俯瞰众生悲苦的清高样子。

尽管如此无处可去的我还是决定在佛堂暂住下来。

修缘日日晨昏定省诵经念佛。

村中人有个小病小痛也会找上门来修缘便像个坐堂郎中一般把脉开方。

我无事可干接着去借酒消愁。

清水人家的汾酒清香却不醉人。

我坐在佛堂门外一坛接着一坛的灌。

日落西山修缘出门见到微醺的我正抱着酒坛骂苍天无情。

他仍旧是那副慈悲为怀的样子劝我什么放下什么自在。

我气急败坏指着他道你个和尚怎会懂得男女之情。

你那个冰冷冷的佛怎会懂得什么叫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修缘失神的样子。

他沉默了许久低低说了声我懂佛也懂

我惊异地看着他莫不是你看上了哪个小尼姑。

修缘怔怔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回到了禅房

我想他毕竟是个俊俏的和尚说不准也曾有过一段红尘往事。

自从修缘那一次失态后我开始注意到越来越多不对劲的地方。

比如修缘的佛经中堆着几卷阿房宫凤求凰的戏本子。

比如祠堂药柜上的标签簪花小楷不似男子手笔。

看来修缘果然不是个老实的和尚。

我决意要撕开这个和尚虚伪的面具。

只是他总归是我的半个恩人我总不能灌醉他来套话。

但很快我有了机会。

一场大雨把古旧的祠堂屋顶浇漏了。

不等修缘开口我便挽起袖子爬上屋顶修复起来。

他每每想对我道谢我却摆摆手大恩不言谢

我心想只要告诉我你的秘密便好了。

一月过后的一个夜晚我向修缘道别。

我同他道你我相识一场即是缘分何况我还帮你修了屋顶。

我在这男女之间的劫难里煎熬你何不帮我一把讲讲你是怎么闯过这情关爱劫的!

我二人相视一眼开怀大笑。

良久修缘缓缓道大概两年前我同现在的你一样只是我没有酒而已!

那时我还在带发修行。

有一天我在清水河畔救了个逃婚的姑娘

那时她发着高烧意识不清。

我想带她回佛堂诊治时她却突然睁开眼睛望了我一眼。

后来我想那一眼我已然心动!

过了两天她的烧退了精神也好了起来

她说为谢我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

我吓了一跳。

她却笑得开心说她不过是一句玩笑

可她眼神炙热其中莫名情愫我不敢让自己去深想。

她留在了佛堂每日陪我一起上山采药问诊看病。

我知道这不妥可我没有拒绝!

我只同自己讲她的医术高我十倍留下她有益无害。

有一日我做完晚课起身回头却见她一个人倚在墙边眼神凝视着我!

我见她神色低落便问她是不是思念家人

她反问我她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于不顾离家出走是否错了。

我回答只要顺从本心问心无愧便无错之有。

她又问她若是爱慕不该爱慕之人是否错了

我回答爱人无错只是爱离别苦求不得苦

她苦笑问我那佛可懂得爱人之心。

我答佛爱三界万物佛之爱无我而救度众生,为救众生,损己舍己亦所不惜。

修缘讲到这里站起身来去院中舀了一碗清水。

我看着他的背影暗暗骂了句不解风情的臭和尚!

他坐回来后我连忙问他然后呢!

他继续讲道:

然后她抬起头来与我对视眼中含泪她跑了出去我没有追她。

其实现在想想我同她说的话都是妄言

只是那个时候我还不懂罢了。

那日过后她开始变得有些捉摸不定

先是把我的佛经偷偷换成她从集市上淘来的戏本子。

又在佛堂后的小山坡上给村里的孩子烤肉吃。

穿堂风一过那香味便全吹到佛堂里来

我只当她顽劣没有同她计较。

后来有一次她熬了山菌汤请我尝鲜

我抿了一口觉得味道不对。

追问之下她才说见我身子单薄以鸡汤做底为我补补身子。

我当时真是生了气摔了碗对她说佛堂不是供她玩闹的地方。

她指着我骂了句臭和尚便哭着夺门跑了出去。

我方才意识到自己并非是生她的气。

而是气自己被嗔念所惑忘了佛祖之言。

天色渐暗她却还没回来。

我着了急忙上山去寻她。

走到半山腰却见她跌坐在地上用帕子盖着脚踝。

旁边却是一条青蛇吐着血红的信子,

我掏出怀中的匕首一下扎在蛇的七寸

那蛇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我掏出蛇胆为她吃下又划开她脚踝上的伤口让毒血流出。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