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

2019-07-23 13:17:34作者:祈佑

传奇

1

嫦娥说,在她漫长孤寂的岁月里,她遇见了两个男人。

一个是后羿,我知道他,也见过他,我就是他送给嫦娥的。

后羿说,他能射下天上的九个太阳,也能射下这唯一的月亮。

这是他托王母的灵鸟告诉嫦娥的话,嫦娥等了很多年,等到我会开口说话,后羿也没有射下月亮。

我知道,后羿不会来了。

那是砍树的吴刚告诉我的,他说后羿死了,我问为什么他会死?

吴刚没有停下砍树,他说:“小玉兔,你是不是在月宫待傻了,你不知道后羿是凡人吗?”

凡人和神仙是不同的,因为神仙大多脑子都不正常,我看着吴刚乐此不疲地砍那棵月桂,他砍这棵月桂是因为嫦娥曾说她看见月桂,便想起了她的故乡。

我知道,吴刚喜欢嫦娥,嫦娥很美,不光是吴刚,所有见过嫦娥的男人,都会被嫦娥的美貌所沉迷。

但嫦娥那时心里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后羿。

“砰——”月桂轰然倒下,我看到吴刚的手上的茧子已经磨破了,我把刚刚捣好的药拿到吴刚面前。

吴刚没有看我,他看着倒下的月桂,眼中期盼着什么,可是不过半刻,倒下的月桂消失,而一棵月桂又完完整整地出现在了吴刚面前。

吴刚的脸瞬间变成失望,他坐了下来,接过我手中的药,涂抹在自己的手上,我欲帮他,可是他却说还是他自己来。

“要不,别砍了!”我说。

吴刚突然看着我,用那只没有上药的手摸了摸我的头,顺了顺我的毛发。

“小玉兔,你劝我别砍树了,还不如告诉嫦娥,别等了!”

我跳到吴刚的怀里,趴在他的身上,“你知道,嫦娥等的是后羿,你又何必再砍这棵月桂呢?”

“我以为她总会看到我的。”吴刚轻轻怕打着我的身体,我在吴刚的怀里慢慢睡了过去。

2

初见天蓬的时候,我从月宫偷偷溜出来,去找太阴娘娘,路过天河时,瞧见他在天河边抬着一壶琼浆,喝得正起兴。

他瘫坐在地,拦住了大半去路,我本想偷偷溜过去,可是眼尖的他一眼便瞧见了我,一把揪住我的耳朵,将我提了起来。

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说:“天宫哪里来的小兔子?怎的这般可爱?”

他虽夸了我,但我却对他并无半点好感,因为他把我的耳朵揪得生疼。

“你是哪家仙子的灵宠啊?是不是迷了路?”看他的样子,是不准备将我放下了,我便张了嘴,咬了他一口,本想着他知痛便会放了我。

可是他却依旧没有放手,反而将我抱在怀里,顺了顺我的毛,对我说:“我若放下你,你可就摔下去了,你瞧见没,那一片看不见尽头的就是天河,跌到天河里,你这小兔子可就没命了。”

谁要他救,这个人,一身将军装扮,却生得粉面书生样,我猜他是绣花枕头一包草,中看不中用。

我原以为他逗玩一会儿,便会放我走,却没想,他竟将我带到他的宫殿,我这才瞧见头上牌匾:天河元帅。

这人竟是掌管天河八万水军的元帅!

他找来了一些水果放到我面前,豪气的说:“你饿了吧!吃吧!”

我乃堂堂玉兔,又怎会吃这些东西,真是俗人一个,我赌气地又咬了他一口。

他那时正在喝酒,却因为手腕作痛,酒水洒了出来,弄了我一脸,有些入了我的口,这琼浆果然是天宫好物。我便顺着他的手腕爬了上去,两只前爪紧紧抱住他的酒壶,他好奇地看着我,问我:“你喜欢这个?”

我点点头,他便大笑起来,从桌上拿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酒放到我面前:“这酒可醉人得很,你就先喝这么多,多了可就醉了。”

我赶紧跳到桌上,低头吮吸那杯琼浆。

喝完以后,感觉头飘飘的,可是我还想喝,他却将酒举得高高的,对我摆摆手:“不能喝了,不能再喝了。”

我正想再爬一次,可是刚迈出两步,便倒在了他怀里。

后来,我听他说,我昏睡了整整三日,失踪这三日,将嫦娥急得不行,托了吴刚出来寻我,也亏天蓬还有些良心,得知吴刚寻兔,便将昏睡的我交给了吴刚。

恍惚中,我听到吴刚的声音:“小玉兔,从前我竟不知你喜酒,看来,以后得将你看好一点才行。”

那是一个温暖的怀抱,我很快便睡过去了。若如此千载,这醉,我情愿永生不醒。

3

后来,太阴娘娘来月宫,说三月三,蟠桃大会,天宫所有人都要去,包括嫦娥。

太阴娘娘接过嫦娥手中的我,对嫦娥说:“小玉兔最近有些胖了。”

最爱我的太阴娘娘竟然说我胖了,我感到眼前一片黑暗。

“近来是有些贪吃。”嫦娥漫不经心地回答。

“它还是不肯开口说话吗?”太阴娘娘将我抱到她面前,“小玉兔,你怎么就不肯说话呢?”

我不喜欢说话,一只兔子说人话,总是会被别人当做怪物来看,哪怕是在这万物有灵的天宫里。

“只要它陪着我,我便觉得是这漫长岁月里的一点安慰了,我不求它说人话,做人事,识人情,做一只兔子,总比做一个人好!”嫦娥接过我,她将我抱在怀里,她从前认识我的时候,我便是只兔子,现在,我依旧是只兔子。

自那日我在天蓬那里出现,他便以为我是吴刚的兔子,许是觉得有趣,曾到月宫来寻我,因此撞见了抱着我在蟾宫的窗台上看漫天星河的嫦娥。

他和其他男人一样,只那一眼,便误终生了,可是他又和其他男人不一样,嫦娥的目光头一次落在了除了后羿以外的男人身上。

天河元帅,那是掌管整片天河的人,他是玉帝最看中的臣子,拥有无上荣耀,这样一个男人,的确有足够的理由能让嫦娥为他注目。

后来,天蓬便频繁地来月宫,他虽倾慕嫦娥,但却从未越矩,有时只是将一些新得的好玩意放在蟾宫门口,让嫦娥赏玩。

那日,天蓬又送东西来了,我正巧在门口等吴刚来砍树。

他见到我,眼里一阵惊喜,我想溜,却已经来不及了,他又是一把揪着我的耳朵,将我提到半空中。

“小兔子,又见到你了!”

4

我觉得我的悲惨人生,是从遇见天蓬开始的。

天蓬抱着我,看着蟾宫的窗台,若有所思。

许久,他才开口:“小兔子,前几日,天宫来了一只猴子,玉帝封他做了弼马温,猴子没心没肺,以为那喂马的官大得很,日日潇洒。可是我却十分羡慕他,若随他一样,无情无欲,那多好。”

那猴子,我也听吴刚说过,据说是一只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猴子,本事大得很。也听说织晚霞的紫霞仙子对他十分倾慕,只是这石猴,生来石心,倒是苦了紫霞仙子一片真心。

“小兔子,你知道嫦娥想要什么吗?”天蓬突然问我。

我想了想,想起太阴娘娘跟我说过后羿曾为了思念她,做了一个名叫月饼的东西。

我从他身上跳了下来,用前爪在地上歪歪扭扭地拼写出月饼两个字。

天蓬看到以后,眼里顿时有了光。

他兴冲冲地就跑走了,边跑还边回头:“小兔子,谢谢你啊!下次来给你带琼浆!”

真是一个莽撞的人!

我正打算进去,却听见吴刚的声音:“为什么?”

我转过头,便看见了吴刚愤恨的眼神:“你为什么要告诉他嫦娥想要的东西?”

“我……”一时之间,我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那双眼,开始泛红,那是怒意,他只是轻轻朝月桂挥了挥手,月桂便瞬时化成一片火海,顷刻之间便灰飞烟灭了。

我顿时就没了力气。

闭上眼睛的时候,我看见嫦娥朝我跑来,脸上全是担忧,我知道,这也许是我最后见她的模样,她真好看,怪不得天蓬和吴刚都喜欢她。

吴刚,吴刚呢?

他转过身,不再看我,留在我眼里的,只剩一个背影。

5

我还记得第一次遇见吴刚的时候。

他不像其他人,揪着我的耳朵夸我可爱,喂我吃一些我根本不喜欢吃的东西。

他只是将我抱在怀里,用衣物裹住我,同我说:“广寒宫是整个天宫最冷的地方,没有哪个神仙愿意来这里。他们说,这里除了一个傻子,什么都没有。”

我知道,他说的那个傻子,是他自己,吴刚同玉帝本是亲兄弟,却生来心智不全,玉帝怕别人笑话,便让他来了广寒宫,禁止他出去,也不能喊玉帝哥哥。

这天宫的人,虽脱去凡根,却还存有凡性,他道普度众生,可是却连自己的亲人都不度,也不知他们度的到底是哪门子众生。

那时候的吴刚,心智不全,但心地善良,我十分喜欢同他待在一起,嫦娥也是,总会将天帝赏的东西分给吴刚,吴刚像个小孩子一样总是抱着我,拉着嫦娥的衣袖,要糖吃。

“小玉兔,我好喜欢你,你一直陪着我好不好?”吴刚抱着我靠在月桂树下慢慢地睡过去。

那时候,我觉得陪在他身边便是最好的一件事,那是他想要的,也是我想要的。

他总喜欢把他珍爱的东西给我,他说,他喜欢我,就想把世界上他觉得最好的东西给我。

他带着我爬上月桂树,他躺在粗壮的树干上,我在他身上到处乱窜,他嘴里念叨着些什么,我凑近听了听,他念叨的是:“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我用爪子碰了碰他的的脸,他摸着我的头,说:“这是凡间的一首诗,说的是你们兔子三心二意!”

我听懂了他的话,气急之下一爪子呼了上去,锋利的爪子硬是将他脸上抓破了,出了血。

我被他脸上渗出来的血吓得不轻,害怕他生气,便退后了两步,可却一脚踩空,掉下了月桂树,他见状也跳了下来,在半空中接住了我,整个人被我压在的身下。

“你怎么样?有没有事?”我慌忙去看他,他却惊喜地将我抱起来:“小兔子,你原来会说话。”

上了天宫以后,嫦娥为了延续我的寿命,便求了太上老君要了许多灵丹,我平白多了几千年的寿命,所以会说话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曾经他会因为我会说话而高兴,现在哪怕我幻化人形,他也不会看半分了,因为他的心里,只有嫦娥。

后来有一日,他突然神智清醒了,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嫦娥,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对嫦娥的仰慕之情,他爱上了嫦娥。

此后,他也虽常抱着我,可是却再没说过让我一直陪着他的话,我知道,那个痴傻少年最终还是成为了一个普通的男人。

6

太上老君又喂了我许多灵丹,保住了我的命。

可是老君说,在我昏睡期间,猴子大闹天宫,将他的丹炉打翻,也吃了他许多丹药,将炼丹炉弄得天翻地覆。

我被嫦娥寄养在太上老君那里,但天宫出了一只大闹天宫的猴子,他根本没空管我。

天蓬来看过我,他一身戎装,像是从战场上赶来的一般。

他摸着我的头,将一壶琼浆放到我面前:“小兔子,玉帝派我去收服猴子,这是我打过最难打的一场战,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回来!”

我直立起身子,伸出前爪,他一下便明白我的意思,他将我抱起来。

“小兔子,你是担心我吗?没事的,没事的!”他拍拍我的头。

他似乎想说什么,可是他始终没有说出口。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