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嫁

2019-07-27 21:04:34作者:卿胥Fairy

传奇

【序】

杜家嫁女,施粥三月。

消息不过片刻便传遍了安宁县城的大街小巷,城中人闻之皆笑容满面,并非为了三月的施粥,而是真心为杜家高兴。

杜家是安宁县城最有名的积善之家。

从十几年前在此地落根至今,一月一施粥,一年一捐佛,谁家有点困难只要人是个好的,必会收到杜家给的贴补,粗略算来约摸县城中大半人都受过杜家的恩惠。

如此,在安宁县人心中杜家的事就是他们的事。杜家小姐更是生的貌美,为人更遵家风,温良善心。

且下聘的还是京城骁勇王府,那可是真正的权势人家,此次结亲的亦是世子萧峰,这位世子也是出了名的文武双全,如此当堪称天作之合姻缘,自是值得高兴。

【壹】

三日前。

杜老爷将王府送聘的人送走后,对着一堂十几箱笼的珍奇异宝唉声叹气。

按当朝习俗,聘礼越是厚重便越能表示夫家未来对女方的看重。杜老爹看着那些满满当当还隐约溢出的聘礼,抬手擦了擦额角的薄汗,圆脸上满是焦躁。

杜莞得了消息,施施然的来到前厅。

入目的满地箱匣倒是令她眉梢微挑:“原这就是他所说的报答。”

“果真是个老狐狸。”

杜老爹惊于女儿的早有料到的样子,着急道:“谁想你去佛寺路上救回来的人会是当朝萧王爷,那可是仅用八千铁骑就灭了蛮夷的狠人。”

“阿爹何必愁眉苦脸,不是说萧峰才貌非凡吗?”杜莞倒是不太在意,反而还打趣起了都快急上火的杜老爷。

杜老爷眉毛一竖,咬牙道:“你这丫头!本想着等合适了给你招个赘婿,没钱也不打紧,我杜家所有以后左右都是留给你的,可现在偏偏是萧王府来求亲。”

杜家虽然只是一介商贾,但萧家与官家之间的那点事儿杜老爹还是知道的,上次杜莞把人救回来那一身伤看着就不像是意外,这就是滩浑水,摸不得。

“小莞,萧王府现在正是风口浪尖上,京城里的天儿是眼瞅着要变,我是怕。”杜老爹皱眉道。

杜莞听了杜老爹的一番话笑了笑,左右厅中只有她父女二人,她也不避讳。

“阿爹,你道萧王为何会被行刺,不过是高坐上的人按耐不住,忌惮萧家,想要卸磨杀驴罢了,从前留着萧家是因为萧家的戍边之能,现的蛮夷已除,头上悬梁不再,自然就轮到颈上之刃。”

“月前我上街曾闻皇帝有意将淮阳公主下嫁萧峰,明摆着想在萧府安插人,萧老狐狸怎么肯?我自然是他挡着这份‘皇恩’借口。”

杜老爹闻言眉头皱的更深,脸色也不是很好:“不行!这门婚事我即刻给你退了去。”说着就往外去。

“阿爹!”杜莞一把拉住杜老爹,“这门婚事不用退,不仅如此,我还要你帮我大肆的将这桩婚事宣扬,我要人尽皆知。”

“可是——”杜老爹眉头紧皱。

“我有分寸。”杜莞浅笑道。

杜莞娘去的早,留下寡夫幼女的,杜老爹这些年也不愿意再娶续弦委屈了自家姑娘,是又当爹又当娘的把姑娘拉扯的亭亭玉立,一直以来,姑娘要什么他能给都给了。

杜莞向来是个心里有数的,既如此,杜老爹也不说什么了。

“哎,依你。”杜老爹摇头去安排人手宣扬婚事,更是大手笔的放话施粥三月。

【贰】

杜府莲池,杜莞正坐在池中亭端着一碗鱼食儿,有一下没一下的撒着,百般无趣看池中游窜着抢食的锦鲤。

“冬儿。”她轻声唤道。

候着亭外的冬儿走了过来,恭敬道:“小姐。”

“消息传的如何了?”

从萧家下聘至今已有一月,想来应该差不多了。

“现在外边儿都在议论小姐的婚事,连京城也是人尽皆知。”冬儿如实回禀。

萧家驳了圣意,不娶金尊玉贵的淮阳公主,要娶个默默无名的商贾千金,这样的事足够让皇城的人谈论许久。

“很好,我的便是要人尽皆知。”杜莞唇角微扬,清眸明亮,心情很是不错。

将碗递给冬儿,杜莞轻倚在亭栏,轻摇罗扇:“只是不知我的鱼儿何时才能闻声而来。”

杜莞还是有些担心,当年的约定他会不会早就忘记了。

冬儿不解这话,面露疑惑。

“冬儿,阿爹说萧家定了何时成婚?”杜莞看着冬儿又问。

“老爷说,萧王府来信儿,萧世子尚在边关巡视,但京城那边早就在准备了,还说下月初七是个黄道吉日。”冬儿高兴的回话,她听人说未来姑爷很是不错,她家小姐人美心善,当是如此才能娶了她家小姐去。

“半月,这么着急?”看来萧老狐狸又有新盘算了。

要说萧王爷这种人,在战场上用都手段都是狡兔三窝般圆滑,豺狼虎豹般凶狠,将这种手腕用在朝堂也是游刃有余的,杜莞想起他在杜府是两人的交谈,从气势谈吐以及耳目清明的样子,杜莞就知道他并不满足于现在,当今昏庸换了也罢。

冬儿轻笑,以为杜莞是在担心婚期太过着急会出纰漏,而且冬儿知道自家小姐什么都好,就是绣品不太拿得出手。

她安慰道:“小姐您放心,便是婚期着急,婚事一应用品老爷早就命人准备的差不多了,就连婚服也让人重金请了苏杭有名的绣娘加紧赶制,您呀只需等着出嫁那天做个漂亮新娘便是。”

杜莞闻言抿唇一笑,垂眸中却满是淡然,她可不是在意这个。

这时,有丫鬟迈着匆忙的步伐进了亭子,对杜莞行礼道:“小姐,老爷唤您去前厅,有贵客来访。”

杜莞起身,眼中一丝期待划过,试探问道:“何人?”

丫鬟回道:“是为公子,面上带着半遮的银面具。”

杜莞展颜一笑:“冬儿,去前厅。”

冬儿应是,跟着杜莞身后一同前往,只是冬儿不知为何小姐的好似很着急一般,步子迈的一步比一步快。

【叁】

“司先生,请喝茶。”杜老爷让人泡了一杯好茶送上。

司瑾有礼接过,浅尝了一口,清香怡人。

“杜老爷,在下方才所求如何?”司瑾看向杜老爹,目光澄澈,半遮银面寒光耀耀。

“老夫自是愿意,毕竟先生一脉所传甚奇,只是我家小女性格不容左右,此事还得问问她,先生可莫恼。”杜老爹摸着颔下黑须,半喜参忧。这种机会可是一世唯一的,小莞坚持与萧峰的婚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可杜老爹没有想到杜莞来时心情看起来还极好的样子,一听说司瑾的来意,脸立马冷了下来,果断的就给拒绝了。

杜莞后退几步,面露寒意,冷笑道:“你说你来给我送嫁?”

简直笑话!

“小莞...”杜老爹见此,有些不解,女儿的样子怎么像早就认识司瑾一样。

杜莞眼眶微红,咬牙道:“阿爹,把他赶出去!我不想在杜府看见他!”

丢下这话杜莞转身便跑了出去。

司瑾掩在袖下手指微微颤抖,面上却分毫不显。

杜老爷问道:“司先生与小莞认识?”

他从没见过女儿这样失态过。

司瑾抿唇,对杜老爷只说了句有过一面之缘。

“杜老爷,在下最近会住在城中明月客栈,此事我们可以再议。”

“自然自然,我会让人去给公子打点打点。”杜老爷想了想杜莞的脾气也就没有挽留,天下父母心,那事虽是传闻,但只要能让杜莞好,杜老爷是万分乐意的。

杜莞一回房就关了门不许任何人打扰。

杜莞坐在梳妆台前,门窗紧闭的房间昏昏暗暗,她伸手从妆匣的最底层取出一支碧玉簪,花纹独特,杜莞纤细的手指摩挲在簪身上刻的‘莞’字,目光空茫想着方才。

“小莞,这位是司先生就是世间所传的送嫁人一脉,他这次是专程来为你送嫁的。”

杜莞满心的欣喜瞬间冷了下来,杜老爹还在杜莞耳边轻声道:“经送嫁人送嫁的女子婚后必定全福不说,余生更是会无病无灾长命百岁,虽说是玄了些但还是有实际例子的,像清河崔家百年前的那位贤后,且他们一生只送嫁一人,至于送谁,天下之大,他们凭的不过一个缘字,小莞,这可是万人难求的福缘。”

思绪回拢,杜莞抬头,对着铜镜缓缓将玉簪插入发间,碧玉乌发,相得益彰。

“福缘?”杜莞闭目,脑中浮现司瑾的模样,垂首饮茶的男子,热茶烟雾弥弥。

“冬儿,你进来。”杜莞唤道。

“小姐,您到底怎么了?”冬儿眼含担忧。

“你附耳过来。”杜莞对对冬儿招手。

一番耳语后,冬儿点了头便离开了。

杜莞对镜苦笑,我只能这么多了。

【肆】

客栈喧嚣,司瑾静坐在房中,即便关上门,喧嚣依然,却未扰乱司瑾。

他在想杜莞。

到底还是打乱了计划,这一世的莞儿在三年前突然多了场生死劫难,他当时为了救人不慎暴露,因强行出关又在百年前的那一站,他功力损耗严重,这些年为了守着她,他不敢闭关疗伤。

救下莞儿时他不慎受伤,当时莞儿哭的伤心,手下的人来接他时莞儿抓着他的胳膊不肯放他离开,是他将玉簪留下为信物,约定待她及笄待嫁便是再见之时。

多次下来他不得不闭关疗伤,直到他派去守着莞儿的手下回禀婚事,他才匆匆赶来。

当初魔界的异心人找到已经投胎转世为崔莞的莞儿,想要加以伤害,他挽救不及时,害得莞儿被伤一魄,为保莞儿性命,他用了魔族秘法,只是一魄不见便影响之后的每一世,体弱多病红颜早逝已是注定。

如要百年长寿,他需每世都用取三滴心上血,用魔族秘法为其延寿,相反每用一次司瑾就会丢失几百年的功力,身体也会及其虚弱,现在的杜莞是第二世。

亲手送心爱的人上别人的花轿,这种心上凌迟的痛,可只要莞儿安安稳稳的度过十世回归,其他于司瑾而言都是次要,只经历过心上人在自己怀中差点烟消云散不存世间,只要还能让她活着,不管什么都能答应,只要她还在。

敲门声打断了司瑾的痛苦回忆。

“司先生,杜府冬儿前来传话。”冬儿在门外咬了咬唇,她不知道小姐到底想做什么,“我家小姐说,既然司先生想为小姐送嫁,那便于三日后午时清风山下见,过时不候。”

司瑾皱眉,应下了:“我知道了,我会去。”

他总觉得这一世的莞儿很奇怪,清风山之行或许可解疑惑。

“主子,萧峰出事了。”一道黑影自地面穿出,黑乎乎的雾团漂浮在司瑾面前。

司瑾一脸严肃的起身,盯着黑影问道:“怎么会事!”萧峰的命脉乃是紫薇东升怎么会有事!

黑影道:“萧峰被人在归途围剿,对方人多势众,我等已经尽力保住其性命。”但在凡间他们的能力都是有所限制的。

“现在萧峰被萧家带回,重伤不愈,昏迷不醒。”

“走。”司瑾瞬间化为一道黑烟不见。

该死,萧峰是万不能死的,此人身带龙气,乃是九五之尊命数,是他为杜莞想方设法寻的最好的因缘,只有这样的身份才配得上他的莞儿。

卿胥Fairy
卿胥Fairy  VIP会员

送嫁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